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姆心理教育

訂閱

發行量:9 

逼瘋媒體人的醫生張文宏,就是位沒有感情的「雞湯殺手」

· 06 · 在微博評論中我看到這樣一句話,覺得說的非常合理: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強硬的把一些事情附上自己所謂的一些意義,把一些人強行的拔高,塑造出高尚純粹的人設,可其實這樣或許真的沒什麼意義。

2020-03-09 08:4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作者 | 木舒

來源 | 辣筆小尖椒(lbxjj818)



最近刷微博,真的要被笑死了。


這屆媒體人,真是太難了!


領導上級派他們去深入挖掘感人故事,順便多造幾個神。


可他們偏偏遇到的是張文宏。


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一個藏在醫院裡的公關鬼才。


對不起,在他這,不會出現答非所問的假大空,感天動地的無畏歌頌,亦或者是脫離實際的保證和毒雞血。


對不起,在他這,你也休想窺探他的私生活,拿他做感動中國人物素材!


他就是一個毫無感情的真·硬核·反矯情·達人


· 01 ·


張文宏「一戰成名」,其實很簡單:他從不按套路出牌。


當媒體上滿屏歌頌醫護流產十天、強行斷奶、懷孕9月依舊上前線的偉大無私新聞時,張文宏就生生從根上切斷了如此「好」的宣傳物料。


華山醫院組織醫療隊去武漢時,一位醫生的父親住進了ICU,張文宏對他說:「你放心回去吧!」


一位剛剛援外回來的醫生請戰,張文宏說:「你剛援外回來,這次先不派你去。」


而在1月29日,張文宏還換掉了所有從年底到那時工作的醫生。


因為:「第一批人實在是太累了,我們不能欺負聽話的人。」



換成誰呢?黨員啊!


我管你們當初入黨是為了什麼,但你們宣誓的時候不都說了嗎?要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平時你喊喊口號就算了,現在你都給我上去,沒有討價還價。



而面對媒體對一線醫務人員超負荷工作的歌頌,他直接戳破了這個氣球。


幹嘛要這樣道德綁架啊!


「我不鼓勵加班加點,拋棄家庭,無休無止工作是不人道的。」

「對於普通人它就是一份工作,不要用高尚來綁架別人。」



而他也直接點明真相:醫務工作者們,想要的不是宣傳歌頌,而是關心。


「第一關心是防護,第二是疲勞,第三是工作環境,我覺得一定要跟上。如果跟不上,就說明沒有把醫務人員當人,只是當機器。」


」你問我醫護需要什麼?我覺得就是需要有免於受傷的權利。」



而且,不要只對醫生歌頌,醫護是一體的,護理姐妹們也很辛苦!一樣要得到尊重!



而對於現在爭論的「很多醫生態度不好」,他也作出了回應:


「專家到了這份上吧,我看脾氣沒有一個好,吵架是經常的,但都是本著對病人極端負責的態度,否則我跟你吵什麼吵啊?你好我好大家好不好嗎?」


「大家看到醫生都是文質彬彬的,那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張文宏式反雞湯,在滿屏雞血中反而成了一股清流。


看多了假大空,道德綁架,強行高尚,突然覺得接地氣蠻好的。


幹嘛什麼都要拔高,幹嘛非要造神,大家明明都是普通人啊!都會害怕,會擔心,會生氣,他們也都是在以命換命。


相比較宣傳歌頌無私無畏的通稿,還不如給他們提供更好的防護和後勤保障,給出應有的獎金和福利,並且在未來能給予更多的尊重和保護。


現實一點,這才是對醫務人員,最實際的回報。


· 02 ·


除了替醫務人員說話外,在專業相關上,張文宏也夠硬核。


什麼你問我重症病人治療方案是什麼?這我怎麼給你一個準確的答案?每個人的治療方案都不一樣啊?


所以:「我跟你講你也聽不懂,因為我們讀的書是不一樣的。你能聽懂我說的每一個字,但你不懂什麼意思。」


「但我可以告訴你重症病人是集中了上海最好的多學科團隊治療。治療方案不是寫在紙上的,而是寫在病人身上的。」



什麼你問我這個藥那個藥,哪個藥有效?


那我告訴你:最有效的藥就是你的免疫力。


那麼還要醫生幹嘛?醫生除了隔離之外,就是在陪著病人熬啊,幫他挺過這倆禮拜,他自身的抗體就起來啦!



而且,不僅醫生是戰士,你們每個人不都是?


你現在在家,不是在隔離,而是在戰鬥啊!你是在悶啊!你覺得悶是吧,病毒也覺得啊,病毒最後就是被你們悶死的呀!



所以啊,企業什麼的,不要老是想著給我們捐東西。


你讓你的員工在家或者在隔離點辦公,然後就正常算他上班發工資嘛!這樣你也算是對社會作出巨大貢獻了。



至於其他人呢?


不要到處去玩咯,不要什麼看到美女,看到好友,就開心的把口罩摘下來熱聊了嘛!



即使返工了,以前大家都是防火防盜防那什麼。


現在就防火防盜防同事,把同事防住了,那一切就防住了!



· 03 ·


而且,雖然現在國內疫情在好轉,但不要太樂觀。


畢竟我們預測到了開始,卻沒預測到結果。


一開始以為中國控制住,世界就沒事。現在中國控制住了,世界卻出事了。



不要對疫苗報太大希望:「疫苗就算出來也要到年底了。」


而之前爆出的血漿療法:「注射血漿者不可能立刻康復,也不是每一名患者都可以注射,立刻康復那是電影。」



但是我們也不必焦慮。


相信我好了,我的預測一定是對的。


人類一定會最終戰勝疫情!


其實你會發現:


張醫生所有的回答中,基本不談晦澀難懂的專業知識。但是很奇怪,大家好像都願意去相信他。


因為我們能聽懂。


對於普通人來說,給你說專業,給你講基因序列,給你講治病原理,我想大多人都聽不明白,甚至還會覺得醫生自大、在賣弄學問。


和專業人士講專業,和非專業人士那就說些他們能聽懂的,他們最想了解的,他們該做的。


這既能讓溝通變得有效,又能建立信任和信心,何樂而不為呢?


· 04 ·


這次的疫情,大家知道了好多個名字。


鍾南山、李蘭娟、張文宏等等。


但其實你會發現,在各種人物勵志文章刷屏之時,有關張文宏的人物經歷,我們了解的很少。


我們只能從百度百科上知道:


張文宏,男,溫州瑞安人。


1987年考入上海醫科大學醫學系醫學專業;畢業後進入華山醫院感染科,先後在香港大學、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以及芝加哥州立大學微生物系從事訪問學者以及博士後工作。


現任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復旦大學生物醫學研究員。


從小城市一步步逆襲,多麼好的勵志素材啊,媒體們摩拳擦掌,可他嚴絲合縫,堅決不讓窺探。


之前,有媒體採訪他之時,他突然接到了母親的電話。


一旁的記者像是找到了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催他接電話:「我們想看看張醫生和媽媽通話會是什麼樣子。」


結果張文宏掛斷的很乾脆:「我就知道你們這些記者採訪的時候,就想窺探人家隱私,我偏不接。」



而女記者緊追不捨:「那您想念您的母親嗎?」



張文宏無語了,反問了一句:「哪一個正常人會不想念自己的母親呢?」



中國新聞周刊的記者也試圖來窺探張文宏這一路的經歷,他問張文宏:「您當初上大學為什麼選擇感染病學呢?」


結果張文宏也拒絕的乾脆:「對於我個人你不要採訪,我覺得沒什麼意思,我就一個鄉下人跑到上海,讀完書留下來工作而已,其他沒什麼。」



但記者們依舊緊追不捨。


這麼厲害的醫生,平時一定是做科研,看各種學術文章之類的吧,大家已經在腦海中寫出了一篇勤奮刻苦專業的人物大綱。


結果張醫生說了:我疲勞的時候就喜歡追劇,看那種非常無聊,不用動腦的電視劇。



而當終南山肌肉照刷屏時,他連說:你們別期待,在我這看不到。


「運動很好,但是太累了。」


「我也買過幾次健身卡,可最後吃虧的都是我,基本上一年去兩三次,或者健身房倒閉了,所以都是把我的錢捲走了!」


!!!這不就是我的日常寫照嗎!!



· 05 ·


而對於以後,他也有著清醒地認知:


「這個事兒出來,因為我懂這個事兒,大家喜歡聽我的。等這事兒過了,大家又不要聽我講話了。你以為大家愛聽我講話啊?」


「等過了這個事情,大家該看電視的看電視,該追劇的追劇,該看跑男的看跑男,誰要看我啊?」


當新冠大幕落下,我自然會非常silently走開。你再到華山醫院來,你也很難找到我了。我就躲在角落裡看書了。」



看下來,張醫生真的是絕情而又清醒。


對記者絕情,對自己很清醒。


他是一名醫生,治病救人是工作,養家餬口是生活,只是因為這次疫情,正巧是他的專業,才將他推到了大眾面前。


他不想立高大上的人設,也不想被「英雄化」。


他希望疫情過後大家會慢慢遺忘他,亦或者,所有的醫生倒是都希望,自己每天能輕鬆工作,因為這就代表著大家都健健康康,快快樂樂。


· 06 ·


在微博評論中我看到這樣一句話,覺得說的非常合理:


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強硬的把一些事情附上自己所謂的一些意義,把一些人強行的拔高,塑造出高尚純粹的人設,可其實這樣或許真的沒什麼意義。


是啊!


張醫生或許就是一位雞湯殺手。


高尚、純粹是很偉大,可其實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做好一個普通人都挺難的。


認真工作生活,身體健康,家庭幸福,這對於每個普通人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而普通人做到了這些事,那在你的世界裡,也就不普通了。


況且,做個俗人怎麼了?


能快樂的做個俗人,或許才是最幸福的!


-End-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