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s News

訂閱

發行量:8441 

心酸又玄奇! 朱秀華「借屍還魂事件」

民國四十八年,在雲林縣麥寮鄉從事建材行生意的吳秋得先生,他四十歲的太太吳林罔腰因重病導致昏迷不醒,送醫治療亦毫無起色。在昏迷了二十幾天後,有一天吳林罔腰突然清醒過來。但奇怪的是,她像變了個人似的,不只說話的腔調、行為與舉止和以前完全不同,也不認得平時熟識的鄰居和家人。 家人以為

2012-06-20 14:18 / 11544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民國四十八年,在雲林縣麥寮鄉從事建材行生意的吳秋得先生,他四十歲的太太吳林罔腰因重病導致昏迷不醒,送醫治療亦毫無起色。在昏迷了二十幾天後,有一天吳林罔腰突然清醒過來。但奇怪的是,她像變了個人似的,不只說話的腔調、行為與舉止和以前完全不同,也不認得平時熟識的鄰居和家人。
 
     家人以為她因重病導致精神失常,計劃將她送往精神病院治療。沒想到她卻說自己沒病,並說她不是吳林罔腰,她是金門人朱秀華。家人聽了非常驚訝尤其是她的先生。經他再三追問,她「太太」才敘述整個所謂「借屍還魂」的經過。
 
     她說她叫朱秀華,原本和父母一起住在金門的新街上。民國四十三年,她十八歲時,因中共猛烈炮擊金門,當時有人謠傳駐守在金門的軍隊決定撤退,引起部份老百姓的恐慌,爭相搭漁船逃難,在慌亂中她和父母走失了。
 
     上了漁船的她,和一群人擠在一條漁船上,沒想到迷失方向,船在茫茫大海上飄流了數十天。絕大部份的人都因糧食吃盡,飢寒交迫而死,當時她也因體力不支而陷入昏迷狀態。 
 
     後來不知過了多久,船終於漂到台西鄉的海豐島,被一些漁民發現。將她弄醒後,漁民竟顗覦船上大夥所攜帶的金飾財物,想殺害她滅口。當時她曾苦苦的哀求那些漁民,船上的東西都可以送給他們,她甚至願意做他們的婢女,服侍他們只求放她一條生路。
 
吳林罔腰(朱秀華)
 
 
     那知那些已財迷心竅的漁民並不理會她的哀求,竟活活把她丟入海裡,並把洗劫一空的漁船推回海裏,以圖滅跡。 朱秀華說,死後她的「魂魄」在海豐島附近徘徊,後來被島上一座廟裏的神明收留,並指示說,她的「陽壽」未盡,幾年後,可以借麥寮鄉吳秋得之妻,吳林罔腰的屍體還魂。 
 
     後來,剛好吳秋得承包海豐島的一件工程,時常在海豐島和麥寮鄉之間來回,因此她就藉機時常跟隨,等海豐島的工事告一段落後,她就隨著吳秋得回麥寮。那時吳林罔腰的病情已趨危急,在意識游離時,她就乘機「借屍體魂」 。
 
     但朱秀華說,「借屍還魂」非常不容易,尤其是自己的靈魂,要完全進入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肉體。幸好經由神明的協助,歷經二十幾天,才完成「借屍還魂」的過程。 湊巧的是,在「借屍 還魂」的二十幾天過程中,也正是吳林罔腰完全陷入昏迷狀態時。 
 
     吳秋得也證實說,當他太太生病 那段期間,他正承包海豐島的一項工程。 那時常常有工人說,看見他身邊跟著一個女孩子,並且常拿此事來取笑他,說他不老實和艷福不淺之類的話,他當時覺得莫名其妙,認為只是工人故意拿他開玩笑,並不以為意。
 
     但他也說,每次當他從海豐島騎腳踏車回家時,總覺得比平時重了很多,但後面的架子實際上並無放重物,他當時認為可能是路況顛簸的緣故。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當時「朱秀華」每次總是跟著他回家。 
 
吳秋得先生與妻子吳林罔腰(朱秀華)
 
 
     至於漁船飄到海豐島之事,也被一位目擊證人證實了。他說,當十多個漁民在洗劫財物時,他曾勸告他們救人要緊,不要做傷天害理之事,想不到那些漁民不只不接受勸告,反而以性命威脅他,警告他不得聲張。
 
     奇怪的是,那些參與謀財害命的漁民,後來一個接一個發狂死去,那個將「朱秀華」丟下海的漁民,更是全家一個個瘋狂的死去,最後只剩下一個得了嚴重精神病的孩子。
 
     事後她對人說,雖然她覺得那些漁民喪盡天良,但她是信佛的人,她不願結仇,那些漁民發狂死去,是那些與她同船的「朋友」,替她抱不平而報復的。 而「朱秀華」的家人也說,當吳林罔腰當時病剛好起來時,常說有「朋友」要來看她,要家人準備椅子和香煙招待客人。
 
     但非常奇怪的是,每次家人照她所說的準備了,卻總看不見有什麼人來。只聽見她似乎在和人講話,更奇怪的是,家中的竹椅子總像是有人坐的樣子,吱吱作響,而且點燃的香煙,沒人吸竟會燃到一點都不剩。
 
     當「 客人」離去時,竹椅子又再度吱吱作響,據他們推測,一定是那些同船死去的人,一開始怕她寂寞而來陪伴她,因為過些時候,此事就不再發生了。 
 
1989年香港紀錄片中的吳林罔腰(朱秀華)
 
 
     還魂事件發生後,為了釐清部分疑點,吳先生家人托人至金門依言查訪,證實確有朱秀華其人,但全家在那次逃難事件後,就此失蹤了。另外,吳林罔腰本是四十出頭的婦女,但「還魂」後,其舉動卻有如十七八歲靈巧的少女,且有著未婚少女的嬌羞態。
 
     她本來是一個目不識丁、吃葷食的婦女,但「還魂」後,卻一百八十度轉變,成為一個能讀、能寫、能說國語,且喜愛素食之人,而且講話的腔調,一改麥寮口音,完全和金門口音一樣。
 
     這個案例,雖然奇特,也沒有經過專家學者或學術團體做過嚴謹正式的研究調查,但從其所顯示的諸多證據和現象,可以確定,這的確是一起真實性非常高的「借屍還魂」案例。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