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影視

訂閱

發行量:254 

侯耀文去世13周年:如果恩師還活著,郭德綱和德雲社會是什麼樣?

今天是侯耀文去世13周年的日子,每到這一天,郭德綱都會發文紀念恩師。在短短的紀念文字中,有哀慟,有憤懣,有文採風流,還有郭德綱對師父的一片深情。

2020-06-23 07:40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今天(6月23日)是侯耀文去世13周年的日子,每到這一天,郭德綱都會發文紀念恩師。

就在剛才,郭德綱寫道:「一十三年一場大夢,五十九歲兩字無常。榮華富貴離不開人情冷暖,蓋世英雄躲不盡世態炎涼。」配圖是他站在侯耀文的墓前,令人心疼。

在短短的紀念文字中,有哀慟,有憤懣,有文採風流,還有郭德綱對師父的一片深情。

每每讀來,總是會被郭德綱的情緒感染,不禁淚目。

這些年,郭德綱常把一句話掛在嘴邊:「德雲有今日,一感祖師賞飯,二謝恩師栽培,三蒙觀眾捧場。」只可惜侯耀文走得太早,沒能見到德雲社今時今日的榮光。

今天,影小妹就來給大家講一講郭德綱和侯耀文的故事。

當年的民間閒散藝人郭德綱,為何能讓侯耀文主動收他為徒?

拜師之後,這爺倆的感情究竟有多好?

侯耀文59歲遽然離世後,郭德綱又如何為他料理身後事?

最後,還要來個大膽的假設:

如果侯耀文還活著,郭德綱和德雲社會是什麼樣?

郭德綱會不會少經受一些風浪?出走的徒弟們會不會留在他的身旁?

郭德綱放侯耀文鴿子

1995年,郭德綱第三次「北漂」,給文化公司打雜,給影視公司寫東西,跟著劇團下鄉唱戲,後來到北京的茶館說書說相聲。說起那些年,就是10個字:有錢男子漢,沒錢漢子難。

2000年,郭德綱開始和于謙搭檔說相聲,兩人相見恨晚。

和窮困潦倒許多年的郭德綱不同,于謙師出名門,是石富寬的弟子,侯耀文是他的乾爹。

有一次于謙去四川演出,侯耀文向于謙問起搭檔郭德綱,侯耀文說自己看過郭德綱的演出和節目,還提了句「沒事兒上家玩去」。

于謙上了心,就和郭德綱提起,要不要拜師侯三爺。

郭德綱感嘆說:「中國相聲的貴族,侯耀文先生。是啊,誰不想拜?可是,豈是那麼簡單的啊?

不久,郭德綱和于謙去廣州演出,正好遇到侯耀文,侯耀文和郭德綱說晚上聊聊。

郭德綱以為這是前輩的一句玩笑話,沒當真,結果半夜侯耀文的徒弟打來電話,問郭德綱為啥還不去,他才知道自己誤會了,放了侯耀文鴿子,這才誠惶誠恐地去了侯耀文的房間。

一進屋,郭德綱訕訕地說:「三叔,您沒睡覺呢?」

侯耀文斜著眼看了看郭德綱:「這不等著您嗎?我們干哪行都不容易,是不是?

之後爺倆相談甚歡,一見如故。

回到北京後,侯耀文找郭德綱一起去電視台錄相聲,這對於郭德綱來說,可是天大的喜訊。

爺倆在電視台的水池子邊上對了3遍詞,就上台了。

那是2003年,侯耀文和郭德綱首次同台演出,說了段《戲曲接龍》,侯耀文在台上說要「推新人」,對郭德綱的器重可見一斑。

侯耀文主動提出收徒

那之後,郭德綱還曾和侯耀文一起去遼寧海城演出,爺倆又說又笑,唱了一路。

想收郭德綱為徒,這事兒還是侯耀文先和于謙提起來的,當時也講得有些婉轉:「你跟郭德綱說說,你問問他。有一個孩子跟了我很多年了,一直說拜我,沒機會收,我說這回給他收了吧,郭德綱要是願意呢,就一塊收吧!

當時于謙就愣了,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老先生這麼主動收徒弟的!

于謙立刻就給郭德綱打了電話,侯耀文在電話里說:「我要收徒弟了。」

郭德綱回答「給您道喜」。

侯耀文又說:「他們都說你挺適合我的,你一塊你願意嗎?

郭德綱當即就樂開了花:「我願意啊!」

2004年10月,侯耀文收郭德綱為徒。

在收徒儀式上,侯耀文對記者們說,他要把真正有能力、有責任感的人才發展到相聲隊伍中來,相聲隊伍的情況不樂觀,大家熟悉的相聲演員都是40歲以上的,而郭德綱在30歲的時候,會的傳統的東西就比有些年長的同行都多。

郭德綱知道侯耀文為了收他為徒,頂住了多少壓力,他也在收徒儀式上感慨地說:「今天能夠得益於侯氏門下,三生有幸。

郭德綱7歲學評書,9歲學相聲,老師非常多。

曲藝圈需要擺知儀式才能得到行業的認同,侯耀文就是郭德綱唯一正式擺知的師父。

「我們到死都有飯」

侯耀文收郭德綱為徒的時候,德雲社還沒有火起來。

2005年底2006年初,郭德綱火了,但爭議隨之到來。

對此,侯耀文上節目維護郭德綱,說了一番特別感人的話:「將來我這個徒弟,到全國各地去演出的時候,人家會關照他,給他安排。如果說他不演出、有問題了、有困難了,大家會先把他養幾天,讓他有飯吃,給他湊路費回家,因為他有師門。

郭德綱和侯耀文曾一起去觀摩某個電視台的相聲大賽。

看到郭德綱在那兒樂,侯耀文就問「你笑什麼」,郭德綱說:「看了看參賽的選手,以及台上台下的評委老師,這些個外行啊!他們就不知道他們不會嗎?

侯耀文幽默地說:「噓!不要告訴他們,他們這樣,我們到死都有飯。

不演出的時候,侯耀文經常把郭德綱叫到家裡來一起唱戲,一起吃炸醬麵。

有朋友給侯耀文送來海鮮,他也總是打電話叫郭德綱,讓他拿走一份。

就在侯耀文去世前不久,他來到郭德綱家中,爺倆秉燭夜談,侯耀文說起了他這一輩子的委屈,聊起自己想來德雲社給學員們上課,還說要和郭德綱一起上台說傳統相聲、一起唱戲。

2007年6月23日,郭德綱正在安徽錄綜藝,侯耀文因心臟病去世的噩耗傳來。

痛哭一場,郭德綱堅持錄完節目,第二天一早趕回北京,哭得癱倒在靈堂……

「我能對得起我師父」

侯耀文去世的時候才59歲,走得太過突然,財產分配一地雞毛。

郭德綱按照市場價買下了侯耀文的別墅,把欠下的房貸還清了,侯耀文的兩個女兒每人得到了1000萬元的現金。

在《可凡傾聽》里,曹可凡問郭德綱後不後悔介入侯耀文的家務事,惹上許多麻煩。

郭德綱說:「倒不後悔,沒有我一毛錢的關係。我只不過覺得我所看到的這些,我要如實地把它說出來,這樣的話,我能對得起我師父。

曹可凡對於謙說,勸勸郭德綱,讓他不要總是那麼剛。

郭德綱把話頭接了過來:「當初我師父侯耀文先生在世的時候,有人說,您徒弟一天到晚得罪人,您不勸勸他?侯先生原話是:郭德綱一路坎坷走來,他勢必嫉惡如仇。

侯耀文去世後,郭德綱和于謙經常觸景傷情、垂淚痛哭。

于謙回憶說:「他對我們特別關照,不管是大事小事,有時候特別細微的那些小事是特別感人的。包括他很嚴厲地說我們的時候,現在想起來都是一種特別難得的緣分。

2011年3月,在去世3年零9個月之後,侯耀文終於入土為安。

雖然郭德綱和恩師侯耀文只相處了幾年時光,但他始終銘記恩師的情誼。

郭德綱把侯耀文的遺像供奉在德雲社後台,初一十五,德雲社上下一起叩拜。

在侯耀文去世10周年的時候,德雲社開了「師恩天大」相聲專場,紀念侯耀文。

前兩年,侯耀文的妹妹侯鑫曾給郭德綱寫過寄語:「德綱吾侄,不忘初心乃英雄。

結束語

如果侯耀文還活著,那麼2010年8月的風波很可能不會造成那麼嚴重的後果。

這樣的話,曹雲金、何雲偉、李菁也就不會在亂局中離開德雲社。

曹金、何偉不走,資質遠不如他們的岳雲鵬也就沒有出頭之日。

如果侯耀文還活著,郭德綱和于謙上央視春晚的時間應該會提前,不會是2013年。

德雲社的相聲里也能多一些諷刺元素,哪像現在,已經不怎麼敢拿名人砸掛了。

侯耀文那麼有趣有底蘊的一個人,說不定社交平台的粉絲比郭德綱、岳雲鵬還多呢!

然而,這些如果都不會發生,一切都不會重來。

沒有師父罩著的郭德綱,確實遇到了更多的困難,但他都挺過來了,而且把德雲社越做越大、越做越強,他始終記著師父的教誨:觀眾是衣食父母。

現在回想起來,侯耀文當時力排眾議收郭德綱為徒,對德雲社、對中國相聲界,都是功德無量的大好事,而現在德雲社已經有了幾百個徒子徒孫,這是對侯耀文最好的告慰。

本文由「獨家影視」作者「雲影」原創,未經作者授權同意,任何其他平台號不得轉載本文,違者追究法律責任。歡迎各位訂閱「獨家影視」,感謝大家支持!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