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精調師」:用心和腳步丈量鋼軌

3月20日15時許,商合杭高鐵合肥至蕪湖段線路機聲和鳴,來自合肥工務段的各路精英,分散在肥東站、含山南站、大力寺線路所、裕溪河特大橋等處的道岔、線路上,各就各位,精調作業。

2020-03-21 23:3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中國交通新聞網

任璞(中)與技術人員在裕溪河特大橋檢查線路軌道幾何尺寸。 呂金藝 攝

「噠噠噠……」3月20日15時許,商合杭高鐵合肥至蕪湖段線路機聲和鳴,來自合肥工務段的各路精英,分散在肥東站、含山南站、大力寺線路所、裕溪河特大橋等處的道岔、線路上,各就各位,精調作業。

商合杭高鐵是我國高速鐵路網「八縱八橫」路網規劃和京港高鐵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中商丘至合肥段去年12月1日開通運營,合肥至杭州段於今年6月底具備開通條件。

商合杭高鐵設計時速350公里,這對軌道線路的平順性和穩定性要求極高。合肥工務段承擔這條新線合肥至蕪湖段57組道岔、4組溫調器、43座橋樑、3座隧道等上下行210餘公里線路、設備的精調任務。

去年10月25日,合肥工務段舉全段之力,從15個車間抽調70名黨團員青年骨幹,投入線路精調攻堅戰。

今年受疫情影響,精調人員進場復工遇到重重困難。合肥工務段經過與安徽省、合肥市防疫辦多次協調聯繫,制定新冠肺炎防疫措施和復工方案。2月27日,這群「精調師」正式復工。

「目前疫情緩解,但仍不能掉以輕心。」參與商合杭高鐵精調會戰的肥東線橋車間副主任侯峻岭說:「我們在戰『疫』中復工,提前為職工準備所需防護用品,每天對公共場所進行消毒,對上崗人員測量體溫,實時掌握職工身體狀況。」

32歲的任璞,是來自安慶線路車間安慶西線路工區的一名班長,一米七個頭,臉色有點發黑。他主要是負責商合杭高鐵精調檢查工作。3月19日13點,他帶領6名技術人員準備好頭燈等工具,從蕪湖市沈家巷駐地出發,乘坐40分鐘汽車到達裕溪河特大橋、含山南站進行線路和道岔的測量作業。

「為按時完成精調任務,我們每天工作12個小時,從當天下午1點出發算起,要到次日凌晨2點才能回到駐地。」 任璞手拿檢測儀器在現場邊熟練地檢查裕溪河特大橋上的鋼軌溫度調節器結構「病害」、幾何尺寸,邊對記者說:「春節前後,線路精調重任壓在肩上。我白天中午出去檢查線路軌道,晚上分析檢測數據,編制整修方案,一天只能睡上四五個小時。現在工期很緊,青年突擊隊每天行走10公里,日行2萬步,平均檢查6.4萬個扣件。」

鎖定工期目標,用腳步丈量鋼軌。任璞連續60多天沒有回老家山東菏澤,在線路上滾爬,辛苦程度不言而喻。精調關鍵期間,他每個月在線路上行走300多公里,檢查扣件130多萬個。

「我長時間沒能回家,孩子對我顯得有點陌生了。」任璞說:「我在趕往工地前,常同家人微信視頻,家中3歲的雙胞胎孩子不願意與我說話。儘管這樣,可是我心裡還是美滋滋的。」

「任璞工長是我們的『主心骨』,大家跟著他心裡很踏實。無論是技術難題,還是現場溝通協調,他能迎刃而解。同時,他還耐心地給大家講解知識,既是老師又是朋友。」 去年8月參加工作的大學生金秋志遠,對任璞佩服有加。

「以前,我工作崗位在合九線普速鐵路線,這次來到商合杭高鐵,線路標準更高,設備精調難度更大,這是新挑戰,但我有信心、有能力保質保量完成精調任務。」任璞胸有成竹地說。

為啃下精調這塊「硬骨頭」,他帶領這群年輕人放棄周末休息,在線路上奮戰分秒必爭,午飯都是由專人送至作業現場,匆匆吃完就投入工作當中,大家共同的心愿就是為了保障這條新線按時開通。

「線路道岔區段精調,軌距值偏差要求控制在0.3毫米以內,比一張A4紙還要薄。我們的目標是線路地段軌道質量指數靜態TQI值1.2以下,道岔地段2.2以下。TQI簡稱軌道不平順質量指數,數值越小,線路就越平順,旅客的舒適度就越高。」技術員李磊說,我們這群「精調師」在現場工作就像繡花一樣,需細心用心將工作做到極致,每天一個人僅檢查軌距的作業量,就要彎腰四五百次,為的就是讓列車運行更加平穩,讓旅客有更好的體驗。

精調工作進入產「白熱化」階段,「精調師」們只爭朝夕,風雨無阻。33歲的張玉松,他在鐵道線上默默奉獻12個年頭了。「參加這次商合杭高鐵精調攻堅戰,我在臨時工作組有砟道岔工區任工長。」 談起參與攻堅戰的難忘經歷,他記憶深刻:「今年1月,安徽地區連續三周雨雪交加。作業現場,寒風吹到臉上刺骨冰冷,雨衣凍得硬邦邦的,穿在身上很不方便,大家脫下雨衣,內衣被汗水雨水浸得透濕。」

「去年12月份,我家孩子剛出生,我一直不在家人身邊,在家裡最需要我的時候,也沒能及時趕回去。」線路工李豪語帶辛酸,愧疚藏在心裡,他對家人的牽掛只能通過視頻傳遞溫情。

平均年齡只有26歲,這群來自五湖四海的「精調師」,同為高鐵夢想,他們相聚在一起,為的是商合杭高鐵合肥至杭州段順利開通,為的是中國高鐵安全平穩運行。來自六安線路車間的年輕大學生、線路工陳亦非,在談到投身「精調戰」、「疫情戰」的感受時說:「我們是這兩場攻堅戰中的普通勞動者,期待早日摘下口罩,乘上新線開通的高鐵列車,好看看窗外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