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再遭天災!疫情加上自然災害,人們該何去何從?

A5.3-magnitude earthquake shook the Croatian capital of Zagreb on March 22, 2020, damaging buildings and cutting electricity in a number of

2020-04-28 02:3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南京英孚青少兒英語於2002年成立,18年來深耕南京。專注3-18歲孩子英語教育,英語啟蒙、英文閱讀興趣、考試學習、出國留學來英孚就夠了。我們的運行及管理遵照EF全球統一模式。50年專業英語教育經驗值得信賴,關注英語,關注孩子。

Disasters don』t stop for a virus


「災難不會因為病毒而停止」

最近這段時間,美國人民真可謂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根據最新的官方消息,美國的新冠確診病例超過81萬;而現在,他們又趕上了每年的自然災害高發期——官方氣象局發出的龍捲風、火災、颶風等災害預警,更是讓各地政府手忙腳亂……


截至今天,龍捲風已經席捲了美國東南部,造成50萬居民斷電、至少34人死亡。所以,當自然災害在全民抗疫期間來臨,到底會造成怎樣的可怕後果呢?


<閱讀本文大概需要6分鐘>


The quake in Croatia


從克羅埃西亞的一場地震說起


3月22日的那天清晨,格魯馬克從床上驚醒,因為他發現周圍的世界都在震動,房間裡的吹風機被震掉在地嗡嗡作響。當他踉踉蹌蹌地走過去想要關掉吹風機時,他發現臥室的牆上出現了一道黑色的裂縫,當下他立即明白,原來是自己的家鄉克羅杜亞的首都薩格勒布剛剛遭受了地震的襲擊。


隨後,他和家人衝到了外面早春寒冷的戶外,而這座城市的其他人也在做著相同的事情。但是,人群中潛伏者另一種風險:新型冠狀病毒——因為這個病毒已經開始在這座城市蔓延了。


A 5.3-magnitude earthquake shook the Croatian capital of Zagreb on March 22, 2020, damaging buildings and cutting electricity in a number of neighborhoods.

2020年3月22日,克羅埃西亞首都薩格勒布發生5.3級地震,許多社區建築物受損,電力中斷。


「Disasters don』t stop for a virus.」The quake in Croatia was one of the earliest wake-up calls for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that natural hazards still loom large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including floods, fires, tornadoes, hurricanes, and even volcanic eruptions.「We can always shape a better future,」

發生在克羅埃西亞的這場地震,是對全世界人民發出的最早的警鐘之一,它提醒著我們,在COVID-19病毒大流行期間,自然災害仍然是不可被忽視的,這包括洪水、火災、龍捲風、颶風,甚至是火山爆發。

——《國家地理》報導

這種自然災害的風險,在美國尤其嚴重。更何況,美國目前是全球新冠病例最多的國家,確診病例約81萬例。根據科學模型顯示,美國的疫情可能很快就會接近峰值,這會使其衛生保健系統、預算和供應鏈負擔過重。


本周,龍捲風席捲了美國東南部,造成至少34人死亡,超過50萬人斷電。「災難不會因為病毒而停止,」美國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FEMA)前局長克雷格·富蓋特說。


儘管如此,專家還是強調,生活在災害多發地區的居民並不是無力回天的。這個時候最需要的是每個人都做好個人防災準備——從微型的災難工具包,到清理水槽和院子裡任何可能成為火種的事物。「我們總能創造一個更好的未來(We can always shape a better future)」,災害研究人員米卡·麥金農說。

A forecast of disaster


關於今年災害的預報

隨著春天的來臨,美國的許多地方都有被自然災害襲擊的可能性。


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最近發布的一份預測警告說,今年春天,整個美國中西部地區將有120萬居民面臨嚴重洪災的風險。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的一項早期分析還表明,大西洋颶風通常在6月1日至11月30日之間形成,今年會比往年更有可能登陸美國。


Devastation from extreme weather events has spiked sharply in recent years as climate change drives growth in the intensity and frequency of storms.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also contribute to extended droughts and more frequent and erratic wildfires along much of the U.S. West Coast.

近年來,由極端天氣所造成的自然災害事件急劇增加,風暴的頻率和強度都在上升,溫室氣體排放還導致美國西海岸大部分地區的乾旱加劇,同時帶來更為頻繁的山林火災。

——《國家地理》報導

華盛頓帕特羅斯市市長、災難領導小組執行主任卡琳·安德斯說:「我們所在地區的低洼地區基本上沒有積雪,所以我們知道火災季節來臨時,事情將會變得很糟糕。」


在美國,應對自然災害的核心是往往是當地民間支持。志願者、急救人員和小型非營利組織在任何災難中都是衝鋒隊。接下來才是區域和州的反應小組。而美國聯邦政府只有在災難跨越國界或超出當地應對能力時才會介入。但是現在,在應對系統的各個層面,人們都面臨著流感大流行造成的後果。


內布拉斯加大學奧馬哈分校應急管理與災害科學項目的助理教授薩曼莎•蒙塔諾表示:「事實上,我們在應對災害的所有措施,都已經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了COVID-19的影響。」


Tornadoes in Tennessee


田納西州的龍捲風

田納西州是社區支援活動面臨嚴峻挑戰的有力例證。3月2日晚,那時新冠病毒在該州還沒有廣泛傳播開來,當地的龍捲風造成至少2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第二天早上,社區的反應迅速,救援全面展開。



田納西州社區資源中心(CRC)的執行主任蒂娜多尼格說,「我們的車真的排了有一英里長,要麼是來做志願者的,要麼是來送東西的。」而其他志願者則四散開來清理廢墟和被吹倒的樹。


但情況很快就改變了。3月23日,隨著COVID-19病例的不斷增加,納什維爾市的公共衛生部門要求居民呆在家裡,除非進行必要的活動才能出門;同時,政府也宣停了災後重建工作。


在兒童權利中心,志願者隊伍通常有數百人,但現在根據官方的居家隔離建議,已經減少到了10人。田納西州中部社區基金會負責捐贈服務的副總裁艾米·費爾表示,很多企業關門大吉,許多籌款活動也被取消,而本該用於應急響應的資金捐贈全部放緩或被擱置。


從某些方面來看,納什維爾相比而言就準備得很充分。在COVID-19侵入之前,這裡的工作人員就已經開始儲存物資了,而當地居民也早早就把衛生紙、手套、清潔用品等必需品搶購一空。多尼格上周四表示:「我們將是唯一準備好面對風暴襲擊的地方。」


三天後,龍捲風襲擊了鄰近的查塔努加市,CRC開始準備向他們提供緊急物資。該組織周一在社交軟體上發帖稱:「我們的志願者在寫這條消息的時候正在打包救援物資。」

Social distancing during disasters


在災難中保持安全距離

那麼真正極具挑戰性的問題來了。


正如田納西州的情況所顯示的那樣,美國災區現在面臨的一個根本的挑戰是,有效的救災活動需要人們密切的接觸——可這與疫情期間倡導的「社交遠離」恰恰相反。


「所有人都得聚集在一起,聚集在一個社區里,」蒙塔諾說。救援隊伍要在建築物殘骸中搜尋遇難者,分發中心要組織志願者排隊,災後倖存者則要聚集在擁擠的避難所。但是新型冠狀病毒給這些原本是拯救生命的活動增加了額外的風險。


在正常情況下,美國超過一半以上的醫院被病人占用。但是現在,由於發燒和咳嗽的病人大量湧入,甚至出現了越來越多醫生和護士被COVID-19感染的病例。而那些民間急救人員也在他們的隊伍中忍受著疾病的折磨。


截至本文撰寫之時,已有超過一萬名消防隊員和緊急醫療服務人員報告稱自己與COVID-19有接觸——其中近5000人處於隔離狀態。



而與此同時,應急組織正在努力培訓新一批的應急救災志願者。在美國消防部隊,訓練有素的民間志願者占比大約70%,而熟悉消防工作的學習過程無疑是需要親身體驗的。然而現在疫情泛濫,華盛頓的消防志願者培訓課程已經不得不放在網課上教學,這限制了那些新手的能力提升。


除此之外,各個機構還都面臨著應對災害的資金不斷減少的問題。原本在平時就常常人手不足、資金不足,這次疫情爆發更是讓他們雪上加霜。


Rewriting the playbook


改寫方案

麥金農說,降低風險最有效的方法是讓個體承擔更大的責任(The most effective way to reduce risk is for individuals to take on a greater role)。


作為普通民眾,及時報告周遭潛在的危險,比如河岸上溢出的水以及遠處的煙霧風塵,可以為疏散和反應小組爭取到關鍵的幾分鐘黃金時間。應急包對生活在容易受災地區的人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包里的許多物資與人們在流感大流行期間搶購的東西大體相同。


與此同時,應急響應小組正試圖想出創造性的方法來減輕災難。一些機構在應對災害方面保持著機動性,以填補潛在的空白。



「疏散者計劃」是一個致力於幫助紐奧良居民在颶風期間安全撤離的項目,該項目已經開始改變他們傳統的運作方式,籌集資金去購買可以儲存的食物和物資,為可儲存的食品和物資籌集資金,因為負責颶風應對這一方面工作的大多數機構都在努力為因病毒而失業的人提供食物。


各個團隊也在努力建立社區紐帶,因為這是地方恢復力的重要組成部分。舊金山消防隊長和她的團隊正在鼓勵社區成員通過社交媒體中心保持聯繫,特別是與有危險的人保持聯繫。

「Having a neighbor that will check in on someone that is elderly when official channels are overwhelmed is priceless.」

「在官方渠道已經人滿為患的情況下,通過鄰里互助來照顧鄰居老人是無價的。」

災難服務部門高級副總裁特雷弗·里根說,紅十字會正在重新設計避難所,以防止病毒進一步傳播。


通常來說,避難所是一個布滿簡易床的開放場所,就像一個體育館或社區中心大廳——這是一個病毒很容易傳播的地方。因此,紅十字會正在實施新的策略,比如把床安排得離得更遠,在病人進入前和整個住院期間都隨時檢查他們的症狀。有可能的話,旅館也可以被用來隔離病人。然而,由於衛生保健工作者擔心會有無症狀的COVID-19攜帶者,所以避難所的建設仍然面臨挑戰。


「我們深知,這是一件我們必須做對的事情,」瑞根說。「我們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就是有人會因為不知道逃往哪兒或是擔心避難所不安全,而乾脆選擇放棄疏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