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大蕭條沒來,巴菲特先慌了,賣賣賣!真正原因在這...

報告顯示,巴菲特不僅砍倉了航空股,還拋售了1008萬股高盛,接近拋光了所持的高盛股份。繼航空股之後,巴菲特又拋售銀行股,一時之間,股神虧大了,巴菲特也在高拋低吸,也在止損等評論泛濫。

2020-05-18 01:40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5月15日,「股神」沃倫·巴菲特執掌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向美國證交會提交了今年一季度的持倉報告。報告顯示,巴菲特不僅砍倉了航空股,還拋售了1008萬股高盛,接近拋光了所持的高盛股份。繼航空股之後,巴菲特又拋售銀行股,一時之間,股神虧大了,巴菲特也在高拋低吸,也在止損等評論泛濫。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人評論說,2020年活久見,巴菲特把自己的粉絲坑了。

這明顯是對巴菲特和伯克希爾哈撒韋不了解,就忙著胡亂聯想的思維造成的。

大蕭條沒來,巴菲特卻慌了,確實是有一點,因為疫情衝擊這種情況,巴菲特從未遇到。但是,巴菲特拋售股票,首先是為了囤積現金,迎接未來可能碰到的企業經營困難,因為這次疫情出現的情況,確實是小機率事件,是巴菲特以前沒有碰到過的。把最糟糕的情形都考慮到,當然是沃倫首先要考慮的。

那巴菲特賣出股票是為什麼呢?

首先還是為了應對保險公司的賠付。這次疫情,檢測費用和治療費用,如果美國政府不兜底,要由保險公司賠付,伯克希爾的保險業務,也就是給巴菲特帶來浮存金的業務,將經受極大的考驗,這才是巴菲特憂慮的事情。

伯克希爾旗下,擁有超過二十家保險子公司,更可能受到巨大損失的,是伯克希爾的再保險業務。

再保險業務主要是為其它保險公司提供保險,再保險業務存在的原因在於,任何一家公司都無法承受諸如像地震這類災害所帶來的全部成本,即使是對於一個擁有幾千名顧客和投保人的大型保險公司來說,也會被迫破產。再保險商把自己的保單重新打包,把實質性風險轉嫁他人,通過分散風險,自己只承擔一部分風險,他們沒有辦法,只能找到抗風險能力高於自己的夥伴,伯克希爾就是這樣的夥伴。

巴菲特曾寫道,我們通過國民保險、內布拉斯加州伯克希爾人壽保險,以及通用再保險,向遍布全球的保險公司和再保險公司,提供超額損失和定額損失再保險業務。

為什麼今年再保險業務損失無法估量?因為按照過去的經驗,伯克希爾的再保險業務,承保的都是地震、颶風、火災等高風險業務,這樣的事件如果不發生,再保險公司獲利,如果發生,伯克希爾將承受巨大損失。

如果石油公司、航空公司等在伯克希爾投保了再保險業務;如果電影業也在伯克希爾進行了投保,那這些行業因為疫情受到的衝擊無法估量,伯克希爾,很可能要承擔遠超日常的賠付資金,這個就是巴菲特手持現金,遲遲沒有動的原因。

要應對旗下不僅僅是保險公司,還有其它包括鐵路等行業的疫情衝擊,把最糟糕的情形考慮到,這個就是沃倫沒有拿著保險公司浮存金再次買進股票的首要原因。不能簡單地聯想成巴菲特止損,坑了抄作業的價值投資者。我們要動腦筋,去思考背後的原因。

這個跟高拋低吸有啥關係呢?沒有多少關係。巴菲特確實有點慌,因為伯克希爾的再保險業務,遭遇了前所未見的疫情,面對這種危機,即使身經百戰的巴菲特,也慌了神,因為再保險的賠付金額,在這種小機率事件的衝擊下,將讓伯克希爾的保險業務,出現前所未有的虧損。帳上1300多億美元的現金,不得不為了未來這種虧損,做好準備。

股神巴菲特這麼多年的投資生涯,都是拿著保險公司的浮存金來進行投資的,浮存金成就了巴菲特,也讓他在2020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拿了浮存金,也有代價。一旦出現災難性事故,伯克希爾必須為此支付巨額的賠償金。巴菲特在1996年的致股東信中寫道,如果有哪個城市發生了大規模的地震或者是歐洲的某一個地方出現了暴風雪,就只能祈求大家為我點上一隻蠟燭了。

芒格也說過,一旦伯克希爾面臨自然災害時,例如,一個城市在兩個星期內連續受到安德魯颶風衝擊時,那麼伯克希爾的財政年度的日子不好過。沒有政府兜底,面對風暴,伯克希爾將成為最後的風險承擔者。

也就是說,作為伯克希爾的船長,巴菲特首先要帶領伯克希爾,度過眼前這次危機。這個確實也是芒格在遭遇疫情之後對巴菲特工作的評論。

可以供比較參考的是19年前,2001年9月11日,美國的世貿中心和五角大樓遭遇恐怖襲擊,巴菲特當時很緊張。他說,美國人的心靈,將永遠回不到從前。

巴菲特在911發生之後,很快就預估到,公司將為事件支付全部賠償總額的3%-5%。由此估計伯克希爾可能需要承擔總共高達22億美元的稅前損失。

911事件使得伯克希爾蒙受了大約22億美元的損失,大部分賠付都集中在事件發生的第二年。

這次疫情對伯克希爾保險業務的衝擊,也許巴菲特已經估計到了,將遠超911,這是他手持現金,不僅沒有動,而且再次賣出股票的原因。

面對911,巴菲特曾這樣說過,我身在保險業,我深知在過去的幾個月中這個行業費用有多麼昂貴。由我經營的伯克希爾費用更高,因此我做了一件愚蠢的事:允許伯克希爾承保巨災損失,而不收取任何保費。我們萬萬沒想到所承擔的風險是恐怖襲擊。

2020年之前幾年,2017年伯克希爾已經為哈維颶風、加州大火、墨西哥地震等賠付24億美元,2018年重大災難事件損失13億美元。2020年,又遭遇了更大的挑戰:疫情衝擊。股神曾經賴以生存的保險浮存金模式,這些年日子難過了。

如果按照美國再保險業務保費總額1萬億計算的話,巴菲特準備至少幾百億美元乃至上千億美元的資金應對,那就可以理解巴菲特現在的行為了。也許這一次,連巴菲特都難以預估,要準備多少現金,應對伯克希爾以及旗下公司受到的衝擊。

重大災難承保帶來的浮存金,成了一個雙刃劍,大蕭條沒來,巴菲特慌了。自相矛盾,賣出銀行股,不知道沃倫是不是記起了自己老師,班傑明.格雷厄姆的教誨。

作為價值投資者,還是要學習思考,不要被表面現象所迷惑。你我只是一個股票買入者,而巴菲特,旗下大量的公司,是實體企業,當然也包括這次令他頭大的再保險。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