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債券票面利率下調頻現,投資者是否回售還看「性價比」

一位資深債市從業者對第一財經表示,房企下調債券利率主要還是與當前較為寬鬆的融資環境有關,自今年一季度以來,房企境內融資規模大幅增加,優質房企在發債成本和期限上更是占據優勢,部分房企的融資成本在3%以下,因此有公司為了降低財務成本,下調債券利率也並不意外。

2020-06-03 04:56 / 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隨著債券市場融資環境的向好,房企融資成本明顯下降。日前,又一大型房企——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擬下調公司發行的某期債券的票面利率,下調幅度多達260BP(基點)。

接受第一財經採訪的業內人士認為,房企債券利率的下調主要還是與當前較為寬鬆的資金環境有關,自2月以來,貨幣市場資金利率持續下行,進而傳導至債券市場。實際上,不止局限於房企,近期整個債券市場都迎來了一波票面利率下調潮,多隻債券在進入回售期時下調了票面利率,以期降低財務成本。

又見房企下調債券利率

6月1日,萬科發布公告稱,擬下調於2017年7月18日發行的「17萬科01」公司債券票面利率,預計在該債券存續期後2年,將票面利率由4.5%調整為1.9%,下調幅度為260BP。

公告還稱,此舉是根據公司的實際情況以及當前市場行情而定,符合本期債券《募集說明書》約定。按照《募集說明書》,發行人有權決定是否在本期債券存續期的第3年末調整債券後續期限的票面利率。

不過,公告也提及,本期債券最終票面利率調整幅度須以屆時公司披露的關於是否調整票面利率以及調整幅度的公告為準。

一位資深債市從業者對第一財經表示,房企下調債券利率主要還是與當前較為寬鬆的融資環境有關,自今年一季度以來,房企境內融資規模大幅增加,優質房企在發債成本和期限上更是占據優勢,部分房企的融資成本在3%以下,因此有公司為了降低財務成本,下調債券利率也並不意外。

資料顯示,萬科近日剛完成發行的2020年第二期公司債券的發行結果顯示,本期債券最終實際發行數量為25億元,其中,「20萬科03」實際發行10億元,票面利率為2.56%;「20萬科04」實際發行15億元,票面利率為3.45%。

據悉,前者為5年期,附第3年末發行人贖回選擇權、調整票面利率選擇權和投資者回售選擇權;後者期限為7年期,附第5年末發行人贖回選擇權、調整票面利率選擇權和投資者回售選擇權。

以同為5年期的「20萬科03」與「17萬科01」比較,兩者發行利率相差達194BP。

整體而言,自年初以來,隨著市場利率的逐步走低,房企融資成本普遍有所下降。據天風證券統計,4月房企信用債加權平均融資成本為3.87%,創歷史新低。同時,5月房企新發信用債中,第一財經查詢發現,最低利率達1.66%。

而在利率下行、流動性寬鬆背景下,房企也在抓緊時間窗口發債。據Wind數據顯示,2020年前四個月,房企在境內發行的信用債規模約1740億元,其中3月份發行量達801.5億元,創單月發行量歷史新高。另外,由於海外市場波動較大,發債難度、融資成本大幅提升,自4月以來,房企海外發債摁下了暫停鍵。

但還需注意的是,前述從業者對記者稱,房企融資成本分化也十分明顯,雖然一些優質房企的融資成本有顯著下降,但非頭部房企,比如民營中小型房企、高槓桿的房企等融資成本降幅有限。從本質上而言,房企融資成本是否下降、下降多少,還是與其信用資質有關,中小房企在境內外融資上仍有難度。

票面利率下調潮來襲

事實上,不只是萬科,受市場流動性充裕影響,近期債券市場迎來了票面利率下調潮,多隻債券在進入回售期時下調了票面利率,如「18華夏03」下調275BP,「17廈門軌道債01」下調300BP,「17河鋼集MTN007」下調237BP等。

據國金證券統計,今年3~4月,進入回售期下調票面利率的債券數量達到歷史峰值,僅4月單月,便有61隻債券票面利率出現下調,3月份,亦有52隻債券票面利率下調。

從下調票面利率的幅度來看,相對集中在50~150BP之間。下調幅度最大的為「18美的01」,下調前票面利率為7.8%,5月24日下調至0.1%,降幅達770BP;下調幅度最小的有「16中鐵03」、「16重汽01」,僅為5BP。

國金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周岳表示,發行人選擇下調債券票面利率,一方面是受債券市場融資環境整體向好影響,另一方面則可能是公司現金流較為充裕,為降低槓桿率,通過降低票面利率的方式促使投資人行使回售權,減少有息負債。

「發行人主體資質越好,調整後的票面利率與同類型債券融資成本的利差越小。」周岳稱。

那麼,對於票面利率的下調,投資者是否買帳?

此前金地集團在宣布下調債券利率時就引發市場熱議,有投資人認為公司此舉並不符合募集說明書相關條款,金地集團也因此收到上交所監管工作函,要求說明調整債券利率是否符合約定,而此事最終以金地集團未下調債券利率告終。

「一般來說,如果債券募集說明書中有明確規定可調整債券利率的,那麼對於投資者而言,公司在宣布調整利率後,要麼選擇接受,即繼續持有債券,要麼選擇回售,後者就相當於提前到期償還了。」北京某券商債券研究人員對記者表示。

周岳認為,投資人是否選擇回售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調整後票面利率與可比利率的差值,對於調整後票面利率大於可比利率的債券,實際回售率較低;而調整後票面利率小於可比利率債券的,實際回售率則較高。

比如,「18華夏01」的票面利率在由6.8%下調至5%後,出現了「0回售」的現象;而「17中材01」、「17長隆01」、「18華發01」在票面利率下調至1%,「18美的01」在票面利率下調至0.1%後,則出現了投資人全部回售的情況。

周岳還提及,部分發行人甚至會選擇大幅降低票面利率至不合理區間促使投資人行使回售權,以減少負債,降低槓桿率。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