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捕頭

訂閱

發行量:97 

Beyond動不動就被痴迷者譽為殿堂級樂隊,殿堂可不是那麼好進的

娛樂圈中的人容易戴有光環,這種光環有些是比較符合實際的,有些則是被有意無意間放大了的。舉辦一兩年當然沒有問題,歌迷需要以這種形式表達感情,但如果每年都這樣做,而且一年不止一場,就顯得有些不合適了。

2020-03-08 14:3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娛樂圈中的人容易戴有光環,這種光環有些是比較符合實際的,有些則是被有意無意間放大了的。黃家駒和Beyond的這支樂隊,就有被誇大和神話的成分存在。



香港幾十年來也出現不少流行音樂樂隊,其中最被內地歌迷認可而且念念不忘的,還是Beyond樂隊。Beyond為什麼能這麼受到很多人的認可?一方面是他們當然有一定的才能,寫出了不少膾炙人口的好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們寫的歌不管是歌詞還是旋律都非常「討好」聽眾。他們有些歌甚至可以被稱為「口水歌」,越是這種音調不高而人人能跟著哼唱幾句的歌,就越是容易流行起來。



「口水歌」贏得普羅大眾

Beyond受內地歌迷歡迎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的歌曲朗朗上口,旋律上非常容易模仿,沒有什麼高音,歌詞又常常表現為批判現實、人文關懷和人生勵志以及天地大愛,這也非常容易引發人們的共情。



是這種類似「口水歌」的歌路,讓Beyond擁有了非常大的受眾群。仔細看他們的歌詞,其實是有些大而無當的。旋律也只是順耳,但在當時滿是情愛歌曲的流行樂壇,這樣的歌曲一出來立刻就顯得有些超凡脫俗。

這並不是說黃家駒他們在音樂方面有多麼優秀,而是香港流行音樂內容過於單一,小情小愛是主流,由此他們才被襯托得有些與眾不同。



尤其在主唱黃家駒去世之後,Beyond的歌總是被他們的一些歌迷成為殿堂級。對於逝者的尊重其實不是過分誇大,否則也是對現有歌手的不尊重。



Beyond比不上的歌手有很多

客觀來說Beyond的歌,如果論音樂性,他們的音樂談不上有多麼出眾,僅僅是比那些流行歌曲多一些音樂質感;論時髦,他們的音樂也比不上達明一派;論人文色彩,他們明顯不及羅大佑和黃舒駿;論搖滾,他們甚至比不上當年的黑豹。



可以這麼說,以上每一樣他們都沒有做到極致,但卻恰如其分地取了一個中間值,什麼都靠近一些,反而贏得了大眾平均主義的欣賞。



卡拉OK推波助瀾

Beyond之所以受人歡迎,與九十年代內地開始流行卡拉OK也有一定關係。他們的一些熱門歌曲比如《海闊天空》《真的愛你》《光輝歲月》《大地》,是很多人唱歌的必選。為什麼呢?

黃家駒的音域並不寬,不分男女,什麼樣的嗓子也能跟著唱幾句,旋律又非常上口,因此也就更是流行起來。



另外Beyond歌曲的歌詞也非常討巧,從作詞水平來看其實他們比羅大佑、黃舒駿還有李宗盛相差很多,但由於他們擅長寫一些對於年輕人像心靈雞湯一樣的詞句,比如「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就比較容易把年輕歌迷的心撩動起來,唱上一句立刻心潮澎湃。



黃家駒去世之後,Beyond樂隊幾乎每年都還出來舉辦演唱會,沒有什麼新作品,依然消費歌迷對他們曾經的熱情,對黃家駒的懷念。舉辦一兩年當然沒有問題,歌迷需要以這種形式表達感情,但如果每年都這樣做,而且一年不止一場,就顯得有些不合適了。時間一長,頻次一多,反而會引發一些不太好的感受。



Beyond還是應該感到驕傲

說了一些比較直的話,其實我自己當年唱起Beyond的歌也壯懷激烈。不管怎麼說,在當年華語樂壇流行音樂缺乏豐富性的時候,Beyond還是那個時代一顆耀眼的星星。



儘管有爭議,但Beyond還是應該因此感到驕傲,為什麼呢?人們談論起他們的時候談的還是音樂而不是一個人的顏值或者什麼,而今很多粉絲說起一些歌手只是從顏值方面去靠近了,基本談不上什麼音樂審美。

因此,現在很多歌手的歌迷只能叫粉絲,而Beyond樂隊的歌迷就是歌迷,他們並不算盲目。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