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財經

訂閱

發行量:27 

比P2P還慘:大批富豪白領被刨根收割

時下,在國內的金融圈有一句名言:「屌絲死於P2P,中產死於理財,富豪死於信託」,只要你想用錢來生錢,想在這個資產荒的時代繼續賺錢,那麼無論你是屌絲、還是中產或者富豪,可以說總有一款財富的收割機在等著你,遲早你都會撞上。

2020-07-01 03:11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繼上市公司安信信託因其100多億元的投資理財項目陷入財務困境被停牌重組之後,六月中旬以來,四川信託公司規模超過252億元的TOT項目也暴雷了。

時下,在國內的金融圈有一句名言:「屌絲死於P2P,中產死於理財,富豪死於信託」,只要你想用錢來生錢,想在這個資產荒的時代繼續賺錢,那麼無論你是屌絲、還是中產或者富豪,可以說總有一款財富的收割機在等著你,遲早你都會撞上。

P2P爆雷司空見慣,私募基金理財爆雷,也不是新鮮事兒,而這幾天,對於財富鏈頂端的富豪,信託的雷爆可以說已經開始,血洗富豪巨額財富的時刻,已經拉開序幕。

近日,一則消息突然在金融圈裡炸開了鍋。多個信息來源確定,截止6月18日,沒有報備的信託不准再繼續開展業務,被媒體稱為信託公司卒於2020年6月18日。

要知道融資類的信託,它的規模最高可達到17萬億,如果這個市場被叫停了,可說是比金融核彈的衝擊波還要大。

後來,官方也出來澄清、闢謠,說確實有一些信託融資是被叫停,但是並非所有的信託公司都收到了金管部門下發的針對融資類業務的文件,也就是說被叫停的只是一部分比較激進的信託公司,並不是所有的信託融資全部被叫停。

一信託高管就說,我們收到的不是全面停止,只是在壓降規模,那和新增叫停其實就是一回事,相當於政府不讓發行新的信託了,但就算是將沒有報備的全部叫停,按照這個操作來看的話,這個衝擊波也是不言而喻的。

據了解,今年以來,監管已經對山西信託、中江國際信託、安信信託、中航信託、中鐵信託、山東省國際信託六家信託公司開了7張罰單,合計罰款金額高達1600多萬元。

對信託經管收緊的信號今年一直沒有停過。信託融資類業務流程很簡單,就是大家都去買他的信託產品,把錢集合起來,然後依靠放貸來獲得收益。

這件事無論是誰去做,最後都不可避免的會出現不良資產,所以信託這樣做,被稱為影子銀行,做的和銀行一樣的業務,所以國家現在重點打擊這些影子銀行,因為它不受監管,這種操作在西方叫做投資銀行。

今年一季度,信託資產的不良率高達3.02%以上,而在2017年之前,國內信託風險資產不良率大多數隻維持在0.8%以下,2018年有所上升到了0.98%,但現在已經到3%以上了。

近日,川信和雪松兩家公司就違約了,遭到了成都和南昌投資人的集體維權,震驚了整個信託行業,也點燃了信託違約雷爆的導火線。

6月11日,本是四川信託幾個信託投資計劃的最後兌付日,然而當天晚上投資者接到的卻是「無法兌付本息,產品無限期延期」的通知,實際上就是違約了爆雷了。

四川信託雷爆的是TOT,就是信託中的信託,是四川信託發行的一個大的、比較新的信託產品,然後這個產品就分拆投資自己內部的幾個信託產品,說白了就是建立一個資金池,把新發行的信託募集來的資金投資其內部的信託產品,用來彌補其他幾個產品的缺口。

所以,這和監管部門倡導的方向是背道而馳的,監管部門要求不設資金池,而四川信託還在明顯地設立資金池。所以,只要停止資金池業務,打破剛性兌付,這樣的信託產品和信託公司就必然會出現雷爆。

四川信託的掌門人是65歲的劉滄龍(他還有一個身份是四川黑老大劉漢的堂兄),而且四川信託是有政府背景的。

幾乎就在同一天,遠在江西的南昌,也發生了信託產品投資人集體維權的事件,要求支付延期的利息。

同一天在兩家不同的信託公司同時上演維權案,這也是以前信託行業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信託產品一直被認為是富人的理財產品,因為它是固定的收益,而且收益非常之高,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買的。

為了保護普通的投資者,監管部門就將信託的投資門檻設定為100萬元,基本上都是有錢的富人,或者是頂級的中產。

所以對於富豪來說,P2P雖然利率很高,但是風險也高,富豪他不玩P2P的。

屌絲喜歡玩P2P,反正錢少,可以搏一下。而理財產品對富豪來說,其回報也太低了,沒有吸引力。

所以為富豪們量身定製的信託產品,其投資回報率和平均收益率都比較可觀,基本在8%以上,而且在之前,其風險都是很低的。

所謂信託產品,其實就是信託公司發行一個投資項目有一個收益率,如果這個項目賺錢了,那麼你就能獲得回報,如果這個項目虧錢,理論上來說,你也會跟著虧錢。

但是以前的信託公司不會讓你虧錢,它是會給你兌付收益的。

那它怎麼保證兌付收益呢?就是你虧錢的項目,它也會給你兌付收益,它是通過其它的信託產品的收益來彌補你這個產品的虧損。

如果還是不夠的話,他就發行新的信託產品,不斷發行新的產品,這樣就形成更多更大的資金池,然後來彌補之前產品的虧損,其實就是一個不斷「借新還舊」的過程。

可能你會問,這不就是和P2P一個套路?其實市場就是這樣的,只不過是P2P他把門檻放的很低,屌絲都可以參加,幾千塊錢、幾萬塊錢都可以,而信託,只有富豪或者頂級的一些白領,有現金流、且現金流很充沛的人,才可以參加。

所以,其實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本質上就是龐氏騙局,信託就是這樣。

以前信託公司用資金池來給舊的信託產品兌付,那麼這叫做「剛性兌付」。

現在,國家監管部門要求打破剛性兌付了,從2014、2015年前後開始,要求信託打破這種剛性兌付,這也就意味著信託公司不能再搞這種資金池了。

你發行一個產品賺錢,你就給投資者分錢;虧了,就讓投資者跟著虧損,不許將新信託項目的資金,挪給老信託客戶去支付收益,這樣一來,以前借新還舊的套路很多就玩不下去了。

其實信託和P2P的借新還舊是沒有本質區別的,所以這個風險一定會爆發出來,只是早爆還是晚爆的問題。

那麼打破剛性兌付其實就是監管有序去排除這個信託的地雷,趁雷還小的時候,把它慢慢的爆掉,才不會產生系統性的風險。

四川信託和雪松信託出事,已經說明這個雷已經越來越近了。

就拿「房地產信託」來說,截至2020年6月8日,國內有209家房地產公司倒閉破產,這意味著投資給這些房地產的信託產品是血本無歸了,而最近爆雷的安信信託就是房地產信託的大玩家。

2019年,安信信託的25個信託產品不能如期兌付,逾期的資金高達117億元!安信信託爆雷後,投資人的錢暫時是拿不回來了。現在監管部門正在對其進行重組,儘量為投資人減少損失,估計希望不大。

截至2019年年底,全國有總值5770億元人民幣,超過1500隻信託產品被列為高風險,而在2018年大約只有870隻,2019年被列為高風險的信託產品比2018年是翻了近一倍。

今年違約的可能會更多,這裡說的是被列為高風險的信託數量。去年有118種信託產品是違約的,就是說沒有兌付,達到了創紀錄的新高。

今年有多少呢?大家可以拭目以待,現在數據還沒出來。

夏日必備,點擊查看,驅蚊就是這麼簡單!

安信信託和四川信託雙雙爆雷,違約且延期付款這樣的事情已經給富豪們拉響了警報,一場血洗富豪的風暴基本上是呼之欲出即將到來。

剛性兌付的保證已經被打破,低風險高收益的投資產品已經成為歷史,這是監管部門的一場排雷大戰。

其實,排雷越早越好,儘早把風險釋放完,以免積累更大更高的風險,但這些投資人畢竟正在經歷一個個的不眠之夜,很多人還有可能會傾家蕩產。

國內的信託市場規模大約是3萬億美元,購買者主要是投資者機構和一些個人。

當然對投資金額的要求都是比較高的,主要借款人包括房地產商、製造商、地方政府融資工具。這些項目都是在常規銀行很難拿到貸款的情況下,才會找信託想辦法,支付高額的利息,算是一個替代銀行的融資渠道。

業內人士明白,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歷來都是驅動國家經濟發展的兩個輪子。如果實業興旺繁榮,能夠獲得超額的回報,資本一般會放棄通過放貸獲利的模式而選擇投資實業。

相反,如果實業蕭條、投資環境惡化,很多企業認為投資實體企業風險更大,它們就會選擇通過P2P、理財、信託等放貸渠道牟利。

現在,要讓一個企業破產的方法是非常多的,比如:前斷時間要求電商企業補稅,就會有很多企業破產。權力成為企業倒閉、破產的一個重要推手。

當然,還有資金鍊、產品銷售等一些困境,都會成為企業倒閉的一個重要因素。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產業資本當然會越來越枯竭,沒有人去投資實業,所以大部分資本會選擇通過放貸來坐收漁利。

自然現在越來越多的資本都集中在金融端,比如說信託理財和P2P,就變成了典型的龐氏騙局,違約暴雷就會成為必然,也就有源源不斷跑路的P2P老闆和一茬又一茬的韭菜。

以前是收割屌絲、收割中產,那麼現在開始收割富豪了,韭菜越來越高端,但收割的本質是沒有變的,它的配方也沒有變,所以大家得多長一個心眼兒。

「土豪死於信託、中產死於理財、屌絲死於P2P」,最終總有一款騙局是適合你的。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