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石油價格戰引發能源債暴跌,美頁岩油企業債違約風險激增

美國能源調查公司RystadEnergy頁岩油研究主管阿布拉莫夫表示,即便是最好的運營商也將不得不減少生產活動,這不僅關乎油井的商業價值,與企業現金流平衡也有很大關係。

2020-03-17 04:0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雖然國際油價剛經歷了1991年海灣戰爭以來的最大單周跌幅,但投資者對於疫情擴散的恐慌情緒蔓延讓跌勢延續,3月16日布倫特原油主力合約自2016年以來首次跌破30美元/桶。與此同時,歐佩克與俄羅斯為爭奪市場份額的價格戰正酣,供需失衡的擔憂進一步打壓了能源價格反彈的預期,低油價已經讓開採成本較高的美國頁岩油生產商苦不堪言,債務違約風險激增。

原油供應競爭白熱化

OPEC+未能達成減產協議和沙特阿美宣布下調原油出口價格,成為近期油價走勢的轉折點。如今,沙特正在加大馬力向市場供應原油。上周沙特能源部指示沙特阿美(Saudi Aramco)將公司的最大可持續產能(MSC)從1200萬桶/日增加到1300萬桶/日,這是沙特十餘年來首次提高極限產能。阿美總裁兼執行長納賽爾(Amin Nasser)表示,4-5月都將維持在提升後的產能水平,對30美元/桶的油價非常滿意。

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齊茲在增產問題上態度強硬,稱在自由市場中,每個產油國都需要展示自己的競爭力,保持和增加自己的市場份額,如果在解決當前油市的危機上沒有達成一致,那就沒有必要舉辦歐佩克大會。

俄羅斯雖然沒有排除合作的可能性,但也做好了持久戰的準備。克里姆林宮方面稱,目前沒有計劃就油價與沙特以及歐佩克進行聯繫。俄羅斯財政部3月9日重申可以在長期低油價的情況下動用國家財富基金,以確保宏觀經濟穩定。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Alexander Novak)表示,俄羅斯同樣可以將其石油產量短期內提高20萬至30萬桶/日。

立場巨大分歧令近期沙特和俄羅斯恢複合作的可能性幾乎為零,OPEC+原本計劃在3月18日舉行的聯合技術委員會電話會議已經因沙特缺席而臨時取消。

石油經紀商PVM高級分析師瓦爾加(Tamas Varga)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受市場供應充足影響,油價短期內大幅反彈的可能性不大。對於受到衝擊的頁岩油生產商而言,支出和鑽探活動的減少都需要時間才能在實際產量數據中顯現出來,而沙特等國的增產對供應面的衝擊則是立竿見影。

從目前各方表態看,沙特計劃增產超300萬桶/日,阿聯準備將產能提升25%至400萬桶/日,加之俄羅斯的潛在產能增量,4月起全球原油產能將增加近500萬桶/日。如果再考慮伊拉克和科威特宣布的降價措施,市場將進一步陷入低油價衝擊下的供應過剩泥潭。

不過瓦爾加依然對沙特和俄羅斯合作前景持謹慎樂觀的態度,他認為沙特與俄羅斯的關係不會走到破裂的那一步,雙方合作領域不僅僅是能源,因此對峙應該是暫時的。就全球石油供應平衡而言,這是痛苦的過程,但只是暫時的情況。

荷蘭國際集團大宗商品策略部主管帕特森(Warren Patterson)認為,OPEC+協議破裂的時機再糟糕不過了,市場不得不應對一場大規模需求衝擊。預計隨著4月開始的供應激增,加上需求受到打擊,全球油市將在第二季度出現明顯的過剩,當前的油價疲軟走勢會持續上半年。

美國油企被迫削減開支

低油價讓美國頁岩油行業面臨嚴峻考驗,美國總統川普3月13日表示,已指示美國能源部為戰略石油儲備購買原油,以支持遭受重創的美國能源業。

美國頁岩油生產商普遍背負了大量債務,其生產成本也遠高於中東及俄羅斯。油價大跌不僅衝擊了能源公司的股價,也影響了以它們為發債主體的垃圾債市場。信貸利差持續擴大,因為投資者擔心原油的需求可能會受到疫情的影響,未來幾個月內到期的公司將面臨現金流和再融資挑戰。

拋售潮觸目驚心,切薩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 )交易最活躍的2021年到期債券上周最低跌至11.44美元,綠洲石油公司(Oasis Petroleum)交易最活躍的2022年到期債券一度觸及31.70美元。以債券的發行面值100美元計算,兩者年化收益率超過了300%和79%。通常而言,價格低於70美元的債券意味著出現違約的機率極高,鑽石山資本管理(Diamond Hill Capital Management)固定收益首席投資官佐克斯(Bill Zox)預測,如果情況持續惡化,不少像切薩皮克能源這樣的企業將無法生存。

統計顯示,美國能源行業2019年的債券發行規模為88億美元,籌資難度不斷增加,遠低於2018年的231億美元和2017年的316億美元。標普表示,如果油價持續低迷,能源企業在償還即將到期的本金方面可能面臨更大的壓力,2020年和2021年的本金總額分別約為55億美元和118億美元。

大量企業開始削減開支,中型石油生產商Apache、Devon和Murphy Oil已決定削減了三分之一的預算。美國最大的頁岩油生產商之一西方石油(Occidental Petroleum)上周宣布無法按期支付28億美元股息,也無法在不增加額外債務的情況下繼續投資以維持現有產量。該公司計劃從7月份起將季度股息從79美分下調至11美分,並將今年支出削減約32%至36億美元,公司市值一度從去年高位460億美元縮水至110億美元。

對於生產商而言,償付股息已日益成為整個行業巨大負擔。摩根大通分析師格雷什(Phil Gresh)的測算,康菲石油和雪佛龍需要布倫特原油價格達到55美元/桶和57美元/桶的價格才能覆蓋股息派發,對於埃克森美孚來說,油價需要升至87美元/桶才能彌補其2020年支付的股息。不過大型能源公司仍有望利用其強勁的資產負債表繼續支付股息,埃克森美孚就依靠資產銷售和債務發行來支付其2019年的股息。

美國能源調查公司Rystad Energy頁岩油研究主管阿布拉莫夫(Artem Abramov)表示,即便是最好的運營商也將不得不減少生產活動,這不僅關乎油井的商業價值,與企業現金流平衡也有很大關係。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