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油價暴跌30%,全球資產連環下挫,金融危機風險攀升

放眼望去,全球幾乎每個金融市場的角落都出現了危機跡象——先是全球股市暴跌超10%,再是全球央行聯合行動,然而無果;上周末,對於原油需求端的擔憂和價格戰的再度打響導致油價暴跌30%,風險進一步攀升,周一美股指期貨暴跌逾4%,黃金也在流動性衝擊下跳水。

2020-03-09 05:4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放眼望去,全球幾乎每個金融市場的角落都出現了危機跡象——先是全球股市暴跌超10%,再是全球央行聯合行動,然而無果;上周末,對於原油需求端的擔憂和價格戰的再度打響導致油價暴跌30%,風險進一步攀升,周一美股指期貨暴跌逾4%,黃金也在流動性衝擊下跳水。

「周末的油價暴跌再度加劇了市場脆弱性,市場對於央行的信仰開始逐步動搖。」法興銀行亞洲外匯策略主管傑森·道(Jason Daw)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幾乎每個金融市場的角落都已出現危機跡象。沒人知道疫情會如何演進,但很明顯這(病毒)是重大的經濟增長風險,全球疫情持續時間越長,危機全面爆發的風險就越大。」

比起2008年的金融危機,此次市場暴跌的觸發因素是疫情,渣打銀行(中國)有限公司金融市場部總經理楊京對記者稱:「當年油價跌幅更超當前,且表現為大宗商品普跌,因此未來金融危機風險是否會實質性攀升,仍需密切關注疫情的發酵以及對全球經濟、金融市場的衝擊。」

機構普遍表示,下一個需要觀察的是信用市場。「鑒於能源公司是非投資評級債券的最大發行體,占美國高收益債券市場11%的份額,因此原油價格戰可能會給美國信貸市場帶來衝擊。」景順亞太區(日本除外)全球市場策略師趙耀庭對記者稱。

早年,由於全球收益率維持低位,在充足的流動性支撐下,投資者大量湧入高收益債市場,壓縮信用利差,但若尾部風險進一步發酵、信用利差擴大,違約風險將會加劇。全球最大債券投資機構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近期警示債市風險,稱高收益率債信用利差未來仍將進一步走闊。

油價暴跌加劇市場脆弱性

兩周前,美股經歷了史詩級的單周暴跌,跌幅超出10%。但上周,跌勢並未因美聯儲降息而止步。避險資金湧入美債市場,3月9日,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跌破0.5%。市場已預期美聯儲下周再降息50個基點(bp)。

如今,油價成了壓垮全球市場的又一根稻草。3月9日,原油價格下跌高達30%。布蘭特原油期貨價格從45美元一度跌至31.52美元,創下歷史最大單日跌幅。但是,跌勢並未結束。

「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與俄羅斯談判破裂,沙烏地阿拉伯計劃增產及打減價戰。儘管新冠病毒導致對原油的需求大幅下降,但俄羅斯仍拒絕進一步減產,這是觸發暴跌的主因。」趙耀庭告訴記者。

油價上周五(3月6日)下挫10%後,3月9日再暴挫逾20%,布蘭特及美國WTI油價分別跌至約35美元及32美元水平。

瑞銀證券表示已最新調低油價預期,布蘭特油價6月、9月及12月末的目標分別降至40美元、45美元及50美元(原來為62、64及64美元),WTI油價目標則低於布蘭特3美元。「未來數天至數周,我們不排除布蘭特油價進一步下跌至30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沙特石油巨企沙特阿美(Saudi Aramco)上周六前所未有的降價,向亞洲客戶減價4至6美元/桶,美國及歐洲則減價約7美元,並計劃4月將增產,預計從本月約970萬桶/天,提高至1050萬至1100萬桶/天。沙特的舉措同時迫使俄羅斯重返談判桌。「OPEC+」(OPEC和俄羅斯)在2016年以來一直協調平衡石油供需,但OPEC及聯盟國分道揚鑣,瑞銀認為這會先引發美國等周期較短的產油國減產。不過,產油國無法長期承受油價過低,並將重啟減產談判,加上疫情受控及經濟增長回升,預期油價在下半年將復甦。

信用債市場或是下一個「爆點」

從股市到波動率暴漲,再到原油,下一個風險點很可能就是信用債市場。

「原油價格戰或為美國信貸市場帶來衝擊,這也將影響美國頁岩油生產商以及大型國有石油公司。我們預計相關行業和主權國家的信貸息差可能會擴大。」趙耀庭告訴記者。

美國三大債券巨頭都表示,現在若要回到信用債市場「撿便宜貨」還太早,因為疫情仍充滿不確定性。貝萊德(BlackRock)、先鋒領航(Vanguard)、PIMCO三巨頭都是持觀望態度的代表。儘管全球信用債相較於政府債券已變得極度便宜,但對他們來說,目前信用債的吸引力仍然不足。

「未來幾個月經濟進一步惡化的風險很高,現在不是加大風險資產倉位的時候,」PIMCO首席投資官伊瓦辛(Dan Ivascyn)表示,至少美國投資級債券信用利差相較國債要走闊至150bp,才是更好的進入時機,目前還到時候。他表示,現在關注更高質量的債券,例如地產相關債券來防禦下行風險。

興業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王涵此前對記者表示,除了美股外,信用債是另一個海外最脆弱的環節。截至2018年二季度的數據,美國高收益債市場存量為1.3萬億美元,而槓桿貸款存量已達1萬億美元。過去兩年,無風險利率上升,但由於企業盈利推升全球風險偏好,全球「Hunt for Yield」(追逐收益),因此信用利差是壓縮的,企業尚未明顯感受到利息償付壓力上升。但當前企業盈利前景已經開始變化,這意味著信用利差可能將上升一個台階,而如果無風險利率進一步上升,則意味著企業償付壓力將快速大幅上升。

「央行信仰」開始動搖

儘管金融危機捲土重來可能言之過早,但壓力跡象開始不斷顯現,法興銀行最新表示,若市場真的進入壓力期,就要學習歷史經驗——閉上眼睛、賣出新興市場、買美元、看漲波動率,現在不是憧憬「撿便宜貨」的時候。

即使當前市場懷疑央行的效力,但央行也只能不斷寬鬆。王涵表示,企業高債務意味著其償付能力對利率水平是更敏感的,而信用利差可能還將被迫上升,這意味著美聯儲只能重新壓低無風險利率。

上周五,花旗大膽喊出美聯儲年內還將降息100bp的更新觀點(3月19日降50bp,4月和6月再各降25bp),主流預測則認為美聯儲年內還將降息50bp。「新債王」剛德拉克(Gundlach)早前就表示——「美聯儲現在有點無所適從,我最多給鮑威爾打個『C-』,比起(其他央行)同行,他似乎迷失了方向。」那麼這一次,多年來屢試不爽的「不要跟央媽對著幹」的交易(「don't fight the central banks」 trades)還會奏效嗎?

野村量化團隊此前認為,短期看需要觀測三方面問題。 首先,要看標普500指數是否能夠收復一半跌幅。目前顯然沒有。過去,當市場無法在暴跌後的5-6個交易日內反彈,那麼就會被第二波拋售潮攻擊。

其次,需要觀察美股情緒是否能夠持續復甦。 第三個問題則是,隨著市場情緒企穩,額外的壞消息會否減少?在這種情況下,市場可能會從一個簡單的區間震盪,轉而實現從悲觀到真正的樂觀的切換。

至少就目前來看,三個條件都還沒有滿足。 近期MSCI再度對全球市場展開相關壓力測試,其設計的壓力測試的設定情境為:全球經濟增長率短期下降2個百分點(目前主流共識是下降1%),而風險溢價則上升2個百分點,顯示極端情況下,美股仍有可能再下跌11%。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