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1940 

鬼吹燈宇宙:影視改編哪家強?

以上每部戲都不完美,各有優缺點,說到底,《鬼吹燈》也並非頂尖的文學作品,借用費振翔創作隨筆中的話,這部書「沒人物,全是事件,還有很多解釋不過去的,後來才知道,網絡小說就這特點,就要玄乎,要打怪」。

2020-05-22 04:4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線上熱播的網絡劇《龍嶺迷窟》目前是《鬼吹燈》系列小說改編的影視劇里評價最高的一部,儘管其改編的影視劇,已上映的就有十幾部。電影方面除《尋龍訣》(2015)之外,幾乎沒有值得一提的作品。網絡劇最突出的,除了費振翔導演、出自管虎團隊的這部《龍嶺迷窟》,就是同一團隊的《怒晴湘西》(2019),以及孔笙等人導演的《精絕古城》(2016)。以上每部戲都不完美,各有優缺點,說到底,《鬼吹燈》也並非頂尖的文學作品,借用費振翔創作隨筆中的話,這部書「沒人物,全是事件,還有很多解釋不過去的,後來才知道,網絡小說就這特點,就要玄乎,要打怪」。《黃皮子墳》是管虎費振翔組合對這部系列故事——用時下流行的講法是「《鬼吹燈》宇宙」——的頭一次探索。

《鬼吹燈》系列是從筆名天下霸唱的張牧野於2006年出版的網絡小說《鬼吹燈之精絕古城》開始火起來的,當時國內缺乏盜墓類小說,有在瀋陽、內蒙古、山西等地生活經驗的天下霸唱,可能將他所知道的物探、風水等知識,結合《奪寶奇兵》之類好萊塢經典探險尋寶片的路數,輔以充沛的想像力,孕育出了本土化的盜墓故事。網絡傳播之迅猛使他擁有了極廣泛的讀者,又有《龍嶺迷窟》《雲南蟲谷》《崑崙神宮》《黃皮子墳》《南海歸墟》《怒晴湘西》《巫峽棺山》七部續作。這些作品尤其是風格與後四部有明顯差異的前四部屬「燈迷」心中正傳。他在小說中運用許多民間傳說、正史野史,創造出的四大盜墓門派——摸金、卸嶺、發丘、搬山,而「發丘中郎將」和「摸金校尉」就源自曹操官方授意盜墓以充軍餉的說法。

「鬼吹燈宇宙」的核心人物有四個:先在大興安嶺下鄉、後從軍十年的祖傳摸金校尉胡八一,為人仗義,能文能武;他貪吃愛財又恐高的髮小兼死黨胖子,一心跟定胡八一;美國華裔雪莉楊,其祖父是最後的搬山道人鷓鴣哨,隨故事發展,她必然成為胡八一的戀人;作為鐵三角後備力量的大金牙,精通古董行,體弱不能打。胡八一靠家中僅存的半本祖傳書《十六字風水秘術》學會分金定穴的本領,陰差陽錯地拉起胖子干盜墓,後又捲入雪莉楊尋找雮塵珠以續陽壽的旅程。

前述孔笙版的《精絕古城》比較忠實原著,打亂時間順序,把胡八一在青藏高原崑崙山做連長時的經歷,糅雜到後面胡八一、胖子加入雪莉楊領導的前往新疆的考古隊的探險途中。網文里的人物可能是架空的,那麼性格刻畫就很可能隨導演和演員對角色的理解以及演員本身的氣質而變動。靳東的氣質過於深沉,他成為帶著傷痛生活的胡八一,同時把劇的調子引往正劇,實地拍攝去塔克拉瑪干沙漠尋訪精絕古城遺址,也讓人物處境更寫實,我們甚至能看到扮演雪莉楊的陳喬恩乾裂出血的嘴唇。特效做得讓人真假難辨,對結尾配角命運的改動更是將「鬼洞」幻覺是從何時開始做成了迷局,提升了故事的意蘊。

但這部作品忽略了《鬼吹燈》故事的娛樂性,此前的電影《尋龍訣》定位更為精準。情節上,他們挪用精絕女王製造幻覺這一精華情節,也把握住了《黃皮子墳》的知青生活氣息。節奏上,電影遠超拖沓的電視劇,增強了娛樂性,陳坤又將胡八一面對雪莉楊時的恐婚狀態刻畫得頗有趣味,他和胖子對初戀丁思甜的懷念也跟整體劇情息息相關,尤其是黃渤版胖子的忠義與深情更令人難忘,舒淇版雪莉楊的扮相基本致敬《古墓麗影》,這也是盜墓故事的靈感源頭。基本上,《尋龍訣》彌補了天下霸唱在描寫情感方面的缺憾,盜墓片拍出了浪漫愛情片的滋味。

此片生造的劉曉慶角色——上世紀80年代才有的裝神弄鬼的氣功大師,看似多餘,卻是必要的年代符號。年代感,是《鬼吹燈》故事的鑰匙,人物語言,是製造年代感的重要元素。前述幾部成功的影視劇都注意到,胡八一和胖子的語言帶有上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青年特有的時代烙印,父老鄉親則講內蒙古、陝西等地方言,人物言行都契合故事年代。《黃皮子墳》的失敗之一,就在於他們選了阮經天這名台灣小生演十八九歲、知青時代的胡八一,他的台普讓任何台詞都失去了年代感,水土不服,令人跳戲。劇組還投機地選用極不傳神的瘦版胖子與阮經天搭配,加入莫名其妙的「五角戀」……

沒有那次的失敗,費振翔等人或許就不會找准最合適的方向:娛樂第一,符合年代,核心人物要立體,有魅力,台詞要超越原著,原著僅是導演、編劇和演員發揮的劇情大綱。

《龍嶺迷窟》一開場就充斥著北京胡同里才有的詼諧語言,潘粵明版的胡八一、姜超版的胖子、佟磊版大金牙仿佛王朔、馮小剛圈子裡的街頭青年,三人一坐就是群口相聲。胡八一有了滿懷吊兒郎當、油腔滑調的小聰明,沉靜時也一樣滿懷嚴肅心事。胖子被李大嘴附體,「帶兩條褲衩夠吧?我覺得我就跟你媽似的」說得順溜,胖子忽然有了活靈活現的魅力,能搶胡八一的戲,我們頭一回如此期待這個人物的每一次出場。小身板的大金牙反覆叨念「哎喲喂,我一出了被窩進被窩的主兒」,驚惶脆弱得火候正好,存在感不多不少。張雨綺本人就是烈性女子,硬派個性和張揚美麗的外表,適合神秘、富裕又西化的楊小姐。亮耳台詞是編劇之功,而這四人組,顯然是自《尋龍訣》以來的最佳組合,卻又是相當不同的人物形象。

網劇時代,人們不是以守著電視坐等每天兩集更新的速度觀劇,更可能是以一兩天突擊刷完的方式觀劇,對網劇的快節奏有著心理饑渴感,這部劇在劇情上儘量適應觀眾心理,進展較快,但在特效上處理潦草,渡河殺怪魚那場戲,虛假程度堪比1986年版的《西遊記》。觀眾看過太多特效大片,網飛的奇幻大劇,對視覺效果要求更高,但一味加強特效,從燒經費和電視劇追求劇情的媒介本質上看,又未必有好處,未來怎麼平衡,或許團隊仍需再探討。

這部劇的人氣角色鷓鴣哨,在黑水城尋雮塵珠的故事既獨立於主體情節,又是人物前史及《怒晴湘西》劇情的必要銜接。高偉光自《怒晴湘西》以來,似已成為鷓鴣哨不二人選,他偶像型的俊朗外表,很適合這個寡言少語的獨行客,他與辛芷蕾演的紅姑娘之間中學生般的戀愛,其實很符合民國時代。

《怒晴湘西》是管虎費振翔組合在《黃皮子墳》之後痛定思痛的產物,但他們當時依然沒把准盜墓探險片的脈,配角犧牲後大量的閃回,枝枝蔓蔓的角色線,顯然都可以剪掉,或許正是這些缺陷,使他們把《龍嶺迷窟》從《怒晴湘西》的21集簡化到18集,《龍嶺迷窟》在劇情和形式上,可能都將是「鬼吹燈宇宙」的關鍵點。

《怒晴湘西》中,潘粵明飾演的陳玉樓值得說說。這角色複雜,爭強好勝,極愛面子,本質上是杜月笙一般呼風喚雨的黑幫大佬,在軍閥割據混戰時期,還懷了一統江湖、超出能力的野心,他有籠絡人心為其所用的虛情假意,也有為弟兄拚命的真心義膽,很難說他對軍閥羅老歪、鷓鴣哨甚至紅姑娘的感情沒有利害考量,但潘粵明把這個比胡八一更有挑戰的角色演到位了,使人相信他是服眾的帥才,也是全軍覆沒又殘廢后會選擇歸隱的那個人。

而當下播出的《龍嶺迷窟》中,胡八一的角色對潘粵明自然不是難事,畢竟這位北京小伙兒從他27歲在《情不自禁》里演亦正亦邪的臥底警察小白開始,就定下了胡八一的氣質。期待他能和少年時就合作過《校園先鋒》的姜超一起,將「鬼吹燈」故事演繹出超越原著文本的魅力。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