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賈躍亭破產重組方案4月投票,樂視網債務怎麼辦?

根據賈躍亭方面的聲明,對於樂視網債務問題,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與樂視上市體系和國內相關監管部門一直保持著溝通和實際方案的推進。從2017 年 7 月開始,累計解決上市體系關聯欠款超27億元人民幣,具體參照上市公司歷次公告。

2020-03-20 04:1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3月19日上午,加州中區破產法院正式批准了賈躍亭的破產重組資產披露聲明和持產債務人貸款(Dip Loan)申請。賈躍亭方面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破產重組方案的債權人投票將於4月舉行。

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發布聲明表示,法院對方案的批准意味著賈躍亭先生個人破產重組正式進入投票程序,距離最終落地實施僅剩投票最後一步。

值得注意的是,在破產重組聲明中,賈躍亭方面對於樂視網債務問題予以回應。聲明稱:「在此次賈躍亭破產重組的債權人信託方案中,也已經同步考慮樂視網相關債務問題。」

樂視網的債權人是否參與賈躍亭破產重組是外界關心的焦點問題。針對備受關注的樂視體系債務,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負責人表示,除了少量直接債務外,賈躍亭先生此次破產重組解決的基本都是個人擔保債務問題,均由樂視股權融資時的個人擔保產生,因此本次破產重組將解決樂視體系債權投資人和大部分股權投資人的問題。

這一聲明也暗示,並不是所有的樂視網體系的債權人的債務都能得到解決。賈躍亭方面向第一財經記者回應稱:「賈總擔保的樂視網的債權人將參與投票,但是如果與賈總個人沒有債務關係,僅僅是與樂視網有債務關係的債權人,就不是這次破產重組涉及到的債權人。」

「這次破產重組針對的債務是兩部分,一是賈總直接作為債務人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是賈總以個人名義擔保的樂視體系的這些債務。假如是樂視網的債權人,又是賈總擔保的,那麼就是此次破產重組受益的對象。」賈躍亭方面一位相關負責人向第一財經記者解釋道。

上述人士強調:「如果是在融創收購後產生的樂視網的債務,就不屬於賈總的債務了。債權人就應該找樂視網而不是賈總要債。」

但是對於這種解釋,業內人士表示不可理解。「融創收購之後沒有新債務產生,都是以前的遺留問題。融創也沒有承諾要接下賈躍亭的債務。」香港牛頓金融諮詢有限公司CEO薛正曄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薛正曄向第一財經記者進一步分析稱,樂視網對賈躍亭的債權分為兩種:一種是非上市體系的擔保,賈躍亭與樂視網共同擔保,樂視網莫名「背債」,沒有經過正常的審批程序,這當然是違背上市公司治理的,所以樂視網會想要向賈躍亭追債,例子是樂視網給歌斐樂視鑫根的擔保,樂視網出了追債公告;另一種是賈躍亭對樂視網的資金挪用。

「上述兩方面債務都不會因為融創接手樂視網而自動消失,都是樂視網對賈躍亭的債權。」薛正曄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但是如果樂視網不去追,那麼這部分債務就被賴光了。」

他還表示,樂視非上市體系融資時,也基本都是由賈躍亭來擔保的,比如樂視體育和樂視手機業務,如果這些欠的錢樂視非上市公司還不出,債權人理應能向賈躍亭要債,賈躍亭是債務人。

而根據去年12月31日深交所披露的一份針對樂視網及其相關負責人的通報,孫宏斌、梁軍關於資金占用事項的主要申辯理由為:「一是賈躍亭任職期間已發生樂視網與賈躍亭關聯方資金人員混同、賈躍亭關聯方挪用樂視網資金等嚴重問題,相關歷史占用問題在賈躍亭離職後即 2017 年、2018 年集中暴露。2017 年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發生額 15.59 億元中,約有 14.01 億元發生在孫宏斌任職之前,約有 13.69 億元發生在梁軍任職之前。」

根據此前樂視網披露的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截至2019年9月30日,樂視網合併範圍內負債總額約217億元,其中賈躍亭導致的樂視體育、樂視雲違規擔保案致使公司計提負債約98億元。樂視網已經處於退市邊緣,去年5月起就被「禁足」在樂視網的28萬投資者損失或難以避免。

根據賈躍亭方面的聲明,對於樂視網債務問題,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與樂視上市體系和國內相關監管部門一直保持著溝通和實際方案的推進。從 2017 年 7 月開始,累計解決上市體系(含樂融致新)關聯欠款超27億元人民幣,具體參照上市公司歷次公告。

在這份聲明中還指出,債權人將有權在國內繼續處置破產提起日前已經凍結或已抵押、質押的資產;同時獲准索賠的持有人將會再獲得4%的利息並可獲得過10億美元的超額收益。而作為整體債務重組方案的一部分,賈躍亭已經把法拉第未來(FF)的頂層決策權讓渡給合伙人委員會。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