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文帶你走世界

訂閱

發行量:100 

河南五旬老漢先撿女兒再撿媳婦,日子過得正美時,家卻突然要散了

「我想找到女兒的親生父母,告訴他們,女兒聽話懂事,學習成績還很好,讓他們來看一看孩子 ,哪怕是一眼。走出病房,五旬老人王兆龍哭得像個孩子,言語裡滿是無奈和心痛。

2020-06-20 16:4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河南五旬老漢先撿女兒再撿媳婦,日子過得正美時,家卻突然要散了



「我想找到女兒的親生父母,告訴他們,女兒聽話懂事,學習成績還很好,讓他們來看一看孩子 ,哪怕是一眼。如果當初不是我把孩子抱回來,孩子現在會不會過得更好?也可能就不會得病了。醫院已欠費,醫生說,孩子現在急需打升白針、輸血漿否則很危險,極其容易引起病變。」走出病房,五旬老人王兆龍哭得像個孩子,言語裡滿是無奈和心痛。



6月6日,在南陽市第一人民的病房裡,13歲的王亞娟靜靜地躺在病床上,由於貧血而略顯蒼白的臉龐很是秀氣,纖細的胳膊上布滿淤青。王亞娟小聲地問一旁的父親:「爸爸,我的病為什麼還沒有治好?是不是治不好了? 我好想回去上學……」聽完女兒的話,王兆龍走出病房,站在樓梯的轉角掩面而泣。



王兆龍因為家裡窮,一直沒能討個媳婦,文盲的他一直靠打零工維持生計。

2007年7月16日清晨,在海南省陵水縣某灰沙磚廠打工的王兆龍起床上廁所,忽然聽到附近傳來陣陣嬰兒啼哭的聲音。尋聲來到河邊,看見茅草叢裡有個白色的小褥子包裹著的嬰兒,打開一看是個女嬰,王兆龍翻遍了小褥子,也沒有發現任何關於嬰兒的信息。

王兆龍把嬰兒抱回了宿舍,並買來奶粉,小心翼翼餵養。等待了一周後,依然沒見來認領的親人,考慮到帶著孩子就沒辦法再繼續打工,王兆龍就帶著孩子返回了河南老家,就這樣一個40多歲的大男人,手忙腳亂地照顧著這個女嬰。



在孩子一歲多時,王兆龍又遇見了現在的媳婦張大娘,就這樣三個陌生的人組成了一個溫暖的小家。雖然日子過得清貧,但也算安定。看著小亞娟從丫丫學語到會跑會跳,王兆龍覺得日子越過越有奔頭。


雖然日子過得貧苦,但夫妻兩人卻把最好的都給了女兒,夫妻兩人多年來從未買過新衣服,全都是別人送的,卻讓孩子喝好奶粉,穿漂亮的衣服。由於孩子體質偏瘦,又不愛吃飯,夫妻兩人想著法子為孩子做好吃的,每次上街買水果都是按個來買,一次最多只買四個香蕉和蘋果,他們卻從來都不捨得嘗一口。

就這樣,一晃13年過去了,小亞娟也長成了一個聽話懂事,學習成績優異的小姑娘。


今年5月,王亞娟在學校剛剛上了兩周的學,就突然發起高燒,在鄉衛生院吃藥後,病情總是反反覆復。5月17日,高燒40多度的王亞娟,被父母連夜送進了南陽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科,經過骨穿、腰穿等檢查,被確診為:急性白血病。


「我窮了一輩子,本以為就這樣了,卻沒想到老天照顧我,先是讓我在河邊撿到個女兒,接著又讓我不花錢,撿了個媳婦,老了老了又有了一個家,過上了幾年好日子。可是沒想到,女兒這一病就是要人命的大病,看樣子這個家有要散,我這輩子命真苦啊!聽到娟娟叫我爸爸,我就是再苦再累也要給她治病啊!可如今手裡的錢卻連一個化療都支撐不下來。」 55歲的王兆龍痛苦地說道。


王兆龍患有結核病,十多年來一直靠吃藥維持,除種幾畝地外,就偶爾打打零工。家裡的房子還是老瓦房,下雨天氣經常是屋外大雨屋內小雨,這個貧寒的家庭並無積蓄。甚至於連女兒之前上網課使用的手機,都是王兆龍在別人的擔保下賒來的。

娟娟的班主任顧老師哽咽著說:「亞娟這個孩子平時勤奮好學,一直是班裡的學霸,沒想到疾病竟然會出現在命運多舛的亞娟身上。」在校長和顧老師的倡議下,安皋鎮第三小學的師生們捐出了12000餘元的善款。


由於各種原因,孩子一直沒上戶口,直到生病後才辦理好戶口信息 ,花費的醫療費全部都是自費,化療的錢都是靠全校師生及親朋好友的資助。如今住院不到一個月就已花費了5萬多元。

醫生說,根據孩子的病情,下一步可能需要進行造血幹細胞移植,移植加排異後期至少需要70萬元的費用。

王兆龍說:「只要能救孩子,就是要了我的命,我也願意。可問題是,現在要我的命我也拿不出錢啊!」