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趣聞

訂閱

發行量:20 

男主角只想報復幾個熊孩子,卻沒想到導致了電影院逐漸消失的命運

他受到大眾輿論的猛烈攻擊,人們罵他是隱藏極深的雙面人,紛紛表示以後寧可相信最熱門的 AI 影評人哈爾 2046,就算哈爾 2046 以片方提供的紅包為食,給它多餵幾個就會多說兩句好話,但那也比 W 的顛倒是非要好一萬倍。

2020-05-24 07:5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鬼影奇情錄》中,男主角本來只想報復幾個熊孩子,卻沒想到導致了電影院逐漸消失的命運。即便如此,也絲毫沒有打擊到熊孩子,倒是他自己被嚇到精神錯亂。

在 21 世紀就要過去的某個時間點,有一則影評備受爭議。這是一位知名影評人 W 所寫,所評乃是一部恐怖片,這是一部為大眾公認極劣質的影片,但這位影評人卻在觀影之後,溢美之詞噴薄,比梵谷的顏料敷用手法還要激烈。他寫道:</p>

觀看這部影片的體驗非常奇特,它打破了傳統的影片結構,從一股發了霉的氣息中迅速生長出耀眼的戲劇張力。它顯示出對我們現實的巨大破壞力與批判。這是對我們這個時代最深沉以及最後的映照,它觸及人性深淵中最具腐蝕性的那一灘泥濘。</p>

這非常奇怪。影評人 W 一向以冷靜、嚴謹、公正、犀利著稱,絕少看到他誇讚一部電影。而且他是最後一批非人工智慧影評人中比較著名的一個,據稱非常愛惜自己的潔白的靈魂。他受到大眾輿論的猛烈攻擊,人們罵他是隱藏極深的雙面人,紛紛表示以後寧可相信最熱門的 AI 影評人哈爾 2046,就算哈爾 2046 以片方提供的紅包為食,給它多餵幾個就會多說兩句好話,但那也比 W 的顛倒是非要好一萬倍。不過,就這部恐怖片來說,片方足足餵了 3000 多個 100 元紅包,哈爾 2046 才勉強吐出一句「挺好看的」。通常,達到這種效果有 50 多個 100 元紅包就足夠了。</p>

在家裡的第六扇窗戶被憤怒的群眾砸爛之後,W 又去看了一遍電影,回來發表了一篇文章,表示他影評所寫的那部恐怖片,絕非當下正在上映的那部垃圾電影《鬼影奇情錄》。但他所觀看的,也確實是一部名為《鬼影奇情錄》的影片,他曬出了賣票程序的電子票憑證。影院確認了電影票的真實性,但表示該影院放只放過一部《鬼影奇情錄》,也就是大眾公認垃圾的那一部,並沒有放映過 W 影評里寫的那種高質量影片。工作人員同時表示,W 所看的場次是工作日,觀影人數非常少,只有幾個無所事事的大媽帶著一群孩子看此片消遣。</p>

影評人百口莫辯,憤恨地吃完二十多盒朗姆酒味冰淇淋,覺得醉意叢生,從家中被砸爛的第八扇窗戶跳了下去,幸好他只住在三樓,自殺未遂,雖然摔斷的腿很快替換了最先進的鈦合金骨頭,健步如飛,但似乎患上了輕微的精神疾病,嘔吐不止,嗆死了自己的智能掃地機器人。這種機器人可以對不同的灰塵進行自動分類,非常環保,並且保障了人類皮屑的尊嚴。</p>

影評人幾乎要考慮宣布放棄自己的職業了。這個時候,一位以販賣各類名人八卦為生的自由職業新聞機器人覺得這件事情有蹊蹺,並且有利可圖,就跑去與影評人 W 見面。新聞機器人對 W 說:「我相信你。我可以幫你跟蹤調查,並發表報導一篇,以證明你的清白,報酬好商量。」</p>

<影評人 W 剛喝下兩大杯珍藏的電影《銀翼殺手 2099》的限量版傑克·丹尼威士忌,疑慮像外星異形下的卵一樣種滿了心田:「雖然機器人做事情比較實事求是一點,但我怎麼可能相信一個八卦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