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債市波動加大 但吸引力不會降低!丨首席對策

同時,債市近期波動明顯,在今年債券供給量增多、經濟出現復甦跡象的背景下,債券市場牛轉熊的趨勢已經開始顯現,DR007從4月平均1.46%漲到6月初平均的1.8%附近,加之債券端收益率劇烈波動,導致機構大幅降低質押式回購,又加速了債市去槓桿,相關的風險也應進一步關注。

2020-06-14 15:5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央行公布了前5月金融及信貸數據顯示,5月貨幣政策延續了4月寬鬆基調,當月新增社融和新增貸款均顯著高於去年同期。考慮到當前通脹下行、有效需求不足,貨幣政策整體偏向寬鬆,而資源將更多向「保市場主體」尤其是緩解中小微企業困境方面傾斜,即貨幣政策的結構性調控特徵將越發明顯。同時,債市近期波動明顯,在今年債券供給量增多、經濟出現復甦跡象的背景下,債券市場牛轉熊的趨勢已經開始顯現,DR007從4月平均1.46%漲到6月初平均的1.8%附近,加之債券端收益率劇烈波動,導致機構大幅降低質押式回購,又加速了債市去槓桿,相關的風險也應進一步關注。

前5月新增貸款已超10萬億,全年流動性如何預測?債券市場是否已經進入牛轉熊?債市投資接下來如何調整?中國債券市場對外資的吸引力是否會降低?寬信用和寬貨幣之間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說此輪刺激政策不用太擔心「後遺症」問題? 第一財經首席對策對話京東數科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

主要觀點

前五月新增貸款破10萬億,顯示央行在繼續寬流動性救助經濟。居民中長期貸款明顯增長,房地產市場現回暖趨勢。債券市場近期波動較大,再次走牛幾率較小 但仍有相對較高收益率,中國債市對外資的吸引力不會降低,人民幣匯率還有利好空間,寬貨幣寬信用組合將繼續維持一段時間,在遵循市場化原則的基礎上,本輪刺激政策不必過於擔心「後遺症」問題。

第一財經:沈總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首席對策的專訪,首先我們來看央行公布的前5個月份的金融數據,前5個月的新增貸款就已經超過10萬億了,這意味著什麼?我們流動性現在的情況是怎麼樣的

(前五月新增貸款破10萬億 央行寬流動救助經濟)

沈建光:就說明流動性非常寬鬆了。我們看到廣義貨幣這次還是維持11.1%,也是4年新高了,就這幾年來比較高的。所以從新增貸款10萬億,5個月10萬億就很高了,去年全年就16萬億,16萬億多一點,那麼這說明什麼?說明還是我們在抗疫當中為了救急,很多企業中小微企業,包括企業工復產這個方面其實投入了巨大的流動性,這個也是很正常的,因為全球都在大規模的使用貨幣政策來救助這個企業,那麼其實中國的感覺上,雖然我們看跟過去比還是力度很大,但是跟全球比這力度還算比較小的,在全球大放水的情況下,中國央行其實也是順應了為了救助經濟,為了救助很多中小微企業,所以量化釋放了很多流動性。

第一財經:但是我們看到一些分項數據,企業貸款怎麼理解?

(房地產現持續回暖 企業票據增加顯示經濟有復甦跡象)

沈建光:居民(貸款)大概7000(億)多,新增的7000多增長,對,增長的是7000多億,企業是8000億,這次5月份差不多了,這個也是不正常的,一般都是企業貸款會多一點對吧?那麼這裡邊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居民貸款當中它的比例是2:1,就是說中長期貸款是比短期貸款要高得多,中長期貸款要4000多億了,那麼這裡邊很多就去房地產了。所以這肯定是主要是按揭。 居民的中長期貸款一般都是按揭對吧?所以說明就是房地產市場肯定在回暖了,企業貸款主要是看中長期,這次企業貸款主要增加的票據也增加了不少,票據就說明當然也是說明企業生產在恢復,那麼這個跟宏觀數據結合起來就非常明顯看到這個情況,就是我們的生產恢復的還是比較不錯的,但是需求恢復的比較慢,需求就是消費,投資、出口其實至少從4月份數據來看,出口是有5月份數據,都是負增長,但是生產4月份已經是轉正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現在面臨可能是面臨中國經濟是供大於求。

第一財經:經濟好和壞它有一個對標的一個數據,就是一個現在債券市場的數據,債券市場最近大家也很關注波動比較大有很多觀點認為現在已經是牛轉熊了,您這麼認為嗎?

(供給抬升 債券市場呈現較大波動性)

沈建光:對短期來看肯定是接下來債券市場利率在上升的,因為一方面也看到中國經濟是在復甦的對吧?生產已經開始復甦了。 第二個會大量的發行債券,債券新增專項債這次3.75萬億,比去年就增加了1.6萬億。那麼還有特別國債,所有的債券的供應量會大幅增加,也是一個因素,所以大幅增加了之後,它的整個的收益率就會有相應的影響,因為說明供給上升對吧,供給上升整個債券價格就會下行,價格下行收益率是反向的,跟價格反向指標就會上升。

第一財經:所以我們看到不久之前就6月8號的時候,央行是在公開市場操作回籠了3800億的資金,然後這樣的話可能之前債市有一點波動的情況下,它就會確實是應聲有一個回升的這麼情況,而且同時央行也是很罕見的已經是提前公布了MLF的操作,所以您覺得央行當時的舉動是它的寓意如何?

(央行採取多種方式支持實體經濟)

沈建光:央行確實它也很難。它有多重難度,一方面它肯定要支持經濟,所以釋放了很多流動性,但另一方面也不希望這個叫大水漫灌,造成了一個問題。還有一點我們很多流動性釋放出來,關鍵央行最希望的是這些流動性都到中小微企業,這些都是最需要資金的地方。過去的財務報表看,就是說這些中小微企業的償債能力還是比較弱的,如果我假設三個月沒有收入,有很多30%、40%的企業可能就沒辦法擔負成本了,房租人工甚至它的利息沒辦法付了,所以他其實非常需要錢,但是你怎麼借給中小微企業,銀行是天然的是不願意借錢給中小微企業的,因為它風險大。比如說最近又出台了4000億再貸款,這個也是特別有特色的,他4000億給中小銀行,因為這次跟之前不一樣,這次就是給中小銀行5種類型,城商行、農商行各種合作信用社,讓他們更觸達到中小微企業,讓他們去把貸款給中小微企業,那麼央行把它買過來,買過來之後,就等於這筆錢給它作為抵押這些貸款給它而且是零利率,所以也是想盡辦法想把這個叫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理順。因為我們最需要支持的是實體經濟,而不是又支持房地產,又搞個房地產泡沫。

第一財經:可能有債市一個熊市的趨勢的情況下,我們的債券市場的投資應該怎麼來調整?

(中國債市再次走牛幾率較小 但仍有相對較高收益率 )

沈建光:我覺得債券市場其實波動還蠻劇烈的,就是說總的來從宏觀的面來看,也不用特別擔心,就是說即使下半年經濟開始復甦,其實對中國債市我覺得可能衝擊也不會這麼大,原因在哪裡? 首先中國的利率債券市場的收益率還是大大高於其他國家,現在海外其實我相信對國際的債券投資者的吸引力是上升的,因為我們畢竟還有這麼高的收益率,全世界都沒有了,但是另外一方面就是我們在加大開放力度,全球的需求我覺得肯定比其他國家要好的多了,收益率,那麼關鍵的中國的接下來我覺得很大地程度取決於它開放的力度,全球比較,中國經濟相對還是處在一個非常有利的地位的,包括債券市場,你說收益率這麼高,全球比較我們的經濟增長生產已經恢復了,很多國家都還在疫情當中。所以很多方面,其實我們如果是這樣看,只要我們保持改革開放的步伐,下半年其實有可能確實是經濟會比較好的恢復,那麼債券市場可能不會重新走牛,但是下降的力度可能也不會特別多。

第一財經:但是確實跟您也說到了,外資對於我們的債券市場,我們的債券市場對於外資還是很有吸引力的,它可能有利差的原因等等,所以如果我們不會債券不會再走牛了,對於這部分外資來說是不是就吸引力就會降低了?

(債券市場吸引力不會降低 人民幣匯率還有利好空間)

沈建光:從它的外資是需要有全球配置的情況,你看其他國家都是負利率,都是零利率的,它配置即使它在看短期內可能價格在下跌,但是對他來說他配置需要還是會投一部分進來的。 那麼當然對它現在來看,一般一方面債市投資者考慮的是你長期的經濟狀況收益率的情況我們都明顯高,還有一個匯率的情況, 匯率短期內有些波動,人民幣現在就是7多在走落,但是這個就看下半年出口全球各個因素,可能如果人民幣差不多了是吧?基本上也是近年來新低了是吧?如果人民幣再有一步升值的可能性的話,對全球投資者的吸引力度就會更大了。因為如果下半年中國經濟在恢復的話,對人民幣絕對是個利好。

第一財經:所以您說的四千億再貸款,這個是寬信用的問題,現在咱們來看寬信用和寬流動性寬貨幣之間的關係?

(寬貨幣寬信用組合將繼續維持一段時間)

沈建光:現在來看,明顯的現在是寬、貨幣、寬信用都寬。那麼當然我覺得這是無可置疑的,無可厚非的,因為現在的階段其實就是疫情後的才剛剛開始的復甦階段,現在真的還是不知道疫情之後恢復增經濟這個勢頭怎麼樣,照理說應該比想像的要應該慢一點,我們看到5月份的出口數據是負的3.3%,那麼對我們的恢復是不利的,還有一點我們數據還沒出來,我們到4月份來看,我們的零售還是下降了7.5%,消費也沒有完全恢復,投資下降更多,投資1~4月份是負10%。 所以整個國民經濟來看,現在肯定還是要維持一段寬信用寬貨幣。

第一財經:還有您也提到了,這次可能我們很多的刺激政策,財政政策也好,還是貨幣政策也好,這次的刺激政策力度很大,但是跟4萬億比起來,我們這次相對來說不用太懼怕它的這種後遺症,我們怎麼來理解?

(刺激政策應遵循市場化原則)

沈建光:首先第一點就是說在目前這個階段就是救急。你需要救助,就是說你等於我們說的六保對吧?中央已經說得很清楚,為了六保,其中很重要的是就業就是保,但是還有一點很重要就保市場主體,保市場主體,如果企業都倒閉了,就業也沒有了是吧。還要保民生。這些就是說你現在是保的階段,這種時候你肯定得進行財政貨幣刺激。這次您可以發現我們要搞刺激經濟這些,但是沒有提投什麼具體的產業。新基建很大程度國家也說得很清楚,還是要靠企業,靠市場的力量去投新的產業數字產業等方面。但當然我覺得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一點,我覺得4萬億的時候,大家當時投的時候批評很多的對基礎設施的投資,特別是高鐵,我記得高鐵當時是覺得絕對超前了,絕對是效益不高,以後要虧錢,但是現在看起來高鐵的溢出效應,整個對經濟的拉動作用,特別對物流新經濟電商這一塊其實起到了巨大的促進作用。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再反思一下,現在可能也會做一些超前投資,就是在數字經濟的領域你建很多數據中心。這樣確實很多所有的現在中國的企業都在搞線上化了,在全世界都走在前面了。確實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覺得我們經濟復甦的動力,我們覺得就是一個數字經濟,把經濟一下變成下一代了,就是第四次產業革命,就是數字經濟數據為要素的推動,這個其實是引領未來的,不是說走老路,很多人就怕,怕的是什麼呢? 又走老路投鐵公基它的產能過剩的行業,但是我覺得只要我們能把控好,還是用市場的原則讓企業來主導這些新型行業的投資,可能我們吸取教訓。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