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98 

美高收益債市場現高壓信號 機構警示違約風險

近期全球市場劇烈波動,眾多資產被輪番拋售,美國高收益債券市場壓力凸顯。有分析預計,在避險情緒進一步蔓延、美元流動性進一步趨緊的情況下,美國高收益債市場將進入更危險區域。

2020-03-21 03:06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近期全球市場劇烈波動,眾多資產被輪番拋售,美國高收益債券市場壓力凸顯。有分析預計,在避險情緒進一步蔓延、美元流動性進一步趨緊的情況下,美國高收益債市場將進入更危險區域。非必需消費、能源等行業受疫情衝擊較重,且高收益債規模較大,面臨相對較大的違約風險。

資金出逃高收益債

據美銀美林數據顯示,高收益債券和同期國債息差於3月18日已升至4.82%,是今年以來的最高值。MarketWatch指出,Markit高收益信用違約掉期(CDS)指數走高,一度上漲至2011年11月來的新高,表明投資者正在「離場」。

高收益債券ETF也遭到拋售。截至20日,SPDR彭博巴克萊高收益債券ETF價格已經跌至90美元關口下方,創11年以來新低;貝萊德安碩iShares IBOXX高收益企業債ETF價格逼近70美元關口,亦創11年以來新低。

分析人士表示,高收益債券發行企業面臨的信用風險要高於投資級債券發行企業。投資級債券往往會與國債變動掛鈎,但高收益債券面臨的不確定性更高,在市場下行環境下,這些資產首當其衝受到衝擊。

由於疫情在全球蔓延,不少機構認為經濟衰退風險正在升溫。標普全球評級在最新報告中指出,全球經濟衰退已經來臨,將2020年全球GDP增速區間下調至1.0%-1.5%,預測美國GDP今年出現零增長。該機構預測,美國經濟大機率在二季度滑坡。

彭博全球首席經濟學家Tom Orlik表示,主要經濟體一季度增長會出現較大降幅,對於美國這類疫情爆發尚未達到峰值的國家來說,GDP最大跌幅或出現在第二季度。三菱日聯經濟學家Chris Rupkey預測,美國經濟可能會在第二季度下滑8%。

在避險情緒蔓延、美元流動性緊張的情況下,高收益債出現高壓信號。如果流動性進一步趨緊,投資者加速離場,美國高收益債市場將進入更危險區域。

高槓桿下債台高築

美國證券行業和金融市場協會(SIFMA)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美國企業債規模已經超過10萬億美元,升至史上最高水平。但隨著經濟疲弱和衰退信號出現,很多業界人士發出預警,認為隨著經濟環境變化,一段時期內利潤無法覆蓋償債成本的「殭屍企業」或將增多,將企業債市場置於高風險境地,而高收益債是其中風險最大的一類。

高收益債通常又被稱為「垃圾債」,是除國債、投資級企業債券之外美國債券市場的一大核心組成部分。由於其信用等級較低和信用風險較大,收益率通常要高於國債與投資級債券。

後金融危機時代,很多企業在低利率環境下加大借債力度,使得債台高築。中金公司預計,若衛生事件造成美國經濟放緩,疊加油價偏弱,本已槓桿偏高的美國企業債務壓力可能增大,企業債信用息差進一步上升。

標普全球評級18日發布的一份報告稱,疫情防控措施導致很多經濟活動停擺,全球信用壓力陡增,現金流驟減,融資環境急劇收緊,加之油價大跌,將衝擊全球信用環境。「這些因素可能導致違約數量激增。未來12個月內,美國非金融企業的違約率可能升至10%以上。」標普全球評級信用研究全球首席Alexandra Dimitrijevic表示。

部分行業違約風險升高

「我們預計此次經濟緊縮雖然急劇,但相對短期性,主要衝擊那些信用狀況較弱或受到直接影響的領域。如果經濟超預期持續衰退,則將產生更大範圍的影響。」Dimitrijevic稱。

另有分析人士表示,由於企業債市場受流動性影響較大,且市場風險偏好具有統一性,當一個行業爆發債務違約後,也會影響到其他行業。

莫尼塔研究指出,高收益債中占比最高的三個行業是非必需消費、通訊、能源,占比最低的三個行業是公用事業、工業、必須消費。受本次疫情影響較大的行業包括非必需消費、能源、金融、材料、必需消費、工業等。由此來看,非必需消費、能源等行業面臨更高的違約風險。

按照莫尼塔研究的分析,今年企業債務償還規模較高的月份是4月、5月、8月,這幾個月的償還規模都超過60億美元。如果僅從到期時間的角度來看,上述3個月份應該是發生實質性違約風險最高的月份。

國盛證券指出,美國能源行業企業債中,高收益債占比達31.2%,明顯高於整體企業債市場的21.5%,表明美國能源企業的信用資質普遍較差。從到期分布來看,與2019年相比,2020年美國能源企業債到期規模明顯更大,且高收益債到期規模也大幅增加,能源企業將面臨較大還債壓力。

本文源自中國證券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