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98 

「黑馬」頻出 豪門跌落!券商重磅業務裂變 事關基金業績大事

近期,不少券商研究所所長、首席經濟學家等核心人物頻繁變動,而券商佣金分倉排名也出現巨震,除了頭部研究所優勢集中外,也有機構因積極發力賣方研究業務,而成為跑贏同行的「黑馬」。

2020-05-17 17:4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投研江湖劇變

券商研究所打法日益多元化

記者張莉

券商投研江湖正在迎來劇變。近期,不少券商研究所所長、首席經濟學家等核心人物頻繁變動,而券商佣金分倉排名也出現巨震,除了頭部研究所優勢集中外,也有機構因積極發力賣方研究業務,而成為跑贏同行的「黑馬」。

在這些變化背後,正是近年來券商研究所轉型、發力賣方研究後的結果,投研商業模式也正在從傳統的佣金模式變得更加多元化。同時,投研人才競爭依舊激烈,券商研究所則憑藉各自優勢和機制建設,搭建特色化的投研平台,提升研究所的核心競爭力。

投研江湖殺出「黑馬」

券商研究所打法各異

今年以來,券商研究所人事變動頻繁。據中國基金報記者了解,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也已離職並將出任中金公司研究部負責人,同時,市場也傳出消息,近期國泰君安研究所所長黃燕銘將赴光大證券任職副總裁。

此外,年內有浙商證券、華西證券、中銀證券、中泰證券、申萬宏源、中金公司、光大證券等多家券商研究所均傳出人事調整,其背後則是邱冠華、李迅雷、梁紅、解學成、管濤等一批投研高端人才的崗位變動,這也意味,未來投研江湖可能會迎來新一輪調整。

研究所佣金分倉排名方面,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2019年全市場獲得的分倉佣金為76.8億元,較2018年的71.37億元上升約7.68%,其中,中信證券、長江證券、中信建投證券位居前三;國盛證券排名提升15位,增速居行業第一。

這些變化的背後,正是近年來研究所轉型以及定位調整的結果,同時,各家券商也形成了自身的研究所業務特色,打法也在逐步多元化。

申萬宏源研究所總經理周海晨表示,公司研究所以「一表兩會」為核心形成了完整的研究體系,研究領域覆蓋全面。「優秀的研究管理體系和人才發展體系為研究所持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打造可持續發展的系統平台,包括核心驅動資料庫和申萬指數等,則助力研究不斷疊代升級。」

國盛證券研究所所長楊濤表示,近幾年,國盛研究所以「打造極致專業與效率」為導向,摒棄過去賣方過於重視第三方機構的單一考核體系,從研究派點、銷售評價及深度研究工作量等多維度衡量,實施客觀、公平及有效的激勵。重視產業鏈上下游一體化研究、宏觀與周期微觀驗證的配合指導、新興產業的前瞻研究布局、外部專家資源和政府產業政策智囊的協助、海內外優質龍頭的全面覆蓋,從買方一二級視角和資金量化等多維度分析。

北京一家中型券商研究所人士認為,不同券商有不同的優勢行業,而經驗會對行業研究的深度產生很大影響。「如果經驗不夠,可能只是粗淺地列出行業增速數據和企業市占率數據,挖不出更深入的東西,就越來越難獲得機構認可,服務的價值也很難體現。這意味著研究所特色的建設很大程度是經驗的比拼。」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所的商業模式已經發生巨變,投研業務發力轉型後,研究所並不單純依賴分倉佣金的傳統收入模式。

聯儲證券董事兼首席經濟學家李全表示,賣方研究是各家券商的標配,但操作手法大不同,有些頭部券商已經將研究與智能投顧深度融合。「聯儲的優勢是圍繞戰略合作夥伴做研究。我們為戰略客戶提供深度服務,這些服務不再僅僅局限於單純的投融資策略,而是從戰略延續、重構、轉型等角度入手,從更長的時間維度來考慮客戶自身的發展,聯儲證券在這個戰略體系中由各業務條線提供專業化的服務。」

據楊濤介紹,在服務機構方面,國盛證券研究所也摸索出一套有效的打法,那就是通過多平台戰略合作,對行業進行全面覆蓋,提升研究所競爭實力。

投研人才競爭激烈

留人各有妙招

如何搭建能夠發揮人才價值的投研平台、吸引優秀投研人才進場,是每家研究所需要面臨的重要問題。

周海晨認為,申萬宏源研究所能夠吸引優秀人才的加入,主要得益於多年來積累的深厚研究功底、品牌優勢以及堅持與客戶建立長期互信關係。一直以來,研究所強調體系化、平台化,注重協同性、全面性,同時,覆蓋了公募、私募、保險、財務公司等主流投資機構,與上千家上市公司建立密切聯繫,搭建了很好的平台。

「優秀的投研人才來到研究所,他的起點不一樣,擁有的平台資源不一樣,能夠直接服務優秀的投資者,以及能與優秀的上市公司交流溝通,這也會激勵分析師不斷提升研究能力,幫助他們開闊視野,拓展思路,這些都將對分析師帶來更多機遇。」周海晨說。

研究人才的培養也是研究所布局的重要戰略之一。楊濤指出,國盛證券研究所在培養年輕人、營造公平競爭環境方面下了很多功夫,「除了多個90後首席分析師外,整個研究銷售團隊平均年齡也僅30歲」。

李全認為,優秀的投研人員能夠紮根下來,主要有三個方面原因,一是文化建設,只有相同或相似價值觀的人才有可能長久走下去;二是有效的業績激勵,研究成果一定要在業績中體現出來,這是一個實實在在優勝劣汰的機制;三是成長空間,一定要給投研人員創造足夠的成長空間,且這個目標通過努力顯然是可以實現的。

「研究所的人才資源搶奪更多還是在首席研究員層面,研究所打造中高級的明星分析師是靠制度建設的。只要龍頭研究所把制度建設好,做好人才儲備,就能相對從容地應對人才流動,龍頭研究所的人才其實很多。」華東某大型券商研究所相關人士表示。

轉型箭在弦上

券商投研模式幾大痛點待解

記者章子林

「轉型」已成當前券商研究業務的熱詞之一,但在多位行業人士看來,券商投研體系仍存在難點和痛點,如部分機構佣金過度向發行渠道傾斜、虛增市占率的交易行為等,轉型之路仍「漫漫」。

從單一佣金模式向多元化方向轉變

投研模式轉型箭在弦上

近幾年來,跳槽頻繁、研究同質化等問題讓券商研究業務頻上行業「熱搜」,與此同時,市場交易規模的持續萎縮,加上賣方分析師成本的高企,可能已經使得邊際上的券商難以由此獲利,行業整合的壓力正在開始顯現。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曾撰文表示,未來從事賣方業務的機構在目前的數量上減少一半,也許不會是過於激進的估計。

事實上,這些問題和研究業務的發展相伴相生,要想解決,轉型不可避免。

「當前證券研究行業的研究和服務方式較為同質化,研究換佣金的模式已經遇到天花板,研究的價值早已不能單單地靠佣金體現。」申萬宏源研究所總經理周海晨告訴記者,也正因為這些原因,近年來券商研究行業面臨轉型,研究所也緊跟控股公司轉型步伐,以「研究搭台,聯合展業」為模式,為控股公司提供內部投研支持,服務於控股公司的業務戰略,打造綜合金融服務平台,拓寬證券研究盈利模式,從單一佣金收入向佣金、諮詢服務及綜合業務收入共同發展的模式轉變,致力於實現研究價值最大化。

華東某中型券商研究所相關人士也表示,研究所業務正出現多元化的趨勢,比如利用研究所牌照優勢提供更多收費服務,或者行業所說的「軟傭」,提供有償的投研諮詢項目服務。

在該人士看來,當前,研究所之間的競爭非常激烈,不少研究所也在創新業務方面積極發力,走差異化的路線。一方面,是因為現在的買方機構的類型也在多元化,除了公募私募客戶之外,銀行及理財子公司等新型買方更加重視政策研究、絕對收益投資策略等領域的研究服務。另一方面,頭部券商的效應越來越強,中小券商機構的壓力更大,只能走特色化路徑尋求突破,比如有券商開始推出泛資管和金融產品的研究服務業務,或者為量化交易提供研究所服務支持等。

在採訪中,聯儲證券董事兼首席經濟學家李全告訴記者,未來有兩大趨勢是不可避免的,一是投研對客戶的深度服務,實際上現在是不夠的,即對客戶全方位的深度服務是發展方向;二是智能投顧、方法論的研究與人工智慧的結合。

「這是我們下一階段研究的重點,能夠抓到先機,就擁有了規則制定權」,其表示,聯儲證券目前在這兩個領域都在進行寶貴的嘗試和業務拓展。

在採訪中,記者發現,在面臨研究所如何轉型上,業內也有不小的分歧,有的寄託於將業務做廣,有的則希望將研究做深。但殊途同歸,券商研究業務轉型的基礎則是研究質量,好的研究能夠幫助產業發展融資和定價。

在國盛證券研究所所長楊濤看來,機構佣金模式極大地促進了行業的發展,國外一些新的商業模式並沒有證明成功,「大家總覺得轉型才是高大上,我深深地不以為然,我們現階段的核心任務都還有很多沒完成,專注做好好的研究比什麼都靠譜」。據了解,國盛研究所有一些圍繞核心專業領域的微創新,比如專家資源、數據挖掘等等更多的是與外部平台合作,一切前提都是提升研究質量和效率。

「研究所其實是券商各大業務板塊中轉型相對更容易的了,只要核心研究能力是過硬的就有長遠發展的基礎」,華東某大型券商研究所相關人士坦言。一家頭部券商研究所相關負責人表示,券商研究所的有償研究諮詢服務也是新的賣方研究價值變現的路徑之一。

痛點待解之下

加強部門協同拓展研究價值

在多位行業人士看來,券商投研體系仍存在難點和痛點。

「國內投研體系確有一些弊病,如部分機構佣金過度向發行渠道傾斜、虛增市占率的交易行為、針對中小券商的非專業、非市場化的准入壁壘限制、誠信建設、過於倚重銷售服務而不是研究成果等,都是阻礙行業規範健康發展的」,在楊濤看來,不僅如此,現在整個行業在產業資本對接、政策智囊方面發揮的作用遠遠不夠,可能是研究品質有待提高、社會為研究服務付費的商業習慣有待養成,不過都有可以發展提高的空間,趨勢也在向好的方面發展。

北京一家中型券商研究所相關人士表示,研究所轉型面臨的難題之一就是思維的轉變,以擅長基本面研究著稱的研究所未必能很好地適應基金公司的交易節奏。在其看來,研究一旦和證券交易相聯接就需要在細節和風格上轉變,不同基金公司的風格也不同,這一區別在券商研究所擅長的二級市場上表現更為突出,有的機構風格更激進,有的機構則特別謹慎,券商研究所也需要探究方式去適應不同機構的風格。

不過,隨著專業和科技的快速發展,未來整個券商研究行業都會越來越深度、全面、快捷地服務於金融市場,這是毋容置疑的。而基於此,券商研究業務也越來越注重和券商其他業務部門的協同發展,將研究力量的價值發揮最大化。

據周海晨介紹,在申萬宏源證券的體系中,研究所以獨立子公司的形式運營,定位是聚焦研究本源,對內協同服務, 對外穩固行業地位和提升品牌影響力,成為控股公司的品牌中心和支持中心,「未來研究所將在牢牢把握基本盤的同時,積極部署協同發展戰略,著力通過國際化、服務增量機構客戶、上市公司協同業務和研究產品化等四個方向支持公司業務,積極拓展研究價值」,他告訴記者,目前也在結合不同業務部門的研究需求,通過完善內部機制來促進研究所與其他部門業務的協同。

李全表示,走在前面的投研團隊已經與券商的各個業務部門深度合作並給券商帶來了不斐的收益,聯儲證券也在做相關努力,目前投研幾乎與各業務條線均有合作,最終實現券商財富管理轉型過程中的戰略投研轉型。

打造明星團隊培育「後浪」

券商研究所人才戰雙管齊下

見習記者李迪

一直以來,明星分析師被認為是研究所高端人才的代表。而近些年來,在人才體系構建方面,券商研究所的側重點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

相對於明星分析師個人IP的建設,多家券商研究所開始更重視明星團隊的打造以及「後浪」的培養。

優秀人才是研究所剛需

明星團隊價值愈發凸顯

以人才濟濟著稱的券商研究所一向重視人才的招攬和培養,近期,行業內人事變動頻繁,這也側面反映了人才競爭的升級。

國盛證券研究所所長楊濤表示,任何行業人才都是第一位的,券商和研究領域更是如此。

愛才、惜才的券商研究所,對明星分析師的價值自然十分重視。近期明星分析師的頻繁「跳槽」引發市場熱議。

申萬宏源研究所總經理周海晨表示,投研人才對於證券研究所這樣的知識密集型機構來說是保持競爭力的重要內因,人才有價值才會有流動。

聯儲證券董事兼首席經濟學家李全說:「我對流動比較樂觀,原因很簡單,市場越來越大,找到適合自己的機構和團隊,不僅對投研人員的可持續發展是好事,對機構也是好事,有利於機構不斷吐故納新。」

李全也提到,「明星分析師背後是由一個個團隊來支撐的,我更傾向於推動明星團隊的可持續發展。」

近些年,券商研究所招聘門檻之高市場有目共睹,研究所也憑藉著優厚的待遇和廣闊成長空間吸引了大批海內外優秀人才。這為打造明星團隊提供了堅實的人才基礎,在人才流動客觀存在的背景下,業內也更加重視明星團隊的打造。

周海晨稱,一味強調分析師個人品牌可能與研究的體系優勢脫離了關係,導致研究機構品牌弱化。相反如能用好明星分析師的個人品牌效應協同研究機構品牌發展,就變得更有價值。

研究所後浪「奔涌」

年輕一代任重道遠

近幾年,證券業從業人員不斷顯現出年輕化的趨勢,券商研究所也不例外。今年,浙商證券銀行組甚至誕生了年僅26歲的「最年輕銀行首席」。

周海晨稱:「近些年,證券研究的從業人員呈現出年輕化、專業化的特點,我們也欣喜地看到越來越多優秀的年輕人加入到我們的團隊中。」

楊濤認為,年輕人代表未來和希望,無論國家還是個人,持續的學習創新能力都是領先的法寶。但楊濤也提示,「經驗不足和對社會及人性的洞察思考不夠是他們的短板。」

隨著量化研究和人工智慧在券商研究工作中的更多被運用,對新事物接受能力更強、對程序語言更為熟悉的「後浪」也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李全認為,隨著金融工程在實踐領域的快速發展和應用,新一代研究員正在成長起來。「我對這些學歷、專業結構很好的年輕研究員相當看好。聯儲證券的投研已經開始進行相關業務的推進,目前來看效果不錯。」

楊濤提示,不太想用生理年齡來劃分「前浪」「後浪」,用一個人是否有開放的心態、好奇心、持續上進學習的動力來區分可能更加科學,「我就希望自己能保持一顆『後浪』的心」。

周海晨強調,不管是「前浪」還是「後浪」,關鍵還是要能為客戶創造價值。

此外,券商研究所的人才培養體系也愈發成熟,「後浪」分析師的成長速度也在持續提升。以申萬宏源研究所為例,周海晨稱,申萬宏源研究所經過二十多年的積累和沉澱,有一套全周期的人才培養體系。一般新人在我們的平台鍛鍊2到3年就能成長為一名相對成熟的分析師。

上海一家券商研究所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在培養體系完善後,建設明星團隊就是靠一波又一波的「後浪」來充實,「現在很多年輕人歷練三多年就能成為明星團隊的中流砥柱了」。

本文源自中國基金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