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子熟了

訂閱

發行量:36 

勸伊能靜罷演「姐姐」,自己卻淪為「禿頭」變態,你姐夫秦昊終於火出圈

這不,大型「中年男團」選秀節目《披荊斬棘的叔叔哥哥》已經在路上了。舉個例子,看電影時,有的演員出場,觀眾們通常會說,「嘖,這是那誰誰」。

2020-06-24 04:18 / 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最近,大殺四方的姐姐們勢頭越來越猛,業務精湛的姐夫們自然不甘示弱。

這不,大型「中年男團」選秀節目《披荊斬棘的叔叔哥哥》已經在路上了。

最近,就有一位姐夫&哥哥,靠著神級作品闖入了麥子的眼中,他就是伊能靜的老公——秦昊。

而這部神級作品,是豆瓣評分9.0、演員陣容堪比神仙打架的2020年度劇王——《隱秘的角落》

它在第一集的三十秒內就拋出了首個高能

風和日麗的一天,張東升(秦昊 飾)帶著岳父岳母去爬山,為了拍好一張照片,他觀察四周,不停地調換拍攝角度。

最後,女婿細心到連岳父都有點不耐煩了,開口問道:「好了嗎?」

張東升笑說:「好了。」

然後,他上前一步,雙手一伸,將岳父岳母推了下去。

後來,警察問他兩人是怎麼摔下去的,他一邊流淚一邊喃喃自語道,「都怪我」。然後,在嘴角露出一個不易察覺的笑。

驚悚,屬實驚悚。

你以為這就完了?還早。

霧氣環繞的房間裡,是張東升在洗澡。

出來後,他走到鏡子前擦了擦霧水,露出了自己禿頂的腦門……

原來他是禿的?!!

還挺「禿然」的……

後來,只要秦昊出現,很多觀眾就不寒而慄,甚至有彈幕說:「來點陰間的音樂」。

於是,越來越多的人發出諸如「原來秦昊演技那麼好」、「重新認識了秦昊」的感慨。

但實際上,秦昊早就有著令人咂舌的履歷。

其實秦昊的名聲並不比老婆伊能靜小,在電影圈,他是名副其實的「文藝男神」。

秦昊不僅去過坎城、柏林、威尼斯三大電影節,還四獲坎城影帝提名,是文藝導演婁燁的御用男演員。

王小帥導演更是將他稱作坎城的「無冕之王」。

秦昊的演技好到什麼地步呢?

舉個例子,看電影時,有的演員出場,觀眾們通常會說,「嘖,這是那誰誰」。

可秦昊不一樣,他是演了一半以後,觀眾們才恍然大悟一拍大腿說,「嗷!他是秦昊」。

《春風沉醉的夜晚》里,秦昊飾演同性戀者姜城。

明明是略帶粗糙的臉,眉眼間卻有著千萬風情。

後來他穿一襲女式連衣裙,抱著話筒在台上閉眸哼歌,雖然一句詞都沒在調上,可姜城的孤獨還是透過螢幕,砸在每個人的心頭。

浮城謎事中,他變身出軌渣男喬永照,不僅在外面偷偷養小三,還到處沾花惹草、風流成性。

這樣的一個人,若說他是小人物,卻幹著傷人心的惡事;若說他是個大人物,也太過抬舉。

秦昊便很巧妙地抓住他平凡又不平凡的特點,演出了另一種「斯文敗類」。

而在《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中,秦昊成了浪蕩公子姜紫成,與喬永照不同的是,這次他身上,多了一絲頹廢和狠毒。

為自保,姜紫成殺死情人連阿雲後放火毀屍滅跡。

灼人火光里,映出姜紫成臉上的兩行清淚,但還沒等人生出同情,他嘴邊又彎出一個解脫地笑。

此刻,姜紫成和喬永照在特點上有了共鳴——他們只在乎他自己。

在與王小帥導演合作的《青紅》中,他出演80年代貴州山區的青年技工李軍。其中一場地下舞會,他穿一身格紋喇叭褲,戴著標籤也沒撕的蛤蟆鏡,嘴邊叼根煙,跳了一場貓王的舞。

自此,法國媒體就常把這場戲與《低俗小說》中那段著名的斗舞片段相媲美。

無證之罪里,他飾演警察嚴良,為了更貼合人物痞性流氓的特點。他出場沒多久,就為人物整體性格基調埋了第一個伏筆——蹲茅坑裡鬥地主。

一句「對3,要不起」,痞氣那味就有了。

無疑,履歷滿滿的秦昊,配得起「文藝男神」這個稱號。

他在多種邊緣性變態和神經質角色里遊走,做到「安能辨我是雄雌」。

在這個流量為王的時代,秦昊憑藉豐厚的實力及精湛的演技,守住了自己演員的底色。

不過,鏡頭裡的秦昊文藝得要死,鏡頭外的秦昊,則耿直得要死。

現實中的秦昊非常實誠,特特特別實誠,但實誠勁過了就顯得直。

這一點,沒少給他招黑。

當年參加《媽媽是超人》,做活動時導演說爸爸不可以幫忙,一定要讓媽媽來。秦昊一聽,心想:「害,那沒我啥事了,玩吧。」

於是他便開心地耍起了手機……

直男回答最令人窒息(圖源水印)

結果節目播出後他被網友追著罵,說他不愛老婆、不配當爸爸,秦昊委屈死了:

不是導演講說不可以幫忙的嗎?我不應該聽導演的嗎,那我應該怎麼辦啊……

演戲習慣了的他下意識以導演為重,根本不知道在綜藝中,重點是「秀」。

與伊能靜熱戀的第一個月,伊能靜經常跟他說自己原生家庭不太好,人生經歷很苦等等。

秦昊聽了之後,先問了一句,「說完了嗎?」又說了一句,「有病要治。」

因此,不熟悉他的人,都以為他不夠愛伊能靜。

但熟悉他的粉絲,會說這麼一句,「這才哪到哪?」

他不僅在伊能靜面前耿直,還在導演面前 「硬茬」。

拍《青紅》時,與秦昊第一次合作的王小帥覺得秦昊演得沒李兵(片中另一男演員)好,秦昊難以置信地說,「別逗了,我的戲所有記者觀眾都鼓掌。」

和婁燁合作新戲,結果票房不是很好看,他便開玩笑地跟婁燁說:「我希望你別老拍這些灰不溜秋賣不出去的電影,下次咱倆整點不一樣的。」

2011年《步步驚心》籌拍,導演李國立看中他的演技,讓他在四爺、八爺里挑一個。但看完劇本大綱之後,秦昊有點懵,他問:

一個四、一個八、一個十幾,幹嗎呢這幾個人?

一個女的來了清朝以後這個愛、那個愛。有什麼意義?

金星秀》里,主持人金星問他,「王小帥、婁燁拍電影都愛用你,說你是御用男主角,你覺得他們看上你什麼了?」

秦昊脫口而出:「便宜」。

秦昊:因為我活好又便宜

看,耿直的人到哪都耿直。

不過,秦昊雖然不懂得浪漫與婉轉,但這並不代表他不懂得愛。

在新的一期《婆婆和媽媽》中,伊能靜自曝說,女兒米粒在上學的時候經常被男同學欺負,沒想到說到這秦昊當場就心疼地哭了出來。

猛男落淚.GIF

頓時,那個鐵骨錚錚的大直男不見了,只有滿腔柔情的女兒奴。

所以,看似文藝的秦昊實則一點都不文藝,甚至,他並不喜歡別人給他貼上「文藝」這個標籤。

在他看來,文藝更像是一種對人對事的生活態度。「我覺得文藝跟真實是息息相關的,不矯情、不造作,我覺得文藝代表的是這些。

秦昊並不害怕自己的耿直硬茬給自己招黑:「為了演戲,為了還能「騙到」你們,我就讓你們誤解好了,沒什麼。」

秦昊是一名演員不假,可他只做螢幕上的戲,不做生活的戲。

但秦昊也有一個擰巴的時期,他曾經問自己,「我是做一名文藝片男演員重要,還是拍一個角色讓觀眾喜歡重要。」

之所以有這個疑問,是因為看似頗受文藝導演喜愛的他,還不如一個明星的牽手照更引人關注。

演員都有傲骨,何況是秦昊。

世界不搭理我,那我也不搭理世界。」這是擰巴時期秦昊的想法。

直到承擔起父親這一角色開始,中年的秦昊才開始逐漸與自己和解。

我慢慢覺得自己以前有些太剛愎自用了,自己看世界的方式、對世界的認知未必是對的,開始有和自己和解的意識,對周圍事物的寬容度也在變高。

於是從來不屑國產劇的秦昊接演了《沙海》和《無證之罪》。

這兩部劇,讓他逐漸走進大眾視野。

而《隱秘的角落》則是那匹把他拉到成功路上的黑馬。

「藍藍滴天空銀河裡,有隻小白船.......」、「秦昊帶你去爬山」等名句成為觀眾們確認「同好」的暗語。

這種調侃,即是對劇集的肯定,也是對秦昊的肯定。

他自己也說:「我真的是把臉面看得比錢重要,這麼多年來接戲我都是以這個標準來接的。」

所以,即便是嘗試拍攝網劇,他也堅持自己的三大準則:導演靠譜,劇本好,角色好。

這也正是《隱秘的角落》成功爆火出圈的原因。

火到秦昊要親自出來闢謠他沒有禿。

火到風景區不敢接待。

火到評論帶伊能靜一起爬山時,網友立刻報警安排。

這種萬千網友皆調侃的火,對秦昊來說,是榮光,也是勳章。

站在坎城紅毯上時,他想把電影做到極致。

游在藍藍的天空銀河裡時,他想把演員做到極致。

他終於與自己和解,走在了一條正確的道路上。

不過現在,與自己和解的秦昊想必又有了新的糾結——

以後還有人敢跟他一起爬山嗎?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麥子熟了(maizi8090),一個有溫度有態度、全網最優秀青年聚集地。分享最深刻觀點、見證最精彩人生,麥子與你一同遇見成長!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