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影視

訂閱

發行量:254 

郭德綱3次大哭:失去兩位恩人令他淚奔,遺像至今供在德雲社後台

郭德綱語重心長地說:「我們是服務行業,客戶說什麼都是對的,我們要有一個堅強的心態,完事兒好好地練功,不叫事兒,慢慢地來。」

2020-03-31 03:1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歡樂喜劇人》第六季重啟競演,郭德綱在雲端主持節目。

聽完金霏、陳曦吐槽網絡暴力的相聲,郭德綱問他們:「網上罵你們倆的人多不多?」

金霏很有感觸地說:「我的評論底下罵,別人的評論圈著我的罵,發私信的罵……」

郭德綱語重心長地說:「我們是服務行業,客戶說什麼都是對的,我們要有一個堅強的心態,完事兒好好地練功,不叫事兒,慢慢地來。

47歲的郭德綱越來越平和,在晚輩面前,完全是個溫厚的長者。

郭德綱自己也說:「現在歲數也大了,也不像二十來歲三十出頭的時候火氣那麼旺。

雖然鋒芒收斂了許多,但郭德綱骨子裡依舊是那個嫉惡如仇的漢子。

在郭德綱1995年成為「北漂」之後,曾有過3次崩潰痛哭的經歷——

一次為自己,一次為恩師,一次為知己。

今天,影小妹就來給大家講講郭德綱3次大哭的幕後故事。

一哭漢子難

郭麒麟經常在相聲里說「我爸爸當年落魄的時候」怎樣怎樣,當年郭德綱是真的難。

1995年,22歲的郭德綱第三次進京,打定主意闖出一番事業來。

當時他住在郊區河邊的小平房,家徒四壁,屋裡只有一張床和一把椅子。

他要寫相聲,只能坐著板凳趴在床邊寫,那時候他覺得「最大的幸福就是能有一張桌子」。

郭麒麟6歲前一直跟著爺爺奶奶在天津生活,他和爺爺奶奶來北京看過一次郭德綱。

當時郭德綱住在通州租來的一間地下室里,過的是「有錢男子漢,無錢漢子難」的苦日子。

郭麒麟回憶說:「他還假裝自己過得很好,讓我們放心。其實他交不起房租,房東在外面踹門罵街,他躲在屋裡不敢出聲。

為了省錢,郭德綱自創了一種既有維生素、又有碳水化合物、還管飽的獨門「美食」——買一捆大蔥,再買點掛麵,把面煮成爛糊,往裡面倒點大醬,每天把糊糊熱一熱,拿蔥就著吃。

後來,他住在大興黃村,每天要去蒲黃榆的小評劇團唱戲,說好了一個月給他1000,但是唱了倆月也沒給錢。因為怕前面兩個月白唱,只能硬著頭皮唱下去。

有一次唱完戲散場,沒趕上末班車,郭德綱就問一黑車趴活兒的:「我就兩塊多錢,我有一塊表給你吧!」黑車司機扭頭就走,根本不搭理他。

那時候還沒有高速路,只有大橋,橋下太黑,郭德綱只好走橋上不到一尺寬的馬路牙子。他扶著欄杆往前走,身邊一輛輛大車飛馳而過。

我看了看天,真應了那句話——幾點繁星,一彎殘月。我這眼淚嘩嘩地就流下來了。」在北京吃苦多年,郭德綱從沒哭過,想起這些年說相聲的艱難坎坷,他第一次痛哭流涕。

看不見光明,前路很迷茫,但他只能往前走……凌晨4點走到家的時候,腳上已滿是水泡。

二哭侯耀文

侯耀文共有28位入室弟子,郭德綱是最有名的一位。

2004年,德雲社還沒有大火,侯耀文力排眾議收郭德綱為徒。

侯耀文對郭德綱的評價是「他一路坎坷,勢必嫉惡如仇」,恰如其分。

師徒相處雖然只有3年時光,卻相見恨晚,十分投契。

郭德綱回憶說:「先生待我之情,如父子一般,光明磊落,無半句虛言。

郭德綱經常在演出之後接到師父的電話,「我這有一堆海鮮,快拿走」,「炸了醬了,來吃麵吧」……

師徒倆最愛比唱戲,如果郭德綱有一段不會唱,侯耀文會像個孩子一樣開心一晚上。

有一次侯耀文唱了段弦子書,郭德綱沒聽過,把侯耀文給樂壞了,先是拿紙給徒弟寫好詞,然後樓上樓下大聲喊:「哦,郭德綱也有不會的!」

師徒倆去看相聲大賽,郭德綱看著魚龍混雜的表演感嘆道:「這些人都不會說相聲。」

侯耀文笑著說:「挺好!讓他們一直這樣吧,我們老有飯吃。

要出大事之前,人往往是有預感的,這是一件特別玄的事。

侯耀文去世前不久,提出到郭德綱家住一晚,這事從沒發生過,令郭德綱很是訝異。

那一夜,師徒倆通宵達旦秉燭夜談,侯耀文向愛徒講述了自己這一生的際遇和委屈。

侯耀文還說,他要來德雲社給學員們上課。師徒倆還說好了,那年德雲社的「傳統相聲失傳曲目專場」、「瀕臨失傳曲種專場」,侯耀文都要來當藝術總監。

事後想來,那一夜似乎是師徒訣別前的最後交代,令人唏噓。

2007年6月23日,郭德綱正在安徽錄製綜藝,得到了侯耀文心臟病突發去世的消息。

距離師徒倆在天津分別還不到36小時,沒想到就天人永隔。

郭德綱在後台大哭一場,堅持上台錄完了節目,第二天搭早班機返回北京。

其實7月17日就是侯耀文的生日,郭德綱已經訂好飯店準備給師父慶祝六十大壽,還邀請了數百賓朋。

可沒有想到侯耀文走得突然,令郭德綱終生遺憾:「哪怕是過了生日再走呢?」

自當年夜走黃村之後,我再沒哭過,這次可說是撕心裂肺。」郭德綱在靈堂上差點哭昏過去。

後來到八寶山為師父送葬,郭德綱嚎啕大哭的場面被拍了下來,令人心疼。

從八寶山回城的路上,郭德綱對徒弟們說:「師徒如父子,怎麼不痛?有一天我死了,你們能這麼哭我一回,我也就值了。」

在祭奠恩師的祭文中,郭德綱說:「徒以潦倒之身等下之才,蒙先生青目,而得立雪侯門,榮幸之至。」多年後,他依舊在悲嘆那遠去了的師生情誼,遠去了的父子情長。

在相聲演員高曉攀的自傳中,講述了侯耀文去世後的故事,「侯耀文先生去世,最仗義的就是郭德綱了。有人在爭遺產,就他直言不諱。

高曉攀透露,當時郭德綱知道侯耀文有負債,就花錢買下了侯耀文的房子,給爭遺產的人錢。

當時郭德綱還說了句:「你們願意鬧就鬧吧,反正這是我師父,我得先盡孝道。

三哭張文順

侯耀文去世後,郭德綱將他的遺像請到德雲社後台,初一十五,郭德綱帶著徒弟們叩拜。

而今在德雲社的後台,中間供奉著相聲祖師爺,左右供奉的是侯耀文和張文順。

郭德綱不止一次說過,和他一起創辦德雲社的張文順,對他有恩。

在創業最困難的時候,張文順從家裡拿出不少錢來度過難關,才有了德雲社的今天。

「德雲有今日,一感祖師賞飯,二謝恩師栽培,三蒙觀眾捧場。」

「藝術圈名利心挺重,但真成角兒極難!三分能耐,六分運氣,一分貴人扶持。」

張文順和侯耀文一樣,都是郭德綱的貴人。

郭德綱落魄時結識張文順,成為知己忘年交,一起為德雲社前身——北京相聲大會打拚。

眼見著德雲社發展得越來越好,張文順卻患上了食道癌。

2008年11月,德雲社上下為張文順慶祝七十大壽。

張文順把外孫子託付給郭德綱,郭德綱收寧雲祥為徒,「一半傳道,一半報恩。

郭德綱將兩場演出的收入全部用於給張文順治病,但依舊留不住他。

張文順最後一次住院,德雲社所有人分班服侍,陪伴老爺子。

2009年初的一個下午,張文順向郭德綱抱拳說道:「我知道不行了,老伴兒閨女外孫,拜託了!」

郭德綱淚流滿面:「放心,都有我呢……」

臨終之前,張文順寫下遺訓手書:「致德雲社全體,望大家團結在德綱、大惠(郭德綱妻子王惠)周圍,振興相聲事業,振興2000年代的新娛樂事業,把德雲社辦到壯大、堅強。

張文順在2009年2月16日去世,德雲社停演7天祭奠老先生。

直到今日,每次在後台看到張文順的遺像,郭德綱還會心痛:「這個歪肩膀的老頭陪我走過多少坎坷,度過多少劫難。南征北戰有他,樂享清平的時候卻悄然逝去。

如今,兩位恩人都已離開郭德綱許多年了,他從非議考驗中一路走來,十分孤獨,卻更加淡定頑強。

只可惜,侯耀文和張文順沒能看到德雲社人氣正盛的今天。

本文由「獨家影視」作者「雲影」原創,未經作者授權同意,任何其他平台號不得轉載本文,違者追究法律責任。歡迎各位訂閱「獨家影視」,感謝大家支持!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