邑人電影院

訂閱

發行量:71 

中國新派動作武俠首推廖凡主演的《師父》,而不是《功夫》

前段時間參加邑人影院的第一次線上分享會,自己算是留下一個伏筆,說舊派武俠/動作電影集大成者是周星馳自導自演的《功夫》,而新派武俠/動作片我最推崇徐皓峰導演的《師父》,有機會還要聊聊。

2020-06-27 17:0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本文作者:李德乙

人心叵測,攪動江湖風雲險惡。

人性光輝,燭照世間真情本色。

前段時間參加邑人影院的第一次線上分享會,自己算是留下一個伏筆,說舊派武俠/動作電影集大成者是周星馳自導自演的《功夫》,而新派武俠/動作片我最推崇徐皓峰導演的《師父》,有機會還要聊聊。可是作為重度拖延症患者,草稿打了個開頭就被擱置起來。現在難得忙裡偷閒,趕緊把自己挖的坑填上。

今天,就從個人感受的角度跟大伙兒嘮嘮《師父》。

不知電影院何時才能重新開放,許多備受期待的影片也不知何時得見真容。最近重溫了不少老片,大概與時勢、心境有關,有的片子再看時感受很不一樣。

比如徐皓峰導演的《師父》,當初驚艷於影片的獨特跟質感,特別是對冷兵器格鬥的全面展示、對中國武術技擊的另類刻畫。重看時,感觸最多的卻是影片對民國武林「潛規則」的深刻揭示、對人性複雜的冷靜挖掘。

我最贊同豆瓣上的一句影評「這部戲裡沒壞人,也沒一個好人。」

在這個武俠電影漸漸式微乃至沒落的年代,總還有影人負重前行,用自己的方式講述著江湖、武功、情仇、俠義的故事。

徐皓峰是個繞不過的名字。

他創作的武俠紀實文學《逝去的武林》,被知名導演陳國富購得電影改編版權;武俠小說《道士下山》,被陳凱歌導演改編成同名電影;他還擔任了王家衛《一代宗師》的編劇和武術顧問。

之前看他執導的《倭寇的蹤跡》《箭士柳白猿》,還以為他跟何平(代表作《雙旗鎮刀客》《天地英雄》)一樣,不過是披著武俠外衣的文青。但後來證明,他自有一套關於武俠、關於江湖的調調兒。

大概只做《一代宗師》的編劇不夠過癮,陳大導的《道士下山》又跑得太偏,徐皓峰終於忍不住再次親自上場,2015年12月把自己的短篇小說《師父》拍成同名電影。

影片通過一個廣東拳師獨闖民國武術之都天津,謀求門派揚名的傳統故事,自成一派的視聽語言,信息量巨大的細節伏筆,呈現給觀眾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武俠世界。

不管你是不是武俠電影的擁躉,都能從這部影片中看到世道人心、權謀爭鬥、俠義情仇,還有大量經典的教科書般的冷兵器技擊場面,觀影體驗極佳。

有別於傳統武俠電影正邪對立、善惡分明,《師父》中的人物刻畫更加立體有深度,人人有自己的目標跟原則,或為立業、或為報恩、或為謀生、或為求榮,即便販夫走卒、僕役混混兒,也有自己的一套規則、道道兒。

老派武俠中講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這部影片真正將江湖還原成一個個鮮活的人物,有慾望、有野心、有妥協、有較量,有敬有畏、有愛有憎、有情有義,眾生百態、世情炎涼。

江湖即是社會,你我皆在江湖。

1.第一位師父——南拳北上的陳識

廖凡飾演的男主陳識,心智深沉,武技精絕,加之跑慣江湖、熟諳世情,頗有些宗師氣度。

師父,是他崇拜感恩的對象,為報師恩定下三兩年內在天津開武館替師門揚名的計劃,遂拉開這段民國「武林傳奇」大戲的序幕;師父,又是他身體力行的角色,擇徒優中選優,授徒盡心盡力,嚴格遵循著師道。

可惜,片中陳識並沒有成為一位好師父,反而將自己一手培養的好徒弟一步步推向了深淵。

他既不是傳統武俠片中的俠士,為國為民;也並非岳不群式的偽君子,專坑弟子。他更像現今70後、80後、90後的你我,自以為足夠理性、足夠現實、足夠進取,一切行為動機,都有著強烈而明確的目的性,但有時往往走著走著,就忘了當初為何出發。

陳識有真本事,但他不願冒險,寧可相信「強龍不壓地頭蛇」。儘管對所學師門絕技足夠自信,但他還是選擇先悄悄拜訪當地帶頭大哥,接受了行業「潛規則」——教一個徒弟踢館8家,到第9家徒弟會被擊敗驅逐,而師父獲得開館授徒資格。

真不知道當初這規矩是咋來的。「潛規則」之存在,自然是維護既得利益群體,排斥外來者的,這也是「潛規則」廣為人詬病痛恨的原因。

陳識有謀略,為了天津之行的大目標,不惜違背心性處處隱忍,但他的隱忍並沒有換來想要的結果。

他本出身豪富,少年學拳,家中在廣東號稱「九十九樓」,正應了那句「窮學文、富學武」的老話。後因兵變,家業敗落,他靠著一身本領背井離鄉,過起了江湖漂泊、刀口舔血的日子,給南洋貨船當保鏢13年,積累了重整家業的資本。由少年豪放至中年沉穩,可人的心性是不容易改變的。

片中有個名場面很有意思,算是影片的一個轉折點。就是徒弟第一次踢館這天,男女主逛街,路遇搶包的流氓團伙,陳識邊料理流氓邊與女主聊天交心,他的身世背景、志向打算都出自兩人對話中。此處的打鬥場面,自然不能與高潮部分巷中械鬥相提並論,但這一段的影片處理同樣相當精彩。場景不多、鏡頭克制,但動靜相襯、情感豐沛,人物的心理變化在此處做了鋪墊,起到了很好的承上啟下作用。

此後,陳識接連遭逢挫折,危難中他終於漸漸清醒,顯現了英雄本色。儘管遺憾已經鑄成,但好在他重拾本心,影片開放式的結尾,也留下了無盡的可能性。

這裡插一嘴,小宋佳飾演的女主趙國卉,是片中難得的亮色。片中似乎始終沒提到她叫什麼,不過在片尾演員表中出現了師娘趙國卉的名字。

小宋佳真是個好演員,原來沒覺得她多漂亮,但片中的她美麗率性、獨立聰慧、重情重義,將女主身上的古典之美、人性之美演繹得頗為動人。

2.第二位師父——武行泰斗鄭山傲

金士傑飾演的鄭山傲,身為天津武術界的話事人,亦正亦邪,是影片前期的大Boss。在恪守武行潛規則的同時滿懷武人之氣。

他身上有著老江湖的城府算計。

劇情明線中,男主陳識向他求助,他出於個人利益考量,既傾力相助,卻又處處留有後手。比如,答應幫陳識通過授徒踢館達成開館揚名的目的,卻安插自己的親信給陳識當徒弟,為的是最後他作為當地武館帶頭大哥出手平事兒時,能夠萬無一失。送徒弟這招沒成,他又提出陳識教給自己徒弟什麼功夫,就得原樣教會他,為此不惜按照「規矩」給陳識磕頭,喊了聲「師父」。

而劇情暗線中,雖沒有明說,但從幾處細節卻可以看出,鄭山傲憑藉自身功夫、人脈更少不得一些手腕,取代了鄒館長(蔣雯麗飾演)的丈夫、原當地武館帶頭大哥的地位。領袖當地武行多年,足見他的權謀手段。

他身上有著普通人的人性弱點。

他勢利,利用自己在軍界的徒弟林副官(黃覺飾演)穩固地位、斂財享樂,不惜自降身份,曲意逢迎,最終卻也反被徒弟算計。他對陳識說的一句話最能體現他的心態:「我這徒弟功夫不行,可是好處無窮」

他好色,從影片中鄒館長(蔣雯麗飾)平時慣穿男裝,而每次與他見面都是女裝,暗示著兩人的關係不一般,很可能是「純潔的男女關係」。他沉迷西餐廳的歌舞表演,最終買下跳舞的白俄舞女,都能看得出他人老心不老的「男人本色」。

他貪財,平日裡靠著軍界徒弟的關係,維持著奢靡的生活。被鄒館長和林副官一起算計後,本來又羞又惱,但鄒館長拿出一摞田產地契便平息了他的怒火。

可見,在鄭山傲心目中,地位、名聲都不如錢財來得實在。

他身上有著聰明人的知進識退。

他懂得人情世故,攀附權貴,籠絡同行,穩坐行業帶頭大哥地位;他識英雄重英雄,雖處處提防卻也處處幫助陳識,儘管有私心卻還是顯示出了深遠的考量;他被徒弟算計,羞惱之下仍能明白情勢不容人,選擇了配合隱忍;最終難得急流勇退,帶著美人歸隱做個田舍翁,估計也算能得個善終。

可惜,就因為他太聰明、太世故、太愛惜自己的羽毛,雖然他意識到了武行的弊端陋習,應該說他也是最有能力和條件謀求改變的人,卻沒有付諸行動,而是選擇了迴避、歸隱。武行的沒落,不能歸咎到他一個人,但從他身上可以看到世道人心的沉淪,大勢終是不可避免了。

他這個師父當的,唉,一言難盡。

3.第三位師父——鄒館長

蔣雯麗飾演的鄒館長,艷如桃李、毒賽蛇蠍,天津武行暗中的操盤手,終極大Boss。

這位師父,沒見她教出什麼像樣徒弟,不過陰謀詭計、陽謀伎倆倒是玩的一個溜啊。她更像一位野心家、企業主、搞學術的。

看到有評論說,她是因為自己丈夫曾經是當地武行扛把子,英年早逝,作為一個女人,為了維持武館營生,武力不行,自然得靠用計,還得是毒計,賊毒賊毒那種。

好吧,那還得說是她自己權力欲極強。看她暗中操控當地武行的手腕,顯然深諳人心人性,借「外人踢館」「軍界插手」等話題營造危機氛圍,將各家武館牢牢綁在同一條船上,供她驅使;看她兩次「借刀殺人」,先是利用林副官意圖染指武行的心理搞倒鄭山傲,再利用陳識為徒報仇的心理除掉林副官,重新將當地武行話語權掌握在自己手中。

這哪是僅出於自保啊,這就是東方不敗、左冷禪、岳不群啊,利慾薰心、假仁假義、玩弄權術。人心的難測、江湖的險惡,在她這裡體現得尤為明顯。

不過,前面說過,影片中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片中幾個小細節還是很有意思的:比如,男主陳識帶著女主趙國卉隱身生活在貧民窟,放手讓徒弟踢館,鄒館長卻識破了他的打算,帶人氣勢洶洶來陳識住處。

俗話說「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鄒館長先是一出手便制住女主,又派人挾出陳識,雙方劍拔弩張、眼看難以善終。

誰知,陳識先是一個閃身將挾制他的兩個武師擋在圈外;接著面對鄒館長咄咄逼人的追問:

「你女人這麼漂亮,你忍心讓她過苦日子?開武館可是個生財之道,你不動心?」

陳識一句輕描淡寫:

「你更漂亮,我都一點不敢動心。」

竟然四兩撥千斤,讓鄒館長帶人立馬走了個乾淨。出門的時候,鄒館長面含微笑,跟身邊人說:

「看樣子他不像說假話。」

也不知是指他對開武館不動心,還是誇她更漂亮。呵,女人。

匆匆結語

當年,《師父》上映後備受好評,豆瓣評分8.1;如今重看,仍令人回味無窮,不失為經典。

只是不知道這會是武俠片的迴光返照還是中興重振。畢竟《刀背藏身》遲遲未能露出真容,《葉問》系列終於迎來了它的終章,《狄仁傑》系列越來越魔幻,真正意義上的武俠電影導演、演員後繼乏人。不過,只要影片做得好、有質感,相信不管什麼類型,觀眾都會買帳的。

希望曾經作為華語片驕傲的武俠片找到正確打開方式,得到觀眾認可,開拓一片新的天地。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