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

訂閱

發行量:3942 

《無心法師3》口碑不振,別再過度依賴和消耗岳綺羅了

3月3日,韓東君、陳瑤領銜主演的《無心法師3》播出,因為第二部不盡如人意,所以粉絲們頗為期待這部。《無心法師2》的新女主角蘇桃新京報編輯吳龍珍 校對 翟永軍

2020-03-04 18:1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國內懸疑劇不少,玄幻劇也不少,但將二者結合併將風格推向極致的奇幻驚悚劇就相對少見。這其中,《無心法師》系列就頗值得一提。3月3日,韓東君、陳瑤領銜主演的《無心法師3》播出,因為第二部不盡如人意,所以粉絲們頗為期待這部。但遺憾的是,仍然沒能回到第一部的水準。

驚悚、言情兩手抓,初戰告捷

《無心法師》系列改編自網絡小說家、民國題材大手尼羅的同名小說。主人公無心,他沒有心,不老不死,不知自己為何物,也不知自己從何處來,千百年來在世間漂泊,只能通過驅妖謀生。小說有四部,分別講述無心從民國到抗戰再到現代,一邊降妖除魔、一邊在人間經歷愛與被愛的故事。

《無心法師1》劇照,圖為無心和月牙。

2015年播出的《無心法師1》改編自第一部。時下網劇早已走上大製作、規模化、精品化的路線,但2015年網劇還處於起步階段。當時網劇與電視劇之間存在一個等級秩序,網劇給人的感覺就是小製作、小成本、粗製濫造、上不了「台面」。因此甫一開始,觀眾對於「無大牌明星、無落地衛視、無超級IP」的「三無網劇」《無心法師1》期待值並不高。

但《無心法師1》的質感遠遠高出預期,被稱為「網劇新標杆」,在觀眾「自來水」幫助下,成為2015年的爆款。其成功的原因在於兩點:一,懸疑紮實,風格驚悚陰森。劇版剔除了小說中一些陰鷙恐怖的橋段,又保留了小說中邪祟的諸多設定,棺材、符咒、斷頭、陰魂不散、附身等元素一個沒少,讓觀眾想起了兒時看林正英電影的感受。

《無心法師1》中另一對CP岳綺羅和張顯宗。

其二,《無心法師1》將陰森的邪祟故事,與唯美的愛情天衣無縫地結合在一起。小說里幾個主人公人設並沒有那麼討喜:無心不會失憶,但有「渣男」特質,見一個愛一個;月牙是一個傳統的中國女性,嫁無心除了他帥以外,就是亂世中想找個安定的人過日子……劇版對人設稍加改動,一個個可愛指數直線上升。無心百歲就會沉睡一回並忘掉前塵往事,他對月牙的愛踏踏實實全心全意;月牙一點也不「傻白甜」,直爽、不作,偶像劇那些彎彎繞繞的誤會在她這裡都不是事兒;張若昀飾演的張顯宗則是純情派,哪怕知道岳綺羅是邪祟、岳綺羅不愛他,他也死心塌地;就連反社會、反人格的岳綺羅,偏執中也有她的純粹。

所以,《無心法師1》捧出了兩組CP,無心與月牙的「無牙夫婦」,張顯宗、岳綺羅的「嫌棄夫妻」。《無心法師1》驚悚與言情兩手抓,兩手都很硬。

續作驚悚松垮,言情老套

2017年已成大IP的《無心法師2》口碑遭遇滑鐵盧,豆瓣評分勉強及格。跟第一季相比,它還是驚悚言情兩手抓,但兩手都挺軟。

《無心法師2》的新女主角蘇桃(左)和無心及精靈白琉璃。

《無心法師2》改編自小說第二、三部的故事,把降妖除魔與抗日背景下的國讎家恨聯繫起來。第二季放棄了第一季的單元劇模式,而是一線到底。奈何編劇力有不逮,節奏大亂,處處讓人覺得拖沓、沉悶、乏味。言情戲份同樣不給力。如果說《無心法師1》中的月牙、岳綺羅是反套路的女性角色,《無心法師2》的女主角蘇桃,則是偶像劇中爛大街的女性角色,還是不太討喜的那種。除了是個「傻白甜」外,三天兩頭不信任無心,各種誤會來回折騰,動不動就哭哭啼啼,添亂能力一流。本來觀眾對第一季的CP就念念不忘,蘇桃的不討喜就更讓觀眾心塞了。

編劇應該明白:作為一部奇幻驚悚劇,以紮實硬核、嚴謹縝密的故事,給觀眾製造驚悚的審美體驗才是根本。在此基礎上,反套路的人設與言情,是錦上添花。否則,如果只是借著IP的噱頭,透支觀眾對於《無心法師1》的信任和情感,續集註定無法走遠。

《無心法師3》劇照,背景設在唐朝。

遺憾的是,經過《無心法師2》的教訓,《無心法師3》還是沒能回歸到《無心法師1》的軌道上。《無心法師3》是小說之外的重新創作,將故事背景設在唐朝,並重新回歸單元劇的敘事模式,並且敘事節奏加快,差不多每兩集就偵破一個案件。只是偵破案件的速度變快了,案件也變得粗糙了。雖然每一個案件都試圖影射一些社會現實,比如作弊、代筆等,但案件內部的邏輯構建並不嚴密,不驚心動魄,也不引人入勝。看著無心破案,就仿佛在看低配版的《神探狄仁傑》。

《無心法師1》中陳瑤飾演的岳綺羅讓很多觀眾念念不忘。《無心法師2》編劇就開始討好觀眾,讓陳瑤女扮男裝,強行讓丁小貓與岳綺羅發生關聯;到了《無心法師3》,陳瑤分飾兩角,又是女扮男裝的戲碼,再續前緣的俗套情感戲。暫且不說這讓第一季的月牙情何以堪,對岳綺羅的過度依賴和消耗,已讓《無心法師3》走向反面、束手束腳、黔驢技窮。

《無心法師3》男女主角。

《無心法師3》唯一讓人感覺到保留第一季氣質的,是無心宿命中的反抗。無心活了千年,體會了一遍又一遍的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已經活膩歪了,很想死,但他死不了。無心的困境其實也是我們的人生困境的縮影:即便像無心這樣長生不老,只要他有人類的慾望,人世間的所有苦痛他都免不了要走一遭。但哪怕知道人生終究是徒勞一場,哪怕知道百年後記憶消失,無心還是想愛、想被愛,這又構成對宿命的一種抗爭。道是無心卻有情。

作為一個IP,《無心法師》還是有其獨特性的。只是,如何避免續集陷入「再而衰,三而竭」的窘境,創作者真的需要靜下心來檢討、反思。

□從易(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翟永軍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