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對話羅伯特·艾格:疫情是迪士尼最大挑戰之一,希望在華引入Disney+

認識羅伯特·艾格已經多年,從上海迪士尼樂園項目還未建設時,第一財經記者已採訪和接觸過這位華特迪士尼的領導者。

2020-05-26 12:21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認識羅伯特·艾格(Robert Iger)已經多年,從上海迪士尼樂園項目還未建設時,第一財經記者已採訪和接觸過這位華特迪士尼的領導者。就在今年2月,羅伯特·艾格卸任了已擔任15年的華特迪士尼公司CEO職務,任職公司董事會執行主席。其實作為華特迪士尼公司的CEO時,羅伯特·艾格曾多次想要退休,卻因為工作太出色而被董事會4次懇求延期。

就在日前,通過連線,第一財經記者專訪了羅伯特·艾格,坐在視頻連線的另一端,羅伯特·艾格與多年前看起來並無太大變化。而這些年間,其完成了對漫威、盧卡斯、21世紀福斯等多家企業的收購,同時也推動了流媒體平台Disney+的上線。

羅伯特·艾格與包括第一財經在內的媒體暢談了多年的收購經驗、與蘋果創始人賈伯斯的不解之緣,以及疫情對於迪士尼的影響與未來發展。

記者:我們看到您的新書《一生的旅程》中文版上線了,您最想在這本書里和讀者分享什麼樣的主題,有沒有關於迪士尼未來在中國市場發展前景的線索?

羅伯特·艾格過去幾年裡,很多人向我尋求建議,他們來自商界、大學,他們想要知道我成功的秘密。我想不如把答案寫進一本書里,這樣會更高效。我沒讀過多少商業書籍,我感覺大多數都挺枯燥的。我希望我的書有趣一些。所以我的首要目標是講一些好故事,比如我們是如何建造並開啟上海迪士尼樂園的。

我沒寫太多關於迪士尼未來在中國市場的事。但過去五年間,上海迪士尼樂園開園,我們的多部電影也取得成功,我們努力擁抱中國文化,上海迪士尼樂園就是最好的例證。

記者:您作為迪士尼的CEO,主導了多起收購案。能否跟我們分享一下你記憶最深刻的經歷?尤其是收購21世紀福斯後,迪士尼有什麼新計劃?

羅伯特·艾格我記憶最深刻的收購其他公司的經歷,是從史蒂夫·賈伯斯手中收購皮克斯。這是我的第一次重大收購,史蒂夫控制了當時的出售,通過出售,他成為了我們最大的股東,擁有最多的迪士尼股票,成為董事會成員。我跟他也變得親近。難忘還因為,我當時很緊張。在我們宣布消息之前的幾分鐘,史蒂夫告訴我,他的癌症復發了,他在最後時刻給了我一個退出交易的機會。我沒有退出,我記得那個瞬間,因為我當時感受到了巨大的焦慮和壓力,我需要在不諮詢任何人的情況下立刻做出正確的決定,因為他希望我替他保密。

21世紀福斯的加入帶來好故事。我想到《阿凡達》,這部電影在中國取得優異的成績。我們現在製作的不止一部《阿凡達》的電影續集。下一部將於2021年底上映。我們也買下了國家地理的控股權。

記者:您在書中提到賈伯斯,您認為您和賈伯斯之間有什麼相似之處?

羅伯特·艾格賈伯斯和我在很多方面是非常不一樣的,但我們有一樣的熱忱。比如我會和他一起去蘋果設計實驗室,他把正在設計的東西給我看。他會拿起一台蘋果筆記本電腦,上面有個凹槽,他會說「看這多美啊」。他眼中看到一些東西,是消費者不一定每天都會看到的,這些點子組合起來就讓你覺得這個產品就是好。

在很多方面我也是這樣的。有時我會看到細節,當你積攢了很多細節,就會成就一個很好的東西。我們都喜歡音樂,我們分享播放列表。我有一個播放列表是他在去世不久前分享給我的。我們都喜歡挑戰,挑戰讓我們充滿力量。

記者:迪士尼如何在電視、影院業務及在線業務之間尋求平衡的?為保護股東的利益,如何轉型?

羅伯特·艾格我們發布我們自己的直接面向消費者的在線產品是好事,這包括了Disney+,現在還沒有在中國推出,但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在中國推出。我們這麼做,是因為我們認識到了消費者想要以不同方式消費媒介內容這一全球趨勢。疫情過去之後,我相信走出去,去主題樂園,去電影院,是人們願意做的事。

記者:疫情是您遇到的最大挑戰嗎?如果是的話,對策是什麼?

羅伯特·艾格:我覺得疫情是迪士尼公司所面對過的最大挑戰之一。我作為董事會主席,我個人覺得要在一定程度上負起責任,我和新任CEO以及迪士尼的很多其他人一起擔起責任。雖然對我們的公司和員工來說,這是一段非常艱難的時期,但我對公司的長遠發展有很強的信心,我相信它會重新振作起來,恢復元氣。一切都會過去。我對公司的長期發展抱有巨大的信心。這讓我能夠繼續應對它,堅定地懷著希望。

記者:這幾年大家都在線上競爭,您推出Diseny+,Disney+和您與賈伯斯分享的iTV概念有關嗎?Disney+在疫情爆發前三個月上線,您認為在這樣的時間節點,Disney+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羅伯特·艾格:越來越多的人不得不待在家裡。Disney+提供的娛樂項目正適合這樣的場景,一些增長也來自這裡。我還是但願沒有疫情,我們還是一樣會取得成功。我從2005年第一次和史蒂夫討論時,就對向大家提供電視節目的平台這個概念非常感興趣。當他推出iTunes Video的時候,他是想做這件事的,但那只是在發布其他人的視頻,不是自己做視頻。我覺得如果史蒂夫在世,我們會一起來做這件事,但他去世了。我覺得做Disney+在一定程度上是和那個是有聯繫的。

記者:迪士尼是否會發布類似像TikTok和Quibi的短視頻平台呢?

羅伯特·艾格我們投資了Quibi,就不會發布類似的平台了。同時目前也不會在美國發布類似TikTok的軟體。我認為TikTok取得很大成功,因為它與年輕人們產生了共鳴。全球的娛樂業都在成長。這些挑戰激勵我們提高自身水平,但也讓我們更加堅持自己的長處。我們也樂意做出投資方面的舉措。

記者:有沒有哪些事情是你希望自己做了,但由於各種原因還沒有做成的?

羅伯特·艾格我是迪士尼的第六任CEO。公司已快100歲了。我幾個月前決定卸任,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已實現我想實現的一切。我本來打算2016年上海迪士尼樂園開園後就離開,因為我覺得做成了這件事,不會有比這更大更好的事情了。但我決定再多留任幾年,後來Disney+上線及其他的幾件不錯的事,讓我感覺很好。

如果我留任更長一段時間,我相信可以找到更多我想做的事,但我不會後悔我的決定。有些人會帶著遺憾退休,因為他們在自己事業的經歷中缺少了某些東西,我完全沒有。

記者:可以分享一下本土化創作方面的經驗嗎?

羅伯特·艾格我們在建造上海迪士尼樂園的時候就很努力做到這一點,我們希望上海迪士尼樂園是「中國的迪士尼樂園」而非「迪士尼迪士尼樂園」。它是專門為中國消費者建造的。我們一直試圖淡化美國文化的標籤,在上海,我們要突出的是迪士尼和中國,而不是美國和中國。

記者:您在退休之後有什麼計劃嗎?

羅伯特·艾格目前還沒有做任何計劃。但我確信我會做點什麼,因為疫情我在家裡待了兩個月,我意識到我是一個在家待不住的人,我必須找些事來做。很可能不再是商業上的而是別的事情,比如以某種方式回饋社會。我當時決定卸任CEO,只擔任董事會主席的時候,目標有兩個,一是幫助我的繼任者,新任CEO取得成功,二是在接下來的任期內專注於更多創意層面的工作。我的計劃是在2021年底徹底退出迪士尼。我很期待,並不是期待離開迪士尼,我很愛迪士尼,我期待是的探索迪士尼的未來。我退休之前會再次去上海迪士尼樂園。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