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2221 

逆流而上是我們90後的一種擔當

惦記著前方的戰友,惦記著急需幫助的病患,徐榮第二次寫下請戰書:「我申請繼續去發熱門診支援,和大家一起努力,盡我一份微薄之力!」3月7日,徐榮重回抗「疫」戰場,在發熱留觀室繼續進行核酸檢測工作。到目前已經為1000多人完成了核酸檢測工作,最高峰時每天為200人進行檢測。非典那年,徐

2020-04-17 19:3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在發熱門診,在隔離病房,在留觀室,護士徐榮的身影一次次穿行於擁擠的人群中,為病患給藥、耐心細緻檢測,並送去及時安慰。

從疫情發生之初到3月20日,這樣的忙碌持續了兩個多月。風險、壓力、艱難無處不在,而這名始終在疫情防控一線堅守的90後護士卻直言:「逆流而上是我們90後的一種擔當。」

1994年出生的徐榮是武漢大學人民醫院耳鼻喉科的一名護士,同時擔任耳鼻喉科團支部書記。疫情發生後,徐榮先後兩次主動請纓在最危險的發熱門診工作。

「我願意為抗擊疫情做些什麼!」疫情最初,剛手術後恢復不久的徐榮主動申請去發熱門診。一張排得密密麻麻的工作日程表記錄了這名年輕護士的工作:1月16日至2月9日在發熱門診為發熱病人輸液、為疑似病人進行核酸檢測工作,2月10日至2月16日在隔離病房為確診患者進行護理工作。

接下來的兩周居家隔離期間,從忙碌異常突然回歸平靜生活,徐榮發現自己「很不習慣」。惦記著前方的戰友,惦記著急需幫助的病患,徐榮第二次寫下請戰書:「我申請繼續去發熱門診支援,和大家一起努力,盡我一份微薄之力!」

3月7日,徐榮重回抗「疫」戰場,在發熱留觀室繼續進行核酸檢測工作。到目前已經為1000多人完成了核酸檢測工作,最高峰時每天為200人進行檢測。

非典那年,徐榮只有9歲,關於那一年的特殊記憶,雖模模糊糊,卻也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現在我長大了,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武漢人,當我的城市病了,我理應站出來貢獻我自己的全部力量,我很慶幸我所學的專業知識能夠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我更慶幸我是一名醫務工作者,能夠為我的城市和生活在我們城市中的人們貢獻出一絲微弱的力量,守護我們的家,我們的家人,我們的城市。」在徐榮看來,自己作為一名黨員,在這個時候更應義不容辭,沖在最前方。

「快點!再快點!」以戰士的姿態沖在最前方,徐榮考慮最多的是,能不能讓更多病患儘快得到有效救治。

疫情嚴重時期,有一次夜班,有近百病人等待著徐榮為他們輸液,這樣的情況以前幾乎從沒遇到過。接藥、配藥、核對、打針……等到她為最後一位病人輸完液後,已經是凌晨3點,換下防護服的時候,她的身體早已不聽使喚。

第二天,徐榮還沒起床,就接到電話說門診人不夠,問她可不可以去臨時加班。她立馬起來,簡單洗漱一下,在小區門口買了碗炒飯,扒了兩口就往醫院走。不到半個小時,她又回到工作崗位。

疫情初期,發熱門診里患者蜂擁而至,存在極高的交叉感染風險,等待時間久了,焦慮情緒蔓延,有人會把不滿的情緒宣洩出來。

「有時候,患者不理解大鬧,我們也沒有時間去爭辯什麼,我心裡只想快點、再快一點,我就可以給下一個人上藥了!」就這樣,徐榮把時間和耐心留給患者,卻把委屈的淚水留給自己。

也有暖心的時候。當病人為徐榮辯解說「她一刻也沒有停下來過」時;當之前護理過的4歲小病人發來「姐姐要保護好自己」的微信語音時;當為一線同事送去自己親手做的飯菜,聽到他們一句「謝謝」時,徐榮的第一感覺是「淚奔」。

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護士,她明白,一次簡單的鼻咽拭子採集對患者而言卻意味著較為難受的體驗。為了提高患者的配合度,徐榮不厭其煩地調整自己採集動作的角度,同時,一遍遍疏導患者心理。

鼻腔停留15秒,這是鼻咽拭子採集最重要的環節。遇到年邁的患者始終不願配合,徐榮一遍遍鼓勵「再堅持一下」,耐心等待患者徹底放鬆,直至最終完成檢測。

工作危險性很高,但對她來說,最難的,還是醫護人員們自身的心理狀況。

「這一批醫務人員中,90後占據了很大一部分,大家心裡都會有一些恐慌。」徐榮回憶,有一個比自己小3歲的同事說,自己還沒有談戀愛,還沒有結婚,如果感染了怎麼辦?

如果感染了怎麼辦?這個問題,徐榮也問過自己,身後是日漸年邁的父母和新婚丈夫,以及他們擔心的眼神。「可一旦忙起來就什麼都顧不上了,也就不知道害怕了,只想著做快一點,做好一點」。

正是在這樣的戰場上,徐榮第一次體會到了「使命感」這幾個字沉甸甸的分量。

對徐榮而言,自己能在一線心無旁騖地工作,離不開家人的支持。除夕,和父母一起吃完年夜飯,徐榮便奔赴抗疫一線。當時車已經走了很遠,但父母一直還在路邊看著她遠去。

這個從隆冬奮戰到春天的年輕姑娘,努力將春天的希望傳遞給更多人。考慮到輸液核對、簽字都要用筆,而防護服沒有任何口袋,她和同事們相互贈送專門用來裝筆的手工包,上面被俏皮地繪上各種Logo,甚至還畫了口紅,「大家希望早一點摘下口罩,塗上喜歡的口紅,也是一個美好的願景」。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邢婷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