藝綻

訂閱

發行量:135 

「文化觀察」《寄生蟲》狂掃奧斯卡,非英語國家電影正迎來發展新機遇

川普的憤怒不是沒有道理,《寄生蟲》創歷史紀錄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確意味著某種潮流趨勢的改變,在筆者看來,這意味著非英語國家的電影正越來越受到世界的矚目,以往好萊塢電影一家獨大的霸主位置面臨著強大的挑戰。

2020-02-27 19:4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多年以來,好萊塢電影以其強大的電影工業、嫻熟的故事敘述技巧以及炫目的明星制,在全球的電影市場中牢牢占據著霸主的地位,以至於從奧斯卡獎成立以來,從來沒有一部非英語國家的電影能夠奪的最佳影片獎。但韓國電影《寄生蟲》打破了這一切,在剛剛過去的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奉俊昊執導的《寄生蟲》獲得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國際電影四項大獎,讓全世界瞬時颳起了一股「韓流」風。

《寄生蟲》劇照

《寄生蟲》的得獎甚至驚動了韓、美兩國的總統。韓國總統文在寅欣喜若狂,他在青瓦台接見完劇組後表示,今後韓國政府將進一步為廣大電影人提供能夠盡情發揮想像力,並放心大膽製作電影的環境。他本人也非常期待奉俊昊導演的下一部作品。而美國總統川普則在一次公開演講中這樣說道:「今年的奧斯卡獎有多糟糕?獲勝者是一部來自韓國的電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對著數以千計的群眾說:「我們能讓《亂世佳人》那樣的經典作品回歸嗎?拜託。」

川普的憤怒不是沒有道理,《寄生蟲》創歷史紀錄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確意味著某種潮流趨勢的改變,在筆者看來,這意味著非英語國家的電影正越來越受到世界的矚目,以往好萊塢電影一家獨大的霸主位置面臨著強大的挑戰。

《寄生蟲》之所以能夠得獎,不是空穴來風的,而是由很多因素促成的。首先,奧斯卡評委居功至偉,光是去年,奧斯卡就增加了842位新成員,新成員來自59個國家。截止到2018年,華人評委共有86名。不難看出,現在將近上萬人的奧斯卡評委中,美國評委的比重在不斷降低,這些來自不同國家的評委,對於電影的好壞有著自己的判斷,這勢必影響到最終的評選結果。

其次,好萊塢電影這些年來的裹足不前,也讓很多觀眾失望。尤其是現在好萊塢流行拍攝超級英雄電影系列,幾家電影公司幾乎將所有的電影資源都集中在了這些漫畫改編電影的競爭。如果對照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好萊塢電影的精彩紛呈,最近10年好萊塢電影真的可謂是乏善可陳,這也給了非英語國家電影發展的機會。從目前來看,隨著流媒體平台的崛起,傳統電影公司只能通過不斷的收購和兼并才能對抗前者,導致更加沒有多餘的資金可以用來發展有個性的電影,目前來看,還沒有任何改善的跡象。

第三,非英語國家的優秀電影導演們正用一種潛移默化的方式重塑著奧斯卡的評獎標準。比如奉俊昊本人就非常喜歡好萊塢電影,他的《雪國列車》不但請來了好萊塢一線明星主演,製片也是國際性的,其中就有美國、法國和捷克的明星。去年墨西哥導演阿方索·卡隆憑藉《羅馬》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和最佳導演獎。卡隆本人也是在美國拍片多年,這部私人化氣質濃郁的電影裡面不但有墨西哥文化的基因,但不可避免地摻雜了好萊塢電影文化的元素。華人導演中,李安也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他的《臥虎藏龍》2001年獲得了第73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他在《十年一覺電影夢》中也毫不諱言地說,之前拍攝了《理智與情感》《與魔鬼同騎》等影片,讓西方觀眾逐漸認識了自己,這對於《臥虎藏龍》的最終獲獎很有幫助。

《寄生蟲》獲獎也帶來了直接的經濟效益。據悉,該片目前的全球票房達到了2.35億美元,創下了金棕櫚大獎獲得者最高全球票房(《寄生蟲》獲得了去年的法國坎城國際電影節金棕櫚大獎)。在北美,該片的票房超過了4900萬美元,這個數字已經接近張藝謀導演的電影《英雄》在2004年北美公映後取得了5371萬美元的票房,但距離李安拍攝的《臥虎藏龍》在北美創下的1.28億美元的驕人成績還有不少距離。

據外媒報導,正在舉行的第70屆柏林國際電影節上,非英語國家電影也越來越吸引版權交易商們的興趣。有評論家認為,借著《寄生蟲》奧斯卡獲獎的東風,全球很有可能興起一股非英語國家電影的熱潮,以往好萊塢電影一家獨大的場面會有所改觀。如此看來,說非英語國家電影正迎來發展的春天也不是毫無道理的。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