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眼

訂閱

發行量:5 

一篇爭議的文章,莊家與散戶怎麼和諧生活?

近期看到一篇文章: 重塑便民惠民「地攤文化」 共築城管百姓「魚水之情」有小黃人、兔耳朵、夜光棒等,看著亂七八糟,似乎也不是新拿的貨,感覺只能算是9成新。

2020-07-01 14:0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近期看到一篇文章: 重塑便民惠民「地攤文化」 共築城管百姓「魚水之情」

有小黃人、兔耳朵、夜光棒等,看著亂七八糟,似乎也不是新拿的貨,感覺只能算是9成新。可這絲毫不影響她的底氣。

「小黃人,20一個,兔耳朵10塊。」

「怎麼感覺放久了,便宜點」,一位小姐姐上前準備買。

「那是外面黃色燈光照的,顯得舊,我可是剛拿的貨。」


沒多久,小販天敵來了,機靈的都捲起布兜一裹就溜了。賈芳做這行不久,反應遲緩,手腳笨拙,剛捲起抬頭準備看路跑時,一個熟悉的身影閃現在她眼前。

「站住,別跑」,城管厲聲喝道,「商品沒收,罰款200,老實點!」

曾幾何時,城管與小商販一度是「水火不容」的。

一方面,小商販迫於生存壓力,躲避城管的「圍追堵截」,輾轉城市各個角落,與其玩起了的「城市游擊戰」。

一方面,為了規範城市秩序,整治市容市貌,城管局依據自身職責,迫不得已「全副武裝」而為之。

那麼,說到股市很多人是這樣理解的。散戶與莊家真的是敵人嗎?

曾經幾何,散戶一直認為莊家是對手,把他看作為對立的那面,是因為莊家在這市場上總是愛賺散戶們的錢,而且把散戶當成小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


比如我們把證券市場可以理解為簡單的一個菜市場,那麼某隻股票我們就稱之為白菜吧。

莊家呢,就是在底位囤積了大量白菜的人。那麼如何在底位才能囤積大量的白菜呢?

就是當白菜價格出現市場恐慌的時候,白菜呢比方說被曝出農藥殘留時的時候,比方說其他的世界等等或者是就是市場白菜比較多了,那麼白菜價格應聲而下下跌了,此時莊家吞入了大量的賣菜,那麼,莊家攜手農戶以及媒體一起來曝出這樣的消息面。


接下來就是拉高拉高白菜價格的通過一些媒體通過一些宣傳,那麼第1位莊家囤積的大白菜,然後又出現形勢一片大好。

大家都來搶購白菜,之后庄家獲利

那麼莊家關心的是如何定價,也就是如何去掌握價格的主動權,就像狼一樣,時機一到就要出手,而散戶關心的如何賺取差價是被動的尋找一個結果,那麼就像一個小羔羊,運氣好有草吃,運氣不好被狼吃。



所以這也是一種思維的方式不同。

莊家呢,可能比散戶更加有耐心有恆心。

比方說白菜究竟應該多少錢一斤?有人說一塊,有人說10塊,散戶心中或許有答案,但莊家心裡卻沒有。

總結下來,散戶我認為和莊家呢,其實都是在搞價格戰,但他們往往是競爭對手,但絕對不是敵人。

今年上證指數以來我們可以看到,其實有一些私募莊家獲利了不少,比方說舉個案例。

根據西藏藥業一季報,期貨大佬葛衛東排第三大股東,重倉西藏藥業781.2萬股,占總股本4.41%,其中流通股490萬股,總持股市值達到4.8億元。


對於普通人來說,持有一隻個股兩年半還虧損的話,可能早就離場了。不得不說,虧得起、熬得住,也是最後賺到錢的重要原因。

  守得雲開豪賺一倍

因此,在蟄伏三年之久後,葛衛東半月迎來140%收益。

所以散戶和機構我認為不是敵人。應該和諧的去生活,那麼結合近期市場,我們也能看到莊眼在之前一直跟大家去提到的券商板塊,為什麼光大證券走這麼強?


圖上你可以看一下,這是光大證券走強的主要原因之一,前期的籌碼開始大量集中,籌碼集中度下降到6.6%左右,這是券商所有個股以來可以說集中度非常低的。


籌碼實際上是莊家的一種動作,我認為呢,莊家與散戶這兩個主體應該是共同前進。當然散戶呢,有了很多散戶的缺點,所以在這裡呢,還是要跟莊,我認為才是正道。

更多籌碼學習,更多乾貨,更多技術,大家呢,可以繼續來關注莊眼。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