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娛

訂閱

發行量:8 

韓國喪屍片又一次到來,這次能讓我們看到什麼不一樣的?

當你一覺醒來,發現家門口、小區里、城市中全部充斥著面目可怖的喪屍群。熟悉的韓國喪屍再度來襲,不禁讓人好奇,這次又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新體驗呢?

2020-06-30 12:0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當你一覺醒來,發現家門口、小區里、城市中全部充斥著面目可怖的喪屍群。

當你被告知不要踏出家門一步,但卻停水斷電沒WiFi,甚至生存物資也即將消耗殆盡。

你,還能活著麼?

今天(6月24日),由劉亞仁、朴信惠主演的喪屍電影《活著》在韓國上映。從早前發布的預告來看,這次的喪屍大爆發發生在城市中央,無數的市民被不明病毒感染變成喪屍。而被孤立在公寓中的倖存者們,也在經歷著停水斷電、失去網絡與信號的生存考驗。


熟悉的韓國喪屍再度來襲,不禁讓人好奇,這次又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新體驗呢?




然而曾幾何時,喪屍還是歐美影視作品的標配。

從經典大女主電影《生化危機》中,女主愛麗絲為了奪取人類最後的生存解藥,一路升級打怪。


到霸屏近十年的美劇《行屍走肉》中,瑞克和總督在監獄外的世紀對決。


再到由布拉德皮特主演的《殭屍世界大戰》中,城外的喪屍群一排排的沖向城牆,憑藉著巨大的衝擊力,就那麼硬生生地拱成了一個巨大的喪屍堆。



十幾年來,西方影視行業把「喪屍片」的根基結結實實地打牢了,然而「西方喪屍」的「生長痛」也隨之到來。

無論是讓不少劇迷直呼爛尾的《行屍走肉》系列,還是黯然落幕的《生化危機》系列。西方喪屍片似乎真的遇到了行業發展的瓶頸,而與此同時,大洋彼岸的韓國,卻悄然開出了「喪屍之花」。

2016年,一部叫做《釜山行》的韓國喪屍片橫空出世,為「韓國喪屍」開闢了一片天空。


看喪屍片,圖的就是一個刺激——細緻逼真的服化道和激烈對決場面所帶來的感官刺激。《釜山行》完美地做到了這一點,甚至做得更好。

且看這喪屍外翻的白眼珠,張著的血盆大口,布滿全臉的血管,還有這扭曲的四肢。足以讓人汗毛直立。


我們從影片中所看到喪屍的花式肢體動作,其實是製作團隊專門請來舞蹈家,為飾演喪屍的演員們進行長達6個月的肢體訓練的成果。這自如翻折的四肢乍一看還頗有點機械舞的感覺,這也是在歐美喪屍片所無法看到的。


除此之外,「韓國喪屍」還進行了升級換代。

《釜山行》中的喪屍群一改以往行動遲緩的特點,成為了個頂個的運動健將。速度快到可以追上韓國高鐵,力氣大到能集體扒停火車。



在《釜山行》中,沒有了拿著終極武器來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只剩下了赤手空拳的普通人。這似乎讓韓國喪屍片更多了幾分真實。

面對喪屍的強大攻擊,人類成為了弱勢的一方,當普通百姓沒有了槍枝彈藥,人人自危,人性盡顯,要活下來,只能放手一搏。




除了給喪屍群升級換代、加buff,實力與顏值兼備的歐巴與歐尼們當然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選角上,韓國喪屍片不服不行。

在《釜山行》中互飆演技的孔劉和鄭裕美,不是第一次合作。早在2011年,兩人就在電影《熔爐》中展現出了精湛的演技。2019年再續前緣,又合作了另外一部口碑好作:《82年生的金智英》。一路走來,可以說是從拯救受到非人虐待的聾啞孩子,到拯救受到喪屍攻擊的家人與自己。


·電影《熔爐》。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


除了孔劉和鄭裕美這對老搭檔,馬東錫大叔也是這部影片當中的靈魂人物。大概也只有大叔這麼健壯的存在,才能跟喪屍來個終極battle吧。



珠玉在前,後起之秀們也不甘落後。

2018年上映的喪屍電影《猖獗》啟用了玄彬和張東健的雙男主陣容,雖然劇情不夠吸睛,但衝著兩位大叔的顏,也值得一看。


·電影《猖獗》。

同樣擁有豪華演員陣容的,還有奈飛一手打造的宮斗版喪屍劇——《王國》。目前已經播出兩季的《王國》由朱智勛、裴斗娜、柳承龍共同擔當主演,在第二季的結尾處,女神全智賢上線後的短暫回眸也讓不少觀眾對第三季充滿了期待。


·《王國》第二季。


而如今這部最新的喪屍片《活著》,則選擇了更年輕的實力派偶像演員:劉亞仁、朴信惠。

2015年,劉亞仁首次挑戰正史劇《思悼》,就一舉斬獲第三十六屆韓國青龍獎最佳男演員。2018年,主演由李滄東導演的影片《燃燒》,在坎城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中,以3.8分(滿分4分)在評委會中創造了場刊歷史最高分,一舉引爆坎城。


·劉亞仁《燃燒》劇照。


而女主角朴信惠更是「爆款製造機」和口碑保證。從與張根碩主演的《原來是美男啊》,到與李敏鎬主演的《繼承者們》、同李鍾碩搭檔的《匹諾曹》,都可謂是火遍亞洲。


·朴信惠《繼承者們》劇照。

而這次,兩人首次挑戰喪屍片,與喪屍群鬥爭,又會產生怎樣的化學反應,著實令人期待。




2016年,《釜山行》的橫空出世驚艷了世人,也開啟了韓國喪屍片的盛世序幕。

如果說歐美喪屍片亡於劇情,那麼韓國喪屍片則是興於劇情。

以《行屍走肉》為例,主演們打了五六年的喪屍之後,各方面功力都升級了,一般的小喪屍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這個時候,劇情的矛頭逐漸從喪屍轉向了人。


人與喪屍的決鬥,變成了人與人的勾心鬥角,讓原本通過感官刺激而圈粉的《行屍走肉》開始變味兒了。

通過影視作品來反映人性,是不少編劇和導演都會選擇的一條路。然而這條路本該是在作品開拍之初的定性,中途硬轉只會顯得尷尬又難堪。不過這或許也是不少季播劇的通病,劇情框架下的主線構成很難一朝定性。

而韓國喪屍片卻不會受制於此。

一方面,韓國影視作品中極少出現季播的形式,或是像《生化危機》般長達十幾年的續篇再創作。導演和編劇更傾向於把所有精力專注於當下這部劇。

另外,韓國導演與編劇也更喜歡在作品中深刻挖掘人性,哪怕只是一部追求刺激的喪屍片。 《釜山行》中,西裝革履、道貌岸然的金常務為了自己的苟活,教唆眾人阻止石宇一行人進入安全車箱,在逃跑的過程中還不斷把身邊的人推出去當替死鬼。



而衣衫襤褸的流浪漢,卻在緊要關頭衝到喪屍面前幫助盛京和真熙逃跑。



即使是在影片最後,導演也絲毫不讓觀眾放鬆。盛京和真熙一路逃到有軍隊把守的隧道,而面對不知是否感染的兩人,韓國政府給到了冰冷的指示:射殺吧。



如果說人性的刻畫幫助韓國在喪屍片中打出了一片天地,那麼民族性與現代性的融合則幫助韓國喪屍片打牢了根基。

同樣創造了口碑神話的喪屍劇集《王國》,將東方特有的宮斗戲與喪屍相結合,以展現災難下的人性。

面對恐怖的瘟疫,處理屍體時,《王國》里的官僚還不忘劃分個三六九等。

「我們把賤民的屍體燒掉。而士大夫們的屍體就依照禮法舉辦喪禮後,在埋葬在深深的地下。」

「只要看屍體上穿的是絲綢錦緞,還是破布衣裳就能分辨了。」



「舊壺裝新酒」的遊戲,韓國導演把玩得十分熟練。喪屍片被賦予不同的時代特點以及故事,一次次刷新觀眾的認知,突破極限。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