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報

訂閱

發行量:267 

安徽31歲女子腹痛便血就醫 醫生稱其「沒事」後回家病重次日死亡

3月23日,安徽合肥,李先生的妻子因腹痛去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就診,醫生數次稱其「沒事」,但她卻在回家後出現翻白眼、流口水等症狀,送醫搶救後不久不幸死亡,留下五個月大的孩子。

2020-07-01 14:0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3月23日,安徽合肥,李先生的妻子因腹痛去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就診,醫生數次稱其「沒事」,但她卻在回家後出現翻白眼、流口水等症狀,送醫搶救後不久不幸死亡,留下五個月大的孩子。

李先生查看醫院化驗單發現,有兩項轉氨酶指標嚴重超標,甚至超出正常值32倍,他認為妻子沒能得到及時救治與醫生漏診有關,並就此事多次向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醫患辦反映,對方回復建議走法律途徑,目前李先生已向法院遞交訴訟狀。

多位從事相關領域的醫務人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谷丙轉氨酶和穀草轉氨酶是肝功能檢查中的兩項重要指標,該女士兩個數據均達到一千以上,說明肝功能受損情況已十分嚴重。「加上腹部疼痛,正常的流程起碼是留院觀察,不應該讓其回家。」

紅星新聞記者從合肥市醫療糾紛調解委員會了解到,法院此前將該案移交至委員會調解,他們曾聯繫了家屬和醫院醫患辦進行溝通,「但是雙方在選擇鑑定機構這點上協商不一致,所以我們又移送到了法院,目前由法院負責」。

【發病】

晚飯後突然腹痛倒地

首次送醫後各項指標未見明顯異常

事發前一天,3月22日下午6點,李先生和妻子李女士如往常一樣,抱著五個月大的孩子在小區花園散步,隨後回家吃飯。飯桌上,有保姆炒的青菜,一盤肉絲,另外還熱了一條放了三四天的鹹魚。當晚8點多,李女士去小區門口拿快遞,不到10分鐘,李先生突然接到妻子的電話:「我很難受,動不了了,你快來接我。」

李先生連忙下樓,看到李女士蜷縮在地,捂著肚子,看上去十分難受。李先生攙扶李女士回到家後,沒有多想,認為妻子可能是吃鹹魚吃壞了肚子,便將她送到附近的雙鳳工業醫院就診。

據雙鳳工業醫院出具的化驗報告單和彩超報告單顯示,李女士各項指標及肝臟、胰臟等都未見明顯異常。醫生稱可能是食物中毒,便掛了急性腸胃炎的治療藥水,李女士在症狀得到緩解後回家。可是到家沒多久,她又開始渾身難受,肚子脹氣,有時候還咕嚕咕嚕響。

看到妻子身體不適,次日凌晨1點40左右,李先生去醫院找到此前看病的醫生,開了一瓶開塞露。後面,李女士開始排便,據李先生回憶,她前後一共去過廁所9次,中途開始便血,「馬桶里都是血,已經沒有大便了,每次上完廁所,她都沒有力氣,攤在床上。」

察覺事態嚴重的李先生,再次開車將妻子送去醫院。

【猝死】

二次求醫時被告知「沒什麼大問題」

回家後病重次日搶救無效去世

夫妻倆首先去了雙鳳工業醫院,但醫生稱李女士血壓偏低,建議去大醫院就診,於是他們又前往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績溪路門診部。

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圖據網絡

抵達該門診部的時候是早上5點,還沒到醫院上班時間,李先生將頭天的就醫經過和妻子的身體情況告訴值班護士。據李先生介紹,期間,妻子已經很虛弱,「在護士的指引下找了個輪椅讓她坐著」。

量完血壓後,護士安排其去急診外科第四科室就診。李先生向該科室的張醫生交代了妻子腹脹並出現便血的情況,並稱此前按照腸胃炎治療,還開過頭孢和藿香正氣膠囊。

病例單顯示,該張姓醫生安排李女士先做血常規、生化和CT檢查。

大約7點10分,李先生稱,他帶著檢查的片子回到診室,張醫生看過後,又在電腦上查詢了血檢等報告,稱李女士「沒有太大問題」,「張醫生說檢查都比較正常,我們還問了他要不要拿藥之類的,比如止血的,醫生說不需要,直接服用雙鳳工業醫院的藥就行。」

可是李先生看著妻子的狀態不佳,腹痛嚴重,就在急診科旁邊等了一會兒。想到檢查的化驗單未列印,就去列印了化驗單。期間同去的朋友也不放心,再次回到診室,「她問張醫生,『醫生真的沒事嗎,真的可以回家?』醫生說,『可以,沒事的。』

等李先生拿到化驗單後,他又再次拿著化驗單詢問張醫生,「張醫生再次肯定地告訴我,沒事的,可以回家。」

早上9點左右,李先生帶著妻子回到家中,不一會,李女士又出現便血,隨後褲子、床上也有了血塊,而且身體極度虛弱。李先生看到後開始慌了,於是將化驗單拍給認識的醫生看一下,有兩位醫生回復稱,其中兩項數據反映出情況很不好,肝功能損傷嚴重,轉氨酶非常高,「那兩位醫生問怎麼沒住院而是回家了呢,並讓我們趕緊去醫院治療。」

於是,李先生立即帶著李女士動身返回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績溪路門診部。當車輛行至合肥市北一環時,李女士開始出現翻白眼、流口水症狀,李先生拍打妻子面部,「可是她已無意識」。11時許,夫妻二人到達醫院,院方隨即對李女士進行搶救。

蓋有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診印章的病曆本顯示,當日11點零9分,李女士呼吸心跳驟停已半小時,陷入昏迷。醫院重症監護室開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顯示,李女士因膿毒性休克於3月24日上午11時死亡。

【疑點】

化驗單關鍵數據為正常值三十倍左右

多位醫生解讀稱肝功能已嚴重受損

那麼,李女士究竟患了何病?

李先生稱,在安徽醫科大第一附屬醫院績溪路門診部就診時,張醫生曾詢問李女士有沒有痔瘡,李先生答覆之前有輕微痔瘡,但是近一兩年沒有了。張醫生告知「可能是患了感染性痔瘡」。而據醫院開具的死亡證明顯示,李女士死於膿毒性休克。「顯然病情不會是感染性痔瘡那麼輕微。」李先生表示。

而最讓李先生費解的是,李女士3月23日的檢驗報告單中,其谷丙轉氨酶和穀草轉氨酶都在一千以上。其中谷丙轉氨酶為1680u/L,參考範圍在9~52u/L,是最高值的32倍,而穀草轉氨酶為1029u/L,參考範圍在14~36u/L,是最高值的28倍,這兩項數據已嚴重超標。

合肥市第一人民醫院周醫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谷丙轉氨酶和穀草轉氨酶是肝功能檢查中「最重要的兩個酶」,李女士的兩個數據均達到一千以上,說明肝功能受損情況已十分嚴重。一般檢查出肝功能嚴重受損後,醫生要進一步檢查,診斷出受損原因。可能是病毒感染,也可能是飲酒、中毒等。」

周醫生稱,由於患者病發到死亡時間較短,暫不能判斷發生膿毒性休克與肝功能損傷的直接聯繫,「但是她的轉氨酶數據已經十分異常,加上腹部疼痛,正常的流程起碼是留院觀察,不應該讓其回家。

四川某醫院醫務科主任也表示,從現有李女士的檢驗報告來看,兩項轉氨酶數值異常,高於正常值,說明當時其肝功能受損嚴重,「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醫生還讓患者回家,那這不是醫生誤診的問題,是漏診了。

【糾紛】

家屬稱已向法院遞交起訴狀

接診醫生近一周未有排班

李先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當時他去列印血常規報告後,曾掃過一眼,箭頭上上下下,代表個別數值低於或高於正常值,可是他當時沒有仔細看,便放進包內。「我當時有拿著報告再次返回找醫生,醫生告訴我都沒問題,可以回家,我完全信任專業的醫生,可是現在看來,這怎麼能跟我說檢查沒問題呢?」

李先生表示,他認為妻子沒能得到及時救治與醫生漏診有關,決定向醫院追責,並就此事多次向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醫患辦反映,對方回復建議走法律途徑,李先生稱他已向法院遞交訴訟狀。

紅星新聞記者從合肥市醫療糾紛調解委員會了解到,法院此前將該案移交至委員會調解,他們曾聯繫家屬和醫院醫患辦進行溝通,「但是雙方在選擇鑑定機構這點上協商不一致,所以我們又移送到了法院,目前由法院負責。」

李先生也稱,他希望去北京或湖南等地的醫院進行鑑定,而醫患辦則表示鑑定要在安徽省內的醫院或是江蘇南京的醫院做。記者就此事聯繫該院醫患辦和宣傳部門,暫未得到回覆。

記者從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官方微信公眾號了解到,接診李女士的張醫生為該院普通外科門診的住院醫師,在普外科和急診外科工作多年,並於相關外科專業期刊發表論文數篇,其擅長診治急腹症、胰腺疾病、膽道疾病、胃腸道外科疾病,記者在預約挂號一欄中檢索張醫生,發現其在績溪路分院急診外科門診,近一周未有排班。

李先生稱,其妻子李女士年僅31歲,孩子才5個多月,事發前一天,一家三口還帶著孩子外出散步,可是兩天後,孩子便沒了母親。李先生表示,他現在沒有心思帶孩子,主要是其母親在帶,「我想為我的愛人和家人要一個公道,希望醫院能夠給我們一個說法,就算醫院賠再多錢,人也活不過來了。」

來源:紅星新聞 編輯 吳冰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