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冷澗

訂閱

發行量:4 

打了十年,葉問不累我都看累了

2008年,葉問葉師傅在道場撂下一句,「我要打十個!」  隨後他用2.0倍的速度出拳,5分鐘內放倒一圈日本兵。

2020-02-27 19:52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08年,葉問葉師傅在道場撂下一句,「我要打十個!」   隨後他用2.0倍的速度出拳,5分鐘內放倒一圈日本兵。   《葉問》的震撼程度,無異於給全球影迷澆上一頭熱血,從此大家都知道中國有一門厲害的功夫叫詠春。   2019年,一部名叫《葉問4:完結篇》的//也即將上映。   多版//海報上,均寫著「十年傳奇,最後一戰」。不少媒體也最後再為此/做一次標題黨,用一篇篇「甄子丹最後一部功夫/」為其宣傳造勢。   幾乎所有信息都在向我們透露,這場打了10年的詠春拳,終於要給等待已久的觀眾「致命一擊」了。   很好,那就乾脆徹底給這系列//畫上個句號吧。   你說停就停,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葉問4:完結篇》   是葉問,還是IP MAN?   一代宗師葉問,英文名叫「Ip Man」。   這原本只是其名在粵語中的發音,但恰巧「葉」氏的拼寫方式與近年來火爆的「智慧財產權」重合,「問」字的拼寫又與英語中的「人」一致。   如果說超人之所以叫超人,是因為他有過於常人的本領;狼人之所以叫狼人,是因為月圓之夜他的武力值會突然飆升。那麼「智慧財產權人」似乎註定有朝一日會大紅起來。   這麼說好像也沒錯。   但葉師父本就是佛山世家子弟。他7歲拜師學詠春,光學費就交了十二兩黃金,摺合成今天人民幣大概價值50萬-70萬元。所以如果天下太平,葉師父一生不愁吃不愁穿,更無需在意紅不紅。   第一部《葉問》//就頗為真實地復原了一個佛山有錢人:   縱然有一身功夫,但每天也就是坐在巨大的家宅中喝喝茶,要不就是和老友上茶樓喝喝茶。但街坊鄰居知道他厲害,見面了都要先叫上一句「葉師傅」。   偶爾得空,便揍一揍不自量力上門挑戰的人,有錢又有拳的葉師傅,生活過得好不自在。   普通家庭葉師傅。/《葉問1》   但他人生即將發生的轉折,我們也在//里看到了。日軍侵華,再堅硬的拳頭也敵不過火槍大炮,無奈之下,葉問一家人搬到香港。   家宅被占,錢財盡失,好在還可以靠教人打拳賺錢養家。在香港,葉師傅真的當上了師父。   1954年,天才童星李小龍在幫派打鬥中敗陣。經好友介紹,找到葉問拜師習武。IP MAN葉問的大紅便是在這一年埋下了伏筆。   自從在街頭實戰中發現詠春的厲害之處,李小龍愈發刻苦,連自己家裡都要擺上木樁,每天勤練不輟。

  後來他又到華盛頓大學修習戲劇、哲學和心理學;在加州表演雙指伏地挺身;融世界各國拳術與中國道家思想,創造武道哲學截拳道;出演傳世巨作《精武門》《龍爭虎鬥》……終成「功夫之王」。

  李小龍就像一顆流星,璀璨地划過夜空,照亮了華人在西方人眼中的模糊印象,也在一大批60後、70後華人小孩心中種下夢想的種子。
  葉問與李小龍。/維基
  出生在武術世家的甄子丹,從小就夢想著成為李小龍第二。據說他還常常在家中,模仿李小龍的打扮,操起雙截棍,發出經典的李氏叫喊。
  他在北京什剎海體校的同門李連杰,也深受《精武門》的影響。一次電視台採訪,他告訴主持人:「可以說沒有李小龍就沒有李連杰」。
  李連杰的成名也像李小龍,都早。1982年,一部《少林寺》火遍大江南北,幫他打開了戲路,從此在全國觀眾心裡,黃飛鴻、方世玉都長得像李連杰。

  少年周星馳喜歡李小龍,於是他的每一部//中都有偶像的影子。
  少年周杰倫喜歡李小龍,於是他為偶像寫《雙截棍》,讓更多的年輕人都知道了「習武之人切記,仁者無敵」。
  少年陳國坤喜歡李小龍,於是長得和他越來越像,通過出演周星馳的//,日漸成名。
  陳國坤,被稱為「最像李小龍的演員」。/《功夫足球》
  李小龍的傳奇也是葉問IP的放大器,但一代宗師總不能靠捆綁徒弟行走江湖。
  況且李小龍的偶像力,也不是人人身上都見效。比如說早期的甄子丹,他對李小龍的喜歡,似乎也只停留在了喜歡上。
  拍了二十幾年打戲,也不溫不火二十幾年,大家說起甄子丹,都會評價功夫不錯,但不會是好//的保障。
  葉問無人知曉,子丹長期蟄伏,他們都在等一個契機。
  時間來到十一年前,《葉問1》上映,45歲的甄子丹飾演「同齡」的葉問,著名台詞「我要打十個」炸出,IMDb評分8.0。
  「打十個」。/《葉問1》
  那一刻,觀眾仿佛看到了當年《精武門》里單槍匹馬闖道場,打碎「東亞病夫」牌匾的陳真。
  李小龍版《精武門》。
  拍攝時,導演葉偉信對甄子丹說:「你需要一個角色,別人說起來就會想到甄子丹。」
  現在,別人說起甄子丹,也能想到「詠春,葉問」。
  葉問IP的起伏十年
  第一部《葉問》//上映,海報還露了怯。「李小龍恩師」「甄功夫」幾個關鍵詞放得極大,生怕沒人願意來看這位陌生的功夫大師。
  但看過的人都知道,香港//的下坡路,恐怕在這部影/出來的時候,可以緩一緩。
  影/中,甄子丹用長衫藏起一身肌肉,整個人變得謙恭低調,但導演有大把的機會與細節,來刻畫一位有血有肉的葉問。
  這是一位懂得尊重老婆的葉問。廖師父、金山找上門挑釁,他都要看老婆眼色,判斷自己能不能出手。
  重情重義葉師父。/《葉問1》
  這也是一位無法與時代抗衡的凡人葉問。
  能夠打十個日本兵又如何?勝利回家路上,他還是得給侵華的日軍車輛讓道。這時候,葉問的拳頭尚在淌血,這一天,他只給妻兒帶回半塊番薯。
  影/最後,葉問餓著肚子,依然將日軍長官打得再也站不起身,贏了比賽。可狡詐的佐藤副官,還是將槍口對準他的背影。
  一發槍響,看著葉師父緩緩倒下的身影,被壓迫已久的老百姓終於無法壓抑自己內心的怒火,衝破層層阻礙,湧向前方。
  //煽動的民族情緒在此處達到制高點,川井憲次的配樂也發揮了效用。明明這也是個手撕鬼子的//,但觀眾們看進去了。
  一代宗師
  川井憲次 - 葉問 //原聲帶
  傳承已久的詠春,終於在2008年迎來了一個春天。
  在其發源地佛山,願意把暑假用到學詠春上的年輕人更多了,秋季開學後,校園裡都會流傳有哪位同學手劈硬物的傳說。
  市中心的著名旅遊點祖廟,也建起葉問博物館,就在黃飛鴻紀念館的一側,這裡一整天循環播放《葉問》系列//。
  甚至,在佛山隨意走進一家大排檔,你也有機會看到供諸位練功的木人樁。
  《葉問》起了個好頭,但接下來兩部講他在香港教拳的故事就愈發魔幻了起來。
  第二部《宗師傳奇》,在香港武壇有一定重量及地位的洪金寶,貢獻了不少精/鏡頭。
  劇情設置中,葉問想要在香港開武館,必須先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和幾位師父對打,且不能摔出圓形桌面。
  比武台搖搖晃晃,方可突出角色的動作與表情細節,巧妙的設計為這段純武戲加了不少分。
  像王家衛拍《一代宗師》,也少不了這種,各方拳法自報家門,邊自我解說招式,邊挑戰葉問的鏡頭。
  影/最後,葉問戰勝大BOSS英國拳王,並喊出口號:「人是有高低之分,但人格不應有貴賤之別,大家懂得怎樣去尊重。」
  與前面的武戲對比,這樣的結尾顯得空洞且幼稚。
  這一次,葉問豆瓣7.2分。
  洪師父這一踹,值不少分。
  第三部名叫《巔峰對決》,於是葉問和泰森飾演的老闆打成了平手,又與張天志爭奪了詠春正宗。按影/背景年代來算,葉問他老人家那年66了!
  有網友看完後總結,自己只記得了「葉問愛老婆,葉問跟李小龍學跳舞,泰森很厲害。」至於這部影/到底想講什麼,那真的是很難猜了。
  甚至,這一次的《葉問》//還扯上了票房造假醜聞。
  新聞報導,//利用票房預期來賣理財、非法集資、操縱股價,進行了各種騷操作,背後的始作俑者施建祥至今在逃。
  制/黃百鳴倒是精明,早早拿到了1億元的保底變現。
  這一次,葉問豆瓣6.4分。
  好了我們都知道葉師傅愛老婆了,你能不能講點別的?/《葉問3》
  3集下來,葉師傅打架越來越厲害,《葉問》的口碑卻依次下降。
  《葉問4》開拍的消息放出,人們似乎已對影/的質量不太關心了。他們更在意,洪金寶打了,泰森打了,又有哪個倒霉蛋要挨葉師傅揍呀?
  前段時間發布會,有記者問:「為什麼還要繼續拍《葉問4》?」
  甄子丹回答,「最早在與導演探討時,他就覺得不應該拍成一個紀錄/,大家的初衷,是用這個作品,讓更多的人了解中國功夫」 。
  《左傳》曰:「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葉問1》已經讓大家了解到這門中國功夫了,可惜導演沒喊cut。
  葉師傅,別打了
  《葉問4》必是一部暗藏野心的//。
  且看劇情,這次葉問來到了大洋彼岸,將與潛伏在唐人街的太極高手、囂張的美國人一一對戰。
  美國這地點安排得妙。為什麼是美國?因為一直游離於主線劇情之外,又時不時出現,擔當/蛋和吸引流量重任的明星徒弟李小龍,在美國。
  這樣一來,師徒重聚的高光橋段,順理成章了。
  葉問:我覺得OK。/《葉問4》
  再看動作戲,預告/中,葉問那身華麗的詠春功夫,依然是拳拳生風,快出重影。
  不難推斷,從主演、導演,到武術指導,都還是甄子丹、葉偉信和袁和平的黃金三角組合,十年前的老配方,為此/功夫上了保險。
  前幾日,一個MV版的//主題曲也提前放出。僅是前奏和打木樁的聲音同時響起,便能勾起人回憶無數,更不用說作詞方文山、演唱李宇春能為其再添多少分。
  主創力圖用這一部,挽回又日漸式微的葉問IP。但他們從決定開拍《葉問2》那一刻起,就做錯了,因為對這個IP而言,最好的方式不是繼續努力拍,而是乾脆別拍。
  王小波曾用一篇《只看商業/,是會把人看笨的》來諷刺好萊塢商業/製作套路之俗。
  「五六十年代的//來不來的張嘴就唱,抬腿就跳,唱的是沒調的歌,跳的是狗撒尿式的踢蹋舞。」
  你看,葉問一挽袖子,觀眾不也都知道他要放大招了麼?
  王小波還舉了個例子,「//《洛基》起初是部藝術/,講一個窮移民,生活就如一潭死水——那敘事的風格就像怪腔怪調的布魯斯,非常的地道。」
  他說:
  這//可能你已經看過了,怪七怪八的,很有點意思。我對它評價不低。假如只拍一集,它會給人留下很好的印象,別人也愛看。無奈有些傻瓜喜歡看//里揍人的鏡頭,就有混帳/商把它一集集地拍了下去,除了揍人和挨揍,一點別的都沒了。
  這,也是《葉問》的困境。
  對手常換常新,而葉師傅永存。/《葉問4》
  早前李連杰接受楊瀾採訪,提到古時候的真功夫,其實是指最快的殺人方式,有一招「必殺」,你便可以做保安看家護院,做保鏢保衛皇帝。
  那時候的拳頭,可以換來大米飯和陽春麵。
  只是我們都來到了有問題找警察,不需要「真功夫」的時代。
  人們要有十二兩黃金,只會用來付首付。武館拜師,拳腳日漸精進,你也當不了陳浩南。功夫本身也成為了一門表演藝術。
  //喜歡拍藝術,這沒問題。動作快到無形自然好看,但如果功夫內核也不見蹤跡,觀眾看不懂,不買帳,那葉師傅不就白打了嗎?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