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人未安

訂閱

發行量:2 

10部最遺憾的愛情電影 · 有些人,錯過了就是一輩子

10.吳俊河和宋珠喜——《假如愛有天意》唯美的愛情,如此動人心弦。關於那段青澀時光,關於初戀,那些悸動人心的瞬間遺忘在時光里。可捻起舊時泛黃的書頁,瀰漫的昔日氣息,依舊讓人淚光瑩瑩。「清冷的微風透露一絲秋意,我把那微風放在信里寄給你。

2020-05-03 23:29 / 8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0.吳俊河和宋珠喜——《假如愛有天意》

唯美的愛情,如此動人心弦。關於那段青澀時光,關於初戀,那些悸動人心的瞬間遺忘在時光里。可捻起舊時泛黃的書頁,瀰漫的昔日氣息,依舊讓人淚光瑩瑩。

「清冷的微風透露一絲秋意,我把那微風放在信里寄給你。」鄉下鬼屋的驚聲尖叫、星夜裡的螢火蟲……天真爛漫的年齡里跳動的兩顆心。悲傷的音樂、短暫的相見……初心依舊。「當陽光照在海面上,我思念你;當朦朧月色灑在泉水上,我思念你。」波爾卡舞上的相視一笑、路燈下的相擁……最幸福的愛情是:我愛你,而你也愛著我。雨中的等待、明滅的燈光,人海茫茫的追尋、強忍的淚水、車窗外的呼喊、心碎的割捨……在現實面前,他們無能為力。一個是國會議員的千金,一個卻是平凡的窮小子,社會地位的懸殊讓他們的愛變得如此辛苦。筆挺的西裝掩蓋不住他戰火里失明的雙眼,社會的等級觀念讓他們的愛也成為悲劇。俊河的骨灰在河水裡消逝,天邊的彩虹在回憶里沉澱,只有那條河仍舊不舍晝夜地流著,印證著愛行走過的痕跡。

社會強烈的等級觀念,門當戶對本不應該成為愛情的門檻,在愛的世界裡只有愛與不愛,而沒有配與不配。唯美的音樂,兩世的輪迴,美好而讓人心碎的初戀,都已成為追憶。

9.陳秋水和王碧雲——《雲水謠》

為了一句承諾,她用盡一生去等待。當一個女人開始等待另一個人的時候,她已不再年輕。終究,她枯萎了容顏。

一個是生在破落戶的飄零子弟,一個叛逆者,一個勇敢的鬥士;一個是生在富貴人家的大家閨秀,一個畫家,一個靜謐的女子。安靜的午後,她的眼睛清澈的如一泓秋水,她不懂,那一擦肩的幸福,要用一生來還。在鄉下他的故鄉,他們度過了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也許就是這段時光,讓她有了可以堅持下去的回憶,讓他有了愛她一輩子的信念。錯了年代的愛情和政治地域的悲劇是他們愛情的祭奠。分別那天,天邊的烏雲似乎要傾瀉積攢千年的雨水,雲與水的愛戀,明明相交過,卻註定分離,天空與大地的距離是他們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從此,台灣與大陸,天各一方,隔海相望。為了他的一句「我會等你」,她便等了他一輩子。

王金娣的出現,如同卡在咽喉的魚刺,吐不出便只能咽下,最後融化在身體內,而他已經習慣了她的存在。在西藏,聽到王碧雲的名字,幸福來得太突然,他狂奔,為那方心靈的守候,可躲在白紗帳後的只是一張王金娣的臉,名叫「王碧雲」。那一刻,是失望,還是絕望後的重生?陳秋水把心給了王碧雲,把婚姻給了王金娣,把幸福留給了眼前人。

這樣的生離比死別更心酸,不至絕望,卻也毫無希望,只有守著信念等待下去。秋水與碧雲的愛情死於距離,卻活在了心靈。

8.羅伊和瑪拉——《魂斷藍橋》(Waterloo Bridge)


他們的愛情誕生於戰爭,卻又毀滅於戰爭。

滑鐵盧橋上的相遇,那時候瑪拉還是芭蕾舞蹈演員,美麗的姿態如同翩翩起舞的蝴蝶,天使般潔白的羽翼載滿了對愛情的期待;羅伊還是年輕英俊的上尉,含情脈脈的眼神似乎能夠融化她小巧玲瓏的身體,溫暖的臂彎擁抱著心愛的人兒。浪漫的燭光,優美的旋律,初次約會便墜入愛的深谷;純真的心靈,年輕的愛情,他們在雨中相擁相吻,私定終身;瘋狂真是種美好的感覺!可錯過了教堂的訂婚時間,戰爭又讓他們錯過,她望著他遠去的火車,熱淚盈眶。

瑪拉單純地守候著他們的愛情,等著他回來,就算窮的只剩一個罐頭,她的自尊也不允許她去請求羅伊。戰亂的年代,報紙上看到他為國捐軀,失去了愛人,便也沒有了堅守的理由,她最終淪落紅塵。命運又讓他們再次相遇,他安然無恙,榮譽而歸;而她再也不是原來純潔的模樣。他們依舊相愛,妓女生涯刺痛著她強烈的自尊心,當已經接近幸福的時候,她選擇了死亡。血濺藍橋,香消玉殞,從此藍橋只是回憶。

是戰爭的捉弄,還是命運的悲劇,抑或是性格使然?瑪拉成為了社會的犧牲品,然而性格上愚蠢的自尊心才是真正的靈魂祭奠。

7.唐僧和女兒國國王——《西遊記》

「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臉襯桃花瓣,鬟堆金鳳絲。秋波湛湛妖嬈態,春筍纖纖妖媚姿」,如此傾國與柔情,卻愛上了東土大唐的御弟哥哥,守著這段永遠無望的愛;「丰姿英偉,相貌軒昂。齒白如銀砌,唇紅口四方。頂平額闊天倉滿,目秀眉清地閣長」,縱有女兒柔情萬種,無奈早已青燈伴古佛。原著中,唐僧不曾愛上任何女人,然而在86版《西遊記》中,唐僧和女兒國國王卻有著道不明的情愫,我們能夠看到這段經典的愛情,多半歸因於唐僧扮演者徐少華和西梁女國國王扮演者朱琳之間暗生的感情。劇中還是劇外都是一段悽美的愛情。

《趣經女兒國》一段,「相見難別亦難,怎訴這胸中語萬千?我柔情萬種,他去志更堅。只怨今生無緣……」這曲《女兒情》不知唱出了多少人的心聲?這段插曲也是他們別離的時候最為心痛卻又無奈的傾訴。宮殿之上,初見時,唐僧的三次拜見,女王的一見鍾情,二人之間的情愫也許已悄然萌發;御花園中,楓葉、草木、鴛鴦、清溪,小橋流水、佳人相隨,這早已成為了兩人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珠簾下,燭光映照著她美麗的面龐,無意中的目光相遇,額頭的汗珠出賣了他翻湧的心潮,面對女王哀怨的軟聲細語,他便只有一句「來世若有緣分」,可女王的一句「我只想今生,不想來世,今生今世我們是有緣分的」,便輕易點破了他的執念,柔情融化心底,卻遇上了唐王期盼的目光,遇上了觀音冰冷的眼神,他是終究逃脫不了佛給的枷鎖;送別時,一聲「御弟哥哥」揉碎了多少人的心?淚眼婆娑,只願這條再也沒有盡頭……勒住韁繩,卻不忍再去看那雙憂傷的眼睛,可他終究不能為她停留,更何況永駐?央視《藝術人生》再見面,一句「御弟哥哥,別來無恙」讓台下的徐少華淚光瑩瑩。兩人相識時,徐少華卻已完婚,他們在錯誤的時間相識,便鑄就了這段遺憾的愛情。

佛是世界上最博愛的,也是最為絕情的。佛渡眾生,卻不能渡己。一見鍾情的愛情,是世間最美的愛戀,猶如璀璨的煙花,綻放之後,徒留那彩色的光芒滯留眼瞼。

6.山姆和莫莉——《人鬼情未了》(Ghost)

死亡破碎了愛情,卻也沉澱了經典,詮釋了什麼是至死不渝。人與鬼,天各一方,最痛徹心扉的相愛。

美麗的旋律,粘土滑過指尖,紅唇間的纏綿,肌膚相觸的瞬間,連性愛都溫柔得令人心醉。看著自己倒在血泊中,斑斕的天堂之光也是如此絕情。有多少亡靈眷戀前世,有多少不甘尚存心間?山姆的執著感動鬼魂和靈媒,真正的兇手也「意外死亡」,莫莉再也不會受任何威脅。悲情的命運,觸摸不到的戀人,心痛的愛撫止不住心底流淌的淚。生與死的距離,幸福與苦痛的邊緣,這麼近,又那麼遠。天堂投下的彩虹之光,照耀著愛的最後一吻,虛幻與真實的存在,絕望與幸福的交融,那一刻,是愛的真諦。

有多少人活著,卻不肯對愛的人說一句「我愛你」?天堂與地獄,如果真的存在,也不要吝嗇那句「我心亦然」。

5.丹尼斯和凱倫——《走出非洲》(Out of Africa)

「在非洲恩貢山(Ngong Hill)腳下,我曾經有一座農場……」

凱倫低沉蒼老的女聲平靜地敘述著在非洲曾經跌宕起伏的歲月和那深沉熱烈的愛情,像是在講述別人的故事,又像在低吟著一個古老的神話。每個有關非洲的夢裡,都有一個孤獨的背影,在蒼茫天空和金色夕陽的映襯下顯得愈發蒼涼。

一個承受著男爵丈夫的冷酷理智和時常不在家的女人,有誰能說她無法忍受孤獨?一個獨自經營一座農場,關愛當地土著民族並嘗試融入非洲的女人,有誰能說她沒有一顆樂觀善良的心?一個不辭長途跋涉為丈夫送去物資卻不幸因丈夫感染梅毒從此再也無法生育的女人,有誰能說她沒有大膽勇敢和平靜堅韌的靈魂?她對丹尼斯說,學校和農場,是她所有的了。當一場大火燒盡了她辛苦經營下的豐收,當男爵為了別的女人和她離婚,當她明白所愛的丹尼斯並不願意給她想要的婚姻,當破產後為了當地基庫尤人(Kikuyu)的安身住所而向行政官下跪,她失去了所有,然而卻剩下了洒脫和豁達,優雅和尊嚴,堅韌和剛強,愛和熱情,還有所有男人的欽佩。這樣的女人,丹尼斯無法不愛。

「他連狩獵都要帶著留聲機,三把來福槍,一個月的補給品,還有莫扎特。」丹尼斯熱愛自由大過所有的一切。為了自由和不羈,他可以承受孤寂,寧願落寞地死去。他可以對心愛的女人溫柔細膩,深情款款,但也可以隨時離開,繼續旅程;他愛著愛情本身,不管她是否是男爵夫人,卻不願意在她離婚後為了一紙證書而更愛她。他帶她自由地在空中翱翔,俯瞰著廣袤土地上的河流和森林、成群奔跑的羚羊、微光的湖面上驚起的飛鳥以及白色的沙灘,他們的手相握在雲中,心靈交融在蔚藍的天空。如此浪漫的男人,心卻從不願為誰歸屬,凱倫怎能不心痛?當她學會洒脫放手的時候,他卻願意為愛放棄自由。然而命運又給他們開了個大大的玩笑,丹尼斯的飛機墜毀在旅程中,那個孤獨自由的靈魂終於永遠留在了非洲大地上。

自由和婚姻,似乎一直都是矛盾的存在。男人喜歡自由的愛情,女人喜歡穩定的婚姻,當一個男人願意為一個女人放棄自由,那是因為他愛到了極致。當她在葬禮上念著屬於他的詩,心裡是否還在顫抖?她走了,從此再沒回過非洲。

4.羅伯特和弗朗西斯卡——《廊橋遺夢》(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

四天,便確定了一生所愛。「這樣確切的愛,一生只有一次。」遇到了,便要轟轟烈烈地愛一場,就算在錯誤的時間,就算是婚外情,也不枉費一生的等待。

冥冥之中似乎有那麼一天,他像迷途的羔羊和她在農舍相遇,饒有趣味地看著她光著腳丫為自己指路,在車內無意間拂過她的大腿,紳士地為她摘下麥迪遜大橋下的野花……時間仿佛停留在那座大橋,她嬌羞的笑和他認真拍照的身影都留在了光影的記憶中。燭光晚餐、談笑風生、月下散步、葉慈的詩……性與愛的吸引。當她裸露自己,任憑晚風吹拂,對著鏡子欣賞自己身體,深夜開車去麥迪遜大橋給他留言,專門買下昂貴性感的洋裝,那時她像情竇初開的少女,早已準備好了不懼流言獻出自己的身體。羅伯特是她一生難遇的挑逗和吸引;而弗朗西斯卡是他一生放蕩不羈漂泊生涯中唯一想要的歸屬,他們瘋狂地滿足著彼此,似乎想用短暫的四天填滿一生的時間。弗朗西斯卡那樣恪守婦道的家庭主婦怎麼會愛上他?而羅伯特那樣四處留情卻從不會愛上任何女人的攝影師怎麼會為她停留?他們似乎是永不可能的一對,但在性的痴纏和心的交融下,愛情已經悄然降臨。

他說:「我這一生所作所為,都是要領我朝你而來;我之所以漂泊,就是在向你靠近。」

他一遍遍低吟著:「跟我走。」

她說:「女人結婚生子時,她的生命一方面開始了,另一方面卻結束了。我不能讓生命就此消逝無蹤,從頭再來。我只能試著,在心靈深處,緊緊地守著你我。」

她看著他在雨中狼狽的姿態和乞求的眼神,看他為她掛起的項鍊,紅燈停留的片刻,就差一點點,就差那麼一點點,她就要打開車門奔向雨中,可她最終屈敗於了現實。

四天,片刻斑斕的愛情,卻永恆了他們一生的回憶,帶著悲傷的呢喃,隨著他們死去的骨灰灑落在麥迪遜橋下。她把一生奉獻給了家人,卻把骨灰留給了愛人。

3.瑞德和斯嘉麗——《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斯嘉麗,一個像貓一樣的女人,綠色的眼睛,迷人而妖媚。她擁有世間幾乎所有的褒義詞:美麗、堅強、勇敢、聰明、善良、自由、獨立;也可以集眾多貶義詞為一身:虛榮、貪婪、自私、無情。她不是淑女,卻「壞」的可愛;她擁有塔拉那片紅色土地一般的熱情與真實,又被賦予了綠色的韻味——和平、希望和蓬勃向上。愛上她,如飲一杯毒酒。

瑞德,敏銳的視角,堅強的臂彎以及熱烈的愛戀……那種翩翩風度下一貫的壞笑和嘲諷,那種不羈的外表下散發的男性魅力,那種成熟冷靜的頭腦里蘊含的智慧和自信,都是如此讓人迷戀。他知道,愛上她就是以身試險,可他寧願飲下這杯毒酒。因為他們是如此相似,他們都是「壞人」。

當初那個自信滿滿極富魅力的男人,曾經說過「哪怕是世界末日我都會愛著你」的男人,一夜之間竟變得如此絕望,瑞德對斯嘉麗的愛已經破碎到再也無法拼湊,徒留悲傷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從此,斯嘉麗便真的失去了夢中那片迷霧中她苦苦追尋的東西,只有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心繫神往的艾希禮,只是最初的夢幻,原來自己早已愛上瑞德,可是,終於撥開了這層迷霧,這聲「我愛你」,卻來的太遲了。畢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只是明天再沒有他。

太過於相似的兩個人,註定要相互折磨也要愛下去,因為每一次下定決心分開都是內心極度痛苦地掙扎,就算最終離開也有一種魔力吸引著他們回到對方身邊,直到筋疲力盡,直到最終真的絕望了。一個專心去愛,另一個卻執拗地愛著別人;愛情的悲劇莫過於,當發現自己愛上對方的時候,卻發現那人的心,已經被自己傷害的千瘡百孔。

2.賈寶玉和林黛玉——《紅樓夢》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枉凝眉》譜寫出了兩人的愛情悲音,也成為了87版《紅樓夢》的一曲絕唱。

絳珠仙草轉世時曾說過要把一生的眼淚還他,以感神瑛侍者的雨露之恩。果真,黛玉的一生為寶玉而樂,為寶玉而泣,最後死在淚水與徹底的絕望中。「黛玉葬花」不僅是在葬花,更多的是在葬下自己的愛情悲劇,伴隨著賈家衰落,兩人的愛情充斥一種悲愴的味道。「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只是誰,天盡頭,何處有香丘?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一曲《葬花吟》是黛玉近乎絕望的心聲。黛玉也是寶玉唯一的愛人和知己,從一見傾心到兩小無猜,從耳鬢廝磨到相知相愛,從怡紅院到瀟湘館,有多少真真假假的試探,多少喜怒哀怨,多少淚珠洗面?她敏感多疑,而這只是因為太愛他,因他而生,因愛而亡;可他偏偏是多情公子,縱有心心相系,可「木石前盟」終抵不過「金玉良緣」,送往探春和親歸來時,寶玉心心念念的林妹妹卻早已離世,徒留人去樓空的痛苦。兩人淒楚悲惋的愛情給了人們諸多遺憾,卻成就了一段絕美的經典愛情。

也許是世間愛情最初的那抹微光,又或是前世今生的輪迴,抑或是多少次夢中的邂逅,才有了相遇和深愛。那愛情,美好卻悲涼,美麗已逝,唯有空牽念。

1.傑克和露絲——《鐵達尼號》(Titanic)

有誰能夠忘記1912年4月14日那冰山碰撞的凌晨,那破裂的船體,那無助的生命呼喚?又有誰能夠遺忘一百年前那場生死劫中的慘痛、背叛、人性與愛情?他用一生的運氣換來了與她同行的車票,而她用一生的記憶塵封了那片藍色海洋中最肆意的愛情。

露絲是一匹鎖在金色籠子裡的野馬,渴望自由的狂奔,渴望原野的綠色;她在公眾場合抽菸,用弗洛伊德的尺寸理論來嘲笑那些貴族,甚至想要放棄生命來了結這種令人窒息崩潰的虛偽的貴族生活。傑克漂泊無依,淡若煙塵,卻有一顆純粹、真實、樂觀和活在當下的心;像幾乎所有偉大的畫家一樣才華橫溢,窮困潦倒,卻仍舊追尋著生活中最原本的姿態,追隨自己的內心。她一襲長裙,獨自一人憑欄遠望,夕陽映照著那深藍色的明眸;他微蹙雙眉,凝望著遙不可及的美人;愛上一個人,只需要一瞬間,這一眼,便是命中注定。不早一刻,不晚一刻,愛情像滋生的蔓草在兩人的心底生根發芽,他們的戀愛註定會遭到世俗的反對、懷疑、暴力、嫉妒甚至陷害,但這一切卻無從改變兩顆相愛的心,因為愛,所以信任。露絲兩次返回那艘「死亡之船」,也許所有人都不會理解,可只有她明白,那份愛情的執念,那份「你跳,我也跳」的真摯諾言。他們最終留在了最初相識的地方,傑克表情安詳,緊握的雙手早已僵硬,像一尊雕像,在露絲的眼中「睡去」。她鬆開手,讓流淌的記憶永遠沉澱在了冰冷的大西洋中。老年露絲在愛與毀滅的回憶中,沉靜地死去,連皺紋都美的讓人嫉妒。

上帝給了他們最快樂的時光,卻讓幸福戛然而止在最美好的年輪,讓他們的愛在最美麗的時刻化作海底的一具骨骼。愛情,愈是短暫,愈是遺憾,便愈是值得珍惜。真正的愛情,不是為了一個人放棄整個世界,而是通過他,看到了新的世界;真正的愛情,是甘願付出,哪怕是犧牲生命,只為讓她有生的信念和幸福的一生。

轉載《10部最遺憾的愛情電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