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姆心理教育

訂閱

發行量:9 

出軌了卻不肯放手:表演式婚姻,究竟有多痛?

作者丨MIS薔薇來源|曾奇峰心理工作室· 01 · 「模範夫妻」諮詢室里的她有些憔悴,眼神空洞。 · 02 · 為何表演?

2020-05-06 14:16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作者丨MIS薔薇

來源|曾奇峰心理工作室(zqfxlgzs)


· 01 ·

「模範夫妻」


諮詢室里的她有些憔悴,眼神空洞。


沉默許久,開口說道:我跟我老公結婚十年了,是別人眼裡的模範夫妻。


接著幽幽嘆了口氣:


前幾天,他過生日,我做了一桌子菜,布置好了房間,和孩子一起給他慶生。


我拍了照片,色澤飽滿的菜餚、精緻誘人的蛋糕、幸福甜蜜的笑容,修了很久的圖,發了朋友圈。


很快,收到一大波的贊和評論。


「又來撒狗糧啦!」

「真幸福呀,羨慕!」

「老夫老妻了生活還如此有情調,我又相信愛情了。」


我往前翻了翻,近年來曬照挺多的,每一組照片和文字看上去都特別美好,如果能活在朋友圈多好啊。



她頓了頓,自嘲地笑笑,低下頭:


可這場慶生,其實不到20分鐘就結束了。


他接了個電話,匆匆趕去加班,留下我和女兒在偌大的房間裡,對著眼前甚至沒來得及切開的生日蛋糕。


但我習慣了,因為這樣的「加班」,不計其數。


我早就發現他出軌了,但沒有戳穿,繼續表演著恩愛夫妻。


你說,我是不是有病?


她望向窗外,不再說話。


· 02 ·

為何表演?


用了「表演」這個詞,意味著,她對自己的行為是有意識的。


這樣的關係,讓我想起了天津科技館的一組作品:


燈光的映射下,呈現出來的,是一派溫馨美好;



而實際上螢幕之後,是一堆破銅爛鐵。



她就是那個巧妙的「打光人」,在殘破的現實里,不停尋找著角度,通過剪輯、編輯、處理,導演出一場又一場令人生羨的美好。


韓劇《夫妻的世界》里,女主池善雨的老公李泰奧,也是個優秀的「演員」:


他出軌多年,有一個年輕漂亮的小三。


然而在池善雨身邊,又扮演著絕世好老公,每天出門擁抱、親吻,說不完的甜膩情話,讓兒子都直呼肉麻。


他努力地表演,配合著這段看似完美的婚姻。



知乎有一個討論話題:你怎麼看待那些喜歡秀恩愛的人?


高贊回答是:刻意秀恩愛的,往往不恩愛。


這就奇怪了:一段垂死的關係里,兩個人都在掙扎和彆扭,怎麼還有心情出來演戲?


從系統視角來看,能長時間維持一個行為(不論好壞),是因為這個行為能滿足需求,支持系統的穩定運行。


而秀恩愛,恰好符合他們的心理訴求:防禦痛苦。


· 03 ·

防禦一:我很糟糕


社會學家戈夫曼曾說:


當一個人賣力表演的時候,他最大的動力來自於,扮演的那個角色,比他本身,更符合他的理想自我。


在不幸的婚姻里,不少人的自戀是會嚴重受挫的:


① 被質疑的能力


當年李亞鵬在訪談中提及與王菲離婚,眼眶泛紅:可以接受離婚,但對我而言,這依然是一種失敗。



很多持有傳統觀念的人,將婚姻視為人生的重要基石,一旦垮塌,就全盤淪陷。


婚姻失敗可能意味著:


魅力衰減,無法繼續征服對方;


無力滿足伴侶的需求;


沒有經營長久親密關係、獲得幸福的能力。


仿佛,關係破碎之後的一地殘渣,每一顆都會尖銳地劃破自尊,讓人羞恥、痛苦,抬不起頭。


而內心充滿挫折,也會投射出去,認為別人的眼神充滿鄙夷、嘲諷、失望、同情。


所以,人們不願去面對。


就像李亞鵬一樣,在王菲提出離婚之後,拖了長達半年之久,才迫不得已簽字。


有些人,乾脆就拖著半死不活的關係,甚至繼續秀著表面恩愛,活在自欺欺人之中:


我們的關係多好啊,我還是很棒的。


② 巨大的喪失


《小王子》里有一句話:


It is the time you have wasted for your rose that makes your rose so important(你在玫瑰花身上耗費的時間,使你的玫瑰花變得如此重要)。



多年的婚姻,凝聚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無論是關係經營、共有成果還是伴侶這個客體本身,都是力比多投注的主要對象。


一旦離婚,將面臨重大喪失,這喚起了潛意識中強烈的分離焦慮。


一項社會調查顯示,在不願意離婚的人中,「捍衛成果」和「害怕失去自我」的比例高達57%。


「現在離婚,不就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了嗎?」


「已經融入彼此生命了,我不敢想像,離開他了會是什麼樣子。」


人們害怕失去玫瑰,害怕分離與喪失,害怕撤不回又沒能重新安放的力比多成為午夜幽魂,讓人夜夜失眠。


③ 道德的譴責


對於出軌的一方,在超我的譴責之下,潛意識裡的自我形象也是會受到打壓的。


於是,李泰奧在扮演「絕世好老公」這件事上充滿了激情,一方面這更符合他的理想自我,另一方面,通過彌補,來緩解內疚,勾兌超我的壓力。


避免自戀受損,是「秀恩愛」防禦的痛苦之一。


· 04 ·

防禦二:我缺愛


有一句話:越強調,越缺乏。


可能有些過於絕對,但確實有一定的心理動力在其中:通過強調,來掩飾匱乏帶來的焦慮和不安。


在空殼婚姻里,殼越厚、越亮,就越能幫助藏好這樣一些事實:


① 我不被愛了


那位來到諮詢室的女士後來說到:沒有戳穿他出軌,是不想覺得自己又被拋棄了。


她從小父母離異,嚴重缺愛,「老公出軌」這件事勾起了早年的創傷:我是不好的、是沒人愛的,也是不值得被愛的。


由於這些糟糕的感受從未被看見、解釋和安撫,在這件事的扳機點扣動之下,新傷舊傷堆疊著洶湧而來,讓她根本無力面對。



② 我不幸福


之前有一檔綜藝節目,女嘉賓在接受訪談時表示:


我當然要過得好,不然,讓前男友們怎麼看我?讓周圍那些幸福的人怎麼看我?


別人有的,我也要有。


所以,哪怕被男友家暴,第二天都會用遮瑕膏遮去臉上的傷,繼續裝作幸福甜蜜的樣子。


對於一些人來說,「缺乏」充滿著恥辱,就像身上的某種「短處」,在未完成整合之前,很難被自我接納。


這些事實揭開了內心的荒涼之處,為了逃離現實的痛苦,他們躲進了幻想里。



幻想就是理想世界,對他們而言,是與匱乏相對的「滿溢」狀態。


也就是朋友圈裡頻頻曬出的溫馨,人前刻意的甜蜜,各種高調的秀幸福、秀恩愛。


人本來只能給出自己有的東西,沒有卻要假裝有,就需要通過反覆強調來自我暗示,迴避內心的虛弱。


也只有常常「秀出去」,才能得到他人認同性的反饋,就如朋友圈那些溢美之詞,反過來也會強化幻想和確定感。


避免匱乏之苦,是「秀恩愛」防禦的痛苦之二。


但同時,現實與幻想的邊界開始模糊,嚴重脫節之時,會導致心理問題的產生。


· 05 ·

幸福是一池春水


人們常說:秀恩愛,死得快。


恩愛一旦需要通過「秀」才能確認它的存在,實際上已經名存實亡了,形式上的「死」是遲早的事情。


真實的幸福呈現是什麼樣的呢?


大部分時候,其實是一種不經意的狀態,就像一池蓬勃的春水,誰也不知道會從哪個方向滿溢出來。


剛剛大結局的熱播劇《安家》里,有這樣一個劇情:


唯一疼愛房似錦的爺爺病逝,她和男友徐姑姑回到老家,和母親潘貴雨正面對峙,怒斥「吸血」母親,把她的錢私下貪作己用,沒有救護爺爺。


憤怒之至,青筋暴露,掀了酒席上的桌子,罵潘貴雨是「殺人犯」。


潘貴雨當著面撒潑,號召鄉親鄰里抄傢伙圍堵房似錦,想好好教訓她。


這個時候,徐姑姑幾乎是下意識地挺身而出,擋在房似錦面前,對著潘貴雨低吼:


她是我的女人!你不心疼我心疼!



這一霸氣護妻,令無數網友直呼:感動之餘被猝不及防餵了把狗糧。


對手是將來的岳母,敵對的是整個娘家,面對的可能是全村人的毆打,這樣場景下的「表白」,是徐姑姑怎麼也想像不到的。


卻也正是這種自然而然的「滿溢」,才格外真實動人。


再舉一個例子。


大家都知道,和李亞鵬分手之後,王菲又和謝霆鋒在一起了。


當年酷炫叛逆的小謝,從這次抱得女神歸之後,變得十分低調,二人默契地對戀情保持秘而不宣。


但還是被眼尖的娛記和粉絲時不時拍到小謝深夜為女神下廚做羹湯、兩人甜蜜私語等畫面。


而在最近一檔某綜藝節目裡,蕭敬騰拿王菲的歌《紅豆》講了個冷笑話:


你知道王菲最愛吃的水果是什麼嗎?榴槤!因為「有時候有時候,我會選擇留(榴)戀(蓮)不放手」。


小謝立刻回到:不可能,她不吃榴槤。



這個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帶著熟悉、篤定、還有一股非我莫屬的勁兒。


背後的「恩愛味兒」被大家捕捉到了,現場開始起鬨,一片歡樂。


明星之間的感情糾葛姑且不論,現在的小謝是真幸福。


從細節里流淌出的愛意,才是高段位的「秀恩愛」。


· 06 ·

還是得走心


當然,並不是說所有精心設計的「恩愛」都摻了假:


徐姑姑也有借著樂隊大唱情歌,當著眾人面高調錶白的時候;


朋友圈裡的幸福美好,也可能是因為偶爾想和大家分享快樂。


表達永遠只是一種手段,是不是「走了心」,才是關鍵。


所以,對於正處在「走面兒不走心」的表演式關係里的人,我的建議是:


小演怡情,大演傷身,別讓「面兒」妨礙了你真正的幸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