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666 

猿輔導完成10億美元融資,G輪融資折射行業漫長

3月31日,國內在線教育公司猿輔導宣布已完成最新一輪10億美元融資,本輪融資由高瓴資本領投,騰訊、博裕資本及IDG資本等機構跟投,融資完成後,猿輔導公司最新估值達到78億美元。

2020-03-31 19:4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3月31日,國內在線教育公司猿輔導宣布已完成最新一輪10億美元融資,本輪融資由高瓴資本領投,騰訊、博裕資本及IDG資本等機構跟投,融資完成後,猿輔導公司最新估值達到78億美元。

成立於2012年的猿輔導是國內K-12在線教育公司,公司旗下擁有猿輔導、猿題庫、小猿搜題、小猿口算、斑馬AI課等多款在線教育產品。該公司最大股東為CEO李勇,持股比例為63.67%;IDG資本投資實體之一珠海欣然諮詢管理有限公司為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為19.12%。

融資消息公布後,猿輔導CEO李勇在給全體員工的內部郵件中表示,猿題庫中小學網課(猿輔導)長期正價班學員超過100萬,2-8歲網課(斑馬AI課)長期正價班學員超過50萬,均已初成規模;通過9年的持續投入,學習工具產品小猿搜題、小猿口算、猿題庫累計用戶超4億。

G輪融資折射行業漫長

完成本次「G輪」融資,李勇稱,字母體現出在線教育發展的艱巨漫長。

「網際網路出現之初人們預期會改變的行業,教育就在其中。」李勇稱,以十年為一代,此前有整整兩代未果的創業者,而我們這一代在線創業過程有兩個條件成熟——一是移動網際網路,教育是內容加服務,服務的在線化伴隨移動網際網路實現;二是年齡,教育是上一代決策,等到網際網路原住民開始有小孩,在線教育的嘗試才大量發生。

李勇表示,在線教育的短板一旦得到克服,優勢也將顯而易見——質優、便利、數據,但最大的優勢還是互動。人機互動取代講授,或參與講授,讓孩子愛上現代意義的「學習」,是猿輔導教研的重要方向。

就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的變化層面,李勇稱,在線教育的環境條件剛剛成熟,時代仍在繼續變化。新的時代特點是大學學歷家長的比例大幅提高,對應之前持續20年的大學生擴招。大學生家長對教育的需求更主動,但應試色彩更弱,也更挑剔,平台需要持續創新產品和服務。

截至2020年3月,除北京總部之外,猿輔導已在武漢、瀋陽、南京等全國11個城市建立教學教研中心和分支機構,公司員工數量超過15000人。

作為典型的生態矩陣式在線教育平台,猿輔導內部業務之間可以實現低成本的流量轉化,未來會否生態矩陣式在線教育公司與垂直業務類之間差距愈發擴大?對此,伴魚創始人兼CEO黃河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兩種形態是相同目標下的不同路徑,一個先做廣,一個先做深,未來大機率會互相學習,競爭差距不會取決於路徑,而是取決於公司本身的進化速度。

一個行業普遍共識在於此次疫情加速在線教育行業發展,相關公司也在「停課不停學」政策支持下推出公益課、免費推廣課程等。猿輔導於2月3日面向全國中小學生推出免費直播課,超過2000萬學生在線聽課。另外「上網課,用猿輔導」的廣告口號也頻繁出現在各媒體平台上,鋪天蓋地的推廣透露出猿輔導在疫情背景下的加速度衝刺。黃河認為,此次疫情對整個在線教育的發展是雙加速的,既加速發展也加速競爭和淘汰,疫情之後用戶和資本都會向快速且健康發展的公司集中,跟不上速度的公司將會遇到比較大的困難。

燒錢仍將持續但並非一地雞毛

與猿輔導10億美元融資額相對應的,是整個在線教育行業以及各家創業公司背後投資機構的焦慮。據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透露,不少投資機構已拿著猿輔導在疫情期間的成績單給被投公司看,要求後者從組織架構、業務模式、營銷打法、甚至高層任命等方面進行調整追趕。

經緯中國從B輪就參與到猿題庫的發展進程中,負責網際網路教育投資的經緯中國合伙人左凌燁此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在線教育只有大家都看不清楚時,才會有機會。很多VC喜歡把錢砸到語言培訓里,K12領域拿大錢的項目並不多,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語言類項目回報比較快,但在線教育領域K12的發展是一個趨勢。

大潮之下,多家創業公司湧入賽道,2019年暑假檔更是拼客戶、搶份額、低價甚至免費送課程,獲客成本最高飆升至近萬元。松鼠AI創始人栗浩洋表示,傳統線下教育獲客成本大概只有七八百,三四五六線城市可以做到七八十元的成本,而在線教育單個學生獲客成本最高可達七八千。

左凌燁表示,網際網路教育公司不賺錢最核心的原因是獲客成本太高,一般約占到全部成本的30%,和線下傳統教育機構的獲客成本已經相差無幾。如果獲客成本降不下來,線上相對於線下教育的優勢也就不存在了,會給在線教育公司的利潤帶來較大壓力。

一位在線教育行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預計猿輔導在疫情期間的大規模推廣也將拉高獲客成本,但沖得快、獲客也多,憑藉相對較高的課程質量打出知名度與口碑,是有可能拉高復購率與留存率的。另外猿輔導本身的大班課基礎有可能通過最大市場引發規模效應,未來還是前景可期的。

近期因WeWork、Uber、Airbnb、Lyft等代表相繼滑鐵盧,燒錢補貼打市場的模式被質疑成一地雞毛,同樣燒錢沖客戶數量的在線教育模式也引發一定質疑,憑藉燒錢補貼打出市場份額的猿輔導何時會停止高成本投入?停止後客戶還會留存嗎?對此,上述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教育行業與共享經濟行業之間有本質區別,前者模式重,平台粘性也相對更強,父母出於對孩子上課質量保證的考慮不會隨意換老師;後者的用戶卻可能隨時因一張優惠券就離開。

黃河也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巨額投入與燒錢不是一個概念,它跟良性發展並不衝突。真正優秀的公司在發展初期就會專注產品品質和授課品質,在保證品質的情況下擴大規模。此時的擴大規模需要巨額成本投入,但這些能建立長期競爭力和核心壁壘,所以並不是燒錢。

對於目前廝殺火熱的在線教育行業競爭問題,黃河稱,行業目前大部分公司面臨的困難主要聚焦在獲客問題上,但這只是基礎的行業門檻,對於跨過這道門檻的公司來講,如何讓學習這件事情更有效率才是真正的挑戰。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