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搜狐張朝陽:給去年表現打80分,疫情之下視頻、遊戲實現增長

3月9日下午,曾表示在2019年認真做公司、花的時間比以前都長的張朝陽,摘下白色口罩,做了一場線上直播,公布了搜狐2019年成績單。

2020-03-09 03:2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3月9日下午,曾表示在2019年認真做公司、花的時間比以前都長的張朝陽,摘下白色口罩,做了一場線上直播,公布了搜狐2019年成績單。

2019年搜狐集團總收入為18.5億美元,較2018年增長2%;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2019年搜狐凈虧損為1.28億美元,去年同期凈虧損為1.31億美元;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搜狐凈虧損為9300萬美元,去年同期凈虧損為2.07億美元。

張朝陽對第一財經記者說,2018年搜狐的表現只能打60分,剛剛及格;2019年的表現打80分,希望2020年能打到85分。年初時他預計,隨著搜狐虧損持續減少,今年搜狐有望進入盈利狀態,但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帶來了一定的不確定性。

虧損逐步減少,品牌廣告受挑戰

搜狐的年報來得遲了一些。張朝陽說,原本計劃是2月18日,因為疫情等原因選在今日發布。

目前,搜狐業務包括媒體資訊、新聞客戶端、視頻、狐友等,此外還持有70%左右暢遊的股和30%左右搜狗的股份。

過去一年裡,搜狐不斷強化回歸媒體的屬性,從業績上看,搜狐總收入為18.5億美元,較2018年增長2%。其中,搜索及搜索相關廣告業務收入為10.7億美元,較2018年增長5%;在線遊戲收入為4.41億美元,較2018年增長13%;品牌廣告收入為1.75億美元,較2018年下降25%。

其中,第四季度總收入為4.90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5%。除了遊戲業務還在增長外,品牌廣告收入和搜索及相關廣告收入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前者收入為4200萬美元,較2018年同期下降27%,較上一季下降10%;後者收入為2.75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下降1%,較上一季度下降5%。

對於品牌廣告的下滑,張朝陽在接受採訪時提到,品牌廣告是永久的需求,但目前最大的挑戰是:品牌廣告需要銷售團隊和廣告主坐在一起探討營銷方案,但眼下復工後相關團隊不能實地見面,只能線上溝通為主。此外還有一些拉動廣告的線下活動也受到影響無法進行。

如果只看搜狐的媒體業務和視頻業務,目前仍處在花錢的狀態。不過虧損在大幅減少。最新的第四季度,扣除搜狗公司和暢遊公司的凈利潤/凈虧損後,並剔除預計將在第四季度確認的投資減值事項影響,歸於搜狐公司的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凈虧損為4600萬美元,去年同期凈虧損為7500萬美元,上季度凈虧損為5300萬美元,虧損減少了2900萬美元。

對於虧損減少的原因,張朝陽提到幾個因素:渠道成本、營銷成本減少,網劇投入不是很大,在這些基礎上還要通過創造性的營銷,保證用戶群規模沒有縮減。

可以看到的是,2019年搜狐在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的營業費用為8.63億美元,較2018年下降9%,主要是由於市場推廣費用的下降。而圍繞搜狐視頻,張朝陽表示,2020年會繼續保持一部劇1000-2000萬花費的情況下,實現盈利,在小成本的情況下,在懸疑探案、愛情甜寵類劇目方面有所建樹。

疫情帶來合影響

對於2020年的搜狐業績展望,張朝陽曾在2020年1月時表示,搜狐虧損持續減少,今年有望進入盈利狀態。

不過,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帶來了不確定性。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張朝陽說自己最近兩個月的工作狀態是住家和公司兩點一線,跑步也減少了,一直在工作。

對於搜狐2020年第一季度的預期,他提到,疫情給搜狐帶來了綜合影響。一方面,品牌廣告和視頻廣告、長尾廣告確實受到影響;另一方面,網劇等長視頻觀看的收費收入成長情況和網路遊戲情況不錯,用戶增加了消費。他還預計,疫情之後會有包括影像傳播、直播等不錯的泛直播業務跑出來,直播、社交和短視頻也是搜狐 2020 年的重點。

談到對於2020年的期望,張朝陽說今年最大的期望是產品的用戶規模能得到成長,以及每個季度做到盈利 。目前網際網路人口紅利見頂,接下來要做的是挖掘用戶時長,搜狐的思路是瞄準傳統模式上的疊代,挖掘用戶對資訊、網劇、直播和社交的需求。

搜狐在財報中預計,該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總收入在4億美元至4.35億美元之間。其中品牌廣告收入在2500萬美元至3000萬美元之間,同比下降30%至42%;搜狗收入在2.40億美元至2.60億美元之間,較同比下降5%至增長3%;在線遊戲收入在1.20億美元至1.30億美元之間,同比增長21%至31%。

此外,今年1月搜狐宣布對暢遊私有化,預計該交易將於今年二季度完成。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