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煙朧月

訂閱

發行量:14 

北漂15年,靠胸上位後慘遭封殺,40歲的柳岩如何成功逆襲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當年柳岩隻身來北京,從不知名的小主持到第一女主播,再到知名女演員,為了進入大家的視野,她這一路走來經歷了怎樣的人生坎坷。

2020-03-31 00:3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說起柳岩,大家第一時間浮現在腦海中的畫面肯定是她那妖鐃的身材。不知從何時起,柳岩似乎就成了性感尤物的代名詞。

無論她出席什麼活動,性感的著裝都會讓男人忍不住多看幾眼,讓女人忍不住羨慕不已。

然而俗話說:「過猶不及。」柳岩過度的曝光為她惹來無數的非議。有人說她靠胸上位,有人說她賣弄風情,有人甚至覺得她品味低俗……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當年柳岩隻身來北京,從不知名的小主持到第一女主播,再到知名女演員,為了進入大家的視野,她這一路走來經歷了怎樣的人生坎坷。

01 25歲獨自北漂,受盡冷眼和挫折

1980年,柳岩出生在湖南衡陽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父母都是農民,家境非常貧寒。即便如此,小時候的柳岩卻備受父親的寵愛,貧窮並沒有給她帶來多少痛苦的回憶。

直到多年後,母親不幸患上癌症,家裡拿不出錢給母親治病時,柳岩才突然醒悟:自己得努力賺錢,只有這樣才能挽救媽媽的生命。

於是為了贏取10000元獎金給媽媽治病,柳岩參加了安徽電視舉辦的《貓人超級魅力主持秀》。雖然她最終沒有獲得第一名,但是卻藉此機會成功出道、混進娛樂圈。

為了得到更好的發展,2005年柳岩獨自來到北京,簽約光線傳媒,成為旗下一名主持人。

剛到北京時為了省錢,柳岩租住的是沒有電梯的老式房子。有一次錄完節目,她特別困,在爬樓梯時突然腳崴了,直接從樓梯上面滾了下去,摔得鼻青臉腫。

那時,柳岩不僅經濟上非常拮据,在工作上也不盡人意。

雖然做新人時,她得到的機會都還挺好的,但是那時錄節目柳岩幾乎每次都是以淚洗面。

當時,她跟綜藝天王吳宗憲搭檔主持一檔節目。很多人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女孩在節目裡幾乎不講話。其實,柳岩不是不想講話,而是一直都被製作人壓制,還常常被罵生死,有時甚至還突然不讓她上場。

「你不要以為自己很聰明,你不要以為你什麼話都知道,這些話你知道也不能說,因為你是副咖。你必須要讓主咖去完成整個包袱,你不要去破梗,你以為你自作聰明算什麼?。」

那時的柳岩很固執,即使被罵她也依然覺得自己是個聰明的女孩子,不願意在節目裡裝傻,扮演傻白甜。

每當這時,製片人就會罵她:「你要真有本事你就獨當一面,可是你什麼都不是,你就算跪下來舔我的腳趾,我也不會讓你來主持。」

那位製片人幾乎用了所有惡毒的話來打擊柳岩,偏偏她又是個臉皮特別薄的人,她曾一度忍受不了,想要一走了之。

正所謂人卑言微,作為一個剛出道的新人,獨自北漂的柳岩遭受了太多這樣的挫折和打擊。可她骨子裡就是個倔強的女孩,她從不認輸。

柳岩曾總結過自己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我不敢說自己有多出色,但是我對自己的表現和努力非常滿意,因為我真的是拼盡全力。」

02 為了紅,走上性感之路,卻惹來無數非議

柳岩是個孝順的女兒,為了給家人提供更加好的生活,她在北京打拚時真的是竭盡全力。

2008年,她得到一個機會,為《男人裝》雜誌拍攝封面寫真。

那是柳岩第一次拍性感照片,她說自己當時非常害羞,覺得異常尷尬。她一度放不開,甚至一直在內心跟自己作鬥爭:我是主持人,我是主持人,我的尺度沒有那麼大,怎麼都得加件衣服才行。

在極度的羞澀和尷尬中,柳岩還是硬著頭皮把性感寫真拍完了。本以為沒啥看頭,沒想到最後出來的效果特別好,她因此漸漸被更多的人認識了。


拍了幾次這種性感寫真後,柳岩說:「我慢慢地就放開了,克服了心中的恐懼,不再覺得尷尬,而是純粹把它當做一項工作,如今已能夠非常敬業去對待它。」

俗話說:「頭髮長見識短。」然而,長頭髮的柳岩見識可不短,她很有個性、很有自己的想法,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憑藉傲嬌的身材優勢,加上機智幽默的主持風格,柳岩逐漸在主持界占據了一席之地。但她不滿足於此,而是藉機進軍演藝圈。

2009年,29歲的柳岩開始拍攝了人生中的第一部偶像劇《愛上查美樂》,然而該劇不溫不火。

2010年,30歲的柳岩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二個重要節點,獲邀拍攝《畫壁》中為愛痴狂的雲梅。

她因為在戲中表現極其性感,一下子引起了熱議,被很多人認識。也是從那時起,柳岩被真正貼上性感的標籤。

因此,越來越火的柳岩,每次出席活動時都被主辦方要求性感造型。然而,過度的曝光卻讓她惹來無數非議。

有的人說她只會靠胸上位,有的人罵她趣味低俗,有的人還會對她進行人身攻擊……

但是即使面對非議,柳岩說她只會在意自己工作的部分,不會在意別人異樣的眼光。

這就是柳岩,不了解她的人只看到她粗淺的表面,真正了解她的人卻會看到她一路成長的不易。

03 接受別人的誤解,用成長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人生

其實,私底下的柳岩是個非常傳統和保守的人。她始終覺得,貼著性感的標籤這條路是走不遠的,所以她一直在尋求突破。

為了提升自己的英語,她強制給自己空出幾個月的檔期,到美國洛杉磯去學習。

雖然平時都很忙,但是她說自己還是會放下一些名利心,她常常還會認真地思考自己以後的人生。她說如果想要對自己負責,那就要學會慢下來,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和自己到底真正想要做什麼。

除此之外,柳岩對自己職業生涯的定位不僅僅只是個性感的演員。她的願望是以後能夠繼續做電影有關的行業,比如做一些文化輸出,做一個幕後的工作者、製片人、導演或者編劇。

她說:「我的文筆挺好的,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做好,最重要的是要有勇氣。」

其實,柳岩真的不是那種胸大無腦的人,她只是穿得很性感,但是思想卻很理性。

然而,偏偏很多人依然帶著有色眼鏡去看她,依然誤解她,依然覺得她只不過靠性感出名而已。

2019年,她主演的電影《受益人》得到了眾多觀眾的認可,終於讓人刮目相看了一回。很多人都被劇中嶽淼淼卸妝的那一幕所感動,其實那就是柳岩的真實寫照。卸妝不僅是岳淼淼的勇敢,更是柳岩的勇敢。

如今的柳岩早已學會坦然面對別人異樣的眼光,早已學會為角色而犧牲自己的形象。然而唯一不變的是,年過40的她依然很拼。

光線傳媒劉同曾問柳岩:「你為什麼可以不理會別人的閒言雜語一直往前沖?」

柳岩說:「我沒有時間,我一直在奔跑。如果停下腳步,別人就跑到我的前面,所以我只有不停地跑不停地跑,那些謾罵我的聲音也就聽不到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