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666 

最新地級市20強!三城GDP超萬億,蘇州「無敵」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了2019年普通地級市GDP20強,其中排名前19位的城市均超過了5000億元大關,更有3個城市進入到GDP萬億俱樂部行列,分別是蘇州、無錫和佛山。

2020-05-10 06:5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在經濟轉型升級新階段,中心城市對區域經濟發展的作用日益凸顯。

中心城市包括了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以及一些經濟大市。目前,前三類城市共有36個,但除此之外,一些普通地級市也可謂實力強勁。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了2019年普通地級市GDP20強,其中排名前19位的城市均超過了5000億元大關,更有3個城市進入到GDP萬億俱樂部行列,分別是蘇州、無錫和佛山。

此外,分省份來看,上述20強中,江蘇占8個,浙江占4個,可以說江浙地區是普通地級市最強的區域,兩省份總和達六成。

3城超萬億3城准萬億

2019年普通地級市GDP20強名單分別是:蘇州、無錫、佛山、泉州、東莞、南通、煙臺、常州、徐州、唐山、溫州、揚州、紹興、鹽城、濰坊、嘉興、台州、泰州、洛陽和襄陽。

最強的蘇州2019年GDP已達19235.8億元,將近兩萬億元,比第二名的無錫多出了7000多億元,處於遙遙領先的位置。

儘管只是一個普通地級市,但蘇州的GDP已經遠超很多行政級別高於自己的城市。去年蘇州經濟總量位居全國所有城市中的第六位,僅次於上海、北京、深圳、廣州四個一線城市和直轄市重慶。

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隨著外向型經濟的發展,蘇州經濟總量迅速擴大。其下轄的幾個縣級市崑山、張家港、常熟等,更是長期位居中國百強縣前五。

從多個重要經濟指標來看,蘇州在普通地級市中可以說「無對手」。比如在資金存量方面,蘇州去年已經超過了3.16萬億元,而第二名無錫僅為1.76萬億元。再比如,蘇州的高新技術企業已經達到了7052家,不僅位居普通地級市第一,在全國所有城市中也僅次於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位居所有二線城市榜首。

和蘇州一樣,憑藉外向型產業的發展,地處蘇南地區的無錫在改革開放後經濟也高速發展。在江蘇省內,無錫曾多年緊隨蘇州,GDP總量高居江蘇第二。只是近年來,省會南京「奮發圖強」,在2014年GDP總量終於趕超無錫,上升至第二。不過,無錫的優勢仍十分突出,去年無錫的人均GDP高達18萬元,不僅在江蘇各市中位居第一,也在全國普通地級市中高居榜首。

排名第三的佛山,2019年GDP突破1萬億元大關,成為廣東省內繼廣州、深圳之後第3座GDP超過萬億元的城市。去年佛山三次產業結構為1.5:56.5:42.0,工業製造業占據絕對的主導地位。包括裝備製造、家用電器、陶瓷建材、家具、金屬製品等工業經濟實力突出。光電、新材料、生物製藥、機器人、新能源汽車等新興產業蓬勃發展。

除了這三個城市之外,泉州、東莞和南通都處於GDP9000億元梯隊,成為萬億俱樂部後備軍。其中,去年泉州GDP已經達到了9946.66億元,距離萬億大關僅一步之遙。不過今年一季度,該市GDP下滑幅度達到了10.3%,能否晉級尚存不小變數。

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發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泉州的晉江、石獅等地外來人口眾多,在疫情影響之下,一季度很多生產都按下暫停鍵,員工返崗比較慢,同時去年一季度基數也比較高,所以今年下滑幅度比較大。

江浙地級市實力均衡

從上述20強的省份分布來看,江蘇高達8個,浙江4個,廣東和山東各2個,福建、河北、河南和湖北各1個。

城市總體發展較為均衡是江蘇區域經濟發展的特點之一。「散裝江蘇」的網絡調侃也可以說是這一特點的體現。數據顯示,目前江蘇全省13個地市GDP全部超過了3000億元,全國獨此一家。另外,由於經濟大市較多,因此江蘇獲准修造地鐵的城市也是全國最多的,共有南京、蘇州、無錫、常州、徐州和南通6個。

浙江的地級市也比較強,共有溫州、紹興、嘉興、台州入圍20強。考慮到浙江全省只有11個地市,其中還包含了杭州、寧波兩大副省級城市,因此浙江這個入圍比例也已很高。

江蘇和浙江共有12個城市入圍商戶20強,占據了五分之三,這也凸顯了江浙地區發展的均衡。

江蘇省社科院研究員田伯平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江浙地區的普通地級市發展得好,有幾個主要因素:一是江浙地區自然地理條件好,又地處沿海地區, 交通方便;二是由於歷史發展的因素,基礎比較好,人口多,商業氛圍濃厚;三是改革開放以後,江浙地區思想比較解放,很好地抓住了發展的機遇。

相比之下,第一經濟大省廣東和第三經濟大省山東都只有兩個城市入圍。其中, 廣東作可以說是沿海區域經濟發展最不均衡的省份,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尤其是兩大副省級城市深圳、廣州以及兩個製造業重鎮佛山、東莞。數據顯示,目前這四個城市GDP之和占廣東的近七成。

從更大的區域分布來看,上述20強中有18個位居東部沿海地區,而廣大中西部和東北地區僅占2個(洛陽和襄陽),全部來自中部,並分列第19和20位。可見,儘管近年來中西部的省會城市快速發展,與沿海的一二線城市差距很小,但中西部地區的普通地級市與沿海地區仍存在較大差距。在中西部地區,省會城市是大多數省份的單極核心城市,省內其他普通地級市能夠集聚的要素資源相對有限,與省會城市存在巨大差距。

未來發展路徑各不同

與直轄市、省會城市和計劃單列市相比,普通地級市中的經濟大市主要以工業製造業為主,不少城市的傳統製造業占比較高,對這些製造業大市來說,未來儘管也要加快發展服務業,但總體上還是要依託現有的產業基礎,加快工業製造業的轉型升級。

但這些城市由於地理位置的差異,目前轉型升級和發展的路徑也存在差異。一些靠近一線城市和二線龍頭城市的製造業大市,在近年都市圈建設的過程中,很好地承接了大都市的外溢,並與中心大都市實現產業分工和互補,轉型成效十分顯著。

典型的如東莞,目前智慧型手機產業已經成為其最具代表性的產業,全球知名的華為、OPPO、vivo等大牌手機均產自東莞。2019年,東莞工業五大支柱產業增加值達3133.78億元,增長10.8%。

「東莞是『大樹底下好乘涼』。」丁長發說,東莞轉型升級比較早,力度也很大,在2008年以後很多服裝、玩具等傳統製造業已經轉移出去了。同時,東莞靠近深圳,土地、勞動力、房價等比深圳便宜很多,吸引了好多深圳的產業如華為終端等轉移過去。

廣東省體制改革研究會執行會長彭澎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東莞近十年來新興產業發展很快,主要是承接了深圳大量的高科技產業外溢,經濟發展韌性不斷增強。

數據顯示,2019年東莞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已經達到了6228家,在二線城市中僅次於蘇州。

與東莞相似,蘇州、無錫、常州、南通、嘉興、紹興、佛山等製造業大市靠近一線城市或二線龍頭城市,未來通過與旁邊的「大樹」合作,可以更好地實現產業轉型升級。

但一些製造業大市如泉州、徐州、溫州、煙臺等,他們遠離一線城市和二線龍頭城市,轉型升級面臨的難度更大。比如,民營經濟大市泉州的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僅為685家,煙臺僅為635家,與長三角、珠三角的經濟大市差距非常大。

丁長發說,泉州雖然近年來經濟發展不錯,但在產業的高科技化方面還有很多短板,其中人才是最大的短板。未來泉州仍然需要改善營商環境,提升政府公共服務水平,通過各種舉措,大力吸引人才過來。

而對於遠離「大樹」的製造業大市來說,未來更多還是要「練好內功」,加快提升城市能級,提升中心城區的首位度,加快現代服務業發展,更好地發揮在區域中的引領和輻射作用。

比如溫州就提出,到2025年,溫州要成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重要「南大門」和對接閩台的「橋頭堡」,真正發揮全省經濟增長第三極的重要作用,中心城區經濟占全市經濟總量比重45%以上。

今年4月,國家發改委印發《2020年新型城鎮化建設和城鄉融合發展重點任務》要求提升中心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優化發展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重要節點城市等中心城市,強化用地等要素保障,優化重大生產力布局。

可見,重要節點城市將是未來發展的重點。而包括徐州、溫州、泉州、襄陽、煙臺等城市,雖然遠離一線城市和二線龍頭城市,但是這些城市對周邊區域經濟發展的帶動作用很大,就屬於重要節點城市。未來這些城市通過加快建設省域副中心、區域中心城市,提升中心城市功能和能級,將更好地帶動區域經濟發展。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