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麗

訂閱

發行量:21 

看完《夫妻的世界》第七集,請女主努力撕碎渣男

我們之前推薦過的《夫妻的世界》成為本季爆款。JTBC看來已經從《迷霧》和《天空之城》找到了爽劇紅利。

2020-04-18 08:4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我們之前推薦過的《夫妻的世界》成為本季爆款。


除了引爆本地收視率,這部劇在國內熱度也一度看漲。


JTBC看來已經從《迷霧》和《天空之城》找到了爽劇紅利。


雖然這是一部翻拍劇,還是希望韓版這次能讓女主真正強大起來,如果後期女主毫無還擊之力,大家都會組團給編劇寄刀片。


大家圍繞這部劇都在討論渣男老公出軌,無恥小三上位的憤慨點,我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解讀這部劇——離婚女人。



第七集,女主角池善宇進入離婚女人模式。


大家都在用有色眼鏡來看池善宇,她明明是受害方,為何社會輿論對一個離婚女人這麼刻薄?



渣男李泰伍磨了兩年,帶著高光之姿回歸,目前被成功洗白。


社會輿論就是勢利眼,就像善宇的這位偽善的女同事:我是支持你的,但關鍵時刻,我還是要站隊男主的洗白。


無論在小區還是醫院,池善宇成為眾人竊竊私語的焦點。



渣男小三官宣慶典,這些太太們明明對小三嗤之以鼻,但還是為了所謂身份,展現出各種假笑。



第一集,池善宇懷疑老公出軌,她也用同款有色眼鏡來看老公的女秘書,只因她剛剛離婚。



離婚女人在韓國毫無地位。


牆頭草女同事之前和善宇討論過這個問題,她媽媽也是離婚女人,她感同身受,這個社會就是這麼不公平:明明是男人的錯,社會卻把矛頭都指向女人。



此前池善宇在醫院接待過這麼一位病人夫人:老公在外面亂睡,得了性病。


老公是縮頭烏龜,讓老婆過來和醫生溝通:「請勿把我們家私事傳出去」。



談到離婚,這位夫人堅決不離。


她說男人對性就像排泄一樣。



她的男人是被她一手養成的,她要收穫這份養成系碩果。


這種女人活得真累,你是用當媽的心態來管理男人麼?可能你是聖母瑪利亞吧。


到了第七集,在小三渣男的慶功現場,這位夫人擺出職業性微笑,接納一切。


真是諷刺,既然女人們都有著類似命運,為何不能團結一起?



隔壁剛開播的《美國夫人》里有一段台詞說得好:人們總是想分裂女人,不過是換個手段奪取我們的權力



說起來,池善宇和李泰伍婚姻,原本也帶著女強男弱的味道。


兩年前,李泰伍事業非常糊,池善宇已經做到了副院長。


最新一集裡,渣男想用自己的勢力讓前妻從副院長下台。


兩個人第一次出場鏡頭對比鮮明:


池善宇光鮮亮麗地布置房間,整個房間非常亮堂。


李泰伍則非常狼狽,陰雨天的落湯雞,深夜歸來。



這段細節也展開了後續兩人的差距。


李泰伍生活上很不注意細節,像吃個排骨,都要弄髒廚房。


老婆就幫著他收拾殘局。



兩人去拜訪達官貴人,李泰伍怕老婆給自己拖後腿,特意提前叮囑幾句。


到了現場,男方是無人問津的透明體質,老婆出場,初綻光芒。


一個是不知名導演,一個是副院長,大家都是勢利眼,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池善宇接診的病人,一大半是當地權貴。


無論是業務能力,還是醫院管理能力,池善宇都是佼佼者。


她的人脈,能間接幫到老公的資源。


李泰伍之前選擇不離婚,應該還是看中了老婆的權勢。


前面靠著兩個女人上位,現在得勢了,又來向前妻報復。



這種男人狠起來真邪惡,他多次設局激怒池善宇。


主動寄邀請函。


主動把兒子和自己合影發過去。


小三衣帽間風格復刻女主同款。


小三渣男結婚照更是山寨前任版本。


慶功宴現場竟放著當年渣男向善宇求婚音樂。



面對這種碧池男,善宇一定要狠狠殺回去。


為什么女人一定要被婚姻捆綁呢,即便你的男人渣穿地心,你還要守著婚姻的泡沫,吃齋念經麼?


你找的男人是個廢物,你不應該一腳踢開他給自己的生活減負?


女人的光芒靠自己,遇人不淑不是醜事,只是運氣不好。


婚姻觸礁,可以算是人生的一個增值點:因為你不是溫室里的女人。


更何況,婚姻太不可控了。如果堅信婚姻是城堡,城堡可能也是豆腐渣。


把霉運趕走,好運自然來。



舉一個我身邊最真實的案例,我媽也是離婚女人。


我至今覺得她非常彪悍的地方在於,當年她離婚是帶著我凈身出戶的。


我父親很渣,吃喝嫖賭,五毒俱全,十惡不赦。


早年他在外面做生意,突然做不下去了,他就常年家裡蹲,成為遊手好閒的無業游民。


那些年,他靠我媽養著,出去打牌的錢都要我媽給。


他經常借酒消愁,喝醉了就砸家裡的東西,還打我媽以及年幼的我。(雖然我那會兒打不過他,但我從小憑藉一張三寸不爛之舌,早就嫻熟運用各種不帶髒字的罵人法寶,他總能被我死得半死。我和我媽一直都很樂觀,我們都很好,離婚只是茶杯風暴哈)


早年他在外面做生意的時候,嫖妓得過性病,我媽因為這件事情和她吵過。


這是我媽人生低谷,她沒想到找了這麼一個廢物,沒本事在外面賺錢,只能在家拿老婆孩子出氣。


但她止損能力很快,堅決要離婚,即便那個年代離婚是件另類的事情。



我媽在90年代末提出離婚,那個年代離婚非常難,社會對離婚女性偏見很高。


而且離婚流程無敵冗長,必須要經歷一輪單位派人勸和。


多麼愚蠢的勸和,為什麼一定要勸和?那個年代,婚姻法對女性非常不友好。


我媽忍受不了婚姻的痛苦,先帶著我搬出去住,我們三年里大概一共搬了五次家。


我們一直住媽媽單位的職工宿舍,她單位也欺負離婚女人,經常用各種理由趕我們走,害得我們總是要從一個點搬到另一個點。


我至今都記得媽媽單位一個中年婦女的醜惡嘴臉,長得尖酸刻薄,很像民國劇里的那種姨太太。她大概是個小領導,對我媽總是冷嘲熱諷。


單位有工會,但形同虛設,和婦聯一樣的虛。


我那個渣男父親經常跑到我媽單位來鬧,或者喝醉了深夜過來鬧,依然重複著砸東西,打人的惡性循環。


離婚流程越拖越長,圍觀群眾很多,可誰能幫我媽說話呢?


沒有。


她一個人在單位被逼到極致的時候,我媽只能拿出「拚命的架勢」。



我那個渣男父親最後終於同意離婚,他提出了不要臉的條件,讓我媽支付一筆離婚費。


並且,他在離婚協議書寫明:之後不負擔小孩的任何撫養費用。那時候,我還在讀初中。


我媽也沒錢,但為了離婚,她選擇接受,因為她覺得自由更重要。


鄭裕玲在電影《打工狂想曲》里說過:單身最矜貴,雖然要自負盈虧,但勝在有自由。



我媽離婚那會兒,感受到的就是這種自由。


如今看《夫妻的世界》,我會想到我媽那會兒離婚的果敢。


人生由自己獨立管理,這才叫霸氣。


至今為止,她覺得人生做得最正確的選擇就是離婚,之後她一直單身,她覺得男人不是必需品,自己也可以活出自己的快樂。


到了我這個年代,我也經常看到周圍朋友的真實婚姻現場。


比如老公出軌實錘,老婆大吵大鬧,從朋友圈到單位,雞飛狗跳,就是選擇不放手,還要拚命折磨彼此。


再比如老公事業一般,老婆平步青雲,這時候老公受不了,他忍受不了自己老婆比自己能幹,於是患得患失,限制老婆一切正常社交,老婆依然不離婚。


多少人在破碎的婚姻里自我麻痹,自我安慰呢?



婚姻不是你的唯一正確答案,如果錯了,及時止損,實在堅持不下去,選擇放手,才是新生。


這麼看,離婚女人有一種硬氣,她們至少能從各種不堪中解脫出來。


這裡面涉及到大量解決問題的能力:控制好情緒、平衡好工作生活……心情再差,好好上完班再默讀傷悲。


離婚女人比溫室女人更經得起歲月打磨。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