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塔克電影

訂閱

發行量:79 

「一切景語,皆情語」!《隱形人》中的空鏡頭運用和賞析

《隱形人》環球影小成本大回報的一部驚悚片,僅僅用了700萬美元的製作成本,就斬獲了1.2億美元的票房成績,爛番茄新鮮度91%,爆米花指數88%,算是今年口碑票房雙豐收的佳作。

2020-04-12 21:5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我國著名的國學大師王國維先生曾經在他的名作《人間詞話》中說過:「一切景語,皆情語也」,這一句話很好的闡述了「景語」在人們生活中的真諦,借用景語(空鏡頭)的方式來抒發人物情感,也是影視作品中常用的方法。

所謂的「空鏡頭」,在電影作品中指的是的「景物鏡頭」,即畫面中只有景物,沒有人物。

在電影創作中,空鏡頭的合理運用,可以闡明電影的主題,升華人物的情感,對於故事情節的敘事和發展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隱形人》環球影小成本大回報的一部驚悚片,僅僅用了700萬美元的製作成本,就斬獲了1.2億美元的票房成績,爛番茄新鮮度91%,爆米花指數88%,算是今年口碑票房雙豐收的佳作。

導演雷·沃納爾在影片中大量的空鏡頭的呈現,將未知的壓抑和恐怖氛圍做到了極致,本文將以《隱形人》為例,闡述空鏡頭在電影創作中的運用。

01,交代故事的背景

鏡頭語言是視覺和時間的藝術,電影用了好幾個大場景和空鏡頭的展現,為觀眾生動的詮釋出了故事發生的大環境和背景。

《隱形人》這部電影表面上是在講述男權的控制,實際上是在講述科技對人類的反噬作用。

科技可以為人類生活和工作帶來便利,然而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對人類的生存造成影響。

在電影《隱形人》中,西西莉亞的天才光學丈夫,他是一個控制狂,在身體和心靈上都想要獲得對妻子的絕對占有,這也導致了西西莉亞的逃走。

劇中用高科技做出的「隱形衣」,無時無刻不在監視著西西莉亞的行為,廚房裡的火可以自燃,房間裡的隨時可能出現的危機,給自己姐姐發送的絕交郵件,這些壓抑而驚悚的鏡頭都是在闡述高科技的負面效應。


在電影剛開端,西西莉亞在深夜偷偷逃走的鏡頭,她趁著控制欲強的丈夫熟睡,於是悄悄的起了床,走進那一個光學實驗室。

家裡一片漆黑,隨處可見的門禁,高科技監控,甚至連狗狗都要戴上通了電的項圈,從這些元素中,為我們呈現出了為什么女主角要深夜逃出別墅,離開監獄般的家庭。

沒有對白,沒有音樂,只是通過這一組鏡頭語言調度,卻能夠讓觀眾感到窒息和不安,讓鏡頭之外的觀眾都會感到來自內心的恐懼和壓抑。空鏡頭的運用,達到四兩撥千斤的目的,讓觀眾不由自主的和電影共情。

02,烘托壓抑氛圍

劇中的「隱形人」,在全半段一直都沒有「出現」在鏡頭中,唯一的方式就是通過「空鏡頭」來表達和傳遞,對於「隱形人」的呈現,是這部電影中運用空鏡頭頻率最高的一個元素。

首先,「隱形人」沒有聲音,沒有台詞,甚至沒有「形」,但是他可以通過一系列的動作來影響到女主角,比如下圖的沙發的特寫,沒有人,卻能夠讓人感到壓抑。

比如,電影中女主角在浴室洗澡的那一組鏡頭。

出現了非常多的空鏡頭,導演經常會對浴室的一角,牆壁,門窗,以及地面等景物給予特寫,這組畫面中,非常的「空」。

有一組鏡頭,甚至是貼近著地面緩緩向前移動的,攝像機位置放的非常的低,只有女主角洗澡時候的流水聲,沒有人物,如果不了解故事前因後果的觀眾,可能會覺得是浪費鏡頭。

女主角說「我看到了,他在那裡,他在那裡,他在那裡」。

女主角的急切解釋,卻換來了周圍人的不解和誤會,甚至會覺得她「犯了病」,精神有問題。

然而正是這樣的呈現,才打造出「隱形人」的無處不在。隱藏在某一個陰暗的角落,你看不見,卻能夠影響到你的生活,給你帶來壓抑和困擾。


03,實現故事的轉承啟合

在影視作品中,恰當的轉場和過渡都可以把握故事的整體脈絡,實現故事的轉承啟合。

《隱形人》中的故事場景較為單調,主要表現為家,路上,醫院三大場景。

西西莉亞被「隱形人」栽贓和嫁禍,很多人以為她殺了人,在醫院的那一場戲,西西莉亞在走廊里狂奔著,呼喊著,想要讓別人相信她,「隱形人」就在旁邊。

這時候,導演用了一組空鏡頭,從走廊的這一邊一直延伸到了那一邊,但是女主角和警衛人員只占據了不到三分之一,留下的大部分留白畫面,仿佛是將「隱形人」作為主體,但是卻沒有出現具體的人物。當觀眾們順著視線看過去的時候,似乎所有人都在畫面中。

然而,在一個個警衛到來的時候,自己卻被誤會成為了殺人兇手。

警衛員的抓捕,西西莉亞的欲哭無淚,「隱形人」的狂傲和不可一世,在推進故事發展,渲染故事氛圍等方面都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鏡頭一轉,女主角為了洗清自己的冤屈,她跑回到了實驗室尋找證據。

此時出現的,也是一組空鏡頭,冷色調的實驗室,無處不在的危機和驚悚,空曠的留白的畫面,都讓人感到壓抑。電影通過了一組空鏡頭,來實現讓觀眾對於前一個場景和段落的思考,同時調整思緒,翻開新的故事場景。

04,人物情感的升華

在故事中,大部分的場景都是需要女主角和「隱形人」這兩個「角色」來完成的,而隱形人又是看不見的,所以女主角伊莉莎白·莫斯的動作和對白都是對著空氣在演繹。

需要演繹出人物被禁錮的壓抑和無助感,又需要營造出被恐懼氛圍包圍的情緒,對演員的考驗是很大的,不得不說,這一位90後的年輕演員的塑造還是較為成功的,為人物賦予了心、血和靈魂。

而空鏡頭能夠彌補的,也是對於人物情感和升華和渲染。

在電影中,空鏡頭用於揭示人物的心理,屬於人物的主觀鏡頭。

在電影的結尾處,西西莉亞借著去衛生間的時間,穿上了隱形衣,成功反殺了丈夫,手起刀落的方式和丈夫殺害別人時候的一模一樣。隨後,她邁著走出別墅,走向再也沒有活著的丈夫的新生活。

此刻,又是一個空鏡頭,一個沒有了「隱形人」的空鏡頭,卻體現的是女主角的自信和擺脫束縛的輕鬆,此處沒有聲音,也沒有旁白,仍然是用了唯一的表現方式——空鏡頭來完成了一切。

這不僅在《隱形人》中有所體現,在國外很多表現人物心理博弈的優秀作品中都有體現。

比如《看不見的客人》中,轎車駛過之後,遠處的雪山,反覆出現的窗外街道,房屋冷色調等鏡頭,都可以體現出主人公的內心矛盾和緊張。

05,結語

空鏡頭是無聲的語言,是電影畫面的重要表現方式之一。

它不僅簡單的被利用為記錄景物,也是電影創作者將內心情感賦予其中並結合故事的進展來延展影視藝術和魅力的重要工具,在體現人物的內心世界,表達電影的思想和主題的過程中,這種獨特的視覺語言都有不可忽視的作用。

通過了《隱形人》中空鏡頭的正確運用,我們可以看到,影視作品中呈現出來的人物對白和動作神態之外的情感,營造了氛圍,升華了主題,對影視創作有著很重要的借鑑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