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2221 

胡歌義務參與配音 紀錄片《但是還有書籍》獲9.8分超高評價

這部年初在b站上線的紀錄片,累計播放量已超過720萬,獲得網友9.8分的超高評價。另一個好消息是,《但是還有書籍》正在籌備開一家線下實體書店,嫌追劇不夠過癮的觀眾們,可以期待一次真正的打卡了。北京晚報記者 李俐

2020-03-04 22:4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還記得方艙醫院的「讀書哥」嗎?病房中靜臥讀書的他,在疫情期間帶給我們一種獨特的力量和希望。這段時間,同樣因為書而引起廣泛關注的,還有紀錄片《但是還有書籍》。這部年初在b站上線的紀錄片,累計播放量已超過720萬,獲得網友9.8分的超高評價。

一個多月來,全民的宅家時光,也意外地延長了這部紀錄片的生命力。在最新的留言中,有網友這樣感慨:「這段焦慮的日子裡,感覺被它續命了。」

疫情之下「但是還有書籍」

「閱讀是一座隨身攜帶的避難所……我們希望以這個片子,記錄這個時代形形色色的愛書人,捕捉和書有關的那些精彩故事,向『書海編舟者』致敬,為愛書人點讚。」總導演羅穎鸞在導演手記中這樣寫道。從翻譯、編輯到裝幀設計,再經過書店、圖書館,到達愛書人的手中,有些又流轉到二手書店,或被藏書家視若珍寶……《但是還有書籍》用五集的長度,勾勒出一本書的奇幻漂流歷程,也記錄下其間的閃光故事。

第一集《書海編舟記》中,隱身於書背後的編輯、譯者首先登場。「上班、打卡、開電腦、看會兒稿、看會兒郵箱,一天就過去了。」這就是豆瓣禿頂會會長、後浪文學部主編朱岳的日常工作狀態。

長期以來,朱岳都以寫小說為志,只把編輯作為餬口的手段。這樣的工作狀態,持續了近十年。直到39歲那年,朱岳遇到了台灣作家袁哲生的小說《寂寞的遊戲》。在他看來,這本書不亞於西方任何一位大師的作品。但在推廣的過程中,曾被100多人拒絕,甚至還因此拉黑了一個好哥們。雖然屢屢受挫,但在他的努力下,這本書最終獲得媒體推介,被擺在了書店的醒目位置。這讓朱岳第一次收穫到推出一部佳作帶來的成就感,也正是這本書,讓他的編輯生涯變得熱血起來。

古籍編輯俞國林,更是把冷板凳坐到底的代表。在一次偶然的閱讀中,他發現了西南聯大總務長鄭天挺的一頁日記。在與鄭家後人取得聯繫後,更確認這些日記保存完整,足有一箱。但是,其家人並不同意出版。被拒絕的俞國林沒有輕易放棄,他一次次前往天津拜訪,甚至和鄭天挺的兒子成了忘年交。整整十三年過去了,他終於等到鄭家後人鬆口,《鄭天挺西南聯大日記》得以問世。

在接下來的幾集中,觀眾認識了把藏書當成業餘愛好的陳曉維,陶醉於蔡皋奶奶畫筆下的「桃花源」,也為美國藝術家薄英的書籍設計震撼著,更被北京地鐵上無數平凡的讀書人感動著……一位網友在評論中這樣寫道:「新媒體時代對紙質書籍的衝擊,讀書人的基數與書籍的黃金時代相比,凋零如斯。但是我們依然可以在浩瀚的人群中找到那些相通的靈魂,珍藏書卷,愛撫封頁,痴迷文字。世間已無純粹,但是還有書籍。」

胡歌上線幫小眾題材出圈

「他們穿梭於字裡行間,鑽研著逗號句號的學問。他們以敏銳的眼光,探尋文學的礦脈。他們以細微瑣碎的工作,搭建起跨越語言的橋樑,擺渡於作者和讀者之間,編織著航行於浩瀚文海間的思想之舟。」胡歌溫柔平和的聲音,和這部紀錄片的氣質不謀而合。

胡歌本人也是愛書之人,但劇組選擇胡歌配音,顯然不僅僅是因為適合。如何讓一部小眾題材紀錄片「出圈」,明星效應是被設計在其中的。很明顯的效果是,打開第一集,片頭幾乎被帶有「胡歌」的彈幕刷屏。粉絲們被胡歌吸引而來,也被走心的故事留了下來。第一集的片尾處,有彈幕說「已經忘了是胡歌在配音」。

「請胡歌來配音,現在看來是雙贏的效果。」在b站紀錄片高級顧問朱賢亮看來,這不僅吸引了大批年輕觀眾的注意力,也讓不少喜歡紀錄片的人對胡歌「路轉粉」。「胡歌這次是全免費義務配音,一天配了十多個小時,很辛苦,讓我們也很感動,紀錄片圈內的朋友們聽了,都對他刮目相看。」

為了適應年輕觀眾的口味,《但是還有書籍》在策劃之初,就確定了小清新的風格,而動畫的加入,也是這部紀錄片的亮點。朱賢亮告訴記者,「這部片子的創新在於,不是用動畫再現或還原歷史,而是完全配合書籍、故事,讓動畫與內容互動起來,有趣又好看」。b站製片人朱咪透露,動畫部分的成本占到了全片的15%左右。

「這是視頻的勝利,也是書籍的勝利。」「我們的紀錄片不應僅有火鍋和烤串,還應有知識和思考。」……豆瓣上一萬多條網友評價,也是對主創最大的鼓勵。「現在看來,除了年輕人喜愛的美食、歷史題材,我們的紀錄片也可以把選題拓展開去,這次拓展到文化知識方面的嘗試,就是成功的。」朱賢亮透露,在廣大網友的呼聲之下,《但是還有書籍》目前已經有開拍第二季的計劃,「風格整體不變,內容上要做得更加紮實,也會聽取大家的意見,彌補之前不足的地方。」

以好玩的方式讓人愛上書

宅家成了最近一個多月來的主旋律,這也讓《但是還有書籍》的熱度得以延續至今。不少人在家補課、追劇,甚至有老師把這部片子當做居家學習的作業,布置給學生們。「原本我們的預期是達到500萬播放量,現在遠遠超過了。」朱賢亮說。

追完《但是還有書籍》,不少熱心網友還迅速整理出一份片中出現的所有書目清單。紀錄片上線的第三天,袁哲生的小說集《寂寞的遊戲》便在出版社官方淘寶店賣出700多冊,在當當網上更是斷了貨,不得不緊急加印;同樣一度斷貨的還有中華書局的《鄭天挺西南聯大日記》,在紀錄片更新期間,這部作品售出千餘冊。

「十萬個人裡面有一個人因為這個片子而重新拿起書,重新點燃起對閱讀的興趣,那我們做這個片子就值了。」這是總導演羅穎鸞的創作初衷,現在看來,答案是肯定的了。她表示:「榮耀歸於所有的被拍攝者。」

在所有被拍攝者中,最令人心生嚮往的,當屬上海的一對80後小夫妻lulu和蝸牛。從租書、圖書漂流到快閃移動書店,他們一直嘗試以好玩的方式勾起人們對書的興趣。因為熱愛旅行,他們決定載一車精心挑選的書,與心愛的人一起,走遍中國。在跨越11個省市的旅途中,他們把「移動書攤」開進了城市與鄉村的各個角落。看到一些村民躊躇著不敢打開嶄新的書籍,他們會鼓勵大家:「這裡的都能看,書就是希望它被看。」

目前,他們經營的樂開書店因為疫情暫時無法正常營業,但蝸牛一直在直播薦書。讓她感到溫暖的是,「紀錄片上線後,我們的直播新增了不少看過紀錄片的粉絲,還有觀眾會在書店公號後台留言鼓勵我們。」一位大一的男生在看過紀錄片後,特意花了兩個小時車程找到這家書店買書,「並且我們已約好,等疫情結束後他可來店裡兼職」。蝸牛告訴記者,疫情過後,有信心把實體書店和移動書攤恢復起來。

另一個好消息是,《但是還有書籍》正在籌備開一家線下實體書店,嫌追劇不夠過癮的觀眾們,可以期待一次真正的打卡了。

北京晚報 記者 李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