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終於活成了世俗的李翹的我們,最終也沒有選擇黎小軍

#今日經典影視# 此去經年,離開我,就希望你活成了你想要的樣子。 很久以前看《甜蜜蜜》,不喜歡前半段的李翹, 她不是我從小受到的教育該成為的那種女孩子,她為什麼不愛黎小軍啊,他對她那麼好,她為什麼非得那麼拚命賺錢而錯失了那個男人啊……無數的問題。

2020-06-19 12:30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今日經典影視#

此去經年,離開我,就希望你活成了你想要的樣子。

很久以前看《甜蜜蜜》,不喜歡前半段的李翹, 她不是我從小受到的教育該成為的那種女孩子,她為什麼不愛黎小軍啊,他對她那麼好,她為什麼非得那麼拚命賺錢而錯失了那個男人啊……無數的問題。


到電影的結尾處,她們終於又找到了彼此,相視而笑,那個時候,我真的覺得故事會是個好的結局的,那會是個即使螢幕上已經打出了「再見」兩個字,也仍然不會妨礙他們像童話故事裡最終生活在一起的王子公主一樣幸福終老的。那個時候的我真的信啊信,所以果然還是 too young。



後來這麼多年,摸爬滾打,滿身是傷,當我從懵懵懂懂又胸無大志的黎小軍,終於進化成了目標明確,愛情總會讓位於其他生活目標的李翹,果然,無論如何,你最終都會活成你討厭的樣子。我好像終於看懂了《甜蜜蜜》,大時代下的每個身不由己的忙著生存的小人物,哪個有閒情逸緻陪你風花雪月咯?!


就算冥冥之中早有牽絆,他們背靠背,頭貼頭打過盹兒的坐著同一班南下的火車到港,那也不過是又一段向左走向右走的毫不相干的故事。如同李翹後來說的,「我來香港的目的不是你,而你來香港的目的也不是我啊!」蠅營狗苟的日子裡,生活都是奢侈,生存才是必需,而兩個成年人相互依靠,互相溫暖之間產生的曖昧,也不過是苦到牙根的掙扎里的一丟丟奢侈的調劑。



李翹應該是一直苦過來的吧,打很多份工,不管是努力賺錢的樣子,還是大口吞咽東西的樣子,都帶著異鄉人找不到根的不安全感的侷促感。她沒有餘力跟單純又傻乎乎的黎小軍憑著那點情分就忘了來港的目的,而安心餘生平平淡淡粗茶淡飯,過著一眼能望到頭的日子。所以,一次又一次,與其說是他們總是不合時宜的錯過彼此,莫不如說,是李翹清醒的分出了她生活里重要不重要的優先級的主動選擇。不在一起,頂多是錯過,真的強行在一起了,那才怕是過錯。

所以,你再問一把年紀的我看結尾的時候是怎麼覺得?我倒覺得是導演的善良,不忍戳破為數不多的夢幻泡泡。

我當然可以假裝浪漫的說,過盡千帆,她們當然會珍惜彼此,幸福的在一起啊。所有,如果「再見」兩個字打完,她們真的是這種幸福結局,我只能說,看的果然是2個小時的造夢的電影啊。



而實際的人生呢,以我這個悲觀主義者對我自己經歷了幾十年的對世界的理解,他們倆依然會因了解而分開。


他沒變,還是那個沒大志向,只想跟喜歡的人簡簡單單,青菜豆腐也好的安穩到老的那個靦腆男孩。


而她,我寧願她仍然是那個目標明確到被人嫌棄勢利也好,庸俗也罷的用力生活的姑娘,就算眼角已經有了魚尾紋,也不能被生活磨圓了脾氣和理想。

因為,我看的是電影又不僅僅是電影,更看的是我們的人生。生活如斯艱難,悲觀如我,寧願把對方那個特別美好的曾經的形象留在回憶里珍藏,也好過在青菜豆腐間漸漸磨去了對對方最後一點幻想。

不如懷念,相見不如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