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成血脈

訂閱

發行量:1 

故宮的風花雪月——正德篇

說起中國古代皇帝們,要說最「不務正業」、最荒唐、最胡鬧、最喜歡玩樂、最具個性的、最叛逆的,當屬大明朝的武宗正德帝朱厚照。那朱厚照本是弘治帝與張皇后的獨子,張皇后雖然後來也產下了一子一女,但他們都不幸早殤,而且弘治帝也沒有其他的妃嬪,那朱厚照就成了他們的獨苗,掌上明珠了。

2020-03-28 11:2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說起中國古代皇帝們,要說最「不務正業」、最荒唐、最胡鬧、最喜歡玩樂、最具個性的、最叛逆的,當屬大明朝的武宗正德帝朱厚照。

那朱厚照本是弘治帝與張皇后的獨子,張皇后雖然後來也產下了一子一女,但他們都不幸早殤,而且弘治帝也沒有其他的妃嬪,那朱厚照就成了他們的獨苗,掌上明珠了。而作為「獨生子女」的朱厚照,在2歲的時候,就被立為皇太子,成為大明王朝的接班人,而這個獨子的身份,自然也是受會到弘治帝與張皇后的溺愛。

年少的朱厚照,表現出來的是十分聰明的,在學習方面是學非常快。按理說,他本應是一個好皇帝的苗子,可壞就壞在,他身邊那群以劉瑾的太監帶壞了他。古人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劉瑾等人不但不勸諫朱厚照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反而是到處巴結、逢迎這個太子爺。他們看出朱厚照骨子有愛玩的天性,每天就進獻一些奇特的玩具,還經常組織演出和體育活動,帶著朱厚照天天玩樂。而年幼的武宗在劉瑾等人蠱惑下,不能抵禦這些東西的誘惑,漸漸地對學習不感興趣了,於是沉溺其中,而且終其一生沒有自拔。

如果說弘治帝能多活幾年,他還有機會悉心勸誡朱厚照,使之從回正道,可弘治帝偏偏不享高壽,30多歲就辭世了。那張皇后也不是個合格母親,除了寵愛,她是無法勸誡朱厚照的荒誕舉止。

弘治帝死後,朱厚照在15歲的年紀接過大明江山,時為正德帝。按理說,接班後的他,就應該一門心思花在如何做個一個合格皇帝,和如何管理這偌大的萬里江山上。可正德帝顯然對這些不感興趣,父親勤政愛民的優秀品質,他是一點也沒有繼承,他此時滿腦子想得就是如何玩樂,如何享受,如何隨心所欲,他想要就是「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生活。

在太監劉瑾的指導下,正德帝在宮中仿造街市建造許多店鋪,讓太監扮做老闆、百姓,武宗則扮做富商,在其中取樂。之後他又覺得不過癮,於是又模仿妓院,讓許多宮女扮做粉頭,武宗挨家進去聽曲、淫樂,後宮搞得烏煙瘴氣。此外,正德帝還在西苑建造了最有名的豹房。他不甘宮內枯燥的生活,索性離開了禁城,住進了皇城西北的豹房新宅。在豹房裡,正德帝不僅天天驕奢淫逸,亂搞男女關係,而是還是每日酗酒無度,喝的酩酊大醉時,枕著近臣的胳膊就睡著了。此外,豹房裡還豢養虎豹等猛獸以供其玩樂。那生性好動的正德帝,自詡武藝過人,甚至不顧自己帝王的身份,還親自縛虎搏豹。就連乾清宮著火,他也不是想著如何安排人救火,而對著沖天的火光,竟然說好一棚大煙火,荒唐至極。

而如此享樂的正德帝自然無心打理朝政,把國家大事全都交給以劉瑾為首的八虎,朝政是每況愈下。一些正直的太臣出面勸諫,可正德帝依舊是我行我素,置若惘然,左耳聽右耳冒。他廢除了身邊的尚寢官和文書房侍從皇帝的內官,以防止他們天天在自己身邊嘮叨,影響自己的心情。後來,他根本連上朝聽政都不願意去了,就是一門心思享受自己玩樂的人生。

如果說正德帝,在紫禁城內胡鬧也就算了。可在早已有些玩膩歪的他,根本不願意在紫禁城內當一名宅男, 蝸居在那裡。那層層的宮門、繁雜的禮節、厚厚的奏摺,待他看來無疑是捆綁了自己的自由和快樂,他要離開這禁錮的地方,要到大明江山的每一處大好河山里遊玩一番。於是,在身邊近臣鼓動下,正德帝數次瞞著文武群臣,悄悄地離開紫禁城,跑到邊關,準備仿效先祖征伐蒙古,建功立業。頭一次他出關,邊將以朝廷制度為由讓他吃了閉門羹,可這並沒有打消他的熱情。之後,他又再一次出關了,這次終於成功了,並且還和蒙古軍隊遭遇了。於是,萬分激動的他,不顧安危,親自率領軍隊與蒙古人開戰了。由於皇帝的親臨一線,大明軍隊自然是不敢退後,鼓起比平日高出數倍的戰鬥熱情,終於擊退蒙古人。而且,據說正德帝還親自斬殺一人,他自然是大喜過望,終於滿足了自己長期的願望。之後,玩出圈的正德帝,更是別出心裁地自封自己為鎮國公、大將軍的爵位與職務,並在宣府建造鎮國府,打算長期居住。

之後,正德帝又貪戀起了江南的風光,他以平叛為名,勞師動眾地到江南遊玩。當時,朝政日非,江西寧王朱宸濠決定仿效永樂皇帝,殺死朝廷命官,率眾起兵作亂。這時,在江西的牛人王明陽,憑藉著自己的才智,一舉地就平定了寧王的叛亂,生擒朱宸濠。可聽聞叛亂平息的消息,正德帝卻是垂頭喪氣,十分不悅。因為,國內一片太平,沒有什麼讓他提起興趣的,正好寧王叛亂,他正要大顯身手,與寧王干一場,可誰知道王陽明早早卻把事情了結。於是,荒唐的正德帝,做出個極其荒唐的決定,就是準備讓王陽明放了寧王,他要和寧王重新打一場,你說不是拿王朝命運當兒戲嗎?幸好王陽明個是十分聰明的人,他沒有遵旨放了寧王,而是接連上書勸諫正德帝,並功勞全部說成是皇帝的功勞與福氣,這才阻止了正德帝的繼續南下,釋放寧王的荒唐舉動。

正德帝最荒唐的還是他的好色荒淫的舉動,這一點和他父親鍾情於其母張皇后,不納妃嬪截然不同。按理說,皇帝擁有三宮六院、三千佳麗是可以足滿足其個人慾望,皇帝還可以不定期地經常廣納妃嬪。皇帝貪戀女色的舉止,最多是唐玄宗與楊貴妃那樣「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承歡侍宴無閒暇,春從春遊夜專夜。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可正德帝卻是截然不同,他本來早有以夏皇后的為首的後宮,不知道是夏皇后與他感情不和,還是沒有吸引力,正德帝對後宮佳麗們根本不感冒,這也間接造成了夏皇后長期獨守空房。

那正德為滿足自己的荒淫無度,他先後在宮裡仿造建妓院,讓宮女伴妓女供其享樂,接著又在西苑裡的豹房內宣淫,但這還滿足不了他的慾望。後來覺得不過癮,正德帝還經常外出坊間,留宿歌樓妓院。可這些還是無法讓正德帝滿足,於是他開始經常微服出巡,到處調戲、強搶民女,而且是不論什麼年紀、什麼身份,少女、少婦、寡婦,只要正德帝看上了,他都要攬入懷中,成為他的女人。當時,後軍都督府的右都督馬昂有一個美貌妖冶的妹妹馬氏,雖然早已嫁為人妻,但她被正德帝看上了。正德帝也不顧禮法人倫,強行攬入懷中。 那正德帝之後是十分寵愛馬氏的,那馬氏一家也因此飛黃騰達,馬昂也以「國舅」的身份,開始作威作福。

而說到正德帝的女人中,最有名就是劉美人。正德十二年,正德帝又一次西巡並大索女樂於太原,在召至御前的一大批美女樂妓中,他一眼就發現了劉美人的驚人美色及能歌善舞的才藝。朱厚照召她當場演奏,結果技驚當場。正德帝大喜,細加詢問,得知劉美人是太原樂工劉良的女兒,後嫁給了晉王府樂工楊滕為妻。正德帝巡幸完畢,返回時仍對她念念不忘,再次召見寵幸她,愈加覺得難捨難分,後來就把乾脆她帶回京師。而一出京劇≤游龍戲鳳≥,就根據這個故事情節改編而來的。

從此,這位色技雙絕的劉美人就留在了正德帝的身邊,日夜相伴。他們日夜尋樂,暢快無比,正德帝還以滕禧殿專供劉美人享用。劉美人獨寵專房,正德帝對她言聽計從。左右隨從如果觸怒了正德帝,都要乞求劉美人救命,劉美人往往一笑而解之,眾隨從便視劉美人為救星,連正德帝的心腹江彬等也俯首帖耳,見到劉美人馬上頓首叩見,以母事奉,並尊呼為劉娘娘。

寧王朱宸濠造反,朱厚照正德帝不顧群臣反對,決定親自率兵去征討。他先把劉美人移居通州張家灣,和她約定,自己帶兵先行,再派人返回來接劉美人隨駕同行。臨別時,兩人柔情蜜意,難捨難分,劉美人取下一簪,送給朱厚照,作為憑信,半嬌半嗔地約定說:「見簪而後赴。」朱厚照將簪藏在衣中,在過盧溝橋時,因縱馬馳奔,簪子不幸失落。朱厚照吩咐近侍隨從四處尋找,幾天幾夜,毫無蹤影。

正德帝奔馳臨清州後,遣中使宣劉美人隨駕南行。中使傳旨,劉美人不見信簪,撒起嬌來辭謝說:「不見簪,非信,不敢行。」正德帝痴情於劉氏,他見美人心切,沒有辦法,又玩起了失蹤的把戲,便獨自乘舸晝夜兼行,直奔張家灣,親自迎接劉美人,劉美人這才與他一同南行。隨駕而行的大小官員一早起來發現皇帝不見了,誰也不知他是返回京城去接劉美人了,大家都急瘋了,四處尋找。可正德帝卻絲毫不管群臣為他如此焦急,返回臨清的途中仍然優哉游哉,路上遇到湖廣參議林文纘的船,還登舟而入,搶了一個他的美妾走,可見正德帝是個愛美人,不顧江山的皇帝。

現在不是流行一句「不作死就不會死」嗎?這正是正德帝的人生寫照,他窮極一生的時間,都是花在如何擺脫禮法的束縛,如何追尋屬於自己的自由與快樂,如何極度享樂、驕奢淫惡的上面,而根本不關心王朝的命運,也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最終釀成了自己英年早逝的悲劇。

在從江南平叛的歸途中,經清江浦,見水上風景優美,魚翔淺底,正德帝頓起漁夫之興,便獨自駕小船要捕魚玩耍。結果,玩大了,一不小心,使船體失去平衡,他本人也跌落水中。那明武宗自幼在北京長大,不懂游水,入水後手忙腳亂,一陣亂撲騰,親侍們雖然把他救起,但水嗆入肺,加之惶恐驚悸,身體便每況愈下了。而且,他長期酗酒、淫蕩無度,也早把健康的身體弄得壞了。受驚之後,加上秋日著涼,正德帝又引發了肺炎。結果轉年三月,正德帝就在北京紫禁城裡一命嗚呼了,沒有留下一兒半女,在年僅31歲上,就走完了屬於自己荒唐的帝王人生。

縱觀正德帝的一生,他不是個好皇帝,他也沒做一個仁君的想法。他不願意受到禮法和道德約束,是十足的叛逆青年,一生都在追求屬於的自己個性、自由、快樂、愛情,並為追求自己的享樂與舒心,從而做出一件件荒誕無稽的事情與舉動。如今,當時往事早已隨風消逝而落下帷幕,只有正德帝這個個性十足而叛逆荒唐的皇帝形象,還留任後人不停地評說著。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