邑人電影院

訂閱

發行量:71 

中國沒有好的職業劇,就因為《安家》這樣的編劇

話要分兩頭說,一方面中國雖然已經完成了城鎮化,但職場生活還沒滲透到每個城市。就像《流浪地球》之前,很多人講國產科幻片不行,找各種原因。

2020-03-19 05:3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本文作者:肖博娜娜


為什麼,中國沒有好的行業劇?


話要分兩頭說,一方面中國雖然已經完成了城鎮化,但職場生活還沒滲透到每個城市。僅有一線城市存在大量不同行業的白領,受眾對行業劇的審美水平存在一定的限制。


講一個小眾的職業,很難讓中國數量更多的下沉城市觀眾引起共鳴。



但我們都知道是生產決定消費,消費者喜歡目前的爛劇,主要還是因為編劇水平不行。就像《流浪地球》之前,很多人講國產科幻片不行,找各種原因。但有一天郭帆真的做到了把科幻片拍好,你看觀眾還是會用電影票去支持的。


國內的創作環境固然有各種限制,但在現有的標準之下,還是有很多創作空間存在的。


編劇們用自己熟悉的家庭倫理、女頻甜寵元素,去套各種職場戲,到最後不管是什麼職業,都變成故事背景。



《安家》這部劇最近播的很火,但從劇作上看,這部劇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行活」作品。


人物設定、人物關係、事件編排都是按照已有的套路來設定的,怎麼有話題性、怎麼能抓住觀眾的眼球就怎麼來。比如在香港武俠電影里,動作戲都是武術指導來拍的,他們根據導演需求很快就能拍出一段熱鬧的打鬥戲。但拍了幾十年,能讓觀眾有《俠女》、《臥虎藏龍》這樣美妙體驗的動作片,很少。



《安家》就是這樣一部劇,剛開始看題材,以為是一部講房產中介的職場戲,結果發現,所有的人物都是有現成模型的。每個人的不幸都有其原聲家庭的因素,房子沒賣多少,大部分劇情都是用家庭瑣事來灌水。


如果真的講職場,商業上的競爭是必不可少的。可是這部劇在開頭就用很戲謔的方式解決了安家天下兩邊的競爭對手,第一個中介公司因為被大媽們舉報,就連夜逃跑,另一個中介被房似錦的朋友嚇唬了一下立馬服軟,這很荒唐,但凡說得上職場的競爭,兩邊至少得實力相當吧,這種不堪一擊的對手,對編劇而言就輕鬆很多,因為編劇不擅長寫這些商場競爭的戲。



那編劇喜歡寫什麼呢?家長里短,男歡女愛,還有刻意梳理矛盾激怒觀眾。比如房似錦的母親潘貴雨,最近的幾場戲徹底激怒了觀眾,「被潘貴雨氣死」的話題瞬間增加了幾萬討論量。可是這個角色本來就是為了樹立與主角的對立關係,讓房似錦的人物成長陷入更深的谷底。這樣的角色本來就沒有太強的現實意義,放在故事裡也不夠真實。可是偏偏這樣一個角色,在劇里的戲份還很重,而且成了牽制主角發展的主要矛盾。


一方面我們應該明白,一部合格的職業劇,主角面臨的主要危機應該還是來自她的職場危機。另一方面,潘貴雨這個人物完全就是個紙片人設,沒有任何人物動機。你比如說《都挺好》里的蘇大強,蘇大強這個人顛覆了影視劇作品裡父親高大全的經典人設,他自私、好面子、貪圖小便宜,又壞又可憐,會讓人對他的情感更加豐富。



但是房似錦媽媽這個角色,還是一個符號化的人設,她讓人憎恨,是因為她不是主角,所有討厭的元素全都往她身上寫。你們可能會覺得蘇大強太像自己的父親了,但你們會覺得房母像自己的媽媽嗎?


當觀眾看到潘貴雨的行為讓自己感到氣憤的時候,我們應該看到背後編劇已經達成了自己的目的。有了收視率、有了熱議話題,同時也是用家庭劇的劇作方式,掩蓋了自己在職場劇創作上的短板。


對於這樣一個一線編劇,50集劇本的編劇費肯定超過千萬,他們除了收割觀眾流量,對電視劇的發展,絲毫沒有更多的貢獻。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