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吉祥在東贏

訂閱

發行量:7 

《晝顏》:容顏漸老的女子婚外戀背後,找尋的是認同

法國電影《晝顏》是一部以女性為主人公的電影,女主人一邊過著幸福的婚姻生活,一邊暗地裡做色情服務。1991年在《往日的殺人》的劇本中嶄露頭角,隨後有《白色巨塔》,《街頭律師》等作品。

2020-03-17 05:0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前言

2014年播出的日本電視劇《晝顏》是以出軌女性為主角的連續劇。「晝顏」這個名字的由來是1967年的法國電影《晝顏》。法國電影《晝顏》是一部以女性為主人公的電影,女主人一邊過著幸福的婚姻生活,一邊暗地裡做色情服務。該劇於第28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上獲得最高獎項金獅獎,2006年還公開了續篇電影《夜臉》。

日本電影《晝顏》與法國電影沒有直接關係。但是,像法國電影《晝顏》那樣,「工作日晝顏妻」在日本媒體上被用來指在丈夫的工作日裡白天出軌的主婦,這個說法還獲得了2014年新語·流行語大獎的提名,人氣很高。

《晝顏》原書作者分別是百瀨忍,井上由美子。百瀨忍,日本謎一樣的多產作家,1967年出生於東京,畢業於日本大學藝術學科文藝系。井上由美子是一名編劇,曾就職於東京電視台。1991年在《往日的殺人》的劇本中嶄露頭角,隨後有《白色巨塔》,《街頭律師》等作品。2014年憑藉《晝顏》的熱播,獲得第82屆日劇學院賞最佳劇本。

電影《晝顏》是電視劇《晝顏》的直接續篇。電視劇《晝顏》中,主人公笹本紗和和北野裕一郎的婚外戀暴露了,隨之兩人的關係破裂。從這個結局開始3年後就是電影《晝顏》的舞台。因為電視劇《晝顏》的故事中發生了許多事情,紗和失去了家人和住處,一個人過上了新的生活。不管是見面還是聯繫裕一郎都按照約定不被允許。並不能說是大團圓結局的電視劇《晝顏》,在那種情形下電影《晝顏》的故事拉開了帷幕。經過了一段時間後也無法忘記彼此的兩人,以偶然的契機再會並結合,從而走向了悲劇的結局。

千人千味,許多人在觀看這部影片時,會感慨日本人妻在丈夫每天辛苦工作時不安分守己,引發的婚外戀給自己給家人都造成了傷害和困惑。日本的婚外戀現象並不少見,男性為33%,女性為30%。我在這裡不肯定婚外戀,亦不對出軌者評價,僅僅試圖從日本女性的社會地位和婚前婚後的轉變來找找這其中的原因。

電影《晝顏》的演員構成與電視劇《晝顏》有很大的不同。飾演兩位主角的上戶彩和齋藤工當然會繼續出演。但是,電視劇《晝顏》中重要的登場人物瀧川利佳子的飾演者吉瀨美智子並未出演。電影《晝顏》的梗概是以紗和裕一郎的關係為重點,不像電視劇《晝顏》那樣描寫其他家庭的不倫情況。除了兩位主角之外,繼續出演電影《晝顏》的是飾演裕一郎之妻乃里子的伊藤步。

主人公的心理歷程

1 早期試圖遏制自己的感情

與裕一郎分手3年後,離婚後獨自生活的紗和在一個誰都不認識的海邊小鎮里生活。為了生活,開始在餐廳工作。在沒有家人和朋友的生活中,紗和打算忘記裕一郎。同時,裕一郎辭去了高中教師的工作,一邊作為大學的兼職講師工作一邊修復著和妻子乃里子的關係。

每天在餐廳工作的紗和,有一天知道裕一郎在研討會上來到了紗和住的街道。雖然想著不能去,但還是想看裕一郎的身影的紗和去了演講會。影片中她將宣傳單扔進垃圾桶又撿出來的鏡頭,可以看出她當時有多麼糾結。在舞台上的裕一郎開始沒有注意到紗和,因為附近孩子們的吵鬧,看到紗和的裕一郎一邊控制內心的動搖一邊繼續演講。然後在演講之後去了螢火蟲棲息的「美浜自然森林」,但是,未能和裕一郎見面。在失意中乘巴士回家的紗和,在途中發現了在草叢裡工作的裕一郎並呼喊他。

注意到紗和聲音的裕一郎,停下工作一心追趕巴士還是未能見面。兩個人各自為了尋找對方的身影而奔走,但最終還是無法相見,失去了蹤影。回家後的裕一郎被乃里子問到演講會的事情,心裡卻想著紗和。另一方面,紗和一個人去工作的餐廳喝悶酒。這時候二人的心裡是煎熬的,既想見面又怕見面的矛盾和拚命壓制內心的痛苦,讓人同情,心理學家弗洛伊德說過:一切心理活動,皆由潛意識的衝動,與社會對這種潛意識的壓抑構成。

2 中期欲罷不能

幾天後,紗和再次來到森林,裕一郎在那裡尋找螢火蟲的幼蟲。兩個人終於再會了。但是,被禁止見面的兩個人,互相裝作自言自語的樣子進行交談。然後以一周一次的速度再見面。雖然沒有交談,沒有接觸,也沒有交換聯繫方式,但他們雙方還是期待著只有兩個人的時間和空間。

另一方面,乃里子注意到了裕一郎的變化。乃里子說自己沒有放棄和裕一郎生孩子。之後,與紗和見面的裕一郎告訴紗和「不會再見面了」,紗和也回應了同樣的想法。紗和原本打算在公交車站分手,但是因裕一郎說「是最後一次了」,也一起乘坐巴士。

兩個人從到達車站的巴士上下來,汽車的喇叭聲很大。兩個人吃驚地環視四周,發現了那輛車和坐在車上的乃里子。得知兩人見面的乃里子非常生氣。她把兩個人帶進了酒店的一個房間責問。無法忍受的紗和離開了房間。然後裕一郎追上了紗和。一個人留在房間裡的乃里子哭崩了。另一方面,追上紗和的裕一郎告訴紗和「這次一定要認真對待」,這裡暗示著男女主人已經做好捨棄周圍,遵循內心的準備了。

3 後期飛蛾撲火

幾個月後,裕一郎和紗和一起開始了生活。紗和給在森林裡調查螢火蟲的裕一郎做便當帶去。在夜晚的森林裡發現了螢火蟲的幼蟲,兩人熱情地接吻並結合在一起。

再信任的感情也會出現裂痕,後來紗和覺得裕一郎的行動很可疑,於是尾隨了裕一郎。在附近的公園等待進入一所公寓的裕一郎。之後發現,從公寓的停車場出來的是,副駕駛座上坐著乃里子的裕一郎的車。看到兩人面帶笑容的樣子,紗和越來越不安。這時候她一定明白了當時自己和裕一郎開始時乃里子的痛苦和不安。

對於裕一郎的態度,紗和爆發了不滿。責怪他偷偷和乃里子見面。裕一郎也因為離婚花了很多時間而感到煩躁,聲音也變得粗暴起來。紗和急不擇言,說出了因為對方是背叛過自己一次的人所以無法再相信,內心很痛苦。

和裕一郎吵架的第二天,紗和為了去見乃里子,一個人去了橫濱。在公寓和乃里子見面的紗和,知道乃里子過著輪椅生活。裕一郎為了幫助她生活訪問了乃里子。為紗和準備茶的乃里子說:「在車站的樓梯上摔倒了,脊髓受損了。」聽到這個消息的紗和第一次向乃里子道歉。然後,乃里子向紗和提出了「離婚後也請允許我叫裕一郎」的請求。但是,紗和卻以「我討厭」為由拒絕了。聽到紗和的回答,乃里子說「下定決心了」。然後低頭說「請多關照北野君」。

看到這裡,我心裡咯噔一下,日本女子即便是憤怒失望至極,也大多會克制情緒,這有一些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之感

5 最後萬劫不復

疑念消除了的紗和,用笑容面對裕一郎並說了與乃里子見面的事。裕一郎握著紗和的手約定要買戒指。之後,紗和去工作的餐廳向同事道別,她說,我不想變得幸福,只想和他呆在一起,哪怕只是增多一天。另一方面,裕一郎一個人出去買結婚戒指。

之後,裕一郎向紗和說了離婚申請的準備。他說等那天大學的工作結束後會拿到離婚協議書。然後裕一郎告訴紗和「明天把結婚手續辦了吧」。對回答了是的紗和,裕一郎說「想舉行婚禮」,並且想尋找只有兩個人的結婚典禮之處,紗和想在有銀河的時候去看螢火蟲。然後裕一郎去了螢火蟲的森林,把戒指藏在了百葉箱裡。另一方面,紗和去市場。海邊的小鎮為了準備夏日祭而變得熱鬧起來。

乃里子走著去迎接訪問公寓的裕一郎。康復訓練很順利的乃里子把離婚協議書交給了裕一郎,並開車送他去車站。在去車站的途中,乃里子和裕一郎在車裡平靜地談笑。但是,乃里子說出「裕一郎」這個名字後,樣子就變得奇怪了。說了一句「去美浜」的乃里子猛然加速。那時,紗和正給裕一郎打電話。乃里子為了妨礙正要接電話的裕一郎,突然急打方向盤。紗和在電話里留了言後開始跳舞。

為了讓乃里子冷靜下來,裕一郎開始說話。乃里子告訴她脊髓受傷不是從樓梯上掉下來的,而是從公寓跳下來的。「無法想像沒有裕一郎的人生會怎麼樣」的乃里子,更加提高了車速,是那種好像要撞到對面車的危險駕駛。

乃里子問裕一郎:「為什麼不是我而是選擇紗和呢?」但是,裕一郎只能回答說不知道。失去冷靜的乃里子更加踩車油門。裕一郎說「我只是喜歡紗和」之後,車衝破護欄掉到了懸崖下。弗洛伊德說過:未被表達的情緒永遠都不會消失。它們只是被活埋了,有朝一日會以更醜惡的方式爆發出來。一句話可以賜福於人,也可以把人逼入絕望。想來這時候的乃里子內心也是痛苦的,她深愛著裕一郎,不願意放手,所以寧可毀了對方也不願拱手相讓

警察對紗和說「遺體損傷厲害還是不看比較好」,把裕一郎的遺體放入了被安放的房間。紗和拿起裕一郎彎曲的眼鏡和沾著血的襯衫,流著淚。之後,警察帶紗和去別室說明事故的狀況。聽到裕一郎的遺體將被送回乃里子老家的紗和失落而不滿。

紗和為了尋找戒指而拜訪保住了性命的乃里子。乃里子受了重傷,需要拐杖,她指責是「紗和殺了裕一郎」。紗和詢問了戒指的事情,但乃里子不知道。並對紗和說:「你可以恨我。」紗和搖頭,但乃里子說「我會恨你一輩子」就離開了。

4 冥冥之中感到的愛

在失意中回到美浜車站的紗和,被鐵軌夾住高跟鞋差點摔倒。那是以前紗和差點摔倒被裕一郎扶持的地方。但是,裕一郎已經不在了。紗和毅然決然的踏入了鐵軌,然後像螢火蟲一樣朝著閃爍的電車指示綠燈走去。綠燈變紅後,紗和停下腳步哭了起來,鑽進了線路上。就這樣進入紗和視野的是在晴朗夜空中展開的銀河。道口的欄杆下來後,紗和閉上眼睛打算自殺。但是,紗和感覺到左手有氣息,睜開了眼睛。一隻螢火蟲傳到了紗和左手的無名指,如果將左手伸入夜空中的話螢火蟲就會飛走。

看到螢火蟲的身影,紗和恢復了冷靜,離開了鐵路,爬上了車站的站台。也許她感受到了心愛之人冥冥之中的警示,影片幾次出現螢火蟲,實際上是在暗示著無論多渺小的生物,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絲絲光亮,哪怕極微弱極短暫。

季節變化的時候,紗和知道自己懷了裕一郎的孩子。然後,裕一郎留下的戒指被在森林裡玩的少年少女們找到了,戴眼鏡的男孩在戴麥草帽子的女孩左手的無名指上戴上了戒指。愛的信物被傳承,相愛之人的生命也得到了延續,紗和失去了愛人,可是也看到了些許希望。

日本女性的現狀

記得從很早以前就聽到過一種說法,世界上的許多男性嚮往的是,住美國房,吃中國菜,娶日本妻,言下之意是日本太太溫柔賢惠。可是從另外一種意思上理解,也說明日本女性的社會地位低下。日本女性婚前工作,婚後辭職做全職主婦,1980年前後這個比例是65%,雖然現在的情況較之以往有所改變,但是仍占據33%,也就是說已婚女性3人里就有1人是全職主婦,這其中不乏大學畢業生。

全職主婦每天並不輕鬆,記得以前看過一篇文章說日本男人不會用洗衣機和烘乾機,許多人難以置信,實際上許多日本家庭,全職主婦承擔家裡所有的事情,男性幾乎什麼也不做,或者說不會做,工薪層男性每天早出晚歸,和太太相處的時間少之又少,有數據顯示,四十歲過後的夫婦,有7成左右沒有夫妻生活。所以在種種生活壓力下,日本的出軌率一直高居不下,這不能單純的只是說不負責任或者輕率人類既是感性動物又是理性動物,寂寞時想要尋求慰藉,孤獨時則想要尋求陪伴,婚外戀似乎就成了一個突破口。在丈夫那裡找不到的認可和慰藉,在別的異性處尋找,丈夫孩子不在的白天是屬於自己的,至少那一時那一刻,感情是屬於自己的

結局圓滿與否取決於自己的態度

我們一定不要忘記,即使處境無望,在劫難逃,我們仍可以從中找到生命的意義。在任何特定的環境中,人們還有一種最後的自由,就是選擇自己的態度;人類最後的自由就是選擇自己的態度。——弗蘭克爾

雖然電視劇《晝顏》的結局並不能說喜悅圓滿,但是電影《晝顏》的結局更是衝擊性的,讓人吃驚。另外,正如劇名影名所示,電影《晝顏》以「不倫」為主題。它並非肯定地描寫不倫,只是淡淡的把經過敘述出來,把一個稍帶有希望的結尾留給觀眾去思考。也有人認為《晝顏》的風格從電視劇《晝顏》開始就一直延續至今。

另一方面,許多人對電影《晝顏》也有很多否定的看法。正因為對電視劇《晝顏》的評價非常高,所以在電視劇《晝顏》中登場的重要出演者,並沒有在電影《晝顏》中露臉,對於電視劇《晝顏》的粉絲來說,似乎有不足之處。於是,對於電影《晝顏》有贊成和反對兩種意見。對電影《晝顏》的結局感到吃驚的評價有很多。畢竟《晝顏》是以不倫為主題的故事,所以從一開始預計就不會也不可能有大團圓結局。

日本許多影視劇品,並沒有大起大落的矛盾衝突,娓娓道來,淡淡鋪展,正如日本人的性格,有距離的保持禮貌,疏離中交織愛恨情仇。生活本身並沒有更多的跌宕起伏,大起大落,更多的是平平淡淡,在細微末節中或悲痛或歡喜,然後朝著自己選擇的方向去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