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處的月光

訂閱

發行量:1 

東方衛視跨年和刺蝟樂隊合作?是老幹部小盆友,朱一龍很少年輕過

聽刺蝟樂隊的《火車駛向雲外,夢安魂於九霄》,樂曲輕快有激情,感覺到朱一龍的年輕。因為朱一龍喜歡刺蝟樂隊,應該是喜歡這種年輕,年輕的心態和視角。朱一龍平時要麼端莊得像個老幹部,要麼幼稚得像個孩子,真正年輕的時候,跳脫有活力的時候,像個正常大小伙子的時候,不多。

2019-12-29 02:4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聽刺蝟樂隊的《火車駛向雲外,夢安魂於九霄》,樂曲輕快有激情,感覺到朱一龍的年輕。

因為朱一龍喜歡刺蝟樂隊,應該是喜歡這種年輕,年輕的心態和視角。朱一龍平時要麼端莊得像個老幹部,要麼幼稚得像個孩子,真正年輕的時候,跳脫有活力的時候,像個正常大小伙子的時候,不多。

歇斯底里的吶喊,更沒見過。你能想像一個溫潤自矜的男子突然失控般釋放嗎?

朱一龍唱《我要你》時,已經突破包包們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一個人總能展示不同的面,一次次刷新你對他的認知,同時提高自己的認知,這很好。


2018年《鎮魂》之後的一次採訪,問及喜歡的導演,朱一龍說,喜歡姜文導演,王家衛導演。

不得不說,朱一龍豐富了我的歌單和影片庫。

於是,月月去翻姜文的資料。姜文的電影是看過的,荷爾蒙爆棚的男人讓月月沒有安全感,所以對他的電影敬而遠之。電影之外的姜文是一個任性又可愛的男人,自帶盔甲,因為他不知道跟這個世界如何相處。某領域的傑出人物並不像普通人一樣,為了談資及時了解各種資訊以證明自己博聞,他們只專注自己的專業。除了藝術角度,這種荷爾蒙爆棚的氣質和朱一龍的文雅正經形象很互補。


於是去看王家衛的電影,從《重慶森林》看起。一個被貼上文藝標籤的導演,一部部文藝風格的電影。一直以文藝女中年自居的月月,一直鄙夷庸脂俗粉的月月,突然對文藝這個詞失去好感。王家衛的電影人物是凌亂的,無助的,無奈的,渴望傾訴又無從說起,雙腳離地又沒有翅膀,粘粘乎乎磨磨嘰嘰。想起武俠片那些反派總是嘲笑所謂正道人士被兒女情長所累,還美其名曰俠骨柔腸,遠不如快意恩仇來得痛快。對於一個認錯狗狗的性別都要道歉,閒暇時養螞蟻還給螞蟻取名字叫「光輝女郎」的朱一龍來說,純真性情的文藝才會造就那雙無辜大眼睛的清亮吧。

然而從那之後,朱一龍的意識在悄悄轉變。


朱一龍在2019湖南跨年中唱《男孩》,所有人包括音樂導師都不看好的情況下,他堅持自彈自唱,甚至在化妝時雙手還在鵬鵬胸前練習。一個有態度有想法的年輕人總是會莫名得到老阿姨的青睞,好像在彌補自己懵懂無能的青春。找女藝人的發跡史來彌補自己心理的缺憾不是更合適嗎,氣場和頻道比較接近啊?真是不正經的邏輯。朱一龍選《男孩》,月月總覺得他有緬懷當年的錯覺,從業十年,默默無聞的十年,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會在邁上新台階時,抬頭吐一口悶氣吧。台上的朱一龍,仿佛完成了一個輪迴,有著剛剛蛻變後的稚嫩,和堅定。

至今都喜歡《男孩》,K歌必點第一首。


央視春晚的時候,朱一龍和李易峰合作《青春躍起來》,他打籃球,他還灌籃!看看自己廣場舞都跳不利索的老胳膊老腿,還是牽著兒子的手蹦躂蹦躂比較現實。這個舞台上的朱一龍,更傾向於一個貪玩的孩子,可愛大於年輕。

看了《剪刀手愛德華》和《楚門的世界》,發現外國人電影人想法都比較大膽,把主角置身於一個不存在的世界,造成視覺和思維的顛覆,在不存在與現實存在中找尋共通點,擊中人心裡最弱最痛的那個點。朱一龍是君子,君子是中規中矩,包括做人和思維,對這種形式新穎有深度的電影還是比較感覺興趣的。



416生日時,朱一龍自彈吉它唱了一首《春風十里》,連帽衫是睡衣吧?帽子下面是小炸毛吧?唱著眼神一挑,風情畢現,像個有點小悶騷的壞小子, 撩得月月小心臟狠狠撲通了一聲,於是馬不停蹄去搜鹿先森樂隊。這個夏天的傍晚,依山臨水的園子裡,月月像紅色耳機里的聲音一樣,在水泥小路上一遍遍單曲循環。朱一龍在說謝謝,濃烈的情感淡淡地唱出,這也是他的一面吧,他不是善言雄辯之人,所有的事都埋在心底,嘴上不說,直接行動。

台下和私下的他,完全是兩個人。太神奇了。


在2019湖南衛視青春芒果夜上,朱一龍連唱兩首歌,《我要你》,《我要和你在一起》,颱風更穩,更有風格,舞台表現力越來越好。包包們鋪天蓋地的「要」讓聞者莫名癲狂,只覺得那齊刷刷的「要」真夠勁兒,感覺心裡的小獸要被朱一龍勾出來了,朱一龍心裡的小獸也正在被他自己慢慢喚醒。朱一龍顯然不是單純的溫雅矜持,他有野性的一面,去年時尚芭莎的15秒概念短片,一個簡單的穿衣動作,和WWF全球大使的圖片中,都可看出端倪。他嚮往廣闊天地,希望探知更多可能,解鎖更多願望,試圖通過接觸更多事物以拓展自己認知的縱深度。野外的朱一龍比擺拍的時尚大片更具表現力,更貼近一個男人的本真,一個有血有肉的不一樣的男人。


那一刻,朱一龍是年輕男人。


朱一龍將出席2020年東方衛視跨年晚會,據最新爆料,將和他喜歡的刺蝟樂隊合作。月月還不知道他們要合作什麼曲目,但一想到是搖滾就特別期待。這個不安分的男人每次出現都能給出驚喜,他喜歡把新領域的挑戰當作釋放壓力的途徑,不做無謂的消耗,這很正能量。想起胡楊時期的朱一龍有過一張穿小皮衣的劇照,很驚艷,不知道這次是什麼造型,但希望,他是那個釋放自己心中小獸的年輕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