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2221 

平糧台古城遺蹟發掘研究的重要成果

城門及城內發現的多處陶水管排水設施,為研究早期城市的水資源管理系統發展提供了重要線索。平糧台古城遺址是4000年前中國史前文明的重要實證。

2020-05-06 04:32 / 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核心閱讀

城門及城內發現的多處陶水管排水設施,為研究早期城市的水資源管理系統發展提供了重要線索。

平糧台古城遺址是4000年前中國史前文明的重要實證。古城出土的各類遺存,從不同層面展現了中原龍山文化的地理優勢和文化特質,是新石器時代末期各區域文明交匯融合的集中體現。

河南淮陽,古稱陳州,這裡有伏羲的太昊陵、孔子的弦歌台,素有「八千年看淮陽」的說法。

平糧台古城遺址位於淮陽縣城外東南角,是4000年前中國史前文明的重要實證。上世紀80年代,長達10年的考古發掘揭示了這座屬於新石器時代的早期城址,並由此激發了中國考古學界關於城市起源與早期文明等問題的討論。1988年,平糧台遺址被公布為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得到重點保護。2010年以後,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又對其進行系統勘探和調查。從2014年開始,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和河南省聯合組隊對平糧台古城遺址開展了連續6年的系統發掘。

平糧台古城遺址成為近年來新石器時代考古中的一項重要發現。遺址平面方正規整、內部中軸對稱,在城市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城門及城內發現的多處陶水管排水設施,為研究早期城市的水資源管理系統發展提供了重要線索。作為豫東地區的區域社會中心,平糧台古城出土的各類遺存,從不同層面展現了中原龍山文化的地理優勢和文化特質,是新石器時代末期各區域文明交匯融合的集中體現。

古代城市規劃的開始

人們對古城的印象和標準,不外乎方方正正、坐北朝南、中軸對稱、四通八達。這樣的「城」不僅是中國數千年歷史進程中逐步形成的「規矩」,也影響了東亞地區古代城市的發展規劃。

平糧台古城遺址,是這種城市布局的最早實例。系統的考古鑽探和數字化記錄分析結果顯示,平糧台城址平面形狀為正方形,基本正向,城內長寬各185米,城內使用面積共計約3.4萬平方米;加上城牆寬度,則城址占地總面積5萬多平方米;再包括外側城壕,面積約10萬平方米。

不同於4000年前長江中下游堆築的城牆和北方草原地帶的石頭城,平糧台的城牆是版築夯土而成。這樣的建築方式就地取材,結構堅固,牆體堅硬,因此自新石器晚期開始,它在中國黃土地帶延續使用,不僅是中國歷代古城牆的標配技術,也在青銅時代成為宮殿和大型建築基址的重要建築手段。

平糧台城址的南、北、西三面各有一城門,城門位置均居中。上世紀80年代對南城門的考古發掘,揭露了一組布局周正的「門房」基址。南門遺蹟由中間近1.7米寬的門道和兩側兩座房子基址組成。這兩座房子依城牆用土坯原地壘砌建築,房門相對,兩座房子規格一致,都是總面積13—14平方米、平面為長方形的單間土坯建築。

南城門內外均有路面相通。2019年的發掘中,在城中部發掘居址區時也揭露出一段類似路面的墊土層,為細密的白色細沙土,不同於一般的房屋墊土。根據南城門內外路段和城內新發現的這段路面堆積,可以復原一條貫穿古城南北的道路,其兩端分別對應南北城門,位置居中,是一條名副其實的「中軸」大道。根據幾處路面堆積的層位進行分析,可知這條道路從建城之初到古城遺址的最晚階段延續使用,說明中軸對稱的布局在古城使用階段始終如一。

城內布局以這條南北向中軸路相隔,規劃嚴整。城內東南部的全面揭露,確認了多排東西向布局的高台式排房。最初的房屋在生土上成排統一規劃建造。單排房屋從城牆內側大概20多米處開始,延續60餘米,接近中軸線;每排房屋又由3—4組多間房組成,所有單間規模均較為相似。最初規劃的排房間距15米左右,室外活動面基本串通相連;每組房屋的門向均朝南,布局規整。

依據整齊規劃的聚落布局,考古學家得以從細節到整體,深入分析從一間房所代表的最小社會單元,到一套房背後的「大家庭」,到一排房所對應的社會組織,最終到多排房共同組成的平糧台古城人群規模和內部結構。

布局完備的城市排水系統

在平糧台古城遺址,發現了迄今為止中國最早的城市排水系統。

目前發掘顯示,平糧台古城的排水系統涵蓋城內居址日常排水、城牆排澇和城門通道排水。其中,考古學家最早發現的是南城門「門衛房」通道下的一組陶排水管。這組陶水管和溝渠位於南門門道的路面之下。首先在門道下挖一條城內高城外低並且上寬下窄的溝渠,在溝底鋪一條節節相套的陶水管道,其上再並列鋪設兩條同樣規格的陶水管道,形成一個「倒品字形」的管道組合,然後填埋起來,再鋪設進出城門的路面。

在南城門東側的城牆內,也新發現了兩組陶排水管道。這兩組陶水管均縱向穿過城牆,有先後順序,並非同時使用。每組排水管道皆有一定坡度,城內高於城外。城內聯通有進水溝或窪地,城外通過溝渠排向外側壕溝。從這兩組排水管道和打破南城牆的溝的情況分析,平糧台古城曾受內部水患困擾,如何將城內積水有效排出城外,始終是古城先民關心的問題。尤其是從第二組陶排水管道打破城牆的情況看,這一時期城內很可能出現了內澇,早期鋪設的管道堵塞或排水不及,迫不得已將城牆拆毀(或沖毀)一部分用於排水,待水患過後又重新修補城牆缺口,並再次鋪設排水管道用於排水。這一動態的築城、排澇、修補、維護過程,為我們形象地展示了平糧台龍山時期居民的智慧和生活場景。

為解決城內排水,高土台排房和道路外緣均分布有排水溝。2019年發掘時,還在長排房址靠近中軸線的位置,發現了東西向埋設於房後坡腳下的陶水管道,用的水管規格跟城門及城牆內的管道完全一樣。這組東西向的陶水管往西聯通一條南北向水溝,而水溝的另一側就是這座古城的「中軸」大道。

陶質管道,是中國新石器時代從平糧台古城開始出現的一項重要發明。這個遺址出土的陶水管,不管是城內還是城門城牆處用的,都是35—45厘米長的直筒形,壁厚和表面拍制紋飾相似,是標準化產品。也因此證明整個城市的排水系統是統一規劃、由社會群體共同完成的公共設施。

中國古代城市考古中,排水系統一直是研究的重點內容之一。這種陶水管道技術在平糧台古城最早出現,從商周沿用到秦漢,甚至在漢長安城還可以看到節節相扣的陶質水管。古今相通,城市排水系統的規劃、水資源的管理,是幾千年來人類文明始終需要面對的問題,平糧台古城遺址提供了實例。

距今4200年的車轍痕跡

在南城門內早期道路路面上,還發現了車轍痕跡。車轍寬0.1—0.15米,深0.12米,最明顯的一條長達3.3米。其中一組平行車轍間距0.8米,研究認為是雙輪車的車轍印跡。該段東西向道路向東延伸並轉彎向南,直通南城門。

碳十四測年數據顯示,這些車轍痕跡的絕對年代不晚於距今4200年。這可能是我國年代最早的「雙輪車」車轍痕跡,與二里頭遺址發現的車轍相比,將我國雙輪車的起源至少提前了500年。

作為豫東地區重要的龍山時代區域中心,平糧台城址還出土了一批具有多元文化背景的重要遺物。

南城門附近第二期道路墊土中出土的玉冠飾殘片,形狀和加工特徵,與後石家河文化、海岱龍山文化的同類器物近似。排房室外堆積中,出土了一件可復原的龍山時期陶碗,表面刻畫有對稱的複雜獸面紋,與長江流域的玉器紋飾的結構和表現方式頗為接近。

城址內還發現4具用完整的黃牛進行祭祀的遺蹟。黃牛是龍山時代才進入中原的家畜新品種。在平糧台龍山城址的大量發現,對研究起源於西亞地區麥作傳統下的黃牛如何融入中原傳統的粟黍農業經濟體系,具有重要意義。

目前,平糧台古城遺址歷時5年的主動發掘項目已順利完成。未來,考古學家會進一步深入地分析這些年經過科學發掘提取的各類資料和信息。對平糧台古城的系統研究,隨著發掘的結束才剛剛開始,平糧台古城的保護展示工作也在同步進行。古城遺址博物館(淮陽區博物館)、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平糧台考古工作站均已立項並開始建設,無疑會為將來這個重要古城址的研究和保護提供堅實的平台。

《 人民日報 》( 2020年05月05日 08 版)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