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民說歷史

訂閱

發行量:31 

讓張藝謀、陳凱歌、姜文跑龍套的郭寶昌,憑什麼這麼牛

不僅成為當年中央電視台的收視冠軍,更是在此後的十幾年間不斷播出,至今仍深受觀眾喜愛。當同仁堂醫藥集團的董事長、70歲的樂四老爺樂鏡宇要收她為妾時,遭到她嚴詞拒絕:「我不做小,要娶就得明媒正娶!」樂鏡宇結果,敢當敢為的樂四老爺,不顧族人的瘋狂反對,把個「門不當、戶不對」的丫環郭榕隆

2020-05-04 18:01 / 5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大宅門》被稱為現代版的《紅樓夢》。


不僅成為當年中央電視台的收視冠軍,更是在此後的十幾年間不斷播出,至今仍深受觀眾喜愛。


而百草廳的真實原型就是鼎鼎大名的中藥老字號「同仁堂」。


劇中被買來李天意的原型就是《大宅門》導演郭寶昌自己。


《大宅門》是傳奇,而郭寶昌導演的人生也是一部傳奇。



買來的孩子


1940年,郭寶昌出生於一個北京貧困工人家庭,原名李保常。


1942年,其父親凍死街頭,郭寶昌被母親以80塊大洋賣到河北沙城火車站站長吳家,改姓吳。


因為覺得賣便宜了,其三姨又借錢將其贖回,轉身又以200塊大洋賣到郭家。


郭家就是郭寶昌的養母郭榕家。


郭榕就是《大宅門》裡面李香秀的原型。



郭寶昌和養母郭榕


郭氏家境貧寒,15歲那年郭榕被郭家以五百大洋賣給京城首富同仁堂樂家做丫頭。


郭榕聰明伶俐,模樣又俊,被老太太一眼看中挑選去當了貼身的抱狗丫環。


那狗是老太太的心愛之物,郭榕在樂家一抱就是11年。



《大宅門》抱狗的丫頭李香秀


26歲那年,郭榕已出挑成個水靈靈的大姑娘。


在老太太身邊那麼多年,她也跟著長了見識,非常有有主見。


當同仁堂醫藥集團的董事長、70歲的樂四老爺樂鏡宇要收她為妾時,遭到她嚴詞拒絕:「我不做小,要娶就得明媒正娶!」



樂鏡宇


結果,敢當敢為的樂四老爺,不顧族人的瘋狂反對,把個「門不當、戶不對」的丫環郭榕隆重娶進樂家大門,當了明媒正娶的正房太太。


郭榕沒有生育,按族規家規,財產繼承人必須在家族內部孩子中挑選過繼。


養母郭榕不在樂家挑選,主要是為了財產不旁落他人,老了無人可依。


於是買來郭寶昌作為郭榕的養子。



郭寶昌的養母郭榕


為了兒子能在大宅門裡立足,母親郭榕用一種極其特殊的方式培養教育著郭寶昌。


在郭寶昌14歲的時候,郭榕就讓他開始喝酒,16歲開始抽菸,那個時候郭寶昌每天放學後回家桌上都有一盒「大中華」。


郭寶昌說自己是「瀘州大麯」泡大的。



郭寶昌就是《大宅門》里李天意的原型


樂鏡宇在同輩叔伯兄弟十七人當中排行第四,所以被稱作樂四爺。


郭寶昌年少十分淘氣,樂四爺也許是覺得郭寶昌很像小時候的自己,對他十分喜愛。


而且還給他改了名字,把原來「保常」兩個字改成了「寶昌」。


就這樣,大導演郭寶昌的名字誕生了。


樂鏡宇平時都是一個人在屋子裡面用餐,但是會經常叫郭寶昌到他的屋子裡面。



一邊吃飯一邊和他聊天,仔細講他自己小時候如何在家族中無法無天,氣走幾位教書先生,如何把家族中的長輩氣的七竅生煙,以及他如何被一位文武雙全的教師所收服,從此知道讀書做人的重要性。


所以《大宅門》前40集的故事基本出樂鏡宇之口。


第一次創作《大宅門》


在上小學的時候,郭寶昌遇到他的小學語文老師、班主任侯遠帆,這位老師喚醒了郭寶昌的文學天分。


從小學到高中,這位老師一直非常關心郭寶昌,不間斷地在學業上幫助他輔導他。


把郭寶昌的文學底子打得很是紮實。


家族裡面的故事聽多了,16歲的郭寶昌開始動手寫家族題材的小說,當時小說的名字叫《大浪淘沙》。


在小說裡面他將白景琦寫成一個殘暴的流氓、「混混」,玩弄女性的惡棍,屬於應該被打倒的資本家。



年輕時候的郭寶昌


一個偶然的機會,郭寶昌的手稿被母親發現,母親以「家醜不可外揚」為由,一把火燒了郭寶昌辛苦創作的手稿。


上高中的時候,郭寶昌迷上了電影和演出。


白天泡在電影院看電影,晚上到劇院看戲,什麼都愛看,京劇、雜技、歌劇、芭蕾……逮什麼看什麼,一天到晚就長在戲院裡頭,天天不上學。


因為逃學曠課,導致高中留級一年。


本來是壞事,結果變成了好事。


考上電影學院


1959年,北京電影學院第一次對外招生,就在那一年郭寶昌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


在那個唯成份論的年代,只能有清一色的工農子弟,才能進電影學院。


儘管郭寶昌的成績非常好,但因他''資本家''的出身,最終得以進入北京電影學院卻是頗費周折。


其中給他最大幫助的人就是當時導演系的系主任田風老師。


在田風老師的支持下,郭寶昌開始第二次動筆創作《大宅門》的文學劇本。


1964年,郭寶昌被打成''反動學生'',寫到三分之二的小說《大宅門》被沒收,罪狀是為反動資本家豎碑立傳。


郭寶昌獲刑3年,發配至北京昌平縣南口農場勞動改造。


從富家公子到階下囚,生活巨大的落差,他曾經選擇了自殺,但是沒死成。


1965年1月一直欣賞他的恩師田鳳,由於郭寶昌的原因被橫加批鬥,直至自殺。


''文革''開始後,郭寶昌罪加一等,被判無期徒刑。


郭寶昌仍不死心,依然寫作《大宅門》。


不過他的「階級鬥爭新動向」再次被人注意,《大宅門》又被紅衛兵付之一炬。


1969年3月,郭寶昌到張家口4619部隊幹校繼續接受監督改造,每天要彎著腰撅著屁股,被批鬥8個小時。


業餘時間,郭寶昌第三次開始寫《大宅門》。


1973年4619部隊幹校解散以後,郭寶昌和幹校的女朋友結婚了。


同年,郭寶昌被分配到千里之外的南寧廣西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


即使郭寶昌很努力,但是他也只能拍攝紀錄片。


他甚至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做導演了。


直到1979年7月,郭寶昌才被平反,隨後拿到了北京電影學院的畢業證書。


這距離1959年郭寶昌考入北京電影學院,時間已經過去了20年。


成為電影導演


平反後的郭寶昌,獲得拍攝電影的機會。


1980年,郭寶昌成為了導演,拍攝了人生第一部電影作品《神女峰的迷霧》,電影集中了驚險、探案、風光、愛情等元素。


影片從形式到內容都進行了大膽的創新和探索。



郭寶昌把電影的首映選在了自己的母校北京電影學院。


當時坐在下面觀影的學生裡面,就有張藝謀,陳凱歌,田壯壯等中國第五代導演。


本來這些「刺頭」還想起鬨,但是看著看著,他們就被電影深深的吸引住了。


電影播放完,台下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神女峰的迷霧》上映之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在當時收穫了極高的票房,深受觀眾喜歡,是八十年代經典的刑偵片。


也就是在1980年,郭寶昌和自己的第一任妻子離婚。


妻子將他第三次創作的《大宅門》的手稿焚毀,這件事一度讓郭寶昌痛不欲生。


以至於有十多年的時間,他都不想觸碰《大宅門》的創作。


這個時候距離《大宅門》的開拍,還差20年。


扶持第五代導演


接下來的20年,發生的事情,都和我們看到的電視劇《大宅門》息息相關。


改革開放後,郭寶昌開始大力扶植新人。


時間到了1982年,北京電影學院78級學生畢業了,這是文革後北影第一批大學生畢業生。


張藝謀、陳凱歌、田壯壯、夏鋼、李少紅、顧長衛、霍建起都是畢業於那一年。


那個時候,還是國家分配工作。


根正苗紅的田壯壯進了北京電影製片廠,陳凱歌被分配了北京兒童電影製片。


張藝謀、何群、張軍釗等人一起被分配到廣西電影製片廠。


而此時的郭寶昌已經是廣西電影製片廠的主任。


張藝謀等人也就成了郭寶昌的小弟,他們都稱郭寶昌「寶爺」。



當時的四大電影廠,是長影,上影,北影,八一,而廣西電影製片廠只不過是一個遠在邊陲的小電影廠。


為了出一些質量好的作品。


1983年5月在廣西電影製片廠正式成立「青年攝製組」,投產《一個和八個》,張軍釗任導演,張藝謀、肖風任攝影,何群任美工師,郭寶昌為「不掛名」的藝術指導。


在電影學院臨近畢業,老師曾經和他們說過,可千萬別覺得自己了不起,畢業進了廠子,不熬上十幾二十年誰也別想掌機。


而他們大學畢業不滿一年,就全部獨立拍片,這在中國電影界確實是「史無前例」的。


幾個人高興的不得了,剃了光頭來向廠長表決心要拍好電影。



《一個和八個》劇照


初生牛犢不怕虎,有想法、有膽氣更有魄力想拍自己的東西,就在他們高高興興電影拍攝完了,卻沒得到電影廠領導的認可,而且還受到了很大的批評。


這個時候郭寶昌力排眾議說:「年輕導演拍一部戲不容易,改一改,我看可以演嘛!」


就這一句話,電影上映了。


借調陳凱歌


《一個和八個》被公認為第五代導演的開山之作,這部電影讓攝影師張藝謀名聲大噪。 


1983年,廣影看中了西影的劇本《黃土地》,準備籌拍。


攝影敲定了張藝謀,導演一時沒有合適人選,何群推薦了同學陳凱歌。



而此時被分配到北京兒童電影製片的陳凱歌正鬱鬱寡歡。


在那個講論資排輩的年代,陳凱歌初出茅廬,完全輪不到陳凱歌施展才華。


而此時的張藝謀已經有自己的作品了。


為了拍攝《黃土地》,廣影花四倍工資把陳凱歌從北京借調出來。



陳凱歌到了廣西電影製片廠,郭寶昌撕毀先前的合約。


因為當時是以拍另外一部電影的名義把陳凱歌給借調過去的。


很多年後,郭寶昌曾經非常感慨,「當時是用了許多卑鄙下三濫的手段」才成全了陳凱歌的《黃土地》。



陳凱歌和張藝謀在拍攝《黃土地》


郭寶昌非常欣賞「第五代」的才華,他們把很多東西郭寶昌想拍又不敢拍的他們全都敢拍。


所以郭寶昌竭盡全力的幫他們出謀劃策。


1984年7月下旬,《黃土地》送文化部審查遭到批評,對於這部電影,中國電影世界爭議約一年之久,之後才為它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1985年,電影《黃土地》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上展映,影片馬上受到當地和國際影評家的好評。


該片獲1985年第五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攝影獎,1985年瑞士第三十八屆洛迦諾國際電影節銀豹獎、英國第29屆倫敦及愛丁堡國際電影節薩特蘭杯導演獎。



《黃土地》給當時的中國電影帶來很大震動,也讓陳凱歌、張藝謀、何群聲名鵲起。


一舉奠定了第五代導演在中國影壇的地位。


張藝謀曾經非常動情的說過,沒有郭寶昌,就沒有中國的第五代導演。


所以,後來得知郭寶昌要拍攝《大宅門》的時候,才有了超豪華的龍套陣容。


第一次拍攝《大宅門》


1994年,在拍攝了眾多影視劇後,54歲的郭寶昌拒絕了一切邀約,開始重寫《大宅門》。


這個時候,距離他第一次寫《大宅門》已經38年了。



郭寶昌


他把自己關在當時只有四十多平方米的北京家中,每天一壺開水、一碗燒餅,再次提筆寫下了第四稿《大宅門》。


郭寶昌閉關八個月時間,終於完成《大宅門》小說,並把它改編成了一部五十二集的電視劇劇本。


1996年的時候,第一版《大宅門》開拍了。


因為選錯了投資方,導致第一版《大宅門》剛拍攝了三集。


劇組資金斷了,原因是投資商不投資了。


無奈之下,拍攝只能被迫停工。


而且還讓郭寶昌背負了300萬元的債務,一度鬧到法院去,甚至遭到黑社會的人身威脅。



之前的投資人也借著《大宅門》劇本的光環,滿世界尋找導演,還曾找到了大導演張藝謀。


張藝謀對來找他的人說,「你知道我和郭導什麼關係嗎?」


並且直言告訴投資人,不僅自己不會拍,這個圈不會有導演接這個劇本。



經過了三年的時間,最終,劇本的版權也還是得以回到郭寶昌導演的手上。


為了能繼續拍攝《大宅門》,導演郭寶昌在四年里先後談了八十多家投資商,結果都黃了。


期間,郭寶昌曾登門尋求與同仁堂的合作。



因他與樂家的關係錯綜複雜,樂家後人認為他不是正宗的樂家人,反對他寫有關同仁堂的故事。


同仁堂的負責人也委婉拒絕了郭寶昌。


因此,郭寶昌把劇本的名字《樂家同仁堂》改成了《大宅門》。


央視獨資拍攝


時間來到了2000年,央視台有一位製片人叫俞勝利找到郭寶昌,希望與他合作,並且獨家拍攝《大宅門》。


這讓郭寶昌既高興又失落,高興是因為《大宅門》要被央視投資拍攝了,失落的是劇中的角色需要央視來選人,自己不能做主了。


但是這個時候的郭寶昌已經60歲了,他不想再等下去了。


郭寶昌曾說:「《大宅門》是我的生命,是我生命的全部,這個作品不完成,我死不瞑目!」



於是他選擇了妥協,答應了央視投資拍攝《大宅門》。


經歷了大換角的《大宅門》在2000年7月第二次開拍了。


大腕龍套


一次聚會中,得知郭寶昌要開始籌備電視劇《大宅門》時,田壯壯忽然說;「寶爺對咱們這麼好,我建議,咱們一人在《大宅門》里串個角色給寶爺助助威。」


這個建議,立即得到了在場的所有人的積極響應。


張藝謀,陳凱歌,田壯壯,何群都表示要來客串一個角色。


當時張藝謀正在拍攝申奧宣傳片,好不容易有一天的時間。


張藝謀一到劇組就對郭寶昌說:「我說來客串一天的戲,這一天不是七個八個小時,一天一夜24小時都可以。」


於是郭寶昌給張藝謀安排的角色是大太監李蓮英。



第一天拍攝,張藝謀拍得很拘謹,根本放不開。


拍完之後,張藝謀和郭寶昌說,我演的不好,得重新拍。


但是張藝謀的要求是和自己演對手戲的人得是郭寶昌。


於是張藝謀第二次進組,和郭寶昌一起完成了這段戲。



拍攝當天,這天姜文也有空,田壯壯、候詠、何群、張會軍等人紛紛趕來助陣。


於是現場執行導演成了田壯壯,執行攝影為候詠,何群成了現場美工,北京電影學院院長張會軍竟然做了現場劇務。


這下子轟動了懷柔外景基地,許多攝製組停止了拍攝,紛紛跑來看熱鬧,可謂盛況空前。


順便插一句,姜文看完《大宅門》劇本後,曾經主動請纓要飾演白七爺。



為了彌補沒有出演白景琦的遺憾,後來在劇中姜文客串一段和陳寶國的對手戲。


雖然是客串,但是姜文非常認真。


在化妝間裡,和陳寶國兩人坐一字一句地摳台詞。


這句不要了,這句應該怎麼說。


足足耗了兩個小時。



這段討價還價的戲可謂是劇中最經典的片段之一了。


那副油腔滑調和貪得無厭的嘴臉被姜文刻畫的淋漓盡致,特別的到位。


這場戲要五分半鐘,一條拍下來,一氣呵成,沒有錯處。


現場一片掌聲。


最為經典的那句,「我家還有誰來著?」



雖然沒演上主角,但是姜文這段戲,告訴我們了,什麼他媽的叫驚喜!


兩天後,正好是姜文的生日,郭寶昌導演把姜文在戲裡的戲服作為生日禮物送給了他。



後來,陳凱歌在英國拍戲,恰好回國三天辦事,也特意擠出一天時間趕到了北京懷柔的拍攝現場。


郭寶昌在現場給他編了一個角色,讓他演濟南府台衙門的一個差官,陳凱歌連氣都沒來得及喘就化好裝上場了。



何群客串的是當鋪夥計,當鋪內所有的擺設都是他自己安排布置。


最為經典的台詞,光板沒毛,破面爛襖。



何群飾演當鋪夥計


田壯壯本來滴酒不沾,為了出演醉酒的日本軍官田木,猛灌一整瓶二鍋頭,拍完這一場,醉得不省人事。



田壯壯客串演日本軍官



李雪健飾演愛國人士於八爺



侯詠飾演士兵甲



寧靜飾演青樓老鴇



于榮光在裡面就講了個笑話



張豐毅飾演白景琦的老師


飾演常公公的黃宗洛,北京人藝的老戲骨,被業內稱為「龍套大師」,塑造了無數經典龍套角色。


曾在《寇老西兒》《燒餅皇后》等多部影視劇中扮演太監。


當年黃老爺子出演大宅門的時候,已經是74歲高齡,把劇中的常公公一角,演的活靈活現,絲毫沒有表演的感覺,如今已成絕唱。



飾演常公公的黃宗洛


杜雨露飾演白萌堂,一句「醫不可欺」說盡了醫者的風骨。


2020年2月21日,老藝術家因為肺癌病逝在家中。



杜雨露飾演白景琦的爺爺白萌堂


《大宅門》創作歷經38年,三次手稿被毀,兩次拍攝,經歷了無數劫難才被搬上了銀幕。


郭寶昌曾說:「《大宅門》是我的生命,是我生命的全部,這個作品不完成,我死不瞑目!」


百年風雲,家族興衰。


以一個家族的起起伏伏,體現出一百多年來中華大民族的興衰命運,給觀眾們呈現出各色各樣的人物群像。


20年過去了,時至今日還能在電視中看到《大宅門》的重播。


好的作品就是用時間打磨出來的。


致敬郭寶昌導演,致敬經典之作《大宅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