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與家庭

訂閱

發行量:29 

富二代QQ群,勾起的欲,引發的罪……

一個富二代QQ群,成了某些人登天的階梯,也攪亂了兩段戀情。自己本來工作穩定,有個同居女友,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步,以至鋃鐺入獄?

2020-05-24 07:57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一個富二代QQ群,成了某些人登天的階梯,也攪亂了兩段戀情。貪婪、謊言、不忠、背叛……人性的各種墮落,盡顯其中。

文 | 小北

2014年11月初,關押在拘留所中的白益均得知自己的案子還需要補充偵查,心中五味雜陳。他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可又盼望能夠有一線生機。自己本來工作穩定,有個同居女友,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步,以至鋃鐺入獄?他忍不住再次後悔當初接近那些富二代……

為偷情女孩打掩護,姐夫自埋危機

白益均是山西大同市一家文化公司的白領。2011年,他和妻子離婚,3歲的兒子跟了前妻。2012年秋,他與比自己小一歲的王薇相戀同居。巧的是,王薇的表妹吳艷艷和她男友郝偉也在大同。平時4個人經常一起玩,關係很親密。

本來,吳艷艷和郝偉已經談婚論嫁,但2013年初,郝偉被單位派往晉中煤礦工作3年,兩個人只能談起了異地戀。臨別前,郝偉特意請王薇和白益均吃飯,請他們多多照顧吳艷艷。

2013年9月的一天,郝偉給女友吳艷艷打電話,問她在哪裡。吳艷艷說:「我跟表姐和均哥一起在華林新天地逛呢,不信讓均哥跟你說幾句。」說著就把電話給了白益均。白益均說:「放心吧,郝哥,我和王薇陪艷艷買完衣服就送她回去。」郝偉放下心來。最近一段時間,郝偉總是感覺女友似乎有些不對勁兒。他擔心分隔兩地,女友會因寂寞而移情別戀。

還真讓郝偉猜中了,女友吳艷艷已經和在富二代QQ群里認識的金明打得火熱;而他一直信任的白益均,幫她打了掩護。

這個富二代QQ群,是由山西大同的一個富二代創建的,他的父親是當地一位非常有名望的煤老闆。QQ群只加兩類人,一是富二代,都是身家千萬以上的主兒,家裡多是經營煤礦或相關企業;另一類是年輕女孩,不僅要漂亮,而且還要大學本科以上學歷,喜歡旅遊,會唱歌,談吐風趣。群里的會員主要是一起聊天、唱歌,偶爾也組織聚會或者結伴自駕游。

因為郝偉的收入足以養家,2010年從雲南大學滇池學院畢業後,吳艷艷一直沒有找工作,除了逛街購物,大部分時間都宅在家裡看書、上網、聽音樂。郝偉走後,百無聊賴的她更是整天泡在網上,偶然間發現了這個富二代QQ群。吳艷艷相貌美麗,嗓音也好,完全符合群里接收會員的標準,於是順利地加入群中,多次參加了群里舉辦的活動後,她與一個叫金明的富二代越走越近。

金明的父親是山西大同的一個煤老闆,家裡有上億資產。大學畢業後,一心跟著父親學習煤礦經營,準備玩幾年後就接父親的班。雖然郝偉深愛吳艷艷,可他工作繁忙,往往兩三個月都不能回大同。再好的感情也經不起距離的考驗,漸漸地,吳艷艷對郝偉有了怨言,對經常關心她、送她禮物的金明不再拒絕。金明開玩笑地對她說:「你還這麼年輕,不能這麼宅,會未老先衰的!」他沒事就開車帶吳艷艷去周邊遊玩,擅長攝影的他,還給她拍了很多照片。照片上的吳艷艷風姿綽約,光彩照人,每次在微信朋友圈裡曬,都贏得無數點讚。



為了討好吳艷艷,金明總是送花給她,還送給她7000多元的義大利裙子,價值幾萬元的戒指等等。不僅如此,還不時領她去和大老闆們一起打高爾夫球、騎馬。奢華的消費和高層次的玩法,令吳艷艷大開眼界。吳艷艷不自覺地拿金明與男友郝偉做比較。郝偉雖然很愛她,可是,他頂多就是把工資交給她,無法令她盡興開心。她心裡愛著郝偉,但更嚮往過上金明那樣的奢華生活。富二代圈子,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對她有不可阻擋的吸引力。

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吳艷艷躋身富二代圈,王薇和白益均也都從中得到了好處。白益均身家不夠,王薇相貌一般,兩人都無法加入富二代QQ群。而吳艷艷又無權介紹他倆入群,於是,吳艷艷就不時在一些場合介紹表姐和白益均認識金明等富二代。相熟之後,富二代們看金明的面子,也不介意與王薇、白益均一起玩。白益均樂得跟富二代們打交道,覺得既開闊了視野,又很有面子,而且開拓人脈圈,對自己的前途也有幫助。

很快,郝偉就察覺到了女友的變化:她很少主動給自己打電話;家裡電話經常無人接聽;她的微信朋友圈原來大部分是轉發心靈雞湯或曬吃喝,如今換成了一幅幅美照。給她拍照的人是誰呢?郝偉問過她幾次,吳艷艷說是跟群里的朋友出去時,幾個人幫她拍的。有一次,郝偉回來跟她團聚,發現吳艷艷衣櫥里掛著多件高檔衣服,還有一款嶄新的香奈兒皮包,明顯超過了他們的消費水平。郝偉追問這些貴重物品哪裡來的,吳艷艷說是自己買的A貨,不值錢。

郝偉將信將疑,晚上約白益均喝酒。他鬱悶地說:「我懷疑有人在追艷艷。我得早點兒調回大同。」白益均勸他不要多想,說艷艷絕對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孩兒,而且每次群里組織活動,他和王薇都陪艷艷

一起參加,從未發現有什麼問題。當郝偉糾結那些照片都是何人所拍時,白益均說:「這個呀,她求誰幫忙拍,誰就幫她拍一張,我還幫她拍過呢。曝光和焦距都是她自己調好的,我只管按快門就行了,這還不簡單。郝哥,你這些擔心,純粹是杞人憂天。你想想,你們倆都戀愛四五年了,艷艷要是對你有二心,不早就跟你提出分手了?她其實可盼著你回來了呢……」

白益均的作證和安慰讓郝偉稍稍放下心來,但他還是向單位提出了提前調回大同的申請,想儘快回到女友身邊,跟她結婚。然而,他做夢都不曾想到,這只是他的一廂情願而已,事情的發展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

一次聚會後,金明開車送吳艷艷回家。到了門口,金明拿出一款漂亮的名牌裙子送給吳艷艷,吳艷艷十分高興,請金明進屋喝點飲料。金明讓吳艷艷試試裙子好不好看。等她走進臥室換衣服時,金明卻悄悄走進來抱住了她……就這樣,吳艷艷與金明發生了關係。

看見吳艷艷與金明打得火熱,王薇曾跟白益均說想勸勸表妹。但白益均說:「既然還沒結婚,艷艷願意跟誰好,那是她自己的事,咱不要多管閒事,惹艷艷不高興不說,金明還會恨咱倆!」王薇覺得白益均說的有道理,加上認為艷艷做事有分寸,又不會吃虧,便也默認了表妹與金明的曖昧。吳艷艷和金明兩人索性不再避諱表姐二人。金明經常給白益均送一些進口打火機、蘋果手機等貴重禮物,還投其所好地給白益均介紹有關老闆認識,白益均更是對兩人的交往樂見其成。

吳艷艷很清楚,自己和金明門不當戶不對,金明不可能娶自己,只是和她玩玩,所以不想與郝偉分手。而玩世不恭的金明,根本不介意女友腳踏兩隻船。所以,兩人每次出去遊玩兒都約上白益均和王薇,每當吳艷艷接到郝偉的電話,都讓白益均跟郝偉聊幾句,還故意讓郝偉聽到王薇的聲音。郝偉見自己的女友與表姐在一起,自然放下心來。



女友情變男子心急,求助表妹受阻

在白益均的配合下,郝偉一直被蒙在鼓裡。吳艷艷因為要利用白益均打掩護,與表姐和白益均接觸日益頻繁。白益均當然樂此不疲,他認為自己占了大便宜,不要自己掏腰包,吃喝玩樂盡享受。但他完全忽略了一件事:隨著活動的頻繁,女友王薇心裡也慢慢起了變化。

在與富二代的接觸中,王薇開始羨慕有錢人的揮金如土。尤其看到金明不時給表妹買高檔首飾及漂亮衣服,她心裡更不是滋味兒。一次聚會後回到家裡,她對白益均說:「你看人家大把大把花錢多瀟洒,你不覺得咱倆只拿點死工資很可憐嗎?」白益均有點兒生氣地說:「當初咱倆認識時,我就是這個樣子,又沒有瞞著你。」王薇數落道:「你確實沒有瞞著我。可是,你就不能少貪玩,多做點正事,也學著人家想法賺錢。誰天生就是老闆,不都是後天努力的結果嗎?」

白益均本以為女友只是一時賭氣,可後來他很快發現了不對勁。王薇動輒跟他發脾氣,花錢也越來越大手大腳,熱衷於打扮,不停購買高檔衣服和飾品。還經常背著他接電話,手機簡訊也都刪得乾乾淨淨。「莫非她有『情況』了?」白益均心裡很不安。

2014年4月末的一天,白益均下班後去看兒子,結果與前妻發生爭吵,心情非常不好。晚上回到家後,看到王薇穿著一條新裙子,在穿衣鏡前照來照去。白益均問:「誰給你買的裙子呀,這麼愛不釋手?」王薇的話里明顯帶著諷刺:「反正是有錢人,不是你。」白益均很受傷,跟女友大吵一架。

這之後,兩人不斷吵架,終於有一天,王薇提出分手。白益均極力想挽回,可無論他如何道歉、發誓,王薇都無動於衷,還搬離了兩人的住處。白益均失望至極,只好借酒消愁。5月初的一個晚上,白益均打電話,王薇不接,發簡訊,王薇不回。他於是打電話問吳艷艷,是不是兩人在一起。吳艷艷說沒有,白益均不信,來到吳艷艷住處,結果發現王薇真的不在。想到自己曾經多次幫吳艷艷打過掩護,於是求她幫忙勸說王薇。吳艷艷當著他的面給表姐打電話,可王薇手機關機。吳艷艷勸道:「姐夫你不要急,等我聯繫上表姐,一定好好勸勸她!」聽到吳艷艷的保證,白益均才走了。

第二天,吳艷艷找到王薇,問他倆到底是怎麼回事。王薇向表妹坦白,自己確實對白益均的不求上進非常失望,與他過夠了。因為男友糾纏不休,她已經向公司申請休假,出去躲避一段時間。還說:「其實我這也是為他好,既然不愛了,緣分盡了,他不要耽誤我,我也不耽誤他!」見表姐說得入情入理,吳艷艷反而對表姐抱以同情。此後,白益均再找吳艷艷幫忙說情,她都以各種藉口推脫。

見王薇連續多日不上網,QQ頭像始終是黑的,微信也沒有任何更新,白益均心急如焚。他到王薇的公司找她,得知她已辦理了休假,時間長達一個月,這讓他的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

6月3日晚上9點多,白益均又一次來到吳艷艷住處,恰逢吳艷艷從黃河大峽谷遊玩兒回來,金明把她送到家後剛走。吳艷艷非常疲憊,想早點休息,可白益均還在求她上網跟王薇聯繫,幫他說情。吳艷艷說:「我也聯繫不上表姐,你們倆的事,你們自己解決,我無能為力,不要老是來找我,你又沒有花錢雇我幫你看著表姐……」說著,還不耐煩地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說時間不早了,她該休息了。

剛剛喝過酒的白益均卻沒有離開的意思,繼續央求吳艷艷幫忙。吳艷艷實在不耐煩,說:「既然我姐不願意跟你處下去,我看你就放手吧,強扭的瓜不甜。」白益均不甘心,說王薇一定是把自己的手機號拉進了黑名單,說著就拿起吳艷艷的固定電話,要給王薇打電話。吳艷艷徹底煩了,罵道:「你還有完沒完?你要打電話,自己回家打!一個大男人,有點志氣好不好?不要纏著我姐沒完沒了!」

這句話徹底激怒了白益均:「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沒良心?你自己說說,我幫你打過多少次掩護?現在我需要你幫忙,你就翻臉無情?更何況,王薇學壞,你也有責任!要不是你拉著她跟那些富二代鬼混,她也不會這麼快就變心……」兩人吵了一架,不歡而散。

強求愛情認死理,執迷不悟釀血案

吳艷艷的譏諷和挖苦,讓白益均耿耿於懷,覺得她不但跟王薇一樣看不起他,還侮辱他。第二天晚上,他又來找吳艷艷。吳艷艷面露不悅:「你又來幹什麼?」白益均強壓著怒火說:「怎麼,現在用不著我給你打掩護了?翻臉不認人了?」吳艷艷提高了聲音:「我不想聽你倆的爛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直說了吧,我就是看不起你!別死皮賴臉纏著我姐不放!」

「原來我在你們姐妹眼裡就是條癩皮狗?」恥辱加憤恨令白益均徹底失去理智,他撲上去掐住了吳艷艷的脖子,吳艷艷拚命掙扎,可哪裡是白益均的對手。過了幾分鐘,見吳艷艷不動了,白益均才感覺大事不好,將她抱到床上,用手指在她鼻孔處試了試,發現已沒有氣息,他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不知過了多久,白益均終於鎮定下來。他想了想,扯下吳艷艷脖子上的項鍊,掏走放在床頭皮包里的幾千元錢,製造搶劫殺人的假象,然後悄悄離開。為了掩人耳目,他假裝若無其事,繼續尋找王薇。

6月4日一早,郝偉給吳艷艷打電話,可是對方電話關機。他以為女友在慪氣,故意關機不理他,所以並沒在意。可是,到了6月7日,他再次給吳艷艷打電話,還是關機。他有點不放心,就給王薇打電話詢問,結果王薇說,吳艷艷跟群里幾個網友,去西雙版納旅遊去了。

原來,就在前一天,為了掩人耳目,白益均特意用吳艷艷的手機,給王薇發了一條簡訊,說她跟金明一起去雲南西雙版納玩兒幾天。王薇看到後信以為真,就並未跟吳艷艷聯繫。

6月20日上午,郝偉請假從晉中返回大同家中。房門剛打開,一股臭味撲面而來,他不禁驚呆了:吳艷艷仰躺在床上,人已經死亡。

郝偉當即傻了,顫抖著掏出手機撥打110報警。大同市公安局礦區分局刑警大隊民警迅速趕到。經現場勘查,吳艷艷是被人扼頸致死,死亡時間在10天以上。根據現場調查,民警發現,吳艷艷皮包里的錢不見了,似乎是兇手奪財害命。可為什麼屋子裡其他地方沒有翻動痕跡,且現場沒有打鬥痕跡?民警馬上兵分多路展開偵查。

就在民警一籌莫展之際,王薇提供了6月6日曾經接到吳艷艷簡訊一事,民警調取簡訊記錄發現,王薇接到簡訊的時間,已是吳艷艷死亡之後,死人怎會發簡訊?顯然,以吳艷艷名義發簡訊的人是要掩蓋什麼?順著這個線索,民警利用技術手段,終於在6月25日將殺害吳艷艷的犯罪嫌疑人鎖定為白益均。白益均歸案後,對殺人事實供認不諱。

2014年11月2日,大同礦區分局根據大同檢察院意見,對該案進行補充偵查。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除白益均外,其他為化名)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