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666 

歐盟外資審查趨嚴,是疫情期間臨時「防抄底」還是常態化?

值得注意的是,自新冠病毒疫情蔓延以來,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德國等國相繼出台法律措施,宣布將保護特定領域企業不被外資收購。

2020-05-02 09:47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新冠病毒疫情如何影響著歐盟的營商環境?

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數位專家提醒要關注目前歐盟及其成員國在外資審查方面的新動向。

值得注意的是,自新冠病毒疫情蔓延以來,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德國等國相繼出台法律措施,宣布將保護特定領域企業不被外資收購。

各成員國的法律措施以歐盟委員會(下稱「歐委會」)發布的《有關外商直接投資(FDI)和資本自由流動、保護歐盟戰略性資產收購指南》(下稱」指南「)為藍本,在《歐盟外資審查條例》今年10月生效之前,該指南為歐盟各國提供保護戰略資產和技術的行動綱領。

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近期表示,健康、醫療研究和戰略性基礎設施需獲特殊關注。她說:「我們需要知道是誰從國外投資這些公司,投資目的是什麼。在公共衛生和經濟危機期間,當我們變得更脆弱時,這一點尤為重要。」

她並指出,「與任何危機一樣,當我們的工業和企業資產可能面臨壓力時,我們需要保護我們的安全和經濟主權。根據歐洲和國家法律我們擁有處理這一局勢的工具,我要敦促成員國充分利用這些工具。對外國直接投資,歐盟現在和將來都是開放的市場。但這種開放並不是無條件的。

中國社科院歐洲研究所楊成玉助理研究員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當前歐盟的措施是臨時性的,是借鑑了歐債危機時的教訓,在政策層面防止被外資抄底。

將醫藥和新興技術納入關鍵領域範疇

根據現有歐盟規則,歐盟成員國有權基於安全或公共秩序對來自非歐盟國家的外國直接投資進行審查。目前,在歐盟27個成員國中,有14個成員國設置了FDI篩選機制。歐委會則在發布指南期間鼓勵另13個國家儘快設置成熟的審查機制,同時根據歐盟法律和國際義務,考慮所有備選辦法,以處理外國投資者收購或控制某一特定企業、基礎設施或技術而給歐盟的安全或公共秩序帶來風險的潛在案例。

據第一財經記者梳理,歐盟各國對外資審查趨緊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下調所有權標準和擴大關鍵領域範疇。歐盟各國將審批權限下限(即所有權標準)調至10%~25%不等,並將關鍵領域範疇擴展至醫藥和新興技術等方面。

而歐盟在指南中也特地指出,發布指南的目的為「以確保在公共衛生危機和相應經濟脆弱時期,在歐盟範圍內採取強有力的做法對外國投資進行審查,保護歐盟企業和關鍵資產,特別是在對我們的安全和公共秩序至關重要的衛生、醫學研究、生物技術和基礎設施等領域,同時不損害歐盟對外國投資的普遍開放。」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歐洲研究中心賴雪儀副教授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戰略性產業包含的領域會一直變化,基本是涉及傳統國家安全的領域,例如能源、基礎設施等。

「近年來歐盟強調要保持其高新科技企業國際競爭力的重要性,把高新科技領域視為戰略核心。在全球化及數字化下,信息通訊也被賦予戰略意義。此次新冠疫情肆虐,歐洲很多國家發現自己完全依賴進口醫療物資,在全球供不應求時,靠進口就十分被動,又把醫療產業列為戰略領域。」她說道。

霍金路偉國際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孟記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將新興技術納入關鍵領域範疇,歐盟各國更多是著眼未來。

他認為,疫情使歐洲諸多企業估值變低,為潛在的買家帶來機會。如果這時外資紛紛湧入,購入的企業又恰好屬於歐盟的戰略性產業,或者屬於對未來經濟復甦有決定性意義的產業,勢必會對歐洲經濟帶來影響,進而引起各國政府的警覺。

霍金路偉國際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徐亮則認為,跨境投資的目的是為了實現雙贏。歐盟各國政府歡迎外資,因為這可以擴大投資、穩定就業、擴大歐盟之外特別是亞洲和中國市場。只要併購交易在合法的範疇之內,這單交易是否會成交、以怎樣的價格成交,並非是政府首要關心的問題。

此外,徐亮提醒,在政府之外,企業管理層和工會的因素同樣重要。如果併購會帶來股權、管理架構的大規模變動,或者將施行大規模裁員,也可能會招致工會、員工甚至當地社區的反對,為交易帶來不確定性。

以開放姿態捍衛全球合作至關重要

代表近1000家在歐中資企業的歐盟中國商會在最新一期簡報中指出,作為全球重要一員,歐盟肩負特別的責任:在尊重多邊主義和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基礎上,歐盟將與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WTO)、二十國集團(G20)和七國集團的夥伴們一起,形成全球應對方案。

該簡報指出,在這樣的背景下,重啟貿易流動和供應路線顯得尤為重要。「但是,我們也注意到歐盟強調重視戰略自主的重要性、加大嚴格的外國投資審查力度,以及公平的競爭環境。」

「我們擔心,歐盟實現戰略自主的措施可能會面臨被政治化的風險,並延緩達成建立公私合作夥伴關係的目標以及在經濟復甦路線圖中實現『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投資』 目標。」歐盟中國商會在簡報中指出,鑒於前期預測2020年歐盟經濟損失的嚴重程度相當於2009年的兩倍多,那麼對於歐洲政治家來說以加倍的決心和充足的準備,以開放的姿態捍衛全球合作是至關重要的。「在十年前早些時候的G20峰會上,各國領導人同意避免對貿易和投資流動採取新增保護措施。作為世界舞台重要角色,這是歐盟在全球範圍內急需倡導的立場。」該簡報指出。

賴雪儀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暫時沒有見到歐盟公共秩序或競爭力在企業被外商收購或投資後,被具體損害的案例。

中國貿促會研究院日前發布的 《歐盟營商環境報告2019/2020》(以下簡稱《報告》)則指出,歐盟過度規制問題日益突出,對中國企業在歐盟投資和經營造成較大負面影響。歐盟營商環境目前存在的過度規制問題給中資企業在歐盟經營帶來三大挑戰,即歐盟在市場准入方面的過度規制,導致中資企業面臨更多、更高的壁壘;歐盟在市場拓展方面的過度規制,導致中國企業遭受不公待遇以及歐盟日常監管過度規制,導致中國企業合規成本大幅上升。

孟記安建議,如當下中資想在歐開展投資併購業務,可以先從零售、時尚等行業入手,儘量避開「關鍵領域」。

同時,也可以先從一些小公司、初創型公司開始。他建議,在法律合規之外,文化因素同樣重要。在開展併購交易時,收購方最好可以與賣方公司、員工多多溝通。

徐亮還表示,在歐洲,目前西歐對外資監管收緊趨勢明顯,如果中資想赴歐投資的話,中東歐目前還不是特別敏感,或許是個不錯的切入點。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