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扒扒影

訂閱

發行量:99 

張國榮和梅艷芳演過這麼一部愛情片,男的夠「渣」,女的夠「烈」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喜歡使用當紅的歌星出演電影,這個現象在當時特別常見,這是因為香港流行樂壇的影響力非常大,邀請歌星出演電影,可以吸引粉絲到電影院觀影。

2020-03-19 04:2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喜歡使用當紅的歌星出演電影,這個現象在當時特別常見,這是因為香港流行樂壇的影響力非常大,邀請歌星出演電影,可以吸引粉絲到電影院觀影。

今天講的這部電影《胭脂扣》也是同樣的情況,它的主演是當時香港樂壇頂峰的兩個人:張國榮和梅艷芳。

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樂壇,能與張國榮一較高下的只有譚詠麟,而在女歌星之中,梅艷芳無人可比。能請到這樣的天王天后出演,這部電影就已經成功了一半,再加上編劇和導演的通力合作,造就了這部震撼人心的文藝愛情電影。

電影大綱

袁永定在一家報社上班,一天,有一個女子找到他,想刊登一則尋人啟事,但她卻付不起錢。一來二去,袁永定結識了這名女子,這才知道她已經不在人世了。女子名叫如花,是上世紀三十年代香港的青樓頭牌,她與富家公子十二少陳振邦相愛,因為身份懸殊,遭到了陳家的強烈反對。

如花與十二少以胭脂扣定情,約定吞鴉片殉情,如花死了,但她在陰間苦等了五十年,也沒有等到十二少。不在陰間,如花返回陽間尋找。袁永定決心幫助如花,他和女朋友發現了一張舊報紙,才知道十二少當年並沒有死。

他們在一個片場找到了十二少,幾十年過去了,十二少窮困潦倒,做著跑龍套的工作。如花心灰意冷,將胭脂扣歸還,回到陰間投胎去了。

背後寓意

有人評價這部電影是中國版的《人鬼情未了》,都是一對戀人,一人一鬼。但追根究底,無論是劇情還是電影主題這兩部電影都有著很大區別。

《人鬼情未了》中男主角薩姆原本就是為了保護未婚妻美莉而亡,在他死後,為了繼續保護美莉,他甚至可以放棄上天堂的機會,它講述的是愛情的永恆與美好。

而《胭脂扣》可以說是與它背道而馳,如花和十二少約好殉情,自己在陰間苦苦等待了五十年,卻發現十二少仍然活在陽間,原本美好的愛情只是一場泡影,它講述的是愛情的短暫與背叛。

一部電影能夠成功,離不開編劇、導演與演員這三種因素,《胭脂扣》正是集大成者,最好的編劇、最適合的導演以及最優秀的演員。

對奇聞志怪有著獨特偏好的編劇,李碧華

李碧華這個名字也許你不是很熟悉,但她的作品一定看過幾部,《霸王別姬》、《餃子》、《青蛇》、《雙食記》等這些優秀的香港電影都出自李碧華之手。李碧華對奇聞志怪有著獨特的偏好,但她不追求眼球的刺激,而是以這些形式寫情。

李碧華最擅長寫悽慘的愛情,她筆下的女人,總是為了愛情窮盡一生,而男人的形象多是以懦弱、搖擺不定為主。

她總是先構造一個美好的愛情世界,隨著時間的推移,再親手將這份美好毀滅。她所有的電影都講述了女人對愛情的執著和愛情破滅後的絕望。

《胭脂扣》中的如花,為愛執著了五十年,卻遭到了愛人的背叛、最後心灰意冷,絕望的返回了陰間。

《霸王別姬》中的程蝶衣雖然是男兒身,但對他的描述更像是一顆女兒心,他一心愛著段小樓,遭到的也是背叛。

而在電影《青蛇》中,李碧華推陳出新,白蛇與許仙的故事已經是聞名於世,她卻以青蛇入手,讓許仙搖擺於白蛇與青蛇之間,而最終,白蛇和青蛇都遭到了背叛。

李碧華筆下的愛情,美好永遠只有短短的一瞬,而餘生只有無盡的傷痛和等待。如花如此,程蝶衣亦如此。

觀眾在觀看李碧華的電影時,總能感受到她電影中透露出的的絕望,這種絕望是深入骨髓的。

最適合拍這部電影的導演,關景鵬

電影導演是關景鵬,他也是最適合拍這部電影的導演。

關景鵬的電影風格比較婉約,拍攝主角大多是女人,帶有非常濃郁的女性主義傾向,這與他的成長環境有著很大的關係。

在關景鵬十幾歲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是母親支撐起了整個家,後來為了他能上大學,妹妹主動輟學打工,供養關景鵬讀書。

在這種環境中成長的關景鵬,對女性有著不同的解讀,他發現女性在社會中往往處於弱勢,但在她們身上卻蘊藏著強大的力量。也因為這樣,關景鵬電影中的女性都是勇敢而又獨立的,而男人往往都是逃避現實而又懦弱的。

張國榮梅艷芳和周一圍章子怡的演技角逐

《胭脂扣》2017年又在網上翻紅,這是因為章子怡和周一圍在《演員的誕生》中重新演繹了十二少和如花殉情的那一段戲,周一圍先不提,章子怡的演技可以說是有目共睹,大大小小的獎項她拿了不少,也塑造了不少經典的銀幕角色,但她飾演的如花卻不是那麼如人意,遠不及數年前的梅艷芳,主要是因為她沒有把握好如花性格中的強與弱。

梅艷芳飾演的如花,身如浮萍在亂世中掙扎,哪怕她對於愛情有著自己的追求,你還是能一眼看出,這是一個歡場女子,她的身上有著濃濃的風塵味,她的一顰一笑都兼具嫵媚與妖嬈。

梅艷芳將如花的"弱"表現的非常完美,她無時無刻不在表現著自己的柔弱,仿佛她只是一個身不由己的可憐人。

梅艷芳用這種弱襯出如花骨子裡的強,她為十二少付出了所有,當她發現十二少有了退縮之意,她毫不猶豫的約十二少共同赴死,以此全了自己的一片深情。

當她吞食鴉片膏時,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決絕、狠戾,這絕不是一個柔弱的女人。梅艷芳的如花是悲觀而又現實的,她並不想以死亡作為這段愛情的結局,但她知道自己別無選擇。

而章子怡的演繹卻與梅艷芳完全相反,她將如花的強顯露人前,對於死亡,章子怡飾演的如花眼神中甚至有一絲憧憬。

同樣的橋段,面對著不敢吃鴉片膏的十二少,同樣是自己先吃鴉片膏,梅艷芳版的如花堅決而又不甘,章子怡版的卻充滿了狠意,她吃完後看十二少的那一眼仿佛是在質問,強逼著十二少做同樣的舉動。

章子怡的如花是倔強的,但她缺少了如花性格中的悲劇性。太過獨立,反而有些格格不入。

而對於十二少的演繹,孰高孰低也無需爭辯。其實十二少原定的主演並不是張國榮,而是鄭少秋,但是當時正逢沈殿霞懷孕,鄭少秋辭演。備選是周潤發,周潤發的檔期也不合。

但是女主梅艷芳是一早就定好的,梅艷芳順勢推薦了張國榮。當時的張國榮已經在電影界中闖出了一番天地,雖然同樣是出演男主角,但《胭脂扣》很明顯是如花的戲,梅艷芳的主場,十二少這個角色只是陪襯,但張國榮為了提攜梅艷芳還是接下了這部戲,他與十二少也是互相成就,十二少最終成了張國榮的一個經典角色。

張國榮的十二少之所以出彩,在於一個"迷"字。原著的十二少是個徹頭徹尾的渣男,但編劇李碧華為了張國榮,增加了不少十二少的戲份。

電影中的十二少,愛如花是真的,懦弱逃避也是真的。他沉迷於如花的溫柔鄉中,但他也沒有完全放棄對富家公子的留戀。他的眼神總是眯著,半夢半醒,鴉片入嘴以後他卻恍若重生,放棄了與如花的約定,苟且偷生。

除了張國榮,沒人能再將風華絕代與墮落迷幻演繹的淋漓盡致,十二少仿佛就是他的前生,都生活在一場掙脫不開的幻境中。

也許是章子怡版如花的強勢,周一圍飾演的十二少與張國榮版的更是南轅北轍。

張國榮的十二少生活在夢境中,但周一圍版十二少從一開始就是清醒的。電影中的十二少是真的吃下了鴉片膏,只是被人救活以後喪失了殉情的勇氣,做了一個負心的人,但周一圍版的卻是從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苟活於世。

這兩種選擇,雖然結果一樣,但人物的性質卻全然不同。周一圍版的表演,仿佛是和章子怡的一場戰爭,兩人都希望通過表演壓過對方,競技因素遠遠高於表演本身的意義,反而顯得有些用力過猛。眼神、表情、台詞都殺意過盛,讓人完全感受不到他們之間的感情。

電影本身兩個讓人費解的問題

說完了導演、編劇與演員,我們回歸電影,探討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如花這五十年的等待,全都是因為對十二少的愛嗎?

讓我們回到他們都存活於世的時候,十二少與陳家決裂與如花同居,但他們同居之後的生活卻沒有想像中那麼圓滿,才子佳人幸福生活只是話本中才存在的情節。

生活的壓力很快擊垮了二人,如花有情飲水飽,而養尊處優的十二少卻不同,他已經開始厭倦現在的生活,如花敏感的察覺到了這一點。

之所以選擇殉情,除了對十二少的愛,更多的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一腔熱忱付諸東流。她自己知道自己留不住十二少,趁現在十二少對她還有餘情,不如共赴黃泉,這樣才能求一個長久。

你以為這是二人愛情達到頂峰的一刻,不想這一場戲是最諷刺的,除了死,如花沒有別的辦法留住十二少。

而那五十年的等待,也不僅僅是因為愛,更多的怕是在等待一個結果,一個既害怕又不得不面對的結果。

如花對十二少,有愛,但更多的是一種執念,不然如果深愛,怎麼會忍心下藥,哄他與自己一起去死,而不是放手,讓他回歸他原本恣意的人生,說到底,還是對自己付出的真情感到不值。

第二個問題,十二少對如花是否有情?

如花是打定主意與十二少做一對生死戀人的,但十二少並沒有很強的殉情意願,所以在如花第一次餵他鴉片膏時,他躊躇了。他明白自己有更好的選擇。

如花讓他喝下了摻有安眠藥的酒,以此哄他吃下了鴉片膏,不想十二少卻被人救活。救活之後的十二少回到了陳家,再不問前塵往事。

他愛如花嗎?愛過的,十二少眼睛裡的深情是有幾分真實的。說到底,不是無情,而是薄情,如花於他只是相當短暫的一段過往,在他們同居沒多久之後,十二少就已經開始懷念做少爺的日子,連過去厭惡的家族未婚妻,也成了他回憶的一部分,他想離開如花,卻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方式。

十二少是懦弱的,他與程蝶衣雖然都是張國榮飾演的,但二人的境遇卻正好相反,程蝶衣是愛而不得,十二少是想要棄愛,一個演員,兩種人生,讓人唏噓不已。

關景鵬為這部電影設置了兩個時代背景:上世紀三十年代和上世紀八十年代。

兩種愛情:如花和十二少,阿楚和袁永定。

上世紀三十年代,如花和十二少相約殉情,而到了八十年代,這種非理性的愛情觀已經蕩然無存。阿楚和袁永定非常理智的回覆對方,不會陪對方去自殺。

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感情的一種倒退,但十二少背信棄義,讓如花獨自等了五十年,她的這段曠世絕戀最終以悲劇收場。

而阿楚和袁永定的愛情,帶有很強的理性,但他們在一起反而是輕鬆快樂的,兩相比較,如果是你,你會選擇哪一種愛情?

寫在最後

如花見到了潦倒的十二少,十二少還在片場跑龍套,這個設置也是導演用了心思的。人生如戲,十二少做人懦弱逃避,做戲子也是一樣的拙劣不堪,幾十年了,他還只是個龍套。十二少曾經痴迷演戲,但最後不過就是個老龍套,他對演戲的迷戀大概就如同對如花的愛,十分只有三分罷了。

年少時的最愛,老了之後最好不要強求見面,這樣才不會連記憶中的那份美好都打破。

愛人已經前往新的生活,唯獨自己一個人停留在原地,這是多令人痛心的一件事。

揭開所謂深愛的面紗,得到的不過是欺騙和背叛。愛情不要太滿,十分有七分足矣,過少薄倖了愛人,過多難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