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別阿郎

訂閱

發行量:11 

1500公里騎行第14天:吳攻楚為何取道河南 騎行過長江大橋頓悟

2017年7月18日,騎行第14天。其實,我最初的計劃是到蘄春縣就停下來,後來發現到浠水也只增加30多公里。區間:九江 – 浠水縣。

2020-06-30 12:0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17年7月18日,騎行第14天。今天的目標是130公里外的湖北省浠水縣。

其實,我最初的計劃是到蘄春縣就停下來,後來發現到浠水也只增加30多公里。乾脆就衝刺一下。畢竟一天前,我也完成過這麼遠的里程,沒問題。

照例我要起早趕路。早上5:08我的手機鬧鈴響起來。二姑已早早起床,正忙碌著為我做早飯,蒸了包子,煮了粽子。二姑偷偷地將500元錢塞到我的包里。我堅決請她收回,收下幾個粽子和桃子。


我上大學的那幾年,父母在江西各地東遊西盪地做小生意,還沒在江西定居下來。我每每寒假回江西過年,二姑、二姑佬一直將我當客人,在我返校時都給我錢,還幫我買車票,甚至好幾次,二姑佬還親自護送我到南昌火車站。如今,我四十多歲,沒有回報二姑,已經非常慚愧了,怎能收她的錢?

那一晚,進入夢鄉前,我試圖全面地、多方位地思考一下我的人生。四十多歲的人,不好好工作賺錢,還像毛頭小子一樣騎自行車到處瞎跑。算不算愧對父母和親人?應該算。我太不靠譜了。感嘆過一陣子,我便睡著了。

5:30左右,告別二姑,騎到長虹大道,往東北方向走,半個小時就來到九江長江大橋。在九江長江大橋路口,我看到有一個人騎著摩托車直接拐過去,而百度地圖上卻要我拐來拐去轉幾個圈子才能上橋。我向一個蹬三輪的人打聽:請問這裡可以上橋嗎?他說就是從里這上橋。沒有第二條路。

九江長江大橋正在維修,只留一個窄窄的入口。汽車不可以通行,摩托車、自行車、行人都可以通過。會不會有危險?正在猶豫之間,我看到一輛火車正從橋底駛過。還能走火車,我騎一輛小自行車還在擔心安全問題,真可笑。

站在引橋上,我停下自行車,回望九江,驀然發現黛青色的廬山巍然聳立在視野的正中間。天氣晴朗,可視度好,二十公里之外的廬山群峰,清晰如斯,高大如斯,讓人驚訝。風景再美,也不能一直呆在原地不動,我三步一回頭,廬山和山腳 下九江市內鱗次櫛比,卻有錯落有致的樓宇,透露著我說不出所以然的某種美感。終於來到正橋,可以俯瞰長江。

今天天氣晴朗,天際雲層密布,天頂雲朵稀疏,顯露出藍中透綠的顏色,跟江水的色彩相似。為橋為基線,上游與九江一水之隔的湖北小池鎮,十幾層以上高樓屈指可數,卻因此顯得特別整潔。天空與江水更像一個整體,北岸的陸地在視野里退化成一條窄窄的衣帶,束系在天與水之間。右邊的極遠處,淺淺的、似雲似霧的起伏,當是橫亘在湖北、河南兩省之間的大別山。很快,我就能趕到那裡。那是生我養我的一方土地。

我將目光投向長江下游,越過橋下岸邊翠綠的樹叢、建築,投向更遠、更寬廣的江面,視野愈發顯得遼遠,北岸陸地化為淡淡的一抹顏色,消失在遙遠的地平線上。海天空闊,大江橫流。我面對這水天一色的風景,心底湧起一股莫名的豪情。

正橋長1806米,十分鐘之後,我騎行到北岸的引橋上,我又忍不住回頭看九江,看廬山。騎行的道路往北稍稍偏西。每一次回頭,我都沒有失望,離得越遠,越能發現廬山的高大雄偉。再遠一點,九江市的樓宇都看不見,只能看見廬山高聳雲天,黑黝黝的,像一堵牆一樣,屹立在天邊。

在黃梅縣城西面,海南路與黃梅大道或S332省道的十字路口,我要往左進入東西走向的黃梅大道。在那裡,回首南望,還能看到廬山,已經不是那麼明顯。往北看,幾公里之外,便是一座座起伏的山巒,層層疊疊,往北延伸。那一刻,我終於想通一個困擾我多年的問題:春秋時期,吳國為何要捨近求遠,繞道數百里,經由河南南部、淮河沿岸的潢川縣、光山縣,借道攻擊楚國?直接順著長江溯流進擊不行嗎?

從九江一路騎行來到黃梅,目力所及,可以發現,自北面的大別山余脈,到長江岸邊,幾乎是一馬平川。其時,楚強吳弱,吳國調集主力在這平地上與楚國進行陣地戰,取勝的機率很小。在吳國領兵作戰的是《孫子兵法》的作者兵聖孫武,他不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所以,多年以來,他指揮吳軍持續從淮河溯流而上,借道河南,終於在公元前506年,由吳王闔閭親自率部3萬人,在柏舉擊敗楚國20萬主力,進而攻陷楚國國都郢,取得決定性的軍事勝利。

吳軍翻過大別山,由北往南,是俯衝態勢;楚軍由南往北,是仰攻態勢。也許這就是應用了《孫子兵法》中的「以迂為直」的策略。而楚軍不得不以身犯險,違背了「高陵勿向,背丘勿逆」的原則,終遭慘敗。

孫武指揮吳國軍隊,利用大別山擊敗強大的楚國。我也利用大別山,找到一個獨特的筆名——大別阿郎。可能有人會說我在蹭孫武的熱度,蹭得很業餘。其實,見到大別山後,一想到很快就能抵達我的故鄉光山縣,我心裡特別激動。此行,不是衣錦還鄉,但肯定是一次很特別的還鄉。

激動之餘,我仍然要趕路。再往西十幾公里,11:11左右,我到達仙人壩水庫,在跨越水庫的小橋邊,我停下來。在這裡,道路再次往北,拐進上山的坡道,我已經進入大別山的南緣。有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騎著一輛漂亮的山地車跑到我前面,還不時地瞥一眼我那輛秀氣小巧的公主車。他似乎停下來等了我一會兒,讓我先走,然後又超車,在前面一條岔道處,他離開大道,往山谷里一個村莊騎去。

道路在半山腰盤旋,正前方的山頂上,我第一次近距離地觀察巨大的風車,正在不緊不慢地轉動。我還能看清楚電力風車上寫著「金風電廠」字樣。那個坡道的拐彎處,我坐在路邊的護坡石墩上,吃了一個粽子,權且當作午餐。


18:30左右,我順利到達浠水縣城。在麗文大道上,我走進一家賓館,先問有沒有房間,再問能不能將自行車帶到房間裡,第一次得到了否定的答覆。拒絕我的自行車,就是拒絕我。我繼續往前走,見到一棟跟南豐桔都酒店一樣高13層的建豪大酒店,便住進去,不走了。

晚上,我在酒店下的憲司坳街,找到一家蘭州拉麵館吃了一碗蔥爆牛肉牛炒拉麵,花了13塊錢。

第14天行程總結

日期:2017年7月18日

區間:九江 – 浠水縣

行程:134公里,累計行程1286公里

酒店:建豪大酒店


我將連續發布這次行程的路書,連續20篇,這是第15篇,敬請關注。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