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妖的微笑

訂閱

發行量:15 

胡因夢:李敖跟她婚姻3個月罵了30年,去世前為啥又最想見她?

父親畢竟是名門貴胄,骨子裡清高、侍傲,後來日子窮了,難免露出文人的酸腐,母親看不慣,整天數落,說他無能、短視;母親又比較現實,很在乎錢,父親就抱怨,「那個老太婆,根本是金錢挂帥,她心裡永遠是金錢第一,她第二,別人第三。」

2020-04-20 20:49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在七八十年代的台灣,娛樂圈有很多女明星,堪稱絕代佳人。她們的一顰一笑、舉手投足,能撐起娛樂圈報導的半壁江山,她們美的傾國傾城,比如,林青霞、林鳳嬌、胡慧中、胡因夢等。

其中,胡因夢又是一個佼佼者,被譽為「70年代台灣第一美女」,她不光擁有美貌,還擁有讓大作家李敖都佩服的才華。

胡因夢到底有多美?

19歲,胡因夢離開輔仁大學去美國讀書,輔大校內傳出一句話,「從此,輔大沒有春天。」

23歲,因為長得漂亮,她被挖進娛樂圈,第一次拍戲,就擔任女主角,彼時林青霞只能給她當配角,從此走紅影壇。

桀驁不馴的李敖,第一次見胡因夢,就說,「如果有一個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優遊又優秀,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別人,是胡因夢。」

01

她是滿清正紅旗貴族後裔,祖上是瓜爾佳氏。

父親長得很帥,像《羅馬假日》里的男主角格利高里·派克,去日本留過學、當過中央陸軍軍官、旅順市長,總之,年輕時很風光。也正是因為帥,胡因夢的母親對他一見鍾情,主動追求,喜結連理。

後來,父母從瀋陽搬到了台灣,1951年,胡因夢出生。作為獨生女,小時候的胡因夢,倒是也過了一段不愁吃穿、父母掌上明珠的快樂日子。只是後來,父母關係越來越差,趕上胡因夢也進入了青春叛逆期。

父親畢竟是名門貴胄,骨子裡清高、侍傲,後來日子窮了,難免露出文人的酸腐,母親看不慣,整天數落,說他無能、短視;母親又比較現實,很在乎錢,父親就抱怨,「那個老太婆,根本是金錢挂帥,她心裡永遠是金錢第一,她第二,別人第三。」

胡因夢每天生活在這樣一個家裡,早已厭煩。初三有一天,父母打算離婚。別人問胡因夢的意見,她表示贊同,乾脆說,「如果他們還想活得久一點,最好儘早分開。」母親知道後,又是一頓臭罵,「別人的孩子都是勸和,只有你這個不孝的東西,最特別。」

胡因夢早就明白,這個家,與其追求表面完整,不如放他們各自追求自己的幸福。

青春期的她,自己也很自由,在學校大膽開放,結交外國男友,彈吉他唱西洋民謠,穿著很短的迷你裙在校園裡走來走去,引得全校男生為之心動。

02

家裡呆不下去,學校里又讀不進書,胡因夢一心想退學。期末考,她交了份白卷,瀟洒地離開了校園,去了紐約,去了最繁華的第五大道上著名的模特學校。

在那裡,胡因夢就像一隻放飛的鳥兒,去藝術家雲集的格林尼治村,去爵士樂咖啡館,去蘇荷區,那裡有各種知名不知名的畫家、畫廊、波西米亞風的住宅,她每次都要玩到凌晨三四點才回去。每每提到家鄉,她舉著高腳杯,遺憾地說,「哎,那裡真是保守。」

胡因夢的初戀,是猶太跟愛爾蘭的混血。當時,這個男生剛進到一家咖啡店,胡因夢第一眼見到他,「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就突然對他產生一個很強大的要去安撫他的慾望。」

她很愛這個男孩,一度覺得「恨不得整個人鑽到他的生命裡頭,永遠不分開。」一個女人,越這麼想,意味著越沒安全感,「甚至,他看別的女人一眼,我都受不了,那一天都快瓦解了。」

這種戀愛時的不安,源於童年時期爸媽糟糕的關係。因為後來爸媽分居,胡因夢很久都看不到爸爸,缺少父愛,長大後,把對爸爸愛的投射,轉移到身邊的親密男子身上。

初戀每次跟她說,「你不要鬧了,鬧到最後,你就跟你媽一樣的下場,就婚姻不美滿。」每一次,胡因夢都聽了,但過不久,又會重犯。這時候,敏感的她,已經感覺到自己這種心理疾病,她開始在感情中,進行自我反思。

兩年後,胡因夢還是回到了那個讓她覺得保守的地方,因為中外混搭的氣質,很快被電影公司看上。十多年的演藝生涯里,她出演過40多部電影,被譽為「最受歡迎的女明星」。

那時候,台灣影壇有「雙林雙胡」四大美女,林青霞、林鳳嬌、胡慧中、胡因夢,風光無限。胡因夢是無數男人的夢中情人,其中,她跟大帥哥費翔的關係很好,可以說,是費翔一生的紅顏知己。

03

1979年9月,在一位朋友的家裡,26歲的胡因夢和44歲的李敖相遇。那會兒,李敖身邊,還站著他當時的女友劉會雲。

要了聯繫方式,幾天後,李敖就約胡因夢喝咖啡,然後帶回家看自己的十萬藏書。兩人坐在沙發上,聊著聊著,李敖突然就吻起了胡因夢,因為太激動,把胡因夢的嘴唇給吸紫了,之後好多天,胡因夢只能抹著深色口紅示人。

44歲的李敖,莽撞的還像個毛頭小伙子。

為了能跟胡因夢在一起,李敖跟女友劉會雲說,「我愛你還是百分之百,但現在,來了個千分之千的,所以你只能避一下!」這話如今聽著,渣男無疑。

不過,李敖拿出210萬新台幣,補償劉會雲,幫她去了美國。聽起來還算是有點情義吧,誰知,不久後,李敖轉過身來,跟胡因夢的媽媽說,「我已經給了劉會雲210萬,你如果真的愛你女兒,就該拿出210萬的相對基金才是。」

這個邏輯,也真是讓人大跌眼鏡!

但是,戀愛中的胡因夢,哪還有什麼智商,她不管母親多不同意,穿著睡衣,從家裡偷跑出來,鑽進了李敖家裡。當時媒體還盛讚這場婚姻,「最美的臉蛋,遇到了最聰明的腦袋,此為絕配。」

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婚後一旦走入現實,柴米油鹽中,逐漸暴露兩個人不合適的本性。

李敖罵胡因夢「沒有常識,直接把冷凍排骨丟到開水裡煮」,「光著腳丫在地上走,蹲在馬桶上因為便秘滿臉通紅,太不堪」……胡因夢發現李敖,「不是一個能在女人面前低頭的人」「侵占朋友的財產,自私自利」……

本以為是一場曠世奇戀,最終卻落得一地雞毛,這段婚姻僅僅維持了115天,就草草收場,甚至後來還曾對簿公堂,兩人愈發成了仇人,又好像不是。

離婚後,李敖多次在公開場合貶損胡因夢,像個失去了玩具的孩子,喋喋不休。面對李敖的不依不饒,胡因夢說,「多年來,他這樣不斷地羞辱我,對我是一個很好的磨練,但只有恨本身才是毀滅者。」她是放下了。

李敖卻一直沒放下,不過3個月的婚姻,他卻罵了她30多年。2013年,胡因夢60歲生日,李敖發文祝福,「離婚後23年,我送她50朵玫瑰,驀然回首10年過去了,多少人非,多少物故,再送60朵嗎?……我恍然一笑,眾里不再尋她,雲深不知處。」

有意思的是,多年後,李敖與胡因夢所簽的離婚協議書曝光,在一個拍賣展上拍賣,除了兩張離婚協議書,還有12張照片與李敖題的詩。這也算是這場所謂轟轟烈烈的感情,給世人留下的可供回味的價值。

04

晚年的胡因夢,不光對李敖的態度有所改變,連同自己35歲之前的人生,她都有了徹底的反思。

如果說,35歲之前的胡因夢,是個神話般的女神,那之後的胡因夢,變得更接地氣,更真實。

她說,自己年輕時拍了15年的戲是「誤入歧途」,稱自己拍的42部電影中,「實際上,沒有一部我認為是有價值的,沒有一部是現在看來不感到羞愧的」。

她覺得,「我30歲之前的人生閱歷,都在追求外在的名利、地位、被人讚美、被人肯定、情感的滿足等等生命經驗,意義都不大。」

42歲那年,她甚至不顧親友反對和世俗眼光,未婚跟一個有婦之夫生下女兒。對於女兒的生父是誰,她回應,「這是我家的事,不干你事。」說起女兒,胡因夢完全不像一個單親媽媽,「我們沒有刻意教她,但她是一個很會自保的小孩,比我會自保。」

胡因夢最大的遺憾,就是她跟母親的關係,在母親臨走那一刻,都沒來得及和解。直到去世前,母親念叨的還是,哪個股票將來會漲,還在想著錢的問題。

母親年輕時,就跟父親分居了,從此帶著胡因夢相依為命,把胡因夢當成生命的唯一寄託,她管女兒的一切,包括她的生活、愛情、婚姻,甚至她的錢。母親活著的時候,胡因夢每時每刻都在反抗她,想逃離她。

一次採訪,楊瀾問胡因夢:你們母女的矛盾,最激烈可以到什麼程度?


胡因夢說,「我拿一把刀子出來,跟她說you stop,說你不要再囉嗦了。因為我沒有辦法控制她強加給我的批判、要求、否定,以及現實的壓力,我的神經已經沒有辦法承受。」

「當然,我不會去殺她,可是我就這樣拿著,事實上我已經沒轍了,我只好這樣子表示我的憤怒。這個對抗很多年,我覺得,對我後來的兩性關係,影響很嚴重。父親也是,就是不能跟她相處,所以永遠不回家。」

05

跟前夫李敖和解,跟父母和解,跟原生家庭和解,是胡因夢晚年生活的主題。慢慢地,她成長為一個作家、翻譯家、身心靈導師。

下半生,她更多的,是在探究自我心靈,和內心的各種情緒和解。

她說,「人,應該活出更宏大的內在世界,而不只是關切錢、工作、房子、汽車、愛情和下一代的教育。」她覺得,自己過往在人世間所追求的目標,都「太狹隘了,意義都不大,都不能帶來真正的福祉和快樂。」

如今,李敖已去世,母親也去世,胡因夢獨自在他鄉,活出了自己。一段傳奇之戀,一段母女對抗,不論美好還是不堪,都已飄散於紅塵。

69歲的胡因夢,面容姣好,氣質不凡,依舊是人們口中的那個「傳奇美人」。




文 | 妖妖的微笑 原創

喝最烈的酒,解最長的情,寫有趣的文。

歡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